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社論》馬英九陰影 vs 馬英九自食惡果!
社論》馬英九陰影 vs 馬英九自食惡果!

[轉載自:自由時報]

[Linda]於2017-03-15 02:03:46上傳[]

 

社論》馬英九陰影

前總統馬英九涉嫌洩密被起訴。(記者羅沛德攝)

北檢昨日偵結馬英九被控教唆洩密案,依違反「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個資法」提起公訴。先前,馬英九、黃世銘被控洩密與教唆洩密等案,黃世銘前年已被判刑,馬英九則卸任後檢方才啟動偵查。為了整肅政敵,不惜毀憲亂政、侵害人民基本權利,不啻是馬英九「溫良恭儉讓」包裝的莫大諷刺。

馬英九利用特偵組非法監聽所獲情資,指揮國民黨考紀會開除王金平黨籍,企圖令其喪失不分區立委資格、失去國會議長寶座,不僅是二○一三的政壇大事,也對後來的太陽花學運與二○一六大選產生激盪作用。當時特偵組的違法監聽,連立法院總機也在內,引起朝野、輿論譁然。二○一五年二月,高院合議庭認定黃世銘向總統及行政院長洩漏偵查中的偵辦內容與通聯紀錄等機密事項,依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及「刑法」洩密罪判黃世銘一年三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全案定讞。黃世銘的判決結果,預卜了馬英九卸任後的命運。而黃世銘退休金、監察院彈劾「全身而退」,有無甚麼秘辛尚待歷史解密。

事後回顧,所謂的「馬王政爭」,堪稱壓垮馬英九政權的最後一根稻稈。二○○八,馬英九完全執政,權力一把抓,連國民黨中常會都成了一言堂。抽象的意識形態,現實的權力衝突,導致馬英九難容王金平;二○○五黨主席之爭,馬英九將掃除黑金的箭頭對準王金平,似乎已經埋下了二○一三的伏筆。馬英九所圖,似乎是杜絕國民黨質變,不容本土人士僭越主導權。「馬王政爭」,不難看出馬英九為了拔除異己不擇手段。可笑的是,馬英九總統兼黨主席,竟在政爭落敗,埋下傾中總路線崩潰的種子。太陽花學運,如果沒有「馬王政爭」的背景,發展可能會是另一種劇情。

去年九月,卸任後的馬英九在公開演講洩漏「馬習會」的會前協商內容,而此磋商程序及協商內容過去被馬政府列為國家機密,拒絕立法院事前監督。這就是典型的馬英九風格,只要他想揮灑權力,心中是沒有民主法治的。台灣這個民主國家,被這個人拿來一人獨裁一意孤行,此所以,他只政策照顧有利於終極統一的對中全方位開放,罔顧台灣平民百姓的生活福祉與選擇自由。結果,從二○一四太陽花學運到二○一六大選,跨越藍綠選民的憤怒一舉讓國民黨完全在野。「聯共制台」頓失台灣內應,一中框架的兩岸互動模式遂告動搖。

洩密、教唆洩密等官司的源頭「馬王政爭」,連戰連敗的國民黨至今仍走不出療癒之路。刻正進行的黨主席選舉,與主流社會脫節的黃復興們成了關鍵,決戰在於爭取極少量同志而非社會大多數,稍有本土傾向便成為原罪。表面上,這是洪秀柱意識形態漣漪作用;更深層來看,倒像是「馬王政爭」在國民黨內的續集,連批馬的「洪衛兵」也難逃其意識形態魔咒。國民黨宛如敗得還不夠徹底,整體走向還是朝證明失敗的總路線滑行,對轉型正義、黨產歸零、年金改革、司法改革等,依舊選擇敵視主流民意的牆角;抵制維護國家安全的認同、保防、防禦等,只想集結反改革者「拖垮這個政府」,而其潛台詞該不會是「拖垮這個國家」吧?

馬英九正在接受正義的檢驗,當年他被刻意美化而站上最高權位的環境早已改觀,這是台灣民主的長足進步。被起訴後,馬英九出面強調:「我的清白我有信心,未來將到法院說明」。其實,社會大眾更希望,「司法改革」高唱入雲之際,法院審理相關案件毋枉毋縱,但願不會再出現「首長特別費」與「國務機要費」的雙重標準。如今,司法是馬英九的陰影,而馬英九是國民黨的陰影。對於國民黨,已經卸任的馬英九既已「個人造業個人擔」,作為台灣最大在野黨更應儘早揮別「馬英九陰影」,迎向主流社會的改革願景,尋求自我改造重新再起的動能;自鎖於一中囚虜困境,背對台灣主流民意,天上不會再一次掉下來二○○八的禮物了。

==============================

 馬英九自食惡果!

董森霖

馬英九執政八年,最大的問題在「自己永遠是對的,錯的永遠都是別人」!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所以自食「毀憲亂政」的惡果,竟拿司法當做政治鬥爭的工具,把國民黨毀了,也誤國誤已。現留下的八大官司,甚至有淪為階下囚的命運,無乃咎由自取。而其中一個就是今天台北地檢署偵結起訴教唆洩密等案件,若法院認定有罪,依法最重可處3年有期徒刑。

所謂天網恢恢,馬英九哪裡想得到,立委管碧玲居然找到『特他61』監聽票一案吃到飽的鐵證,會讓他的「打擊司法關說」,逆轉成「違法監聽、操弄司法、教唆洩密」的政治大醜聞?!

台北地檢署偵辦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等案14日偵查終結,依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等罪,將馬英九起訴,並由北檢發言人張介欽對外說明偵結結果。(記者劉信德攝)1

此從起訴書中,亦不難發現,總統為憲法上之機關,負有「憲法機關忠誠」之義務,應竭力遵循並維護憲政秩序,其職權之行使並非無限上綱,應符合權力分立與制衡原則,並不得侵害人民之基本權利。

再者,馬英九雖長期從事司法實務與法律教學,明知人民對於隱私權、通訊秘密自由及資訊自主權之期待,為普世共同維護的價值,執政期間屢次宣示保障基本人權,但僅因與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等人的理念差異,竟逾越司法與政治應有分際,涉犯事實明確。而此案亦無異凸顯總統不能干預司法、不能毀憲亂政,像前檢察總長黃世銘違法監聽國會議員,馬卻拿監聽當成政爭工具,使這場由馬英九與黃世銘主導的「九月政爭」,嚴重衝擊並傷害台灣民主。且事證鑿鑿,難逃法理之斧鉞!

簡言之,2013年9月間馬英九教唆黃世銘把監聽等相關內容告訴當時的行政院長江宜樺,馬已觸犯教唆洩密罪,上述犯罪事實在黃世銘被高等法院判處有罪確定的判決書中,已勾勒得相當清楚。按照立委管碧玲PO文表示:「2013年10月2日,時任總統的馬英九在9月監聽風暴後,接受電台訪問時描述8月31日黃世銘夜奔總統官邸、及隨後江宜樺和羅智強會晤討論的情形。當天我就分析研判,這番說詞對照特偵組更早前所發的新聞稿,已是『百分之百洩密、全部綁死罪無可逃』。今天北檢起訴馬前總統,關鍵也是在此。」

管立委所指2013年10月2日的廣播節目,正是周玉蔻專訪馬英九,當時是馬英九首次主動對外公開說明案情,周玉蔻在節目上問馬,「那請問您,他(指黃世銘)離開之後,您做了哪些事情?按照總統府發言人的說法是,您的心情還受到了一些震動?」馬則在節目中回說:「他(指黃世銘)最後告訴我,他會在調查完,他已經差不多調查完了,可能還有一些需要去了解的,最後會對外公開…」。

周玉蔻還問馬:「他有報告您9月2號他本來預計當中要傳訊相關人等嗎?」馬則回說:「他在他的報告裡面有提到」。北檢認為,關於馬英九接受周玉蔻的專訪內容,顯見馬當時早已知悉特偵組案件仍在偵辦中,後續可能還會有相關行動;馬卻辯稱,黃世銘告知該案僅屬於行政不法事件等說詞;顯然不足採信云云。因此,馬再如何狡辯也沒用,畢竟鐵證如山!

如今馬官司纏身,亦難獲藍營同情,主要在一路走來,一路「錯」到底!不論「鏡子裡找人」、「寵溺親信」(貪贓枉法如林益世者)、處理內政(民怨四起)、外交(休克)、兩岸(磕頭)、國防不武(防衛薄弱)、國安(共諜滲透多)等等,從不檢討反省,也從不認錯,誤國誤民,如今自蹈法網,可說是天理、國法昭彰,其能怪責誰耶?!足為台灣未來民主法治化的殷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