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美國大減稅 衝擊中國和台灣
曹長青:美國大減稅 衝擊中國和台灣

[轉載自:台灣《看》雜誌]

[轉載]於2018-01-18 19:31:04上傳[]

 


CH 1




曹長青:美國大減稅 衝擊中國和台灣

 

增稅還是減稅,是走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的道路選擇,也是決定國家經濟停滯還是繁榮的分水嶺。人類歷史早已證明,賦稅嚴重,人民不堪重負,最後一定是國破民窮。而減輕稅賦,讓人民手裡有錢(擴大大眾消費),企業手裡有錢(擴大再生產,增加就業,降低失業率),結果一定是國富民強。

 

不談久遠的歷史,只是在20世紀八十年代,英美兩大國,就體驗了這種變化的過程。當時英國由於熱衷大政府、高稅收的左派工黨執政,把英國經濟窒息到快接近當時的共產東德的程度,被稱為「無法管理」(ungovernable)的國家了。結果導致英國人民做出選擇,保守黨領袖、被稱為鐵娘子的佘契爾出任首相。她執政11年(英國歷史上第一個女首相,也是20世紀英國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大刀闊斧改革經濟,重點是把國營企業民營化,大幅減稅,把原來高達83%的最高個人所得稅,一下子砍去43個百分點,降到40%,結果促使了英國的經濟復甦和繁榮。同時代的美國總統雷根也是這樣,跟佘契爾夫人聯手,進行了一場被稱為「緊身衣」(政府縮身)的私有化改革,走海耶克的市場經濟道路,也是大幅減稅,把原來高達70%的最高個人所得稅,一下子砍去42個百分點,降到28%,結果也是促使美國經濟的復甦和蓬勃發展,使美國出現連續110個月(九年!)的經濟擴張期(增長)。

 

羅斯福「新政」害得美國陳舊

 

而高稅收窒息經濟發展,更是被英美兩國的近代歷史證實。美國就很典型:在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時,左派民主黨上台,羅斯福當上總統,就實行以大幅增稅的所謂「新政」,即凱恩斯們熱衷的大政府、高稅收的社會主義道路。結果,直到羅斯福死,美國經濟也沒從大蕭條中真正復甦,因為羅斯福的新政窒息了經濟發展。按照市場規律,經濟蕭條到谷底,會自然反彈。結果羅斯福的人為干預政策(政府制定了各種限制自由經濟的法律,包括擴大福利開支等),嚴重制約了經濟的自然復甦和發展,其中最致命的是高稅收。羅斯福是美國有史以來執政最長的總統,他打破開國總統華盛頓定下的規矩(只當兩屆),迷戀權力,連續參選,最後死在第四屆任期上(羅斯福死後,國會修改憲法,用法律確定總統只可當兩屆)。在羅斯福去世第二年,他推行的以高稅收為標誌的社會主義「新政」式微,美國國會才通過減稅法案,把個人稅率最高等級的94%,減至86.45%;企業稅從最高的90%,大幅減至38%。

 

後來左翼的甘迺迪當總統時,也認識到高稅收限制經濟發展,所以也實行減稅政策,把個人所得稅從86.45%削減到70%。

 

美國的第二次大幅減稅,就是上面提到的共和黨的雷根總統,把70%的個人最高稅率,一下子降到28%。

 

這次川普總統的減稅方案在美國國會通過了,把曾在全世界工業國家中最高的美國企業稅35%一下子減到21%,砍去14個百分點!這是1984年雷根總統那次大減稅後的第一次!加上甘乃迪總統那次,也是美國過去近半個世紀以來的第三次大減稅!在個人稅率方面,這次的川普稅改,原有的七個等級,有六個都有削減,最高個人稅率從39.6%降至了37。

 

川普減稅吸引美國企業回流

 

這次大幅減稅,明顯會給美國帶來經濟繁榮。因為更多的美國企業會回流,從外國,尤其是中國等地,搬回美國。即使在歐巴馬執政的後期,在中國的美國企業,已開始了回流潮(回到美國),主要因為中國的成本不斷增高,在中國的沿海地區,像廣東,上海,福建等地,由於工人薪水的增長,成本的增加等,美國企業的花銷,和在美國阿拉巴馬州等地的投資相差很小了。再加上中國的法治不健全,官員索賄,中共各級衙門的官僚和勒索等,美國企業已倍嚐苦頭。這次川普政府大幅減少企業稅,更加吸引美國企業回潮。這對中國的經濟將有相當影響,因為近年來日本在中國的企業不斷遷走,搬到印度等國家,在中國投資的南韓和歐洲國家的企業也在陸續離開。本來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近年就在減緩,2016年的經濟增長率已輸給印度,未來幾年,更會被印度大幅超過。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減稅更吸引了企業回歸本土,將對中國的經濟進一步造成影響。

 

同時也會影響到台灣,因為台灣的最高個人所得稅率高達45%,遠超過美國的37%,而企業稅雖然跟美國這次減稅後的比例差不多,但美國更是一個保護企業權利的法治國家,其資源和發展前景,對台灣的企業也更具吸引力,所以台灣大企業鴻海的老闆郭台銘早在川普減稅之前,就決定在美國威斯康州投資100億美元建廠。而當地州議會馬上通過議案,給予30億美元的優惠和補助。美國總統川普等政府要員更是親自接見郭台銘,高調給予讚賞和支持,這種重視商業、吸引外商的姿態和政策,都對台商、日商、以及歐洲,尤其高稅收(最高個人稅率超過50%)的法國、德國等國的商人具有吸引力。

 

美國商界和人民對川普政府大幅減稅的反應,對川普總統的經濟政策的信心,在股票市場上有相當的體現。自從川普就任總統以來,不到一年,美國的道瓊指數增值了25%,科技股為主的那斯達克增值了27%!美國的失業率降至4.1%(不到法國失業率9.8%的一半),是過去16年來最低的。這些都預示著,美國商界和人民,對川普總統的自由經濟政策的信心!

 

而美國的經濟發展了,國力提升了,資金雄厚了,就更有能力發展軍事。川普上台後,2018財政年度的美國軍事預算已增至7千億美元,相當中國軍費開支的四倍,是排在美國之後的全球七個軍費開支最多的國家的總和,佔整個29個成員國家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全部軍費花銷的70%!而美國軍力的增加和強大,對遏阻中共的軍事擴張、保護民主台灣、以致最後下決定剷除北韓小流氓政權和其核武基地、保證東北亞和「印度-太平洋區域」以及全球安全,都有重大的意義。所以,美國減稅,直接衝擊中國,影響台灣,甚至世界,對全球的經濟和軍事以至政治,都有潛在的長遠影響。

 

——原載《看》雜誌2018年1月號

《長青論壇》:http://cq99.u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