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傅崐萁在玩甚麼花樣? vs 中國記者的義和團救難隊
傅崐萁在玩甚麼花樣? vs 中國記者的義和團救難隊

[轉載自:自由廣場]

[Tuber]於2018-02-12 00:44:12上傳[]

 

自由廣場-傅崐萁在玩甚麼?

◎ 秦靖

花蓮強震,各界救援蜂擁而至。然而花蓮縣長傅崐萁一席「目前捐款數字還不及台南震災捐款的五分之一」的話,不禁讓人狐疑,愛心可以這樣子比嗎?各界人力、物力的愛心援助比不上白花花的鈔票嗎?

花蓮強震,各界救援蜂擁而至。然而花蓮縣長傅崐萁(中)一席「目前捐款數字還不及台南震災捐款的五分之一」的話,不禁讓人狐疑,愛心可以這樣子比嗎?(資料照)

回想花蓮震災進入第二天時,花蓮縣政府便發布新聞,公開呼籲外界不要再捐物資,儘量捐善款。筆者當時非常疑惑,救災現場狀況不明,救難弟兄或是逃過一劫的災民應仍需要物資援助,花蓮縣政府即便擔心物資過多,大可日後將多餘物資轉送愛心慈善團體,實在無須畫地自限,非要你我只能捐錢,不能捐物資。

傅縣長在救災第一天到現場拿著「大聲公」對有倒塌之虞的大樓喊話,希望受困人士發出聲響,讓救援團體知道;更亦步亦趨地攙扶著被救出的韓國婦人,作秀意味非常濃烈;結果救援尚未結束,傅崐萁便開始計較起捐款數字才超過六億元,不及台南震災捐款三十五億元的五分之一?

筆者身為台南市民,兩年前維冠大樓倒塌,災難慘狀遠甚於這場花蓮地震。賴清德市長從未在媒體鎂光燈前「表演」自己,甚至到了救援後期,賴市長更對外表示,捐款已經足夠了,呼籲社會各界將愛心轉捐其他公益團體。希望將台灣人的愛心捐款用在刀口上,用在每一個需要的地方。

最後,這場花蓮地震災難,中國福建省紅十字會向台灣紅十字會提供一百萬人民幣(約四六五萬台幣)的緊急救災款;國台辦致電花蓮縣政府慰問,傅崐萁縣長施以政治語言回報,發言感謝「同文同種」的北京,感念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也關心災情。

很會比較捐款數字的傅縣長應該非常清楚知道,四六五萬相較花蓮至今的總捐款約莫五百分之三,日韓等國的實質救援幫助更遠甚於國台辦那口頭慰問。地震感謝不忘中國主子,還將捐款數字與台南維冠比一比,傅縣長對於這場花蓮地震不幸,在乎的到底是甚麼?

(作者現職教育人員,台南市民)

=============================================

自由廣場》中國記者的義和團救難隊

◎ 朱俊彥

花蓮震災,各界忙於救難支援時,開始有中國官方策動的新聞和網路文章傳出。一方面說「蔡英文為什麼拒絕中國救難隊進入,親日!」「台灣人不知好歹」,一方面也來了個東南衛視駐台記者葉青林報導日本救難隊「聽到危險就不進入,只在外面使用」,末了還要強調「如果是中國救難隊一定進去」。

姑且不論台灣人是不是知道好歹,從救難實務來看,葉青林所謂的「一定會進去」,恐怕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首先是日方派來的支援人員工作目標很明確,就是將高階救難儀器帶來台灣,確保儀器可以在現場正常運作,提供必要的技術支援。而日方的探測儀也的確在現場偵測到訊號,指出受困者的位置。儘管進入受困樓層時已經無力回天,但就工作目標而言已順利完成。

救難現場的分工,考量的除了房屋危險程度,還有現場是否有餘震、人員對於現場的熟悉、受困處結構若破壞是否會影響安全、現場安全的工作空間有限等等,極其複雜。從過去的報導來看,在搜救現場無法配合現場指揮,而不斷強調自己「一定會進去」、「一定會怎麼做」的團體,坦白說,恐怕才是救難工作的阻礙,這也是許多第一線救難工作者的共同心聲。而萬一發生意外,誰要為了義和團負責,也是複雜的問題。

最後,仍然要提醒一下。蔡英文政府上台後,中華人民共和國除了外交場域加強打壓,更頻頻以軍機、軍艦繞台威嚇。然後台灣出事,就迫不及待的透過國民黨、新黨和中資新聞媒體施壓,要求讓中國人員進入台灣。這種要求不僅缺乏國際禮儀,也自我感覺太過良好。

有個故事是這樣的:一個女生長年被性騷擾慣犯在屋外徘徊繞著住屋恐嚇,甚至時不時被宣稱已經發生性行為,是「一家人」。這時地震了,女生家中有毀損傷亡,性騷擾慣犯找了朋友和公司員工跑來說「妳為什麼不開門,真是不知好歹,為什麼附近的某某就可以進去幫忙?」在這樣讓人擔心的故事中,請問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希望大家譴責受害者?還是同情性騷擾慣犯?

持平而論,台灣人的救難是挖人,而不是就地掩埋。請中國勿再對台灣的災難指指點點,甚至批評台灣國際友人的搜救工作,那實在是非常缺乏風度。望中國好自為之!

(作者為國立成功大學人文社會科學中心專案經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