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音網>不退休, 享受繼續工作的樂趣- 筆會 柯金寅
不退休, 享受繼續工作的樂趣- 筆會 柯金寅

[原著]

[柯金寅 (Kin Ko)]於2017-08-25 01:11:53上傳[]

 

《不退休, 享受繼續工作的樂趣》

Forget about Retirement, Taste theJoy of Keep Working


柯金寅 (Kin Ko)


不久以前, 蔡榮聰醫師寫了一篇【退休,免談】, 拜讀之後, 頗有同感, 很想也寫一篇我個人不退休仍繼續工作的樂趣經驗與他呼應. 因事忙拖延到現在 才把它整理出來與大家分享。

 

很多朋友關心我個人遠遠超過退休年齡仍未退休都會問老柯!  年紀這麼大了, 還不退休, 幹麼那麼辛苦?。為了感謝親戚朋友的關懷, 我想錄下我繼續工作的樂趣, 與大家分享。

 

1996年我離開了二十多年參與核能及火力發電廠設計及營建的生 , 也脫離了每日往返紐約市世貿中心辦公室與紐澤西州住家長途通勤的辛勞, 受聘於離家很近的一家氣體公司當工程顧問, 按實際工作時數計酬, 由於持續的工作量, 我幾乎每天都要去上班, 但是有事請假及出外旅行渡假, 一直都沒有被限制過, 相當自由。這種氣體公司的生意模式有點特殊, 它建立的工廠, 每天吸進小至千噸、大至萬噸的空氣, 將其中的氧氣與氮氣分離開來, 供工業上的各種用途, 它的原料是免費的空氣,所以做這種生意, 可以說是穩賺不賠的, 它的工作要求也沒有像核能電廠那麼嚴格, 所以任務都可以在同仁互助合作下輕鬆及順利的完成。公司同事都很幽默風趣, 日子過得相當愉快。漢文「顧問」這個名詞相當有趣, 一問一顧(), 一晃就過了二十年, 在此願與大家分享一些工作上有趣的故事。也順便錄下了我超過半個世紀的工程職業生涯, 在上帝的恩典下, 過著幸福和快樂的時光, 雖然一生沒有多大的成就。

 

記得我到這個新公司報到時, 有位設計員, 在自我介紹時,遞給我一張他的名片, 在他的名字後面有PDH 的頭銜. 我楞了一下, 老美, 有博士學位, 還當畫圖員?問他你是從那個學校取得博士學位的?他回答說不要把我載上高帽子了, 其實我只有高中畢業文憑, PHD Pipe HangerDesigner (管道支吊架設計員的縮寫” , 聽了後, 我幾乎笑破了肚皮。為了提高工作效率,公司設有大辦公室, 容納兩人, 一位是工程師, 一位是畫圖員, 設計與畫圖, 兩人互動, 可以不必站起來, 椅子腳下四輪一滑, 兩人 就可接近交談, 解決問題。雖然同室不操戈, 但卻失去了隱私權( Privacy), 兩人各自講電話, 對方都可聽得到, 每次打電話約日期去看醫生, 護士都會問起生日, 這位室友聽了後, 就過來說金寅兄( Kin) , 真不知道你年紀已經這麼大了!你可能是全公司六萬多位員工中,年紀最大的”,我回答說約翰兄( John), 我可能是年紀最大, 不過我的腦筋可能是最精銳的一句話, 就把他頂了回去。公司每年都有大學剛畢業的工程師, 來報到就職, 在迎新會上, 工程部門主管都會介紹我與他/她們認識柯先生有近五十年的工程經驗, /妳們要多多跟他學習這些新工程師聽了後, 都露出驚呀的表情。輪到我講話的時候, 就說我曉得妳/你們在想什麼, 我雖然年紀不小, /妳們現在也才有二十五歲左右, 但是我要告訴你/妳們, 四十年後, 我還會在此工作, 參加你/妳們的退休宴會。

 

多年前, 我奉派到英國去運回一套產氧設備, 住在鄉下一家豪華旅館, 餐廳晚餐時間幾乎天天爆滿, 有一個晚上在餐廳裡, 我和當地工程人員在用餐中, 順便談公事及聊天, 吃過後, 仍意猶未盡, 留在座位上繼續交談, 服務人員想趕我們走, 好幾次來追問 “ Sirs, are you finished ? 先生們, 你們吃完了沒有?” 我被問得 有點不耐煩, 忽然靈機一動, 在英國鄉下, 可能有很多人不知台灣在那裡,可以借此機會, 替台灣做個宣傳廣告, 看著服務人員走過來, 我就凝足丹田之氣, 等他來到桌前, 又問” Are you finished” 我就大聲回答『 I am not Finnish, I am a Taiwanese我不是芬蘭人, 我是台灣人』,  聲震全餐廳, 引起哄堂大笑和很多掌聲。之後,在座客人, 紛紛過來問台灣的情況。

 

還有有一年, 公司裡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同事, 已子孫滿堂, 滿頭白髮, 仍準備再婚。 我們給他一個送離單身漢的餐會( Bachelor Party), 輪到我致賀詞時, 我給他開了一個大玩笑說恭喜你即將失去了自由。在台灣, 我們都習慣地祝福新婚夫婦白頭偕老, 到美國來應把它翻譯成祝福你被判『無期徒刑』, 因為『白頭偕老』已經不合時宜了。 可能是婚前過份興奮或是過度操勞,  喜日未到, 新郎的頭髮都已變白了, 何來談偕老呢?。記得有一年, 由於貿易的議題, 中國常被媒體報導, 有一位老美同事好奇的走過來問我到底中國有多少人口? “我對他說照實回答你真正的人數, 你會嚇一跳!, 我給你一個比較溫和的答案, 就是說全世界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是中國人半小時後, 他又慌恐的跑過來問我” Kin(金寅兄) 我現在已有三個小孩了,我太太又懷孕了, 那照你的說法, 我將來出生的孩子是中國人囉?” 看他那副傻相, 我想笑都笑不出來。

 

在美國公司做事, 趣事很多, 只列舉以上數則, 與讀者分享, 輕鬆一下, 現在應該回到談不退休的正題了。繼續工作, 生活規律化, 每天按時起床, 開車上班, 車程十五英里, 路經漢堡王 (Burger King) 速食店, 買了旱餐及一杯咖啡 (只要出示AARP 會員證,咖啡免費供應) , 車行駛在往西的78號公路上, 與往東到紐約上班的車群反道而馳, 所以車輛不多,可以輕鬆的欣賞公路兩旁的綠油油的草木, 把車開上路旁一座觀景高地, 紐澤西與賓州青翠山脈, 盡收眼底, 賞心悅目, 在此吃早餐喝咖啡, 心平氣和,實在是一種享受。之後, 回到78號公路轉入287號公路南下到達辦公室, 打開電腦, 總公司設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分公司的資訊,都進來了, 我的視野與心境馬上擴展至全球每個的角落, 達到心曠神怡的境界。

 

人是群體的動物, 每日走入人群, 大家互道早安問候, 和樂融融, 寂寞感就消失了。俗語說忙中取樂”, 健康長壽之道, 除了身體四肢要常運動之外, 大小腦也要運動, 不斷的學習與應用, 是腦部最好的運動。新廠的設計與營建以及 舊廠的維修與改建,都會遇到許多問題。在想辦法解決問題的過程中, 會驅駛我上網路及鑽研各種工程手冊和規章, 是個學習與應用, 學以致用最好的機會。

 

公司除了上述從空氣中分離出氧氣與氮氣之外, 也積極從事於環保的工程。公司在2008年與加州政府合作, 參與綠色能源計劃,  在北加州大垃圾堆旁建立一座工廠吸取垃圾的廢氣, 處理後, 成為有用的能源。這個工程是在大垃圾堆裡插上131根8寸直徑的管子, 這些管子打了千瘡百孔, 深入垃圾堆數百尺。因為 垃圾堆廢氣是濕的, 從這些管子的孔進入,向下流至垃圾堆底的接收井中, 再用真空吸引設備, 將濕廢氣傳送至處理系統, 除碳、加工、淨化及液化。 產品除了發電供應附近八千戶的用電之外, 每天還可生產 一萬三千加侖(約合五萬公升) 無碳液化天然氣(LNG), 可以供應三百部加州各地運送垃圾卡車的能源。去年(2016)我到該廠參與維修工作, 站在高地上, 遠眺卡車來來往往忙於卸下運來的垃圾, 看到 每車運來的垃圾都不一樣, 但是八年來每日的液化天然氣的生產量都在設計範圍內, 對於工程師的神機妙算, 我由衷敬佩。公司也常到乙醇(Ethanol) 製造廠及煉油廠收集排洩出來的二氧化碳, 加工淨化及液化後,銷售到飲料公司生產汽水或賣給肉店做冷凍之用。 近年來, 由於需求的加速成長, 華氏零下二十度的液態二氧化碳, 常有供不應求的現像。

 

公司也積極參與氫氣能源計劃, 曾與BMW 車廠合作研發氫氣替代氣油, 多年前我們成功的以氫氣發動的BMW車從美國東海岸開到西海岸 (公司在沿途設有氫氣加氣站) 。氫氣可以從海水提鍊出來, 海水與空氣的來源是無限的。

上述的替代能源, 因開發成本高, 在目前油價低迷的環境下, 還不能取代石油,

 不過都在虎視眈眈的等著油價上升, 就可傾巢而出, 把石油取代掉。

 

除了工程項目之外, 我也參與公司的採購事宣。我剛進公司時, 總覺得採購部門買的設備太貴了, 大概是大公司, 員工比較不在乎買價, 供貨廠商就趁此敲竹槓。

公司採購人員,每次議價時, 都懶得打電話, 只送E-mail 問廠商 “能不能降低價錢?”, 很少有效果。我常常以我議價成功的例子勸採購部門, 用無聲音的E-Mail,很少會影響供應廠商的意志, 要拿起電話機與供應廠商對話, 在有聲音的討價還價中, 對方才容易低頭。我很感安慰的是多年來, 我替公司省了不少錢。

有上述的工作樂趣, 我就決定永遠不會自動退休, 繼續享受工作的樂趣。沒有這個有趣的工作, 我可能會老化的更快。

 

謝謝讀者耐心的閱讀我樂在工作之中 的故事。如有不當之處, 敬請多多包涵及指教!

 

祝福大家身體健康, 幽默風趣, 享受人生。

柯金寅(Kin) 敬上

8-23-2017寫於紐澤西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