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宜蘭留法旅美醫師畫家-林莎500幅遺作畫展5/12-6/17
宜蘭留法旅美醫師畫家-林莎500幅遺作畫展5/12-6/17

[轉載自:林莎/Lisa]

[taiwanus.net]於2017-05-13 01:05:05上傳[]

 

宜蘭留法旅美醫師畫家-林莎500幅遺作畫展5/12/17-6/9/17

紐約市456畫廊盛大舉辦的「林莎畫展: 456 Broadway NY. NY

繪畫創作60多年,2010年在紐約過世!曾經在臺灣美術館和國父紀念館等美術館和畫廊展出過!他的綱站是:shalinarts.com

==================================================

網頁短文:
 
來自台灣的當代水墨藝術家林莎(1940-2010)創作生涯近六十年,堅持藝術獨樹一格,不斷追求創新與突破。終其一生作品種類多樣,舉凡水墨繪畫、書法、油畫、裝置皆為林莎表現《易經》、陰陽五行、中醫、東方命理哲學思想的個人獨特詮釋。
本次展覽特別精選林莎深具人文藝境之水墨佳作,包含生涯各時期的回顧,以及筆力遒勁的書法創作,還有晚期的裝置作品。尤其,從1960年代至2000年代的繪畫展品,可見林莎空靈清朗的繪畫風格,不斷實驗表現手法與水墨媒材,求新求變,以突破傳統水墨山水畫之格局。
林莎的藝術創作皆源自他對生命萬物的關切。他自幼起熟讀《易經》陰陽五行思想,領悟禪學老莊哲理之生命訊息。平日行醫會診,面對眾生的生老病痛之苦,深切悲憫生命的脆弱,體悟人世無常與法輪流轉的宇宙運行之道。他的藝術創作與這些已經內化的個人涵養密不可分,相互交融。
創作於1960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的早期水墨作品,正值林莎初抵歐洲之際。一方面異國環境以及旅遊經歷讓他眼界胸次大開,親身體會不同形式的西洋藝術創作。另一方面因遊子身處異鄉,懷鄉思舊之情特別濃烈。林莎並非選擇規整匠氣的刻劃形式,而是在墨彩渲染的山水風景之中,以神形取意的手法,充分表現了藝術家獨特的人文思維與藝術特質。
自1980年代起,林莎展開其現代水墨的實驗創作。延續使用素紙,但除了墨彩之外,也兼用混合媒材、煎煮過的中藥藥汁,畫面上可見色墨渲染與筆觸跳躍滴灑的變化。色彩與筆墨線條的各式組合效果,讓整體呈現動態十足的能量。1988年林莎來到紐約定居,此後他的墨彩繪畫更為流暢,以直覺隨機的筆觸和抽象的構圖展現光影變化並且捕捉主題的抒情內涵。
2000年之後,林莎從《易經》、醫學、堪輿學中對天地宇宙之變化道理有更深一層的體認,既而試圖以墨彩、中藥藥材、繩圈、木頭、石頭等材料,展現人類與自然、時空的和諧關係,以及萬象更新、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本次展品中亦包括了裝置作品「五行月」(2000年),以不同色彩的中藥藥材,分別走肝、心、脾、肺、腎,傳達每月時序與臟腑經絡的運行法則,作為五行養生與藝術之結合。
林莎獨特的抽象繪畫形式,把水墨媒材與西方現代、當代藝術試圖融合,從具象描畫至慢慢走向打破形象限制,以期更自由自在表達心中之意境。無須受到歸類流派的限制,僅以忠於本質,傳遞心靈訊息,追尋生命真諦,為其最重要的目的。綜觀林莎水墨畫之演變脈絡,他逐步創立起自己的表現風格,開拓了當代水墨藝術史新的一章。

「林莎畫展」新聞稿
展期:2017年5月12日至2017年6月9日
地點:456畫廊 (456 Broadway, 3rd Fl., New York, NY 10013
 
林莎藝術文獻工作室很榮幸與華美藝術協會合作,共同籌辦特別紀念展「林莎畫展」,將於2017年5月12日至2017年6月9日在紐約市蘇荷區456畫廊展出。 本次展覽特別精選林莎(1940-2010)深具人文藝境之水墨佳作,包含生涯各時期的回顧,以及筆力遒勁的書法創作,還有晚期的裝置作品。尤其,從1960年代至2000年代的繪畫展品,可見林莎空靈清朗的繪畫風格,不斷實驗表現手法與水墨媒材,求新求變,以突破傳統水墨山水畫之格局。
來自台灣的當代水墨藝術家林莎創作生涯近六十年,堅持藝術獨樹一格,不斷追求創新與突破。終其一生作品種類多樣,舉凡水墨繪畫、書法、油畫、裝置皆為林莎表現《易經》、陰陽五行、中醫、東方命理哲學思想的個人獨特詮釋。
林莎的藝術創作皆源自他對生命萬物的關切。他自幼起熟讀《易經》陰陽五行思想,領悟禪學老莊哲理之生命訊息。平日行醫會診,面對眾生的生老病痛之苦,深切悲憫生命的脆弱,體悟人世無常與法輪流轉的宇宙運行之道。他的藝術創作與這些已經內化的個人涵養密不可分,相互交融。
創作於1960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的早期水墨作品,正值林莎初抵歐洲之際。一方面異國環境以及旅遊經歷讓他眼界胸次大開,親身體會不同形式的西洋藝術創作。另一方面因遊子身處異鄉,懷鄉思舊之情特別濃烈。林莎並非選擇規整匠氣的刻劃形式,而是在墨彩渲染的山水風景之中,以神形取意的手法,充分表現了藝術家獨特的人文思維與藝術特質。
自1980年代起,林莎展開其現代水墨的實驗創作。延續使用素紙,但除了墨彩之外,也兼用混合媒材、煎煮過的中藥藥汁,畫面上可見色墨渲染與筆觸跳躍滴灑的變化。色彩與筆墨線條的各式組合效果,讓整體呈現動態十足的能量。
1988年林莎來到紐約定居,此後他的墨彩繪畫更為流暢,以直覺隨機的筆觸和抽象的構圖展現光影變化並且捕捉主題的抒情內涵。藉由觀物之情,移情入物,特別注意以心體會的境地。林莎對於四季變遷、物換星移的自然輪有著更深刻的體會,也開始嘗試以油彩、繃帶、畫布拼貼創作,甚至從平面藝術涉獵至立體的、有中藥氣味的裝置作品等多 種媒材來做各式的呈現。
 
 
 
 
林莎曾表示,中國《易經》裡特別強調的就是生命。宇宙大地的力量,跟生命的長存,跟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延續不斷的。尤其千禧 2000年之後,林莎從《易經》、醫學、堪輿學中對天地宇宙之變化道理有更深一層的體認,既而試圖以墨彩、中藥藥材、繩圈、木頭、石頭等材料,展現人類與自然、時空的和諧關係,以及萬象更新、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本次展品中亦包括了裝置作品「五行月」(2000年),以不同色彩的中藥藥材,分別走肝、心、脾、肺、腎,傳達每月時序與臟腑經絡的運行法則,作為五行養生與藝術之結合。
林莎除了創作水墨畫之外,也對書法有獨到的研究。他因家學淵源,從小磨墨練字,抄寫醫經,亦修養心境。本次展覽很難得展出林莎的書法精品,他的行草運筆順暢,既顯渾厚的力道,又兼具狂放不羈、飄灑自如的豪放之氣,落落大方,疏朗有致。他把書法的線條變化與構圖配置合為整體來考量,宛如抽象繪畫一般,有時如龍飛鳳舞的韻律節奏,有時表現出圓潤敦厚的古樸風格。其蒼勁有力的字體,收放自如,充分顯示林莎書法文字的開闊氣象。
在當代水墨創作的領域中,林莎以水墨色彩、綜合媒材表現山水之美,神意十足。在其渲染的手法、樸拙的筆墨中,表現了豐厚的人文情思與深沉的內省觀照。更難能可貴的是,林莎能畫亦能書,黑白虛實之間的筆勁變化,蘊含深邃內斂的氣度,展現空靈之高妙意境。
林莎獨特的抽象繪畫形式,把水墨媒材與西方現代、當代藝術試圖融合,從具象描畫至慢慢走向打破形象限制,以期更自由自在表達心中之意境。無須受到歸類流派的限制,僅以忠於本質,傳遞心靈訊息,追尋生命真諦,為其最重要的目的。綜觀林莎水墨畫之演變脈絡,他逐步創立起自己的表現風格,開拓了當代水墨藝術史新的一章。
 神凝觀心 逍遙自在 -- 林莎藝術展
 
撰文  周東曉
圖版提供  林莎藝術文獻工作室
 
人文哲思  內化涵養
當代水墨藝術家林莎(1940-2010)創作生涯近六十年,堅持藝術獨樹一格,不斷追求創新與突破。終其一生作品種類多樣,舉凡水墨繪畫、書法、油畫、裝置皆為林莎表現《易經》、陰陽五行、中醫、東方命理哲學思想的個人獨特詮釋。
目前在紐約市456畫廊盛大舉辦的「林莎畫展」,由 華美藝術協會與林莎藝術文獻工作室合作籌辦。本次展覽特別精選林莎深具人文藝境之水墨佳作,包含生涯各時期的回顧,以及筆力遒勁的書法創作,還有晚期的裝置作品。尤其,從1960年代至2000年代的繪畫展品,可見林莎空靈清朗的繪畫風格,不斷實驗表現手法與水墨媒材,求新求變,以突破傳統水墨山水畫之格局。
林莎的藝術創作皆源自他對生命萬物的關切。他自幼起熟讀《易經》陰陽五行思想,領悟禪學老莊哲理之生命訊息。平日行醫會診,面對眾生的生老病痛之苦,深切悲憫生命的脆弱,體悟人世無常與法輪流轉的宇宙運行之道。他的藝術創作與這些已經內化的個人涵養密不可分,相互交融。
 
水墨創新  實驗媒材
創作於1960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的早期水墨作品,正值林莎初抵歐洲之際。一方面異國環境以及旅遊經歷讓他眼界胸次大開,親身體會不同形式的西洋藝術創作。另一方面因遊子身處異鄉,懷鄉思舊之情特別濃烈。林莎並非選擇規整匠氣的刻劃形式,而是在墨彩渲染的山水風景之中,以神形取意的手法,充分表現了藝術 家獨特的人文思維與藝術特質。
自1980年代起,林莎展開其現代水墨的實驗創作。延續使用素紙,但除了墨彩之外,也兼用混合媒材、煎煮過的中藥藥汁,畫面上可見色墨渲染與筆觸跳躍滴灑的變化。色彩與筆墨線條的各式組合效果,讓整體呈現動態十足的能量。
 
自然輪迴  關心人事
1988年林莎來到紐約定居,此後他的墨彩繪畫更為流暢,以直覺隨機的筆觸和抽象的構圖展現光影變化並且捕捉主題的抒情內涵。藉由觀物之情,移情入物,特別注意以心體會的境地。
林莎對於四季變遷、物換星移的自然輪有著更深刻的體會,也開始嘗試以油彩、繃帶、畫布拼貼創作,甚至從平面藝術涉獵至立體的、有中藥氣味的裝置作品等多種媒材來做各式的呈現。
展品繪畫「春耕」(1991年)是屬於林莎在1988年至1993年間「生系列」的「鄉憶」部分。他從紐約冰雪覆蓋的寒冬至春回大地的自然循環之中,體會到凍、動、生三個生命之象,並以佛家、禪學的本質,看待生命的輪迴歸入。「春耕」畫面以大片綠色作背景,還有少許紅色點綴,右側以黑色線條勾勒出水車狀的轉輪,其純熟簡潔的筆觸暗示出行進中的動態,讓整件作品感覺春意盎然,充滿生機。
 
三古薰陶  天地萬象
林莎曾表示,中國《易經》裡特別強調的就是生命。宇宙大地的力量,跟生命的長存,跟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延續不斷的。尤其千禧2000年之後,林莎從《易經》、醫學、堪輿學(三古)中對天地宇宙之變化道理有更深一層的體認,既而試圖以墨彩、中藥藥材、繩圈、木頭、石頭等材料,展現人類與自然、時空的和諧關係,以及萬象更新、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
林莎經常以不同的手法表現五行與天地間的運轉。 展品繪畫「天變」(1997年)表現乾三爻突變於一坤之天變。天變後腥風血雨,「金」能出「土」,畫面以金色、褐色和濃烈的紅色強調出天地間能量激烈的轉變。
展品繪畫 「周子太極變萬生」(1998年),以「五行」--金、木、水、火、土及「乾三」--天、地、人的交互為基礎。置「金」於下,金銀交錯,是為上卦。又「金」生「水」,水滋潤大地蘊育萬物之源,萬物萬象因此而生。作品以渾厚的顏料振筆揮灑,一氣呵成,氣勢十足。
本次展品中亦包括了裝置作品「五行月」(2000年),以不同色彩的中藥藥材,分別走肝、心、脾、肺、腎,傳達每月時序與臟腑經絡的運行法則,作為五行養生與藝術之結合。
 
行草狂放  蒼勁自如
林莎除了創作水墨畫之外,也對書法有獨到的研究。他因家學淵源,從小磨墨練字,抄寫醫經,亦修養心境。本次展覽很難得的展出林莎的書法精品,他的行草運筆順暢,既顯渾厚的力道,又兼具狂放不羈、飄灑自如的豪放之氣,落落大方,疏朗有致。
他把書法的線條變化與構圖配置合為整體來考量,宛如抽象繪畫一般,有時如龍飛鳳舞的韻律節奏,有時表現出圓潤敦厚的古樸風格。其蒼勁有力的字體,收放自如,充分顯示林莎書法文字的開闊氣象。
 
中醫淵源 氣脈運動
林莎的作畫方式和他的中醫淵源很深。他曾提到,家中幾代中醫抄藥譜、看病問診、開藥方,都是用毛筆,因此他對懷素的草書做過很深入的研究。懷素草書的氣脈運動,跟中醫裡面診脈時脈的啟動、氣的運轉息息相關,所以他在用筆的方面是把中國氣功行氣的用法表現出來。
林莎也表示過,他的創新皴法,也和中醫診斷有關。 他把現代工業顏料、壓克力顏料混合,畫的時候呈現出水、油脂組合以後的分裂,而這種分裂出來的皴法,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和中醫在診斷人身體病狀時血的流動、細胞的分化、人皮膚肌理血脈的乾濕變化,也有密切關連,這也反映在他所創新的皴法上面。
 
黑白虛實  深邃內斂
在當代水墨創作的領域中,林莎以水墨色彩、綜合媒材表現山水之美,神意十足。在其渲染的手法、樸拙的筆墨中,表現了豐厚的人文情思與深沉的內省觀照。更難能可貴的是,林莎能畫亦能書,黑白虛實之間的筆勁變化,蘊含深邃內斂的氣度,展現空靈之高妙意境。
林莎獨特的抽象繪畫形式,把水墨媒材與西方現代、當代藝術試圖融合,從具象描畫至慢慢走向打破形象限制,以期更自由自在表達心中之意境。無須受到歸類流派的限制,僅以忠於本質,傳遞心靈訊息,追尋生命真諦,為其最重要的目的。綜觀林莎水墨畫之演變脈絡,他逐步創立起自己的表現風格,開拓了當代水墨藝術史新的一章。
 

In a career spanning nearly sixty years, contemporary ink artist Sha Lin (1940-2010) strove for innovation through a series of breakthroughs in developing his personal aesthetics in a wide range of mediums including ink art, Chinese calligraphy, oils, and installation. The work by Lin is based on his interpretation of I Ching, Yin and Yang, Five Elements,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and the Oriental cosmographical philosophy.

This exhibition provides an opportunity to experience Lin's work in retrospect, featuring ink art composed of profound imagery, Chinese calligraphy with dynamic strokes, and installation from his later years. Among the exhibits dated from 1960s to 2000s, the viewers can see Lin exploring the possibilities of Shan Shui painting through various forms and materials.

Lin was inspired by the Heaven-Earth-Human interactions in everyday life. When he was young, he achieved a mastery of I Ching, Yin and Yang, and Five Elements. For his entire life, he had been searching for the universe's most primitive message in life, through Buddhist teachings and Lao tze's and Zhuangzi's philosophy. Through his daily practice as a Chinese herbal doctor, Lin gained a deep understanding of fragility and suffering of human beings, and attained enlightenment on the Way of the universe. Lin's art is primarily rooted in his introspection of the essence of universal rules.

Lin's early ink art was created during the late 1960s and early 1970s when he first arrived in Europe. At that time, foreign surroundings and travel experiences helped open his eyes and broaden his mind to the diversity of Western art. His work presents an affectionable nostalgia that was derived from his innermost being. Lin chose not to emphasize on accurate depiction of landscape, but rather to present his painting as a window to his mind and a vehicle of philosophy.

By the early 1980s, Lin had begun to experiment with materials for his modernized form of ink art. Besides ink, he also used mixed media and Chinese medicinal herbal tea to work on paper. The combination of washed area and dripping brushwork results in meticulous details and energetic movement from colors and lines. After Lin settled down in New York in 1988, his ink painting showed more fluidity in an intuitive and spontaneous style where light and shadow were portrayed in overall visual effects in abstract composition. The work by Lin captures the essence of the subject in a freely expressive style.

Lin's work after 2000 employs concepts from I Ching, Medicine, and Feng Shui. He used ink,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rope-tied circles, wood, and stone to represent the harmony among humankind, nature, space and time, as well as the infinite life force in the universe. In the installation Five Elements Month, different kinds and colors of medicine are arranged to correspond to the liver, heart, spleen, lung, and kidney, which represent the basic principles of the months and organs in Medicine and the unification of Five Elements and art.

The unique style of Lin's abstract painting demonstrates an attempt to incorporate traditional Chinese ink material with Western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 style. He worked progressively from figurative depiction to boundless expression, delivering sincere beliefs on universal rules. In light of his carefree attitude, his work is not confined by the categorization of any art school. Lin's notable accomplishments certainly have created a new chapter in the history of contemporary ink art.

 


================================================

神凝觀心 逍遙自在 -- 林莎藝術展  

撰文  周東曉

圖版提供  林莎藝術文獻工作室

人文哲思  內化涵養

當代水墨藝術家林莎(1940-2010)創作生涯近六十年,堅持藝術獨樹一格,不斷追求創新與突破。終其一生作品種類多樣,舉凡水墨繪畫、書法、油畫、裝置皆為林莎表現《易經》、陰陽五行、中醫、東方命理哲學思想的個人獨特詮釋。

目前在紐約市456畫廊盛大舉辦的「林莎畫展」,由 華美藝術協會與林莎藝術文獻工作室合作籌辦。本次展覽特別精選林莎深具人文藝境之水墨佳作,包含生涯各時期的回顧,以及筆力遒勁的書法創作,還有晚期的裝置作品。尤其,從1960年代至2000年代的繪畫展品,可見林莎空靈清朗的繪畫風格,不斷實驗表現手法與水墨媒材,求新求變,以突破傳統水墨山水畫之格局。

林莎的藝術創作皆源自他對生命萬物的關切。他自幼起熟讀《易經》陰陽五行思想,領悟禪學老莊哲理之生命訊息。平日行醫會診,面對眾生的生老病痛之苦,深切悲憫生命的脆弱,體悟人世無常與法輪流轉的宇宙運行之道。他的藝術創作與這些已經內化的個人涵養密不可分,相互交融。

水墨創新  實驗媒材

創作於1960年代末期至1970年代的早期水墨作品,正值林莎初抵歐洲之際。一方面異國環境以及旅遊經歷讓他眼界胸次大開,親身體會不同形式的西洋藝術創作。另一方面因遊子身處異鄉,懷鄉思舊之情特別濃烈。林莎並非選擇規整匠氣的刻劃形式,而是在墨彩渲染的山水風景之中,以神形取意的手法,充分表現了藝術 家獨特的人文思維與藝術特質。

自1980年代起,林莎展開其現代水墨的實驗創作。延續使用素紙,但除了墨彩之外,也兼用混合媒材、煎煮過的中藥藥汁,畫面上可見色墨渲染與筆觸跳躍滴灑的變化。色彩與筆墨線條的各式組合效果,讓整體呈現動態十足的能量。

自然輪迴  關心人事

1988年林莎來到紐約定居,此後他的墨彩繪畫更為流暢,以直覺隨機的筆觸和抽象的構圖展現光影變化並且捕捉主題的抒情內涵。藉由觀物之情,移情入物,特別注意以心體會的境地。

林莎對於四季變遷、物換星移的自然輪㢠有著更深刻的體會,也開始嘗試以油彩、繃帶、畫布拼貼創作,甚至從平面藝術涉獵至立體的、有中藥氣味的裝置作品等多種媒材來做各式的呈現。

展品繪畫「春耕」(1991年)是屬於林莎在1988年至1993年間「生系列」的「鄉憶」部分。他從紐約冰雪覆蓋的寒冬至春回大地的自然循環之中,體會到凍、動、生三個生命之象,並以佛家、禪學的本質,看待生命的輪迴歸入。「春耕」畫面以大片綠色作背景,還有少許紅色點綴,右側以黑色線條勾勒出水車狀的轉輪,其純熟簡潔的筆觸暗示出行進中的動態,讓整件作品感覺春意盎然,充滿生機。

三古薰陶  天地萬象

林莎曾表示,中國《易經》裡特別強調的就是生命。宇宙大地的力量,跟生命的長存,跟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延續不斷的。尤其千禧2000年之後,林莎從《易經》、醫學、堪輿學(三古)中對天地宇宙之變化道理有更深一層的體認,既而試圖以墨彩、中藥藥材、繩圈、木頭、石頭等材料,展現人類與自然、時空的和諧關係,以及萬象更新、生生不息的生命力量。

林莎經常以不同的手法表現五行與天地間的運轉。 展品繪畫「天變」(1997年)

表現乾三爻突變於一坤之天變。天變後腥風血雨,「金」能出「土」,畫面以金色、褐色和濃烈的紅色強調出天地間能量激烈的轉變。

展品繪畫 「周子太極變萬生」(1998年),以「五行」--金、木、水、火、土及「乾三」--天、地、人的交互為基礎。置「金」於下,金銀交錯,是為上卦。又「金」生「水」,水滋潤大地蘊育萬物之源,萬物萬象因此而生。作品以渾厚的顏料振筆揮灑,一氣呵成,氣勢十足。

本次展品中亦包括了裝置作品「五行月」(2000年),以不同色彩的中藥藥材,分別走肝、心、脾、肺、腎,傳達每月時序與臟腑經絡的運行法則,作為五行養生與藝術之結合。

行草狂放  蒼勁自如

林莎除了創作水墨畫之外,也對書法有獨到的研究。他因家學淵源,從小磨墨練字,抄寫醫經,亦修養心境。本次展覽很難得的展出林莎的書法精品,他的行草運筆順暢,既顯渾厚的力道,又兼具狂放不羈、飄灑自如的豪放之氣,落落大方,疏朗有致。

他把書法的線條變化與構圖配置合為整體來考量,宛如抽象繪畫一般,有時如龍飛鳳舞的韻律節奏,有時表現出圓潤敦厚的古樸風格。其蒼勁有力的字體,收放自如

,充分顯示林莎書法文字的開闊氣象。

中醫淵源 氣脈運動

林莎的作畫方式和他的中醫淵源很深。他曾提到,家中幾代中醫抄藥譜、看病問診、開藥方,都是用毛筆,因此他對懷素的草書做過很深入的研究。懷素草書的氣脈運動,跟中醫裡面診脈時脈的啟動、氣的運轉息息相關,所以他在用筆的方面是把中國氣功行氣的用法表現出來。

林莎也表示過,他的創新皴法,也和中醫診斷有關。 他把現代工業顏料、壓克力顏料混合,畫的時候呈現出水、油脂組合以後的分裂,而這種分裂出來的皴法,可以很明顯地看到,和中醫在診斷人身體病狀時血的流動、細胞的分化、人皮膚肌理血脈的乾濕變化,也有密切關連,這也反映在他所創新的皴法上面。

黑白虛實  深邃內斂

在當代水墨創作的領域中,林莎以水墨色彩、綜合媒材表現山水之美,神意十足。在其渲染的手法、樸拙的筆墨中,表現了豐厚的人文情思與深沉的內省觀照。更難能可貴的是,林莎能畫亦能書,黑白虛實之間的筆勁變化,蘊含深邃內斂的氣度,展現空靈之高妙意境。

林莎獨特的抽象繪畫形式,把水墨媒材與西方現代、當代藝術試圖融合,從具象描畫至慢慢走向打破形象限制,以期更自由自在表達心中之意境。無須受到歸類流派的限制,僅以忠於本質,傳遞心靈訊息,追尋生命真諦,為其最重要的目的。綜觀林莎水墨畫之演變脈絡,他逐步創立起自己的表現風格,開拓了當代水墨藝術史新的一章。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