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美國之音台長在中國的商業利益
曹長青:美國之音台長在中國的商業利益

[轉載自:長青論壇]

[轉載]於2017-09-19 12:09:09上傳[]

 


CH 1




曹長青:美國之音台長在中國的商業利益


【在做美國之音台長家族在中國有巨大商業利益的視頻時https://youtu.be/UZYFfolGbuE,為了限制時間以免觀眾疲憊感,刪掉了一些內容,在這篇文字稿中做了大幅補充。視頻鏈接群發之後,收到許多中國讀者回函抱怨因防火牆而看不到視頻,希望有文字稿。由於中國內部絕大多數百姓仍完全不了解此事件,所以盼網友們傳播,多謝!】

 

美國之音成立於1942年,是美國國會撥款的對外廣播電台,不允許在美國國內播出(政府不可以擁有影響美國國內輿論的媒體),當然在Youtube時代,這個限制已經沒什麼意義。第一次播音是用德語,要以真實的報道,對抗納粹的宣傳。其前身,美國國際廣播,在1939年就用中文的粵語對華廣播,鼓舞中國人民的抗日信心。中共建政後,美國之音的中文節目更是鐵幕內中國人渴望聽到的真實聲音!1976年美國總統簽署的《美國之音憲章》,除了強調準確、客觀、全面的新聞原則外,更申明美國之音代表整個美國,其報道要反映重要的美國思想和體制。這個思想就是自由的思想,這個體制就是三權分立加上新聞與言論自由。所以,美國之音建立75年來,其宗旨是用真實對抗謊言,用民主對抗專制。

 

但過去這些年來,由於共產中國的經濟崛起,尤其是龐大的商業利益向外滲透,使美國之音的宗旨受到侵蝕,在美國之音中文部,強烈反共的聲音、記者一直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壓抑。去年阿曼達•貝內特(Amanda Bennett)出任台長之後,美國之音更是接連出現了許多不可思議的離譜現像,這裡僅談這四個:

 

第一,今年4月19日,美國之音中文部幾名記者在直播採訪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爆料中國第二號權力人物王岐山貪腐時,被台長命令停播。美國之音這個直播中斷事件,清清楚楚是受到中國政府壓力的結果。北京當局在這個直播前做了三個動作:

 

其一,通過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擔任主席的國際刑警組織對郭文貴發出了紅色通告,然後用這個「通告」警告美國之音,不可採訪中國政府通緝的「罪犯」。很顯然,這個「紅色通告」只是為阻止美國之音報道郭文貴的法律藉口。

 

其二,中國外交部官員約見美國之音駐北京採訪主任,警告說,採訪報道郭文貴是「干預中國內政」「影響十九大進程」。意思很明顯,如採訪報道,美國之音記者在中國的採訪許可就可能被吊銷。

 

其三,中國駐美國領館官員給美國之音中文部對外聯絡的負責人打電話阻止報道郭文貴。

 

美國之音事後發聲明,承認他們受到中國政府壓力,但強調他們沒有受到影響,意思是沒有屈服於壓力。但基本的常識是,如果沒有屈服於壓力,為什麼要突然中斷對郭文貴的直播採訪?如此蔑視大眾智商,是美國之音領導層的恥辱!

 

第二,直播中斷後,幾名採訪記者很快被停職接受調查,至今已長達近5個月,150天了。整件事情沒有任何複雜,別說5個月,連5天都用不上,就可查清楚:首先,這個採訪不是幾名記者的擅自行為,不是他們背著美國之音領導自己偷偷摸摸去直播對郭文貴的採訪,而是美國之音高層事先同意、並事先就這個直播做了高調的預告(美國之音很少做類似預告),當然是希望更多觀眾收看,擴大美國之音的影響。在今天自媒體興起、誰都可以做網絡直播的時代,美國之音原有的地位和影響力已大幅下降,在此次斷播事件之前一個月,郭文貴在私營媒體【明鏡】的直播爆料已經引起轟動,這次美國之音幾位記者顯然是很重視這個直播採訪,在通過郭的爆料讓更多華人知道中共高官腐敗的同時,也可以提高美國之音的收視率。為了採訪更有效率,之前他們已經跟郭文貴長時間談話(10小時),做了大量家庭作業,那份苦心和敬業可以想見。

 

既然美國之音領導層事先很清楚有這個直播採訪並高調做廣告,那麼分歧就只在直播一小時還是三小時。最後幾名採訪記者服從了台長的命令,在直播一小時後就中斷了。如果說他們有違背台長的意願,也沒有變成事實。退一步講,如果說直播三小時是個「錯誤」,但它也沒有發生。整個事情是一個簡單而清晰的過程。

 

斷播事件在海外華人中引起巨大憤慨,但在如此現狀下,美國之音台長不僅不道歉、不糾正他們斷播的錯誤,反而在10天之後採取了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措施,把普通話語部主任龔小夏、節目主持人東方、資深編輯寶申、資深編輯李肅、資深記者楊晨等5人無限期停職,而且李肅是被聯邦政府保安人員押送離開美國之音總部大樓的!其他四位記者當時不在班上,否則大概也會像李肅一樣被押送離開美國之音大樓。

 

這是何等的荒謬!在美國,在全世界所有渴望自由的人們心中的自由聖地的美國首都華盛頓,居然發生了對記者如天安門屠殺後北京的央視對以沉痛心情報道六四屠殺的女主播杜憲式樣的封殺!而杜憲當時只是被調離主播位置,並沒被停職,更沒被押送出央視大樓。美國之音這次對5名採訪郭文貴記者的處理竟然超過共產黨!這豈止是離譜,這難道不是瘋掉了嗎?!

 

他們不僅內部對記者進行調查處理,還從外面雇律師來進行法律調查。在這個明擺著的新聞採訪事件裡,有法律犯罪嗎?即使有犯罪,那是由律師來調查的事情嗎?美國之音台長阿曼達.貝內特的腦子裡裝的是什麼??

 

這個外部來的律師查了很久,當然無果。但貝內特台長還不甘心,又採取另外手段,找了她原在《華爾街日報》的同事James Mcgregor,來查這幾位記者是否違背新聞原則。由貝內特的原同事主持調查,其本身的公正性就令人質疑。尤其值得人們重視的是,這個James Mcgregor 在中國居住了25年以上,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叫「麥健陸」,做幫中國政府拉美國企業投資的工作(https://baike.baidu.com/item/%E9%BA%A6%E5%81%A5%E9%99%86)。從麥健陸在中國一些論壇講話的調子可看出,他屬於親北京派。由這樣背景的人來主持調查採訪報道中國政府高官醜聞的事件,可能公正嗎?這是無法不令人嚴重質疑的。

 

從4月19日斷播事件開始,這個所謂的調查已長達近5個月,雇用的外部律師,是以小時計費的,加上麥健路的開銷(他還從北京帶來一名中國人助手),還有幾名記者的薪水(停職不停薪)等,美國之音就這一個調查,至今據說已花了上百萬美元。這不是台長貝內特自己的錢,是美國人民的納稅錢!用美國人納稅的錢,做為限制新聞自由而進行的所謂調查,貝內特之舉,跟中宣部無疑。這絕不是扣帽子,事情明擺著。

 

對這麼一個簡單的事情,為什麼長達5個月都查不出個結果?如果是調查郭文貴爆料的王岐山可能是主要股東的中國海南航空公司(歐洲中央銀行已在調查德國的德意志銀行的最大股東「海南航空公司」涉嫌洗錢),它們是大公司套小公司,幾十個公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非常複雜,可能需要5個月或更長時間,但美國之音直播採訪郭文貴這件事,即使有錯,只要幾個記者和幾名領導坐下來一問,就一目了然了,怎麼會是5個月都沒有結論?常識在這裡擺著:這幾個記者對郭文貴的採訪,不僅無罪,連錯都沒有!

 

真正的錯在貝內特台長!但她依仗權力,不僅不認錯,不道歉,不認輸,就這樣拖著,在折磨這幾名記者的同時,也等於是做給北京看,做給王岐山看——我不僅停止了對郭文貴的直播採訪,而且重罰了記者,我完全不想得罪你們!這難道不是大臣對皇帝說:奴才冒犯,但奴才不是故意,奴才正在改正。

 

第三,美國之音女台長貝內特的另一個離譜行為,是她以美國之音的名義,自己簽名,給「中國海南航空公司」的律師發了一封信,表示美國之音採訪郭文貴,絕不是對著海南航空來的,郭文貴的講話只代表他個人,不代表美國之音,更不代表美國政府。

 

我在美國住了近三十年,一直關注美國的新聞界,之前從未見過美國任何媒體,會對報道一個專制國家的公司做出這種聲明。美國之音報道、評論過中國的許多企業,有些對涉嫌犯罪的報道和評論遠超過對「海南航空」。例如2012年我曾參加美國之音的《時事大家談》節目,討論中國的電信巨頭「華為公司」涉嫌進入美國收集情報問題;那個節目既有報道,也有評論,事後哪有美國之音台長給「華為公司」寫信,澄清來賓觀點只是代表他們自己、不代表美國之音、更不代表美國政府。這不是常識嗎,來賓都只代表他們自己。而且美國之音的電視屏幕上也打出,以上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節目主持人也這樣申明。所以美國之音女台長特地給「海南航空」一個解釋的聲明,豈止是畫蛇添足,而是一個清晰的叩頭行為。

 

報道大公司涉嫌醜聞、政府官員涉嫌腐敗,是媒體第四權的責任。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郭文貴對王岐山涉嫌擁有海南航空公司大量股份是編造不實的情況下,作為美國自由的媒體,美國之音為什麼要向「海南航空」做這種自我矮化、甚至自我作踐的叩頭行為?

 

美國之音高層聲稱該報道缺乏新聞平衡,且不說一個為抵抗獨裁宣傳而辦的電台喊「新聞平衡」,跟你要抵抗的意識形態談平衡實在矯情透頂,即使貝內特台長真要所謂的新聞平衡,那麼她應該做的是,派記者去採訪郭文貴爆料的海南航空公司創辦人和董事長陳峰(曾是王岐山的下屬),去採訪王岐山本人。貝內特台長做過這樣的努力嗎?我們設想,在美國之音開播的二戰時代,如果有猶太人爆料,納粹德國有種族滅絕猶太人的「奧斯維辛」毒氣室,那麼美國之音台長是不是會用「新聞平衡」的理由,拒絕報道,甚至懲罰採訪的記者呢?正常的做法是,應該允許這個猶太人「爆料」,然後要求採訪納粹德國的官員。當然,無論納粹和中共,都根本不會接受美國之音的這種採訪。

 

在今天強大的中共宣傳下(中國政府的維穩經費已超過軍費開支,包括對外洗腦的「大外宣」經費),美國之音難道真是要擺「新聞平衡」的偽姿態嗎?不,貝內特台長連矯情都不是!而是個一清二楚的、連鬼都不相信的借口!否則他們為什麼迄今為止5個月了都不去採訪海航?用如此低檔次的幌子來試圖扭曲斷播事件的性質,簡直是侮辱所有的觀眾!

 

第四,貝內特台長更檔次低到堪比中共宣傳部的行為是,居然在美國之音列「黑名單」,禁止郭寶勝,趙岩,夏業良和我上節目,說會影響美國之音的信譽。此舉明顯是因為這幾個人都支持郭文貴爆料(當然,後來夏業良已經從支持郭文貴爆料變成不惜傳播任何假消息詆毀郭文貴的地步)。頗具黑色幽默的是,當年在中國,我因編發勸鄧小平退休的文章而被踢出中國新聞界;今天在美國,或許是因為支持郭文貴爆料,或許是因在5月份寫了一篇「美國之音台長應該辭職」的文章,居然被列黑名單。美國政府的媒體,居然敢列黑名單,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美國之音台長和其高層上述這些宛如獨裁國家媒體的做法實在太離譜了,他們的行為才是美國政府必須要調查、要處理的。他們用美國人民納稅的錢在幹什麼? 難道要成為中共的傀儡嗎?鑒於貝內特台長的種種離譜行為,人們不得不審視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丈夫及家族在中國龐大的商業利益跟這個美國之音斷播事件和隨後的一系列荒謬是否有關?那我們就來看一看這個阿曼達.貝內特台長的背景。

 

可能有些讀者了解,貝內特台長之前做記者時,曾經得過普利策新聞獎,也在布隆伯格新聞社時做過關於習近平家族貪腐的調查。首先,那個獲得普利策獎的文章,是貝內特和另一記者合寫的(內容是美國官員誇大艾滋病擴散而謀求獲得更多政府資金),並不是貝內特自己的獨特成績;另一次是她在俄勒岡州的報紙《The Oregonian》工作時,曾領導多位記者調查移民局的服務問題,使該報獲得普利策的「公共服務獎」。其二,普利策獎得主們,左派占絕對壓倒多數,所以沒什麼值得崇拜的。連諾貝爾獎都假貨一大堆!

 

貝內特由於調查報道習近平家族貪腐,使布隆伯格新聞社在中國的生意受損,所以她「被迫離開」布隆伯格新聞社,是體面地被解雇了。由於在中國的巨大經濟利益,美國的新聞機構也屢屢屈於壓力,這是自由世界的悲哀和恥辱。貝內特被迫離開布隆伯格新聞社後,有三年時間沒有找到新聞工作,做自由記者(freelance Journalist),直到去年被任命為美國之音台長。那麼貝內特這次在美國之音的舉動,是不是吸取了「教訓」,不敢再得罪中國、不想再丟掉飯碗了呢?不過這個飯碗是太小的事,真正需要認真檢視的是,貝內特在2012年嫁給的丈夫唐納德.格雷厄姆(Donald Graham)的家族,在中國有龐大的生意和商業利益,這是否直接導致她因害怕得罪中國政府、影響丈夫的商業利益而一手操縱了美國之音的斷播、重罰記者、給海航叩頭、制定黑名單等一系列嚴重損害美國之音、美國媒體、甚至美國形像的劣行呢?這些事情發生在美國實在離譜過頭,美國納稅人完全有理由、有責任追究!

 

阿曼達.貝內特的丈夫唐納德.格雷厄姆可不是小人物,他是美國大報《華盛頓郵報》女發行人凱瑟琳•格雷厄姆的兒子。當年老格雷厄姆買下《華盛頓郵報》,後把報紙交給女婿(凱瑟琳的丈夫)經營。女婿後來自殺了,就由凱瑟琳經營了《華盛頓郵報》20多年,期間兩名記者挖到水門醜聞,導致尼克松總統下台,兩人獲普利策獎,使這家報紙達到事業高峰。2001年凱瑟琳去世前把兒子唐納德.格雷厄姆任命為《華盛頓郵報》發行人。

 

美國之音台長阿曼達.貝內特是唐納德.格雷厄姆的第二任妻子。格雷厄姆1967年在哈佛讀書時,跟同學Mary Wissle戀愛結婚,育有4個孩子;到2007年,這段40年的婚姻亮起紅燈,兩人分居、離婚。5年之後,唐納德.格雷厄姆就跟這個現任美國之音台長的貝內特結婚了。這是貝內特的第三次婚姻,她的第一段婚姻以離婚收尾,第二段婚姻到2007年丈夫因病去世。貝內特嫁給格雷厄姆,當然是攀上了大富豪;格雷厄姆離婚時分給前妻的股票就是7700萬美元。

 

凱瑟琳去世後,兒子唐納德.格雷厄姆管理的《華盛頓郵報》江河日下,連年虧損,該報所屬的《新聞周刊》(Newsweek)更是虧損到2010年以一美元賣掉了,白送。這個1933年創刊、有77年歷史的《新聞周刊》就在美國之音女台長的丈夫手裡被葬送了,因為賣掉後,《新聞周刊》就變成只有網絡版、像不存在一樣沒有影響力了。

 

《新聞周刊》的包袱被甩掉後,《華盛頓郵報》還是沒起色,發行量降至47萬份,從全美第五大報,降至第七名(排在紐約兩家小報《紐約郵報》和《每日新聞》之後),年虧損近5000萬美元,最後在2013年賣給了亞馬遜網絡創辦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售價2.5億美元。這是個什麼價碼呢?1993年《紐約時報》花了11億美元買的《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跟《華盛頓郵報》同樣是在2013年被賣掉,結果只賣了7000萬美元,血本全無。主要是兩個原因,一是他們嚴重的左傾意識形態使訂閱率大幅下降,二是網絡媒體、社交媒體的興起重創傳統媒體。相比之下,同樣嚴重左傾的《華盛頓郵報》賣的價碼已經相當不錯了。如果4年之後的今天才賣,幾乎肯定價碼會更低。

 

《華盛頓郵報》歷來左傾(所以幹掉了共和黨的尼克松),但凱瑟琳掌權時不僅反共,而且對台灣的民主化進程起到過重大推動作用。凱瑟琳本人在1986年10月曾帶記者專訪蔣經國,促他解除戒嚴、開放新聞自由。蔣經國當場承諾要解除黨禁報禁,並在9個月後的1987年7月15日兌現其解除38年的軍事戒嚴令、開放黨禁報禁的諾言,開啟了台灣民主化的新篇章。

 

但唐納德.格雷厄姆主掌了《華盛頓郵報》後,不僅從未見過報道說他去勸說中共領導人往民主的方向邁進,而是看見他去跟中共的宣傳喉舌英文《中國日報》(China Daily)建立合作伙伴關係,使中國日報的出版物成為華盛頓郵報的夾頁(http://chinawatch.washingtonpost.com/),隨該報在美國得到發行,等於幫助中共在美國的宣傳。

 

很難想像,在冷戰時代,美國的自由媒體會在自己的報紙中夾帶共產蘇聯的宣傳品《真理報》什麼的。但美國之音女台長丈夫領導下的《華盛頓郵報》,就曾這樣給共產黨的洗腦宣傳機器幫忙。

 

唐納德.格雷厄姆賣掉《華盛頓郵報》拿到2.5億美元,絕對是富豪了,但這個2.5億實在還是小頭。唐納德.格雷厄姆在領導《華盛頓郵報》的同時,還經營一個叫做「開普蘭」(Kaplan)的教育公司,當時《華盛頓郵報》40%的資金(虧損)都來自「開普蘭公司」的補貼。因為「開普蘭」太有錢了,它主要提供教育和職業培訓,聲稱是全世界最大的教育公司,在全球跟超過1000個學校、2600多個企業有密切的合作關係,有數萬雇員,2015年的營收額(revenue)達19億美元!2016年增至26億美元。其中相當一大部分自他們在中國的生意!

 

格雷厄姆賣掉《華盛頓郵報》後,把郵報公司的名字改為「格雷厄姆公司」(Graham Holdings Company),這是在美國上市的公司,在紐約證卷所的股票代號是GHC 。格雷厄姆擔任公司董事長,下轄「開普蘭教育公司」。這個教育中心跟中國最大的國際化教育服務機構ACE簽有合資協議,上海的楷博教育公司就是開普蘭的旗下資產(http://www.tigtag.com/overseas/charm/48384.shtml)。對於格雷厄姆的「開普蘭公司」在中國的商業發展,中國官方網站「百度百科」上也有介紹( https://baike.baidu.com/item/Kaplan#4 )。

 

當年《華盛頓郵報》江河日下,賣掉之前六年,營收額下降44%,不僅由於網絡媒體興起的影響,更與美國之音女台長的丈夫唐納德.格雷厄姆把主要精力都用在經營「開普蘭公司」有關。自2003年至今,「開普蘭公司」跟中國的浙江大學、江西財經大學、中央文化干部管理學院、沈陽師範大學、廣西師範大學、河南商丘師院、金華職業技術學院等很多高校建立了合作關係,開展托福、雅思、GMAT等培訓,這個龐大的中國商業網,給開普蘭公司帶來了巨大的商業利益。

 

2015年,阿曼達.貝內特的丈夫不再擔任「格雷厄姆公司」的執行長,由他的女婿接手,但他仍擔任公司的董事會主席。這個家族在中國的企業與日俱增,蒸蒸日上。僅憑這一點,阿曼達.貝內特女士就不適合擔任由美國納稅人出資的政府機構《美國之音》的台長,因為這裡有明顯的、清晰的「利益衝突」。她丈夫和家族在中國有那麼大的生意和商業利益,能不影響她主導的電台報道中國問題方面的決策嗎?上述那四個「超離譜」的行為,令人如何解釋呢?

 

人們同樣有理由懷疑,貝內特女士在去年被歐巴馬政府任命為《美國之音》台長時,她是否把她的丈夫及家族(當然也是她自己的經濟利益)的情況如實地向主管審核的機構提供?這個跟專制中國有巨大商業利益鏈接的人,適合做美國政府機構的主管嗎?

 

我們設想,美國的財政部長、商務部長、國務卿等等內閣成員,哪個在中國有這樣龐大的生意和商業利益?蒂勒森(Rex Tillerson)被提名、任命為美國國務卿後,他立即把自己曾任職幾十年的美國「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持有的60多萬股的股份都賣掉了,更不要說賣掉了他在俄羅斯的公司持有的全部股份,就是要避免「利益衝突」。

 

再例如,魯思•金斯伯格(Ruth Ginsburg)在當上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時,也是處理掉了她在任何公司的股票,也是避免利益衝突。其他大法官,沒有賣掉股票的,遇到涉及他擁有股票公司的案子時,他們一律要回避。像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在2012到2013年的幾個月間,就回避了70多個案件的調卷令的申請。後來從他公布的年度財產(按法律必須公布)中人們才知道,阿利托的岳父2012年過世留給女兒女婿很多股票,所以涉及到那些公司的案子,阿利托就得回避。

 

據前幾年的統計,超過51%的美國家庭持有股票,是個太普遍的現像。但哪怕是阿利托的妻子在哪個公司有一點點股票,她的大法官丈夫就得回避涉及這個公司的案子。後來阿利托大法官不再回避POM跟可口可樂打的商標官司了,因為阿利托家把可口可樂股票全賣掉了。所以,在利益衝突這個問題上,美國就是這麼嚴格;如此才可能有效地防止「利益輸送」、官商勾結。

 

今天明擺著,一個由美國人民納稅錢出資的政府機構《美國之音》的負責人阿曼達.貝內特,憑什麼可以在有這麼明顯、嚴重的「利益衝突」下,被揀選並繼續擔任美國之音的台長?即使不被追查到,她自己也應該知趣不接這份活,而且斷播事件後應該立馬辭職謝罪。但貝內特所為,不是趕緊收斂,而是更加囂張。

 

所以,美國之音的問題,不僅是不應該停職調查那幾名記者,而恰恰是應該調查這個女台長!但即使貝內特被調查、處理、下台了,她對美國之音在華人中的形像所造成的巨大損失,恐怕是無法挽回的!

 

2017年9月14日於美國

 ——原載《長青論壇》 http://cq99.u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