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社論》「台灣總統」與「台灣關係法」vs 星期專論》美麗島的探索者
社論》「台灣總統」與「台灣關係法」vs 星期專論》美麗島的探索者

[轉載自:LTN]

[Tuber]於2017-11-12 06:21:29上傳[]

 

社論》「台灣總統」與「台灣關係法」

馬英九、洪秀柱在美中的演出,與台灣幾乎沒甚麼關係,也很少有人予以重視,但兩位前主席的傾中力道,卻對吳敦義有牽制作用。(資料照)

中共十九大結束,馬英九又赴美宣傳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聽眾大多數是中國留學生,這跟他在台灣遭主流民意、尤其是年輕人唾棄,形成諷刺的對比。與此同時,正在中國訪問的洪秀柱表示,要勇於堅持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我們都是台灣人,也都是中國人。馬洪在美中的演出,與台灣幾乎沒甚麼關係,也很少有人予以重視,但兩位前主席的傾中力道,卻對吳敦義有牽制作用。

吳敦義與習近平,九二共識來,九二共識去,吳效法馬「各表」只搞內銷,習則突出「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這也是對吳敦義的牽制。中國國民黨敗部復活,乃是吳敦義的責任與機會,然而,在一中總路線的綑綁下,很難在台灣殺出活路。馬英九的覆轍近在眼前,洪秀柱更不在話下,主流民意對聯共制台已經心生警惕,而北京版本的九二共識更早已戳破「各表」謊言,只有同屬中國,沒有中華民國。此所以,小英政府拒絕再玩九二遊戲,遭到國共內外夾擊,但在台灣內部並無壓力。主流民意的發展,仍延續二○一六大選的主軸。

十月底的一項民調顯示,將近四成五支持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將近三成支持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支持所謂「九二共識」者不到兩成。換言之,在台灣的政治市場,九二共識離下市似乎不遠了。就此而言,小英政府也不必刻舟求劍,執著於「一九九二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附和對方的「既有政治基礎」以求恢復兩岸協商。或許,小英政府委曲求全,逐漸挪移到北京能夠接受的區間,有機會使民共關係出現一線曙光。但若因此失去民意信任,可是得不償失。更何況,北京對小英政府勒索不成導致僵局,台美關係還不是依舊穩定如昔。可見,兩岸關係,台美關係,有平行,有交集,沒必要像馬政府時代那樣,兩岸關係高於一切。

反倒是,川蔡通話的「台灣總統」新意,小英政府應該鴨子划水,低調前進。日前,中國國台辦副主任劉結一拒答提及「總統蔡英文」的問題,陸委會的回應仍在強調「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此一立論不僅對北京站不住腳,對華府也站不住腳。就團結內部而言,台灣是個主權獨立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勉強可以當作橋段。不過,面對國際,面對中美,還在高喊「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便顯得蒼白無力且自縛手腳。尤其是主要盟友美國,「台灣關係法」不承認中華民國,台灣還不自稱台灣,不是自我混淆嗎?馬政府明知「台灣關係法」以台灣為主體,又倒退至中華民國包括中國與外蒙古,意圖似乎就是眾所質疑的「疏美親中」。

對於中美關係對台灣的影響,小英政府屢屢提及「台灣關係法」,便應切記「台灣關係法」是美國停止承認「中華民國」之後的產物。這部國內法,不是中美三公報的補充,而是與三公報互斥而自成體系。華府對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代表權」,既然已經捨此就彼,依據「台灣關係法」,協助防禦的是「台灣」(包括台灣與澎湖列島),而非「中華民國」。小英政府矛盾並提「台灣關係法」與「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等於是將「台灣」牽拖進跟「台灣」無關的一中漩渦,華府一中政策(中國代表權在北京)與北京一中原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本來可區隔之處,也因此界線模糊起來,難謂明智。

對本土政權,國共定義的兩岸關係是假議題,建構指向台灣國家正常化的論述才是真議題。如果沿用國共的思維與話語,小英政府等於無端將自己置入「反分裂國家法」的管轄範圍。至於「台灣關係法」,則是美國從二戰結束佔領台灣、蔣介石軍隊代表盟軍接受台灣日軍投降、默認中華民國暫借台灣做為國際反共前線、中國代表權歸屬北京形成國際共識、正視「舊金山和約」未規定台灣歸屬他國、從而以台灣及其人民為對台政策主體,逐步讓尚未國家化的台灣朝自我統治發展的結論。這就提醒小英政府,不能只從「台灣關係法」解讀「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人民」,而要以行動實踐其為台灣正常化鋪陳的路徑圖。

============================================

星期專論》美麗島的探索者

◎盧世祥

台灣在國際旅遊評比中,最近有不錯的表現。先是高雄被國際旅遊指南《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列為全球十大最佳旅遊城市,台北也經萬事達卡在全球最佳旅遊城市排名第十五,《倫敦標準晚報》還列出旅遊「必去台灣的十大理由」。數月前,另一國際旅遊《簡明指南》(Rough Guides)道出台灣為全球十大必訪國家的理由:台灣是華語世界唯一實施民主政體;遊客可從都會搭高速鐵路便捷前往雲霧繚繞的森林、地形崎嶇的高山;離熱鬧的夜市不遠,就有全年活躍的溫泉,還有陽光普照的亞熱帶海岸;現代建築與古老廟宇和諧共處。

台灣幾百年以來,即以「美麗島」著稱。她四面環海,得氣候山川之賜,林木蒼鬱,物產豐富,十六世紀從海上路過的歐洲水手為之驚豔,而有「美麗之島!」(Ilha Formosa!)的讚嘆。關於「美麗之島」,究竟出自葡萄牙、西班牙或荷蘭人的美稱,通說以葡萄牙人為先;而「福爾摩沙」(Formosa)原係形容詞,「美麗」之意,Ilha才是「島嶼」,但後來都以「福爾摩沙」通稱這片土地。

台灣幾百年以來,即以「美麗島」著稱。她四面環海,得氣候山川之賜,林木蒼鬱,物產豐富,十六世紀從海上路過的歐洲水手為之驚豔,而有「美麗之島!」(Ilha Formosa!)的讚嘆。(資料照,圖片來源:http://www.atlasofmutualheritage.nl)

大清只重統治 未做全面普查

馬偕(George Mackay)在回憶錄《福爾摩沙紀事》有一段文字,採用一般通說,生動敘述其由來:「Formosa這個字是葡萄牙語,它是一個形容詞,『美麗』的意思,一五九二年首次用來稱呼這個島嶼。當時,葡萄牙一些勇敢的航海者,行經島嶼的東海岸,看到綠油油的山脈,山峰凸出於浮雲之間,小瀑布在熱帶的陽光下閃閃發光,土地上面搖擺著羽毛般的竹林,不禁高興地喊叫:Ilha Formosa! Ilha Formosa! 」

不過,三百年後,大清帝國卻宣稱她「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美麗島竟成蠻荒、瘴癘之地。然而,台灣還是台灣,問題出在大清這個外來政權:它只重維持統治,對深入探索美麗島的興趣不大,也未做全面普查;其間或曾有文人、官吏留下紀錄,常流於走馬看花或遊記之類的水準。

相形之下,十九世紀中葉在台灣被迫開放之後從異鄉前來的國際人士,以其敏銳觀察力,發揮冒險犯難精神,運用現代科學方法,探索台灣的豐富多元內涵,且越探索越美麗,讓美麗之島實至名歸,不愧自然與人文薈萃寶地。他們留下今天彌足珍貴的紀錄,所發現的福爾摩沙,也讓台灣人更清楚認識自己家園,是實至名歸的美麗島!

台北植物園最近一連串追念法國神父佛里(Urbain Jean Faurie)的活動,包括重現他半身銅像及傳記,凸顯了探索美麗島外國人士的偉大貢獻。

法國神父佛里(Urbain Jean Faurie)。(維基共享)

佛里早年東渡日本,傳教兼採集植物。一九○三年首次來台灣,在北部採集植物;十年後再來,範圍擴及中、南、東部。但在花蓮之行,因水蛭侵入鼻腔而出血去世。佛里所採集的植物標本,存放在台灣及法英日等博物館;有佛氏三叉蕨等十多種植物以他為學名,被稱「台灣植物界不可忽視的大恩人」。一百年前,人們為他立銅像於今植物園,戰後佚失,如今重現。

福爾摩沙紀事 馬偕探索台灣

在佛里之前,英國植物學者福鈞(Robert Fortune)一八五四年路過福爾摩沙,雖只在淡水停留一天,仍把蓪草及台灣特有種野百合等植物介紹於西方社會。隨後,英國人韓爾禮(Augustine Henry)一八九三年起進行全島植物調查,並著成專書《福爾摩沙植物名錄》,奠定台灣植物學研究基礎;包括台灣魔芋等多種植物,以他為學名。

外國探索者中,以馬偕的紀錄最多姿多彩。他一八七一年底從打狗(高雄)進入台灣,後選定淡水為宣教基地,足跡遍及北、中及東北台灣。他的《福爾摩沙紀事》三十六章,除了回顧傳教工作,將近三分之二篇幅敘述他對這一「最後的住家」相關人文、自然的探索。

馬偕的探索報告,從台灣的地理、歷史寫起,探究地質、動植物、人類學,也談及身染瘧疾、親歷颱風等經驗,還探討漢人生活習俗,分析原住民文化特質,為其受到漢人欺壓打抱不平,並描繪獵人頭風俗。馬偕的探索成績斐然,凸顯他除了傳教熱情,還有廣泛深入的博物知識,非比尋常的觀察歸納能力,且具悲天憫人高尚情操,對台灣貢獻至大。

台灣的外國探索者中,以馬偕的紀錄最多姿多彩。他一八七一年底從打狗(高雄)進入台灣,後選定淡水為宣教基地,足跡遍及北、中及東北台灣。圖為位於淡水金色水岸的馬偕祈禱銅像。(資料照)

與馬偕同時期的美國博物學家史蒂瑞(Joseph Steere),一八七三年秋以半年時間深入台灣,蒐集各種標本,記錄原民語言,寫下風土人情動植物,後以調查筆記著成《福爾摩沙及其住民》。一如《福爾摩沙紀事》,其中歷史、地理、人類學、博物學等資訊應有盡有,是一部袖珍的台灣百科全書。

英領事史溫侯 環島生態考察

英國派駐打狗第一任領事史溫侯(Robert Swinhoe),一八六○年代數度環島做生態考察之旅,探索人文及野生動物,發表多篇論文,成為西方研究福爾摩沙的重要著作。特別是他發現並記錄了台灣特有種藍腹鷳、朱鸝、台灣藍鵲等鳥類及黑熊、獼猴、雲豹等哺乳類。一八六三年發表的〈福爾摩沙鳥類學〉論文,列出一百八十七個鳥類物種、包括十五個台灣特有物種,是經典之作。現今台灣記錄的鳥種,有約三分之一由史溫侯首先向外界公布,堪稱台灣鳥類研究開山鼻祖。台灣特有的藍腹鷳、台灣水鹿,學名也以他命名。

有了這些外來探索者,加上日本時代的普查、研究及軟硬體建設,台灣不但進入現代文明社會,美麗島也更為國際社會所知。回顧美麗島從令人驚艷到廣受肯定,不能不感念一個半世紀以來的探索者,也要極力維護先人留下的美好山水,增添多元豐富的人文內涵,讓她永遠美麗。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