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執政需要經營,不是硬幹 vs 當總統不是當媽媽
執政需要經營,不是硬幹 vs 當總統不是當媽媽

葉煬彬/LTN]

[taiwanus.net]於2017-08-07 02:08:10上傳[]

 

執政需要經營,不是硬幹

葉煬彬

最近因為退休金即將被空心菜政權文革,心情極為鬱悶,為了平衡情緒,重新翻讀家中長期典藏的漫畫書,這是我從小調整心情、紓解壓力的不二法門。這次選擇閱讀《東大特訓班》系列,還好,看得津津有味,心情逐漸恢復平靜。目前正讀到《轉職必勝班》第9集,內容主要是在討論「新創產業」與「經營公司」之間的差異性。

看著看著,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覺得若是用這個概念來理解「民進黨」與「國民黨」之間執政的異同,不失為是一個高明有用的切入性觀點。國民黨好比是間發展多年的大型公司,重視的是穩定性,積極性相對就較為差些。反之,民進黨像是新創產業,創意和行動力源源不絕,能夠在那個黨裡面長期生存的人,幾乎都是屬於有能力翻轉局面的人,勁道十足。

漫畫書裡面提到,新創產業裡面的員工雖然個人能力超強,自信心堅定,但一旦進入經營公司的階段後,反而容易突然失敗收場,因為創業階段要求的能力和經營階段要求的能力並不完全相同。

新創公司初期,沒有什麼東西需要保護,總是不斷進攻,不斷向上成長,隨著創業元老以及新進積極型人才的不斷奮鬥和努力,終於有一天,這間新創公司突然成為業界中的翹楚,這時候,創業老闆或董事們不得不認真考慮重用穩定型的管理人才,確保獲利成果,幫公司守住城堡。

這批新進的管理人才,只有創業老闆才知道他們的重要性,打天下的戰將也許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裡,嗤之以鼻,兩者之間價值觀完全不同,加上欠缺革命情感,遲早會產生對立和矛盾。

民進黨的政治人物憑著創業的衝勁,一舉打下天下,跟漫畫中的情境有些類似,加上這次的執政和上次的執政本質上有著很大的不同。這次的勝利是屬於明顯的勝利,沒有任何的僥倖,國民黨敗得理所當然,但是完全的執政需要負完全的責任,然而問題也就在這裡了。

當蔡英文黃袍加身時,突然驚覺黨內一起衝鋒陷陣的同志裡面,管理人才實在過於欠缺,不得不把行政部門交給林全和一些老藍男們控管,這就產生了「功臣派」和「管理人員」之間的矛盾。

這種矛盾和衝突,在日本豐臣秀吉政權中也曾經發生過,德川家康後來所以能順利統一天下,很大成分是因為他適時利用了「功臣派」和「管理人員」之間的不合,在關原戰後正式成為天下人,左右日本當時的政局。

蔡英文和豐臣秀吉一樣,本身是個有衝勁的創業主,專長在攻城掠地,不在治理天下。她重用老藍男是個不得已的託付,原也無可厚非,但她犯了和豐臣秀吉同樣的錯誤,使得同陣營裡面產生了裂痕,成為二元系統的政治文化。

==========================================

當總統不是當媽媽

林欽聖

看完黃天麟先生投書「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一中陷阱」,心裡感觸很深!憲法如果不修,台灣恐怕注定會被「一中」的。只是在美國監視之下,解嚴後歷任總統都不敢動憲法的一中架構。蔡英文也一樣,從選前就把「維持現狀」叫得震天價響。然而現狀不就是中華民國?不就是那個領土範圍遠及蒙古的「冒牌中國」嗎?

好不容易把國民黨推翻了,可是上台的民進黨對於解開台灣的「一中枷鎖」似也不甚在意,甚至甘之如飴。問題是,蔡總統如果不集思廣益、努力設法取得美國諒解後,進行修憲或制憲的百年發展奠基工程,則不管外交國防內政,終將難免治絲益棼。最實際的例證,就像層出不窮的共諜案、洩密案頻頻獲得輕判。那麼,花了百億、千億,買了再多的先進武器,有用嗎?也不敵國內五千共諜吧!

國家元首應該做重要的事!小英的認真,個人不忍苛責;但是把總統當科長做,多少本末倒置。當總統不是當媽媽,把一家和氣列為首要之務;當總統是要明示、引導、推動國家發展方向!否則民調猛落,萬一四年任滿又被輪替,以國民黨的反民主基因,聯手中國奪權的恆定策略,台灣未來大概完了!那時回首,人民終將問妳:「妳到底做了甚麼?」

國家元首應該做重要的事!小英的認真,個人不忍苛責;但是把總統當科長做,多少本末倒置。(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作者現任大專教師,桃園市民)



蔡英文和豐臣秀吉一樣,本身是個有衝勁的創業主,專長在攻城掠地,不在治理天下。(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為了彌補這個缺失,她適時派「功臣派」出身的徐國勇擔任行政院發言人,其角色和後豐臣秀吉時代的前田利家一樣,有效消彌了其中曾經有過的不安,促使這個二元性的政治文化內部有了一些溝通性的功能轉變。

相對於功臣派和行政官僚之間緊張情勢的舒緩,在蔡英文總統所主導的各種改革中,由於「改革者」與「被改革者」之間欠缺類似徐國勇那樣的中間角色,使得這次的年金改革始終在雙方相互對立的情緒中各自發展,衝突像是會一觸即發似的,空氣中瀰漫著強烈的不安。

也許蔡英文原先是想讓陳建仁扮演類似徐國勇的潤滑劑角色,但是陳建仁一直找不到真正的施力點,加上多數旁觀的「眼紅者」的民氣似乎可用,現在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了居中調和的任何功能性作用。

若是照這樣的情勢繼續發展下去,就算最後立法院強勢三讀通過年金改革法案好了,「被改革者」注定將成為杜思陀也夫斯基筆下的那些「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長期壓抑著「慘痛熱烈的心聲」,直到嚥氣前的那一刻,憤怒的思潮在腦海中依然十分鮮明。

這些人只要還繼續活著,將會永遠惆悵那些曾經有過的財物的喪失,打從內心深處永遠仇視那些自以為是的「改革者」。這不是想像,而是接近百分之百的事實!

(作者為國教院退休研究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