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社論》民進黨政權將敗在「老藍男」手中?社論》當中國改變了現狀
社論》民進黨政權將敗在「老藍男」手中?社論》當中國改變了現狀

[轉載自:LTN]

[Linda]於2017-06-16 03:39:40上傳[]

 

社論》民進黨政權將敗在「老藍男」手中?

台北美國商會日前發表「二○一七台灣白皮書」,直言去年向蔡政府提八十項建議,沒有一項得到解決,更重砲抨擊勞基法修法「大開倒車(big leap backward)」,是舊經濟時代的父權做法,不利創新,更不利發展服務業;對白領專業人士如工程師、會計師、程式設計師、金融及行銷等尤其不友善。白皮書建議,亡羊補牢做法是短期透過施行細則提供彈性,長期則要修法。

行政團隊對美國商會的強烈批判,似乎無關痛癢,只是以官僚式的空洞回應虛應故事,行政院長林全表示︰「一例一休才修法通過,若再修法,這是非常冒險的做法,我們要維持政府一定的穩定性,現在重啟修法會讓勞工不安。」此一立場看似合理,其實荒謬不通。政府的穩定與威信,係建立在做對的事情,不畏艱難橫逆,堅持對的政策與改革,絕不半途而廢,方可累積民眾的信心;至於錯誤政策,無論源自決策之初缺乏正確評估,或是主其事者的無能昏庸,一旦後遺症併發,民怨烽起,便應斷然改正,即使朝令夕改,亦無損政府的顏面。若是錯誤已經釀成,眼看災難即將到來,卻依然只想進行枝枝節節的修補,企圖粉飾太平,隻手遮天,必然弄巧成拙,反招致更嚴重的後座力之重擊,而政府威信一旦蕩然無存,何來政策穩定性可言?

其實,美國商會對勞基法的批判,並非特例。在以一例一休、加班時數嚴重限縮、加班費大幅提升為主要內涵的勞基法修正案通過並斷然實施後,社會即瀰漫不滿氛圍,而呼籲修法矯正現行法規缺乏彈性與僵固性之弊,打造完整配套的勞動法案,以符合各產業的不同特性,以及數位網路時代產業型態,更成為多數產學甚至不同型態勞工的共識。因此在美國商會白皮書之前,工商團體即不斷建言,要求修正一例一休、放寬變形工時,而南投縣府則強硬表態,若政府不願修法,七月一日輔導期結束後,仍然繼續輔導,不會開罰,且無論有無牴觸中央法令仍將制定地方自治法,採行因地制宜的勞動規範。而執政黨地方諸侯對於綁手綁腳、包山包海,不符合產業與勞工實際作業型態的一例一休等規定,亦多持保留態度;頗有政績的桃園市長鄭文燦公開表示,勞基法本應是最低標準,現在卻成了通用標準,等於要求每個產業都穿制服。而執政黨部分立委們無法坐視此一僵局對民進黨的傷害,以及行政團隊的冥頑不靈,已經串連提出修正案。這些不滿與抵制的動作,甚至低迷民調的警鐘,顯然仍舊叫不醒裝睡的行政團隊。

其實,勞基法爭議縱使將傷害小英政府的社會觀感,亦無關宏旨,並非吾人關注所在;多數民眾在意的是,它對台灣經濟與產業的傷害。首先,此一僵固的法令,將破壞台灣產業過去引以為傲的產能調整機能,嚴格限縮加班時數與工時調整,加班費躍升,必然大幅增加企業成本,削弱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其次,台灣有意朝創新產業轉型,而全球產業主流趨勢則是數位網路、人工智慧、自動化,不僅產業型態與運作模式迥異於傳統製造業的生產線模式,勞工亦多屬於白領技術工作者,一旦被綁在舊思維的勞基法,勢必無法發揮智慧與創意,企業轉型將陷入死胡同,經濟無法向上回升。事關台灣產業與經濟的興衰,才是各界不斷建言修法的緣由,小英政府不能視之為反對者的情緒性與利益性反彈。

小英同時推動多項改革,勇氣可嘉,而改革過程中阻力重重,致而延宕不決,亦情有可原。尤其,小英執政之初,確實欠缺經驗與人才,偶爾做錯決策乃試誤過程中的必然現象,民眾不致苛求。然而,一例一休之類的政策明明已經走錯路,卻不管外界如何批評、反對,依舊堅持不願改正,就令人無法諒解。民主政治的精神是做不好就換人做做看,備受期待的本土政權若因「老藍男」行政團隊為了面子堅持不改、硬拗,而民調繼續低迷,將是民進黨完全執政的最大諷刺。

==================================

社論》當中國改變了現狀

在龐大經濟利益考量下,巴拿馬決定告別總統瓦雷拉口中「很棒的朋友」,轉與「正確的國家」中國建交。在這個典型的現實主義國際格局下,台灣必須嚴肅地思考我們應當如何作為,以因應現狀不斷被改變的生存挑戰。

現狀已經遭到中國片面改變,這不只是台灣的切身認知,也是美國的精確計算。國務院針對台巴斷交的聲明,具體指陳了一個核心問題:美國的利益是建立在兩岸關係的穩定上,兩岸關係如果不穩定,就會損害美國的利益,「現狀」即是各方勢力穩定後的結果,因此美國反對兩岸任何一方片面改變台海現狀。

蔡英文總統去年的就職演說,在事涉國際利益的兩岸關係上,之所以採用「維持現狀」,與前述的各方利益均衡點有關,因此曾獲美方的讚許。然而中國顯然不安於這種模糊策略,執意要討「九二共識」的面子,於是先以拿下聖多美普林西比示警,現在再以突襲巴拿馬,意圖擴大震懾效果,無非就是要強調「一個中國」的存在。

問題是,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一旦清晰化,就牴觸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這就是美國為什麼認為這是片面改變台海現狀的原因。美國既言「反對」,則面對中國已經完成的片面行動,美國未來是否、以及如何採取「懲罰」措施,將是現狀能否恢復的關鍵。

兩大之間如此,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現狀」,六十多年來,始終是處於動態的平衡,從來就不是一成不變的。換句話說,「現狀」如果被中國改變,台灣也要有所改變,才能繼續維持「現狀」。改變,正是維持現狀的手段。那麼台灣該如何改變中國目前所進行的外交孤立態勢,從而突圍而出?

首先,台灣必須正確認識中國,這個政權的對台政策,一向是主動攻勢,而非被動防守,作為一個大國尚且如此,相對是小國的我們,更無心存幻想的空間。國共同意「九二共識」的年代,中國省下銀子,不必處理台灣若干邦交國與其之間的精神外遇,可以集中全力對台灣「入島入戶」做工作,建構更大的政經依賴關係。

政黨輪替後,無由在缺乏「九二共識」前提下熱絡交流,但是持續「冷和」下去,卻不利其「和平統一」的國家目標,中國於是繞到外交戰場去,以金錢驗收過往的曖昧,目的無非還是希望施壓台灣再續「九二共識」的前緣,使中國勢力可以重返台灣,遂行收買與分化。

昨天,中國國台辦一方面呼籲台灣政府認清客觀大勢,做出明智抉擇,一方面又宣稱願意與國民黨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繼續保持溝通,充分顯露了其意圖。老實講,這是陽謀,赤裸裸地擺在面前,只是若從交戰於國際,回到赤化於國內,到底對台灣有什麼誘因?

繼而,台灣應該正確估計自己,為了維持獨立自主的現狀,手中有什麼武器?這麼多年來,國內早有不少的討論,包括:台灣要從不正常國家邁向正常化,有兩個基本手續要完成,一是國家的正名,二是制定符合台灣現實需要的憲法,這二者皆屬於內政問題。巴拿馬斷交後,可謂拜中國之賜,這些倡議再度於政壇提高了聲量,而台灣應該有更多的主動作為,以捍衛不斷遭到侵蝕的國家利益,這是殆無疑義的。

最後,國際社會的是非,在於實力。國弱,何止無外交,生存都會發生問題。以色列、巴勒斯坦在逆境中求存的全民共識,是小國屹立不搖的經典。試想,誰會有興趣與一個衰退中的台灣交往?曾經創造寧靜革命、經濟奇蹟的台灣,當前沒有什麼比振興競爭力、生產力、教育力等綜合國力,更迫切的了。這是當政者的頭條大事,國人有必要以此作為今後挑選從政人物的標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