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10/18李席舟長老觀點-『上帝是我急難中的幫助 系列
10/18李席舟長老觀點-『上帝是我急難中的幫助 系列

[轉載自:Youtube]

[taiwanus,net]於2017-10-19 14:10:10上傳[]

 

「上帝是我急難中的幫助」李席舟長老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各位弟兄姊妹,我是李席舟,最近因為我生病,所以我有一些事情跟各位報告一下:

      俗話有一句話說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我住在休士頓已經住了34年,在這邊是個很好的地方;尤其我住在Sugar Land, Sugar Land曾經被選作美國四大好住的城市之一。這邊人很好,而且天氣也很好,我住的地方環境也很好;但是想不到在上個月來了一個哈維颱風,結果帶來了豪雨造成洪水,成為美國百年來最大的水災。

      我的身體本來是非常好的,我每年都有回去成大醫院,做全身的健檢;而且我平時也非常地保養我的身體。因為聖經說我們的身體,就是上帝的殿,所以我非常注意我的健康,也經常有驗血,去看我的家庭醫師。

     但是 我就在上個月,也發生了一件我一生以來最大的病變,這個病變剛好跟休士頓的水災,這個最大的天災,兩個時間上非常巧合,就是剛好同一天。所以對我來講,發生了一個很大的災難。但是,我是一個相信上帝的人,上帝的愛拯救了我。

      我現在需要把這些事情,跟各位弟兄姊妹報告一下,因為全世界有很多我的朋友,非常關心我最近的病情,那因為我現在講話的時候,喉嚨還有一點痛 而且嘴巴很乾,所以我不能夠接電話,也不能夠講很多話,所以請各位弟兄姊妹不要打電話來,也不要來探訪我,等一下我會把這個病情告訴你們,你們上網去看;然後在LINE或是其他text上面,為我禱告。你們的禱告會成為我的力量!

經過

     就在上個月我從臺灣剛剛回來,我在7/28從臺灣回來,在8月初的時候,我身體覺得有點不舒服,但是我的家庭醫生出國了不在,所以我就只好去運動運動一下。但是到了8/12的深夜,大概12點多我的全身,整個肚子這邊,還有後面的背部非常痛,痛到不能忍受,所以我就把我的太太叫醒,說我已經痛得不能忍受了,我們應該趕快去急診。所以,我們就馬上到附近的,Sugar Land的Methodist Hospital去急診,到了急診以後,他給我做了各項的檢查,檢查完了以後他說你可以回去了。但是我說,我現在痛得要命怎麼回去,他說我給你吃止痛藥,結果我吃了止痛藥以後,就比較不會痛就回去了。

      回去以後,我第二天再去找另外一個家庭醫師,那個家庭醫師跟我講說,你如果要進一步檢查要照MRI,所以MRI安排在8月17號,又到 Methodist Hospital去做MRI,MRI檢查的結果發現,我的骨髓裡面,有多處的癌細胞,特別有一個地方特別大。我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我們就很快的轉診到我們附近,大概開車3、40分鐘的一個醫學中心,有一個MD Anderson的醫院。這個醫院是全世界最有名的癌症醫療中心,我過去對這個醫院非常有信心,而且裡面有很多我的朋友很熟,所以我們就轉到那邊去。

水災

      那醫院幫我排定看診的時間,是在8月28號的早上八點鐘,所以我就準備好了所有的資料,想去那邊看診,但是天有不測之風雲,這個大的水災就在27號開始,開始休士頓滿滿的淹水。到了28號休士頓已經變成水鄉澤國,很多人還要開船,逃離他的家庭的地方。可是這個事情對我來講,真的很重大的打擊,因為我的病痛慢慢沒有辦法支撐,我的止痛藥已經吃完了,且慢慢的沒有效果;那個時候外面下著大雨,而且我們附近很多地方都已經淹水了,雖然我住的地方門前門後都還是很好,但是很多地方交通已經不通了,這個時候我就打電話給鄭金蘭,我跟金蘭姐講說,妳要幫我想辦法,因為我現在已經痛得不得了。她說現在沒有什麼辦法,因為MD Anderson的醫生都沒有辦法上班,護士也沒有辦法上班

雖然我們幫你安排好了,但是他們不可能去看你的病。

但是她跟我講說,唯一的辦法就是MD Anderson的急診室沒有關,她說我知道MD Anderson的急診,是24小時都繼續在營業的。可是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你怎麼樣去MD Anderson的急診?因為附近都是淹水,連我家也淹水,我昨天晚上是半夜我的小孩(我的兒子是警察)他涉水,我們穿著救生衣,他把我救出去的,他把我救到了警察局。後來有把我安頓到附近的旅館,所以說你不知道用什麼辦法,她說現在只有向上帝禱告。

禱告

     她說你的病情,我們教會,她說她在美國教會Methodist church他們教會的人都在為我禱告。她說這個時候,只有上帝能夠幫你的忙。那個時候我就只好跪下來,向上帝禱告 、向上帝哭訴,我跟耶穌說,你在路加福音的時候,有一條船在海上遇到了風浪,快要沉下去了,門徒把你叫醒,你起來以後就斥責風跟斥責海,結果風跟海都平靜了;你又斥責那些門徒說,你們這些小信的人,但是我跟耶穌說,我不是小信的人,我信你,我知道你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宰!我自從1991年以後,因為我太太得了癌症,也是在MD Anderson接受治療,那個時候我經常陪她去,我就在那個時候,聽到神開始跟我講話;我每天親近神,祢時常跟我在一起,把我太太救出來,救她離開死陰幽谷,我說你是我生命的主,我幾十年來傳你的福音,我知道你一定能救我;所以請你也斥責這些雨,把它停下來吧。

我禱告了以後,29號的中午,我突然發現窗外的雨已經停了,慢慢就沒有再下雨了,到了三點鐘,我的好朋友楊朝諄打電話來慰問我,我跟阿諄說,你到樓上的陽台去看一看,因為我以前常去他的家裡,他住在醫療中心附近的,一個很高級的公寓的26樓,從他家的陽台,可以鳥瞰所有醫療中心的街道,我說你幫我看一下,那個街道的水是不是已經退掉了?結果他馬上跟我回答,他說那個水都退了,我就心裡面非常的高興,再過不久我兒子就打電話來,我兒子Simon他說,爸爸我們家裡停電了,都沒有電了,我說那你就搬過來吧,來住在我家裡,結果他跟我的孫子都搬來我家住。搬到我家住那天晚上,要睡覺的時候,我開始身體又痛起來,我跟Simon說,Simon 爸爸的痛已經越來越厲害,但現在已經晚了,我們去睡覺,但是萬一半夜我不能忍受的時候,我就只好把你叫醒,你就趕快載我,直接到MD Anderson裡面的急診去,他說好。

所以我那一天晚上,我們要睡覺的時候,我就把所有我的資料通通準備好放在一個包包,連同在Methodist Hospital 所照的所有的片子,包括以前一兩年前,在成大所照的片子,都放在一個包包裡面,到了12點多,我真的沒有辦法忍受了,我就趕快把Simon叫起來 說,Simon 我現在已經痛的不得了,我不能受忍受到明天,你就趕快載我去。我們就趕快出發,要出發的時候,我們兩個人禱告,雖然醫療中心那邊的水已經退了,但是我們不知道哪一條路,可以通到醫療中心,就求神來為我們開路,所以我們離開我家以後,一路就經過E大道,然後上了Southmayd的高速公路90的公路,就直奔到急診的門口,一共才花了20分鐘。到了門口以後,我就趕快跑進去到二樓去登記,登記以後他問了我名字,跟病歷號碼,馬上電腦就顯示出來,我所有的資料,所以他馬上就給我在十分鐘以內就弄了一個病床給我;醫生就來了看我,馬上跟我打上嗎啡,使我的痛馬上停止,然後開始做檢查。經過兩個小時的檢查。在凌晨2點40分有一個醫生進來告訴我,他說,你這個癌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我已經發現他在你的脊椎的中央,有一個T-9的地方,有一個癌細胞,這個癌細胞迅速的擴散,而且已經壓到你的神經,而且骨頭已經斷裂。他說,你如果再慢3、4天的話,你有可能變成手腳,就不能走路了,而且其他身體的功能也會破壞掉,這是非常危險的,我們現在已經開始,要跟時間來競賽,所以我們馬上幫你轉過去普通病房。

住院

我在六點多的時候,那個病房就準備好了,我就被安排過去。大概七、八點的時候,就有十幾個醫生一個一個進來跟我面談,這些醫生他們已經組一個團隊;他們這個團隊包括很多種醫生,有外科的 、有骨科的、有神經科的、有糖尿病的,有各種醫生綜合起來,然後他們一起彙診,看我的資料,然後進到我的病房,一個一個問我的病情。

最重要的,就是每一個醫生,都來測試我的手腳,看看我的手腳有沒有靈活,有沒有失去功能。問我說,你最近有沒有跌倒,有沒有走路歪歪顛顛?我說沒有這種感覺。

結果他們就有一個猶太人的醫生,他是骨科的醫生,他進來告訴我。他說 Robert 你這個病要緊急處理,我們緊急處理有兩個方式,第一個 就是要開刀,第二個就是要放射治療,但是我們現在還在開會當中,大概過幾個小時才能夠決定。不過在還沒有決定以前,我們就開始打類固醇。到了中午的時候,那個猶太人的醫生就進來,他說 Robert ,我們開會已經決定你不給你開刀,因為你的所有身體的功能都OK,而且手腳全部都OK,所以他們認為沒有開刀的必要,但是要馬上放射治療,不能夠再拖延,所以我們現在就開始要做。

但是要做放射治療前24小時要注射類固醇,這樣才能夠使放射治療的副作用減低到最低。所以在這24小時我一直打嗎啡,一直打類固醇,然後每個一段時間,就有護士 醫生一直來,檢查我的手腳,一直來檢查我的血壓、血糖,還有各種測試。時常有人在我的房間走動,我覺得我已經交在一個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團隊,我對這個團隊非常有信心,因為我在2012年,蔡英文主席到休士頓來的時候,我曾經安排她到,MD Anderson去訪問,我也有一個朋友在裡面工作,他是負責跟全世界的這些醫院,做連線聯絡的工作,他負責小英主席做簡報,那個時候富美姊(前僑委會委員長)也有一起來,我們都在那邊聽他的簡報。

我那個朋友,是跟我打高爾夫球的球友,他平常沒有跟我講說MD Anderson有什麼好處,但是在那一天我聽得最清楚,他說MD Anderson的最好的,好處就是團隊合作。他跟其他東方的醫院不一樣,東方的醫院注重的就是名醫,就是誰最有名,但是我們這邊沒有什麼名醫,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專業,都是分工合作。我們的分工合作非常仔細,所以有什麼問題我們都可以分享。而且我們是全世界做先進的癌症治療的地方,所以全世界有任何癌的疑難雜症,都會送到我們這邊來做研究做治療。我記得非常清楚他說,只要你送進這個醫院,他們就會很緊急地來處理,假如你是不緊急的,他們就會跟你用作門診,就是用門診。但是像你這個,我就知道我這個案件是非常緊急的,他們才有團隊來跟我會診,因為我現在已經跟時間在競賽,萬一再慢的話,我就變成一個殘廢的人。所以我非常感謝上帝,在即時的時候來救我,在我最需要的幫助的時候,他派遣這麼好的醫療團隊,來治療我,我非常有信心,我的肉體雖然非常痛苦,但是我的內心非常平安!

治療

第二天早上起來,他們就帶我去做測圖,就好像衛星定位一樣,就是要找出那個主要的源頭,他們要開始跟我做放射治療,就在測圖以後他們又跟我抽脊椎的骨髓,要去化驗做切片。然後那個下午又跟我抽骨髓,就是骨髓去檢驗,骨髓的切片,我第二天開始就開始接受放射治療,這個放射治療是非常精準的,它可以在癌的細胞最主要的地方,把它定位起來,然後使這些壞的細,不會繼續再擴散,這樣我就沒有繼續被癌侵犯的危險

這個第一天做完以後,在做第二天 連續做五天,一方面在做這個放射治療,一方面我們也在等這個報告。因為醫生跟我說,放射治療只是把它控制住,我們要趕快找出病原與病因,要不然沒有辦法去治療。因為你在骨癌,骨的裡面發現癌細胞,要知道是從哪裡轉移過來,但是我其他的器官全部都是好的。他們找不到什麼地方轉移過來,而且我的驗血報告也都非常正常,所以都看不出來,只好要做切片;做了切片以後,過了兩三天醫生來跟我講,脊椎的切片看不到什麼東西,沒有結果,我們就開始又擔心了。他說沒有關係,再等幾天,那個骨髓的報告很重要。結果過幾天骨髓的報告,又出來了 又說沒有怎麼樣,我就開始擔心了,都沒有怎麼樣但身體痛的要命,又不知道要怎麼樣醫,所以我繼續住在醫院。但是就在醫生跟我說沒有怎麼樣的時候,他說他們還有一個辦法,就是繼續再把骨髓的脊椎的切片,繼續做進一步的做實驗。結果進一步的做實驗之後,他跑來跟我說,他們已經找到了,確定就是淋巴癌,是淋巴癌在骨頭裡面,所以我們就已經知道病因了。所以他說,那個醫生是一位韓國的醫生,是一位很年輕的韓國醫生,他說現在我要把你轉到其他的部份,就是淋巴癌骨癌的部門,他們不同樣的部門,分工分得很細,他說我跟你轉到那個部門。

結果那個部門那個醫生,馬上又跟我勾了另外再三個放射治療,這三個放射治療,跟前面的五個放射治療劑量更大,因為它每一次有兩千,所以加起來就有差不多有十次的放射治療,然後最後就是第八次的。放射治療就是在昨天已經做完了,所以今天是禮拜六 明天是禮拜天,後天是禮拜一;我有三天的時間要在家裏修養,很多朋友 很多教會的弟兄姊妹想來看我,但是我現在身體抵抗力很弱,因為醫院還用一個,這個鐵衣把我包起來。我現在睡覺的時候脫下來,但是要起來的時候要馬上穿上,因為他說我的骨頭斷裂,現在要很小心,不能夠使骨頭再斷裂,所以我現在沒有辦法,參加任何公開場合,也很抱歉。

感謝

不能夠跟同鄉跟弟兄姊妹見面,我只能用這個影片自拍告訴你們,你們關心我非常感謝你們,你們繼續的禱告,都成為幫助我的力量,你們可以在line的群組上面做文字,或者做任何的。請你們不要打電話給我,因為打電話給我增加我的負擔,我還要從頭跟你說明起,假如你知道有些朋友沒有在看line,那你就拿去給他們看,請他們不必打電話給我,等以後我病好了時候,我很樂意跟大家在一起。 

下禮拜二我就要去看,我這個淋巴癌的醫生,他會跟我做進一步的說明,因為我的家庭科醫生,還有我台灣、澳洲、紐西蘭,我的同學很多都是很有名的醫生,他們都跟我說淋巴癌有很多種,要看是哪一種的淋巴癌。所以你們也不必要在line裡面跟我說我們親戚誰也淋巴癌,因為每個人的案例是不一樣的,就很像上帝創造人,我們每一個人的臉都不一樣,我們不需要跟人家比較,上帝有對我有很好的安排,請你們不要掛慮,只要為我禱告就好。

禮拜二我去看了醫生以後,他已經決定用的藥都跟我講了,我們將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做化療,大概一次化療要六個小時到十二的小時在裡面;打的都是化學藥品,那我相信他們的醫術是一流的,你們的關心你們的代禱,我都非常感謝。也希望我在這次的病痛,愛我的神沒有離棄我,我在病床上祂時常對我講話,我有很多line的錄音訊息,都是我在病床上講的。還有我的兒子,他也來病床跟我一起做禮拜,我都有接在line的上面,一起跟你們分享。我知道上帝是愛我們的,祂不會離棄我,祂是我們永遠的幫助,聖經說 當你遇到困難,在詩篇121篇 要我們舉目望上,我們的幫助是從哪裡來,我的幫助是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結語

當你遇到病痛的時候,你把你的病痛,交給你所信任的醫生,你不要自己一直去注目這個病痛,因為你如果一直在注目這個病痛,你的病痛會越來越大,你的信心就越來越小;你要仰望救你的上帝,你的信心就會越來越大,你的病痛就會越來越小;

我們在人生,沒有一個人能夠避免病痛,也沒有ㄧ個人能夠避免困難;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請你注目仰望上帝,不要注目仰望你的困難。你的上帝會給你更大的信心, 你的困難就會越來越小。在以色列的歷史上,遇到一個很大的困難,就是非力士人;有人一個巨人叫作歌利亞,出現在掃羅軍隊的前面,那個時候聖經描寫說,掃羅王跟這些軍隊都極其害怕。因為他們的眼光,只有注目在歌利亞的高腳馬大,他們心中忘記上帝,但是那個時候有一個牧羊人,叫作大衛。他有從上帝來極大的信心,他不會怕歌利亞,因此上帝就給他很大的智慧,上帝的信心越大,歌利亞就變成越小,結果他能夠打敗歌利亞。

弟兄姊妹,我用這些話在病痛的時候,跟你們互相勸勉,我會希望你們不管有沒有得到,像我這樣的病痛、我知道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遇到很大的困難。但是你記得我這句話,上帝是愛我們的,祂是拯救我們的神,你對祂越有信心,你的苦難就會越小,因為耶穌說,世上有苦難,但是在我的裡面有平安;我希望賜平安的神在我的心裡面,也跟各位弟兄姊妹同在,一起禱告求主幫助;祂能夠在27年前把我太太帶領她走過死蔭的幽谷,我也深信祂能夠在我病痛的時候,帶領我們走過這一段艱辛的歲月。上帝祝福你們!

  『上帝是我急難中的幫助』李席舟長老 9/9/2017

https://youtu.be/nCkKySjDApU

以下附有字幕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80tw2hlBGmYLTJCbnFZOTBJLVU/view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