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川習會落幕,並沒有聯合記者會也沒有聲明,第四號公報vs 年金改革 保護國家未來的主人
川習會落幕,並沒有聯合記者會也沒有聲明,第四號公報vs 年金改革 保護國家未來的主人

[轉載自:自由評論]

[Linda]於2017-04-10 13:01:30上傳[]

 

社論》談笑間,不戰而屈中國之兵!

川習會落幕,並沒有聯合記者會也沒有聲明,更談不上所謂第四號公報,具體成果有限,但美中相關議題的會商,從川普所稱「沒有進度」到「真的有進展,美中已發展出很棒的關係」,並預期未來很多糟糕的問題會消失,顯然化解了川普在選戰中對中國強烈批判所引發的緊繃氛圍。如此的談判模式吻合川普「先提高價碼再稍做退讓,最後妥協成交」的商人風格,研判美國應已得到中國讓步承諾,在初步交鋒中佔了上風。

川習會落幕,並沒有聯合記者會也沒有聲明,更談不上所謂第四號公報,具體成果有限。(資料照,路透社)

由表象看來,川普從選戰以來一再強烈砲轟中國「強暴」美國,操縱匯率,以補貼、傾銷等不公平手段獲取龐大貿易順差,偷走美國人的工作機會,揚言要對中國課徵四十五%關稅, 聲稱要以公平貿易為主軸調整美中經貿關係的遊戲規則,至勝選上台之後,對中砲火稍歇,亦未提出懲罰中國的具體措施,此番會談氛圍更由強硬轉趨軟化,因此外界不免質疑川普對中政策已由「硬對抗」變成「軟協商」。實際上,中國已同意與美國舉行百日會議,協商降低雙方貿易的單向傾斜,因此,未來美中的較勁可能由市場轉移到談判桌,美國或許不必採取激烈手段,就能改善美中貿易失衡。從這個角度衡量,川普更具彈性的對中態度,反而才可能是真正贏家。

其實,解決美中經貿失調,本非易事,其中關係錯綜複雜,若只想訴諸情緒與報復,恐怕會落到兩敗俱傷的局面。此因美中分居全球第一、第二大經濟體,彼此的貿易量亦佔世界第一,而全球化的高度連結下,彼此的貿易夥伴又重壘交叉,一旦爆發貿易大戰,勢必牽動其他經濟區域捲入,恐會升高為一場貿易的世界大戰,將重創世界經濟。其次,全球的商品與服務貿易日益熱絡,國際產業鏈的分工體系愈加精密,資金更在全球市場上大量流竄,整體經貿體系利益的歸屬如何?亦即誰是受益人、誰是受害人,很難從表面的數據予以釐清。例如,全球產業鏈的分工體系中,因跨國企業以「降低成本」為營運模式,新興市場的低技能、勞力密集產業受惠,其大量勞工因而獲得工作機會,藉以脫貧;相對的,先進經濟體的低階勞工則淪為受害者,美汽車業工人即是最明顯的例子。另一方面,美國汽車裝配線上的工人固然失去了工作,汽車廠卻成為大贏家;同樣的,美國勞工找不到手機裝配工作,但美國蘋果公司卻是全球手機、平板的冠軍。

故而,全球貿易失衡的癥結,不在於國際產業鏈的分工體系,而是競爭上的不公平。尤其,源自政府之手介入,一方面以政策補貼、稅制優惠與資金挹注扶植本國企業,一方面則樹立非貿易障礙,以及關稅壁壘,阻擋外國公司進入市場。因此川普誓言恢復美國昔日榮光,引領製造業回流固為要務,但更重要的是,建立起立基於公平原則之上的自由貿易遊戲規則。只要能夠堅守公平原則,破除人為的貿易障礙,追求高附加價值的產業,就不必遷廠到發展中經濟體,仍具有強大的競爭力。換言之,川普只要舉著公平貿易旗幟,要求中國對等開放市場與投資,低價的中國貨將難以迎戰技術領先的美國貨,如此貿易失衡便會自動調整,進而促成全球經濟因良性競爭而成長。

川普上台,外界最大的疑慮乃是保護主義風潮再起,利益的爭奪與地緣政治的衝突,不僅可能導致全球經濟萎縮,亦可能點燃民族主義怒火,引爆國際危機。因此,妥善處理美中貿易糾葛,藉由公平貿易回歸對等、開放的市場,才能化解全球經貿體系的失衡與矛盾,讓更多世人分享繁榮與福祉。其實,美國雖然擁有龐大的貿易逆差,但是不論硬實力或軟實力,美國仍是全球領先者。因此,川習會彷彿是川普談笑間,不戰而屈中國之兵,發揮強者影響力的最高境界。

======================================

年金改革 保護國家未來的主人

年金改革,從年改會、行政院、考試院到立法院,終將進入另一階段。而反改革者也揚言,抗爭將由埋鍋造飯進階到遍地藍波。年金改革照理說水到渠成,但小英政府治絲益棼,成為拖垮民調的原因之一,搞到今天的局面,令人匪夷所思。選民支持民進黨完全執政,就是要把動搖國本的不義年金制度徹底翻修,去年大選結束後軍公教也都有年金合理化的心理準備。詎料,小英政府任由蛋頭學者化簡為繁,把反改革者拉來委員會、公聽會「社會對話」,反改革者遂獲鬧場舞台。

反改革者,心知年金合理化勢不可擋,先以「反污名、要尊嚴」為由,捍衛現有退撫待遇。後來,事態愈加明顯,他們其實心存「能撈就撈,能混就混,大家一起拖垮政府」,本質上就是捍衛自己的既得利益,不顧國家破產,不惜債留子孫。而那些既得利益,乃是威權時代,黨國高層為了鞏固權位,給予附隨人員的酬庸,以作為效忠黨國的示範。可以說,反改革者喋喋不休的信賴保護原則,雇主不是「頭家」,而是踩在「頭家」頭上的「黨國」。

反改革者自稱對國家有貢獻,其實其中不少恰好是威權統治者的幫兇,所謂的「公務員不是普通人」,一語道盡這層詭異關係。他們未曾真正同情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的受害者,至今恐怕也仍然認為從黨外以來的民主運動是「顛覆」他們認同的「黨國」。回顧歷史,他們的角色是「忠黨」多過「愛國」,也因此他們當中拒絕民主洗禮者,很自然地習於在國民黨的圈子裡取暖,甚至到中國四海同心。許多反改革者,把當年的「忠黨」上綱為「愛國」,如今卻曖昧認同當年的「敵國」,未免太低估更多民眾的智慧了。

反改革者自稱對國家有貢獻,其實其中不少恰好是威權統治者的幫兇,所謂的「公務員不是普通人」,一語道盡這層詭異關係。(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值得慶幸的是,將近一年來,冷眼旁觀的民眾,不為反改革者所動。大家一起走過歷史,難道會不知道反改革者扮演過甚麼角色嗎?他們的言行,彷彿不僅要拖垮政府也要拖垮國家。近來又有一種以退為進的論調:年金改革確實不得不改,但不贊同用搞階級對立的方式處理。說穿了,還是反對年金改革。此論完全搞錯了,年金改革不是階級問題,而是事關轉型正義、世代正義。如果說有「階級」存在,那也不過是少數人企圖延續「黨國酬庸」的利益組合,其所流露的則是「黨國附隨」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太陽花學運廿二人獲判無罪,關鍵在於參與者是基於關切公共利益,抗議行動所造成的危害,小於訴求目的所帶來的利益。準此,反年金改革的種種論調與行動,正好凸顯相反的價值導向。他們是為了個人利益不是公共利益,他們的訴求只會讓國家繼續受害。反年金改革,不是公民不服從,而是「黨國附隨」不服從公民價值,想在民主台灣保留一個「黨國租界」,以供那些黨國的「八旗子弟」悠哉悠哉過生活,受到危害的則是大多數的「台灣子弟」。「減下來到三、四萬塊,絕對沒有辦法旅遊」的人,到底是國家對不起他們,還是社會應該鄙夷他們?

國家的願景在未來,資源應該優先配置於發展經濟、扶助中青年、養育兒少,再加上必要的老年照護、社會福利,沒有理由浪擲公帑供少數人遊山玩水。退休的三萬二一六○起跳,生產納稅的青年勞工平均月薪不到三萬,反改革者猶嫌不足;年金改革隨他們起舞,國力不走向衰敗才怪。年金是照顧,不是享福。反改革者多年來養尊處優,不是靠自己的打拚卻是靠預支下一代的幸福,正好加劇了全球化下台灣經濟連結中國所惡化的貧富差距擴大、社會流動僵化。當前台灣充滿轉型正義的氣氛,當然不容如此不合理的養尊處優。切記,公平正義的價值也許有點抽象,但其社會動能與顛覆力道,絕對足以淹沒「八百壯士」的負隅頑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