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吳敦義放走了機會vs 台美關係 「想要的」與「該給的」
吳敦義放走了機會vs 台美關係 「想要的」與「該給的」

[轉載自:LTN]

[Linda]於2017-11-10 01:06:39上傳[]

 

吳敦義放走了機會

記者陳杉榮

美國總統川普正在東亞訪問,亞太經合會也在越南召開,亞太的大棋盤上,美中日等強權多角對弈,台灣能做的,無非深化民主。台灣朝野在自己的棋盤上下棋,蔡英文呼籲吳敦義對話,共同面對修憲等議題,給了國民黨一個親近人民的機會。可惜,吳敦義放棄了!

川普政府正遭逢北朝鮮金正恩政權前所未有的挑戰,他有求於習近平,但又瞧不起共產黨;他覬覦中國市場,卻又恐懼於中國經濟規模的無限成長。就如澳洲前總理艾伯特所稱,川普的對中政策是「貪婪與恐懼」。

北京當局對於川普,則是「鄙視與畏懼」,骨子裡金權至上,受儒家思想影響的中國,不太瞧得起這位商人出身的「推特總統」,但對於美國的軍力則是極為畏懼。北朝鮮在東北亞的種種挑釁,並非中國能獨力擺平,但要配合美國出手,又不符合中國的歷史傳統。

許多人擔心美中為了解決北朝鮮問題,台灣將會淪為東亞大棋盤的籌碼,這是多慮了。台灣位居第一島鏈的樞紐,如果中國併吞台灣,破壞東亞均勢現狀,中國軍艦可以無條件進出太平洋海域,更可藉由控制台灣島進一步控制南海,日本將直接受到重創,美國勢力必然退出西太平洋。

「美日同盟」是東亞安定的基石,維持台灣的自由民主政體,是東亞地區諸國的共同利益,因此朝鮮交換台灣之說,並不符合美日共同利益。台灣需要做的,除了強化與美日共同利益的連結,最能操之在我的即是深化民主。

國民黨可以懷疑民進黨有長期執政的野心,吳敦義大可不必懷疑蔡英文邀請憲政改革對話,深化民主的誠意。但吳敦義卻說「在蔡政府的鬥爭手法沒有改變之前,絕對不會與蔡英文總統見面」。

吳敦義心存算計,擔心北京對國、民兩黨「無差別待遇」,掛念「九二共識」,拒絕對話,或許稍微延滯台灣政黨政治的推進,但將嚴重損害國民黨的政黨利益。不能立基於台灣,共同建立一個完善的憲政制度,吳敦義還徐圖什麼將來?

================================

台美關係 「想要的」與「該給的」

川普首度訪問中國,參觀紫禁城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在寶蘊樓茶敘,暢音閣賞京劇。習近平親自導覽,晚宴設在建福宮,晚宴後兩人還在三希堂茶敘。美中貿易、朝鮮半島,都是川習的焦點。有學者說:習近平對川普如同皇帝般招待。但,習近平以帝王之姿接待川普,乾隆皇帝的「十全武功」,恐怕更接近他想暗示的政治象徵。不論如何,紫禁城成為政治劇場,至少透露出近來的國際氣氛,那就是,西方已不得不接受具有中國特色的大國崛起,不像過去企圖以普世價值和平演變中國,雖然在地緣政治上也產生圍堵中國的新一輪合縱連橫。

其實,川普並不是第一個西方領袖,停止在中國領袖面前強調民主、自由、人權。今年七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遭中國監禁致死,當時在德國漢堡舉行的G20高峰會,西方領袖無人在習近平面前對此表達關切。美國「時代雜誌(Time)」亞洲版最新一期封面,以英文及簡體中文下標題「中國贏了(China won)」。中國贏了甚麼?許多人視之為全球經濟引擎固是明顯的面向,更深層來看中國還贏得了一黨專政、開發獨裁的價值格鬥。可以想像,十九大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未來將更無視於普世價值的雄辯,而事實上也早已沒有西方領袖願意為普世價值犧牲本國的經貿利益。上個月,川普的前首席策士巴農公開演講說:自己不主張將美國價值強加於其他國家,美國有自己信仰的普世價值,但美國無法強迫他國。從普世價值退縮到美國價值,不要求其他國家接受美國價值乃至普世價值,儼然成了國際政治的新主流。

如此國際氣氛,對習近平的大國崛起,當然是有利的環境。這樣的價值翻轉,也難免會讓習近平更加肆無忌憚地加強對內鎮壓。劉曉波、彭明、楊天水,一個個中國的良心被摧殘其身體以摧殘其精神,如果從來沒有進入他國與中國的領袖會談議程,那就意味著西方國家已經沒甚麼籌碼攔阻中國的「再專制」了。如此這般,台灣人民尤其是民主統派就要有心理準備,在很長一段時期中國的民主化難以指望。如何力抗專制中國壓力,包括窮台與統戰之雙管齊下,以及克服台灣內部民主不能當飯吃的短視近利,為台灣的核心價值打一場持久戰,幾乎成了我們的必修課。假使缺乏維持現狀的軍經硬實力,那麼維持現狀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昨天的「中美元首共見記者」,川習皆未提及台灣議題。台灣,看來不是主題,但中美兩大國關係,從兩個國家的力量對比到領導特質,都在為台灣形塑一個不同以往的國際力場。夾在中美兩個大國之間,台灣對中國,不論是推崇其經濟進步或厭惡其文明退步;台灣對美國,不論是期待它基於美國利益協防台灣,還是擔心它與中國交易而採模糊策略,最關鍵的憂患意識仍在於,要警惕台灣的脆弱性與被動性,不必拿風吹草動來自己嚇自己,但一定要自助人助、自己護自己。民主、自由、人權,如果是核心價值,台灣人民就不能幻想,幾乎沒觸及這些核心價值的川習,會將民主、自由、人權當作中美台三角互動的基石。

中國的官媒「環球時報」,在「中國公眾大多喜歡特朗普(川普)的什麼」社評中,特別突出一點:川普的「美國優先」情結很重,但他同時似乎是對華政策方面的務實派,對外交意識形態化不感興趣,迄今沒怎麼拿「人權」等亂七八糟的事情糾纏中國,這讓中美關係可以集中於實質問題的合作處理。於是乎,川習幾番互動營造的大國關係,在哪些方面比較可能獲得進展,在哪些方面可能發生壓抑作用,大家也不難想像。國際理想主義潮去,國際現實主義潮來,台灣要維持民主、自由、人權現狀,追求正常國家願景,需要貼近現實感的智略與行動。朝野與國人也要體認到,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之外,台灣之於美國,「想要的」與「該給的」,操作應該務實而非民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