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 哥斯大黎加斷交VS巴拿馬斷交」一位中美洲台僑的見解 -林長裕
「 哥斯大黎加斷交VS巴拿馬斷交」一位中美洲台僑的見解 -林長裕

[原著]

[taiwanus.net]於2017-07-09 03:39:40上傳[]

 

「 哥斯大黎加斷交VS巴拿馬斷交」一位中美洲台僑的見解 -林長裕

                               

  
       巴拿馬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 ,台灣失去一個重要邦交國,引起政壇社會一陣騷動不安,最大的原因是原本僅存的二十一個邦交國中,除了教庭凡提崗外,巴拿馬因為運河及地理位置優越,成為中南美洲的交通金融中心,是台灣最重要的邦交國。筆者僑居巴拿馬隣國哥斯大黎加,二00六年台灣駐哥國大使館剛才辦完盛大國宴,廣邀政要僑民慶祝「中」、哥建交一百年後沒多久,一夜之間被哥國政府趕出國門,那種對方冷酷無情,我方屈辱狼狽狀的淒慘情況,猶歷歷在目。
      巴拿馬政府多年來就持續公開向中國表達建交的願望,後來並且調回駐台灣大使,對我國派去的大使也用延遲接受到任國書以表態。在斷交後巴國總統立即聲明台灣是一個最好的朋友,希望和台灣繼續維持經驗貿易關係。並且表示和中國建交是正確的選擇(兩個都自稱中國,選擇和真正的中國建交)。相較於哥斯大黎加主導和台灣斷交的Óscar Arias 前總統先個人私下運作,掌控政權後,立即停止和台灣的外交關係,並且公開嘲笑台灣很小氣,錢給得太少,兩相比較,一個是正人君子,一個是無恥小人。
      設身處地,我要是任何一個自稱R.O.C.(中國共和國簡稱中國)的邦交國總統,我也會學巴拿馬總統的做法。據說蔡英文總統訪問巴國時,在會談中,巴國總統直率地説台灣應該有自己的國家名稱和外國交往。這個傳言不知是否為真,在慶祝巴拿馬運河擴建工程完工大典上簽名時,蔡總統簽台灣總統,或許真的是是從善如流吧?
      做為一個哥斯大黎加人民,我當初就認為哥國和一個全世界一百八十多個國家都不承認,已經滅亡的虛偽中國建交做朋友,並且以和真正中國建交做威脅而予取予求,是一種極端羞恥的事,斷絕這個壞習慣,我為哥國人民鬆了一口氣。台灣的人民及政府一直無法覺悟,用這個虛偽國家名稱花錢去買窮國的邦交,強人所難,是一種不道德的惡行,對於邦交國人民是一種極大的侮辱。台灣人民若沒有智慧和膽量國家正名,就自已關在島內做中華民國的白日夢,不要用這個虛妄的國名到國際社會去丟人現眼自曝其短了。
      追根究底,國人所謂的外交戰,就是當初國共內戰的延續,黨國不分的中國黨退據台灣,在金門八二三砲戰結束後,就結束了國共內戰,隔著台灣海峽各據一方。卻從此開啟了激烈的外交戰,由於雙方大小實力懸殊,加上國際社會變化多端,「中國共和國」(R.O.C.)的邦交國迅速被「中國人民共和國」(P.R.O.C.)所取代。中國經歷二十八年不斷的努力,申請加入聯合國,終於在一九七一年完全取代了台灣的蔣家政權,成為正式聯合國會員並且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聯合國名單上,連Republic of China的國名都沒有改。從此全世界都認定只有一個中國就是對岸中國。
      所謂的外交戰也因為失去聯合國席次而全面潰敗,從五十四國在五年內剩下二十七國,到目前巴拿馬斷交只剩下二十國,並且大多是一些小國家,多年來為了維持邦交國的關係,政府卯盡全力討好邦交國,卑躬屈膝以大量的金援。台灣人花費了無數民脂民膏,去延續中國國共內戰的遺緒。蔣家政權再三警戒台灣人民,他們曾經在兩次「國共和談」中,都被「共匪」食言而肥,才會造成失敗的結局,千萬不可以重蹈覆轍。然而時任中國黨黨主席的連戰先生,在二00四年第二次競選總統失敗後,中共宣布「反分裂國家法」的同時,跑到中國去接受招降,訴言共同反對台獨,並成立國共論壇進行聯共制台。二00八年,二次政黨輪替,馬英九立刻和中共唱和,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並且宣布「外交休兵」,台灣都屬於中國了,當然不必再打外交戰了。
      這八年的外交休兵,身處在外交重鎮的中美洲,見証了馬英九把這些國家的邦交關係,全部質押典當給中國了。我國休兵,中國趁機大舉進攻,和我們的邦交國全面加強政治經貿關係,大部分國家都等著要和中國建交,要不要奪走台灣的邦交國,主動權完全操控在中國手中,這都是馬英九外交休兵遺留下來的禍根。巴拿馬斷交,中國黨黨徒嘲罵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惹的禍,黑白不分不知羞恥。
      「窮則變,變則通」,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承諾已經被中國主動破壞了,我們總不能等著被逼迫到牆角坐以待斃。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公民直選總統,正式成為主權在民的國家。中國當時文攻武嚇甚至把飛彈射到台灣南北海邊,美國調遣兩大航空母艦戰鬥羣對付,台灣得以平安渡過。
      如今國內外形勢大好。在國際局勢上,美日同盟,對抗迅速崛起企圖稱覇世界的中國,東海、南海兩強爭奪海權,箭拔弩張局勢緊張,台灣戰略地位空前重要,中國侵犯台灣的話,絕不會僅僅是台海戰爭。在國內,附和中共制定鳥籠公投法的中國黨已經全面垮台,補正公投法,發動全民公投制憲正名,有一部適合台灣的憲法,拋棄「中國」的名稱,用一個全新的國家名稱走入國際社會,是台灣絕處逢生的唯一途徑。











余勘平先進主張主動「玩斷」邦交國                            木棖裕     
      巴拿馬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 ,台灣失去一個重要邦交國,引起政壇社會一陣騷動不安,最大的原因是原本僅存的二十一個邦交國中,除了教庭凡提崗外,巴拿馬因為運河及地理位置優越,成為中南美洲的交通金融中心,是台灣最重要的邦交國。筆者僑居巴拿馬隣國哥斯大黎加,二00六年台灣駐哥國大使館剛才辦完盛大國宴,廣邀政要僑民慶祝「中」、哥建交一百年後沒多久,一夜之間被哥國政府趕出國門,那種對方冷酷無情,我方屈辱狼狽狀的淒慘情況,猶歷歷在目。
      巴拿馬政府多年來就持續公開向中國表達建交的願望,後來並且調回駐台灣大使,對我國派去的大使也用延遲接受到任國書以表態。在斷交後巴國總統立即聲明台灣是一個最好的朋友,希望和台灣繼續維持經驗貿易關係。並且表示和中國建交是正確的選擇(兩個都自稱中國,選擇和真正的中國建交)。相較於哥斯大黎加主導和台灣斷交的Óscar Arias 前總統先個人私下運作,掌控政權後,立即停止和台灣的外交關係,並且公開嘲笑台灣很小氣,錢給得太少,兩相比較,一個是正人君子,一個是無恥小人。
      設身處地,我要是任何一個自稱R.O.C.(中國共和國簡稱中國)的邦交國總統,我也會學巴拿馬總統的做法。據說蔡英文總統訪問巴國時,在會談中,巴國總統直率地説台灣應該有自己的國家名稱和外國交往。這個傳言不知是否為真,在慶祝巴拿馬運河擴建工程完工大典上簽名時,蔡總統簽台灣總統,或許真的是是從善如流吧?
      做為一個哥斯大黎加人民,我當初就認為哥國和一個全世界一百八十多個國家都不承認,已經滅亡的虛偽中國建交做朋友,並且以和真正中國建交做威脅而予取予求,是一種極端羞恥的事,斷絕這個壞習慣,我為哥國人民鬆了一口氣。台灣的人民及政府一直無法覺悟,用這個虛偽國家名稱花錢去買窮國的邦交,強人所難,是一種不道德的惡行,對於邦交國人民是一種極大的侮辱。台灣人民若沒有智慧和膽量國家正名,就自已關在島內做中華民國的白日夢,不要用這個虛妄的國名到國際社會去丟人現眼自曝其短了。
      追根究底,國人所謂的外交戰,就是當初國共內戰的延續,黨國不分的中國黨退據台灣,在金門八二三砲戰結束後,就結束了國共內戰,隔著台灣海峽各據一方。卻從此開啟了激烈的外交戰,由於雙方大小實力懸殊,加上國際社會變化多端,「中國共和國」(R.O.C.)的邦交國迅速被「中國人民共和國」(P.R.O.C.)所取代。中國經歷二十八年不斷的努力,申請加入聯合國,終於在一九七一年完全取代了台灣的蔣家政權,成為正式聯合國會員並且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聯合國名單上,連Republic of China的國名都沒有改。從此全世界都認定只有一個中國就是對岸中國。
      所謂的外交戰也因為失去聯合國席次而全面潰敗,從五十四國在五年內剩下二十七國,到目前巴拿馬斷交只剩下二十國,並且大多是一些小國家,多年來為了維持邦交國的關係,政府卯盡全力討好邦交國,卑躬屈膝以大量的金援。台灣人花費了無數民脂民膏,去延續中國國共內戰的遺緒。蔣家政權再三警戒台灣人民,他們曾經在兩次「國共和談」中,都被「共匪」食言而肥,才會造成失敗的結局,千萬不可以重蹈覆轍。然而時任中國黨黨主席的連戰先生,在二00四年第二次競選總統失敗後,中共宣布「反分裂國家法」的同時,跑到中國去接受招降,訴言共同反對台獨,並成立國共論壇進行聯共制台。二00八年,二次政黨輪替,馬英九立刻和中共唱和,承認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並且宣布「外交休兵」,台灣都屬於中國了,當然不必再打外交戰了。
      這八年的外交休兵,身處在外交重鎮的中美洲,見証了馬英九把這些國家的邦交關係,全部質押典當給中國了。我國休兵,中國趁機大舉進攻,和我們的邦交國全面加強政治經貿關係,大部分國家都等著要和中國建交,要不要奪走台灣的邦交國,主動權完全操控在中國手中,這都是馬英九外交休兵遺留下來的禍根。巴拿馬斷交,中國黨黨徒嘲罵是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惹的禍,黑白不分不知羞恥。
      「窮則變,變則通」,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承諾已經被中國主動破壞了,我們總不能等著被逼迫到牆角坐以待斃。一九九六年台灣舉行公民直選總統,正式成為主權在民的國家。中國當時文攻武嚇甚至把飛彈射到台灣南北海邊,美國調遣兩大航空母艦戰鬥羣對付,台灣得以平安渡過。
      如今國內外形勢大好。在國際局勢上,美日同盟,對抗迅速崛起企圖稱覇世界的中國,東海、南海兩強爭奪海權,箭拔弩張局勢緊張,台灣戰略地位空前重要,中國侵犯台灣的話,絕不會僅僅是台海戰爭。在國內,附和中共制定鳥籠公投法的中國黨已經全面垮台,補正公投法,發動全民公投制憲正名,有一部適合台灣的憲法,拋棄「中國」的名稱,用一個全新的國家名稱走入國際社會,是台灣絕處逢生的唯一途徑。











余勘平先進主張主動「玩斷」邦交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