首頁 > 影音網>社論》執政半年的危機與轉機 vs〈林保華專欄〉川普可能帶來的機會
社論》執政半年的危機與轉機 vs〈林保華專欄〉川普可能帶來的機會

[轉載自:自由評論]

[Linda]於2016-11-17 22:26:02上傳[]

 

社論》執政半年的危機與轉機

蔡英文總統本週上任滿半年,面對人民殷切期盼,她兢兢業業,但執政表現並不理想,且具體反映於下滑的民調。前天她告訴執政黨要員,「千萬不要以為人民投票給我們,我們就可以安穩地做四年」。顯然,執政者的謙卑和警惕是存在的。

蔡政府出了什麼問題?日本《產經新聞》昨天刊出李登輝前總統專訪,評論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的世局,也指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政策「和台灣人的想法有距離」,且「缺少能真正幫助她的人」。他期待蔡總統「必須讓國家正常化逐步向前推進」,也要有「和中國之間發生什麼事情都會處理」的覺悟;領導者的「勇氣和決斷力」最重要。

李登輝的評斷,說出公眾普遍心聲,至為剴切。除了「謝謝指教」的總統府回應,執政團隊還應具體調整作為,以實際行動打造一個更好的台灣,無負人民付託。

週休二日的推動,最足以說明上任以來因決斷力不足而生亂象。蔡英文競選承諾「落實週休二日、縮短工時、國定假日全國一致」,合情合理而為選民接受。上任後推動的「一例一休」,政策說明卻官話充斥,辦法欠缺彈性靈活,溝通明顯不足,官僚化的勞檢尤令中小企業為法令遵行而不堪其擾。如今經過修正,卻猶為「國定假日不能砍」的假議題而衍生國會公聽會衝突,令人匪夷所思。同樣地,從日本非福島地區進口食品放寬管制,是政府應以科學及食品專業決定的事,縱令要經公聽會程序,也不能坐視「黑衣人」干擾。

公共政策的實施離離落落,於更高的國家邁向正常化之路,也大致仍在現狀打轉。司法及年金改革、打破鳥籠公投都未見實質進展,轉型正義僅處置不當黨產付諸行動,破除其他黨國體制遺害的工作尚乏善可陳。台灣人民讓民進黨完全執政,期待其前此因朝小野大而未竟的大業得以積極推進,但至今未見績效。至於上週退役將領及黨國大老前去北京聽訓,嚴重背叛對國家忠誠,執政當局束手無策,也讓負擔他們優厚終身俸的人民很憤怒。

在中國政策方面,蔡政府守住「不接受九二共識」底線,但對中國仍多所忌憚,且整體而言,台灣對中國的警覺和危機感嚴重不足。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週三發表報告,最值得台灣警戒。報告指中國利用國有企業為經濟工具,推進國家安全目標,建議禁止中國國企收購美國公司資產或取得有效控制權。報告也指中國繼續以經濟力量,刺激或威懾台灣和香港。同時,中國的情報間諜活動嚴重威脅美國國家安全,正面臨總統換屆的美國,這是調整對中國經濟政策的良好時機。如果連美國都抱持高度戒心,身為中國併吞首要對象的台灣,豈能繼續在對方「溫水煮青蛙」戰術中自我感覺良好?

必須強調,共和黨完全執政的美國,調整對中國經濟政策過程,我國既有挑戰,也充滿機會。其間主要挑戰是我國與中國經濟連結過於頻密,川普對中國或有的調整舉動,尤其課徵進口高關稅,台灣可能受拖累。另一方面,川普雖對TPP等多邊經貿協議不以為然,但並不反對雙邊協議;台灣在TPP前景不明的情況,應積極與美國於貿易投資架構(TIFA)之下縮小歧異,並盡速完成談判,使台美兩國邁向更緊密而自由的經貿連結。同時,日本首相安倍已強調願主導TPP,這也是我國可以切入的機會;美國開展對外關係新局之際,正是台日加強建構堅實關係之時。

台灣自總統直選以來,李登輝把國家帶向民主轉型及本土化,陳水扁致力建構正常化國家,馬英九試圖讓國家走向與中國融合不歸路。蔡英文要把國家帶向哪裡?美國新政局勢將導致莫大變動,全球戰後七十年來所建立的國際秩序面臨重整。有充足準備者抓住機會,個人如此,國家亦然;執政的蔡英文及團隊,在因應這一變局與新局中,為台灣的國家利益,只能成功,不許失敗。

===========================================

〈林保華專欄〉川普可能帶來的機會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國民黨短暫的亢奮,以為台美關係惡化,中國可以趁虛而入。這種想法欠缺基本政治常識:美國是成熟的三權分立民主國家,總統不可能像國共獨裁者那樣為所欲為;國會議員的獨立性,也是奴性的中國黨所不能理解的。而競選語言與執政政策會有落差,程度不同而已。

川普是狂人?其實這是他吸引媒體的精心傑作,否則怎麼可能成為成功商人。川普當選以後,口氣立刻有所轉變而務實。任命體制內的蒲博思為白宮幕僚長,首席策士與高級顧問是反體制的巴農,更是高明的平衡術。

多數中國移民投票給川普,是以為他當選就會撤離亞洲而讓中國獨霸。剛剛當上核心的習近平也特別謙卑。中媒第一次說習近平致電川普,被川普親口否認後,再次親自致電與川普通話。這顯示習近平對川普有畏懼之心而低聲下氣進行拉攏,藉以分化西方國家。不過,川普還是回之以禮,不像習近平對歐巴馬與安倍那樣粗野。

民粹最容易從民族主義表達出來,因此,如果中國以為美國甘願退居二等國家,而讓中國在地球上橫衝直撞,那是做夢。何況全球化的最大得益者是中國,做為大商賈的川普怎會不知道?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卻表示,川普政府或許考慮加入亞投行。如果川普會放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又豈會加入亞投行被中國指揮?而安倍一句日本將取代美國主導TPP,更見安倍的膽識,相信這也是安倍政府與川普接觸後的決定。在日本主導後,美國稍後會用不同形式加入,台灣自然不會放棄努力。最失望的將是國共兩黨,因此會更加反日,例如日本食品安全問題的爭議將更政治化。

我最關注的是美國的對中政策。民主黨的反共不如共和黨,但希拉蕊是例外。然而要美國從「一中」政策下解脫出來,需要川普這樣的強悍政客,敢於突破體制,敢於摒棄外交辭令。川普第一時間親口否認習近平致電給他,是美國許多政治人物做不到的。

在川普主政下,日本軍力將更快發展;軍售與技轉台灣也可能突破所謂「防禦性武器」的限制,有利於嚇阻中國的擴張。

而川普的反移民政策,則應該有所區別,對能夠融入美國主體價值的移民,與吃裡扒外,甚至以第五縱隊滲透美國的移民,應該區別對待。正如反對全球化,也應該把自由經濟國家與以國家資本主義擴張,卻厲行保護主義的國家區別開來。這樣,不但有利於美國內部團結,也不會誤傷盟友,卻可以壓制包括中國在內的新納粹崛起,從而提高美國的國際聲望。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