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 郭寶勝:4萬3千中國間諜在美國 台灣多少
曹長青 郭寶勝:4萬3千中國間諜在美國 台灣多少

[轉載自:自由亞洲電台R

[轉載]於2017-07-15 05:07:07上傳[]

 


CH 1




郭文貴向美國媒體透露:中國在美情報網有25000名間諜

(Bill Gertz isan American editor,columnist and reporter for 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 and The Washington Times. He is the author of sixbooks and writes a weekly column on the Pentagon and national security issuescalled "Inside the Ring". During the administration of Bill Clinton,Gertz was known for his stories exposing government secrets.)

華盛頓自由塔報(The Washington Free Beacon)7月11日發表Bill Gertz署名文章《中國在美情報網有25000名間諜》。全文翻譯如下:

根據一位原與北京的軍事和情報機構有密切聯繫的中國異見人士透露, 北京在美國的間諜網路包括多達25,000名中國情報人員和15000多名招募的情報人員,他們自2012年以來就加強了進攻性間諜活動。

郭文貴,一位幾個月前與中共政權決裂的億萬富翁,在一次採訪中表示,他與中國國安部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情報部有密切的聯繫。

“我非常瞭解中國的間諜系統,” 郭先生在第一次接受美國採訪時透過翻譯說,“我有關於它如何運作的非常詳細的資訊。”

郭文貴說他是通過國安部馬建副部長和解放軍情報部部長姬勝德瞭解到中國的間諜活動的。

馬建曾是國安部八局局長,負責對國外情報人員的反間諜活動–包括外交官,商人和記者——直到他在2015年12月的北京權力鬥爭中被免職。今年一月他被開除黨籍並入獄。

郭文貴說馬建入獄是因為他發現了中國最高反腐敗機關的領導人王岐山的腐敗證據。

在一部由中國政府錄製的視頻中,馬建說他曾與郭文貴一起為中國國安部工作。

關於解放軍情報部部長姬勝德,郭文貴說,他與姬關係密切,並曾當面拒絕姬要求他為解放軍走私的要求, 因為軍事間諜機構知道上述事情。

姬勝德曾捲入上世紀90年代中國資助克林頓總統競選活動的醜聞。2000年,因涉嫌賄賂和非法集資,被中國軍事法庭判處死刑。

姬勝德和妻子目前居住在洛杉磯,郭文貴表示,25年來, 他一直資助姬勝德,這是中國”以商養諜”策略的一種部分表現形式。

“據我所知, 馬建在國安系統中工作了三十多年,” 郭文貴說,”他負責派出對美間諜和對美的反間諜活動,可以說,馬建瞭解美國的一切.”

郭文貴是一名2015年逃離中國的房地產投資人。他目前居住在紐約,自今年一月起,他成為了中國政府阻止發聲的頭號目標。

今年五月,兩名中國高級安全官員前往美國,向郭文貴施壓讓他閉嘴, 停止爆料中國高官的腐敗秘密和中國情報活動的細節。

同時,這兩位高官,公安部副部長孫立軍和助理劉彥平,也試圖遊說川普政府的官員以貪腐的理由將郭文貴強制遣返回中國。

劉彥平因違反簽證規定被FBI逮捕,離開美國前,他的手機和電腦被沒收。

這兩位官員在紐約和華盛頓當面或在電話中,曾威脅郭文貴本人、他的家人、他的生意夥伴說,如果他停止爆料,政府將解除對郭文貴在中國的170億美元資產的凍結。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郭文貴又名Miles Kwok,開始在Twitter和YouTube上通過長視頻的方式披露他對中國腐敗和情報活動的瞭解。

在採訪中,最具爆炸性的披露之一是,中紀委現任領導人同時也是中國中央政治局常委王岐山的腐敗問題。

據郭文貴透露,王岐山自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來一直秘密投資加州房地產,其持有的111套物業的價格,已經從購買時的3000萬美元漲到了約20億至30億美元。

郭文貴表示,他計畫下周通過視頻詳細說明王岐山在美國投資的房產情況。這些房產包括位於華盛頓、東邊的Bethesda、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聖何塞、Cupertino、桑尼維爾、帕洛阿爾托、聖卡洛斯和三藩市住宅和公寓。該視頻還將展示王岐山家族成員在加利福尼亞州薩拉托加擁有的一系列豪宅,這些豪宅的購買總價為1200萬美元,今天的價值約3000萬美元。

據郭文貴說,王岐山繼承了2003年下臺的中國總理朱鎔基的衣缽,成為中國金融業的最高領導。

郭文貴表示,王岐山及其關聯方擁有的位於加州的14套房產相互靠近,並已經安裝了特殊的地下倉庫,用於存放珠寶和文件。

他說:“如果FBI能夠去那裏拿到這些檔,那麼他們就可以和中國政府談條件了。”

郭文貴表示,他計畫透露另外四位中國領導人的腐敗細節,包括政治局委員孟建柱,以及掌控政法委的退休官員賀國強。

他說:“今後我還將再爆兩位現任政治局常委,以及兩位前任常委。”

關於外交部指出他代表北京政治鬥爭的部分派系,郭文貴予以否認。他說他的發聲是推進中國民主改革宏偉計畫的一部分。

“我想做的是改變整個系統,這就是我想要的,”他說。

郭文貴說,他的兄弟是被中國員警殺害的,同時,1989年當中國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派出部隊鎮壓手無寸鐵的民主抗議者時,他被判入獄22個月。

“我已經做好了所有準備”他說。“我想要改變中國政府,毫無疑問,中國政府是黑社會。”

郭文貴表示,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掌權後,中國情報部門在美國的活動急劇增加。

“2012年之前,中國共有大約10,000到20,000名間諜在美國工作,”他說,“這些間諜在長達五十年的時間裏被派往美國工作,以防守的方式工作。”

據郭文貴介紹,防禦性情報工作主要目標是瞭解美國。但這些行動於2012年轉變為“進攻性”的間諜活動。

郭文貴說:“通過進攻性的間諜活動,為以可能的方式摧毀美國做好準備。”

2012年前中國情報收集預算約為6億美元。

2012年左右,中國領導人決定增派另外5000名間諜到美國。郭文貴說:“這些間諜有些是學生,有些是商人,還有一些是移民,但總共有5000人。”

“除此之外,他們發展了15,000到18,000個其他間諜,這些人不是直接從中國輸入的,而是在美國本土發展的。”

招募的間諜並不局限于亞裔或華裔,而是包括了所有族裔,包括西班牙裔,黑人和高加索人。

“而現在每年的預算在30億到40億美元之間,這是一個月前的資訊。”他說。

郭文貴表示,美國的反間諜機構面臨著多個問題,最主要得是對中國情報機構缺乏瞭解。

“你不知道中國的哪些組織對派遣這些間諜負責,不知道他們的管理方式和目的,”他說,“美國用非常尊重法律的前提來審視間諜問題,但對於中國來說,他們的方法美國人無法理解。”

郭文貴說:“這些間諜,當他們來到美國時,他們會跟很多人發生性關係,他們會把毒藥放在你的葡萄酒中殺死你,完全不擇手段。”

FBI發言人馬修·貝特龍拒絕發表評論。中國大使館發言人沒有回復詢問的電子郵件。

中國國安部通過綁架他們的家人和關聯人員來對送往美國的中國情報人員進行控制。

中國的情報目標包括美國的幾個戰略性領域。

郭文貴說:“首先是獲得軍事武器技術,這是第一位的。”

第二,中國情報人員致力於私下收買美國高級官員;第三是通過給予獲取資訊和與中國做大生意的願景,收買美國政治或商業精英的家庭成員。第四個是通過植入惡意軟體來滲透美國互聯網系統和關鍵基礎設施。

“他們已經成功地滲透了美國政府的所有主要國防武器供應商,”郭文貴補充說,“他們的活動規模令人難以置信。”

郭文貴說,國安部馬建副部長曾告訴他,中國情報工作的的重大轉變是,情報人員的招募範圍正在由亞裔擴大為所有主流族裔。

“這正是最大的危險所在,”他說,“毫無疑問,情況正在變得越來越危險,美國的軍火庫中擁有最好的武器,如鐳射武器等。然而,中國間諜系統已經通過病毒和其他一切方式滲透到美國國防體系的血液中”。

“美國正在流血卻毫無察覺,遲早美國的血液會流光”郭說。

此外,美國過度依賴技術性間諜手段,而中國通過數以萬計的人肉間諜的方式,在情報戰中具有不對稱的優勢。

中國也在通過與北韓和伊朗等流氓政權合作來顛覆美國。

“所以流氓和紳士打架,流氓總是會贏,”他說,“因為紳士打的是文明的戰爭,流氓打的是不文明的戰爭。”

郭文貴說,他1983年第一次訪問了美國,後來又曾多次訪問過美國。

“我愛我的民族,我愛我的國家,但我討厭共產黨,”他說。

郭文貴目前尚未叛逃美國,但他持有數本外國護照。他掌握的資訊可以為美國政府決策者和情報分析師提供意料之外的資料情報。

例如,郭文貴表示,他曾多次訪問朝鮮,並且認識了金正恩家族所有成員。

“朝鮮與中國的所有貿易往來都是由執政者的家屬掌控的。”他說,美國堅持依靠中國政府解決朝鮮問題是“瘋狂”。

在香港,中國國安部在2013年5月前NSA承包商愛德華·斯諾登偷走了大約170萬份秘密情報檔逃到香港事件之後,又向這個前英國殖民地派遣了3000名情報人員。

馬建通過間諜活動獲悉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在香港擁有2600多名美國間諜後,國安部因此增派了這些情報人員。

“他們為香港安全部門工作,”郭文貴說,在那段時間之前,“更多的是通過碰運氣的方式”來從事情報活動。

“到目前為止,他們僅在香港就有10,000名情報人員在活動。”

郭文貴表示,美國人需要明白,中國不是由一個正常的政府統治著的。

“你應該把它看成是像黑社會一樣的組織,”他說。

第二,要瞭解中國,美國人需要研究中國統治精英的家屬們。

他說:“一旦你瞭解了這些大權在握的個人和家庭成員的利益,那麼你就瞭解這個政權如何運作。”

郭文貴希望美國能夠對共產主義制度和中國顛覆以美國為主導的國際秩序的計畫所帶來的威脅保持警惕。

“如果中美關係處理不好,我認為整個人類將面臨重大問題。”他說,“美國執政精英當前採取的做法等於自殺。”

郭先生警告說,“中國的反民主制度有可能主導的世界的危險。”

他說:“如果我們沒有美國對世界體系進行某種控制,世界將變成人吃人的世界。”

喬治·布希政府前國家反間諜行政官克萊夫(MichelleVan Cleave)表示,中國一直在為增加針對美國的間諜活動和影響做準備。

“還記得他們從人事管理事務處竊取了2200萬份人事檔案嗎?” 她說。“中國人現在有一個詳細的名單,名單中的大多數(或全部)美國承包商和政府雇員都可以接觸到機密資訊,加上他們的朋友,同僚或同事的名冊,他們都有可能成為竊取情報的有用管道或潛在資產。”

克萊夫表示,中國情報部門可能會使用OPM資料來進行強迫,敲詐或為這個本已經相當龐大的間諜基礎設施招募新成員。

“網路攻擊和人肉間諜兩種方式同時進行,且兩種方式中國人都很擅長。”她表示,“我們迫切需要更好地瞭解他們正在做什麼,如何做 –以及阻止他們的方法–因為中國在美國的情報活動正讓情況變得更糟。”

前FBI反間諜IC史密斯說,如果算上學生、永久居民外國人、訪客等非正式情報人員,那麼在美國活動的國安部成員估計將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字。

史密斯說:“中國不是我們的朋友,只要中共掌權,中國永遠不會成為國際社會負責任的成員。”

他說:“這是一個應受譴責的道德敗壞和犯罪腐敗的員警國家,這個國家的精英管理者們醒著的每一秒鐘都在思考如何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力積累資本和維持他們的權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