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天空之 城 --拉巴斯初體驗 --林長裕
天空之 城 --拉巴斯初體驗 --林長裕

[轉載自:林長裕 ]

[taiwanus.net]於2018-04-03 04:04:04上傳[]

 


                    「天空之城」, 拉巴斯初體驗。           林長裕


      由我和阿山阿凱組成的三個老人自由行旅行團,在耐不住歲月摧人老的鐵則下,雖然體力漸衰,叢病漸生,仍然興緻勃勃地繼續規劃行程。這一趟玻利維亞、智利兩國二十天的行程,著名的世界最高首都拉巴斯成為第一站。
      我熱愛高山,最大的嗜好是爬山運動,向來對於這個安地斯山上,海跋四千多公尺人口兩百多萬,高山上的的都市,抱著強大的神秘感和響往之心。從小對於這種將要這訪的地方,都會事先充滿想像加幻想,到達目的地,想像被現實完全顛覆,縱使網路資訊發達,看過再多的照片影片介紹,和親臨現場的感覺,絕對有天大的差別,這種刺激感和成就感,促成不少人的人生目標,就是要盡情遊遍這個世界,難怪被稱為無煙熜工業觀光產業,成為現今世界各國極力推廣,最澎渤發展的產業之一。
      除了海跋高氧氣稀薄之外,注重睡覺品質的三個老男人,還要受到另一次嚴厲的考驗,就是夜間飛行,舟車勞頓。三個人分別從美東、美西及中美洲出發,我在哥倫比亞,另外兩位從秘魯轉機,阿凱半夜在利瑪機場等了五個小時。我和阿山清晨三點多抵達,阿凱九點半到。這種夜間戦鬥式的集結,尚未開戰,已經累死三軍。
      縱使一夜沒有睡好,近午時分進住旅館後,立刻出發逛街,今天是波國一年一度慶祝地母之神八天嘉年華宗教活動的第七天,我們趕上最後一天在拉巴斯的跳舞狂歡遊行,隔天是拜祭地母聖誕宗教活動最高潮的一天,阿山的神奇安排,這兩天感受到波國最地道的印地安傳統信仰文化的衝擊,不論是嘉年華的服裝,音樂和舞蹈,都保留了千百年來原住民祖先留下來的傳統韻味,大鼓小鼓強大的音量震盪人心,配上各種印第安傳統簡單吹奏敲打樂樂器,每一個表演團體規模不大,或三五十人,或二三十人,樂曲節奏輕快活潑簡單原始,舞步顃似各地原住民的豪邁奔放歡樂,是用腳底重重地踏著大地,是舞蹈普遍的特色。
      由於三位老人團十二年前曾經專程赴巴西的里約熱內盧,觀賞舉世聞名的嘉年華表演,在那壯大的表演會場,通宵達旦直到破曉時分結束,場面壯觀節目華麗豐富,令人終生難忘。近年來在網路上觀看一年一度的實況轉播,加上現代化的聲光效果,更加精彩華麗。
      互相比較之下,對於這種極端小型簡單的嘉年華活動,心理上總是有不屑一看的想法,那是人之常情。但是跟著眾多的當地人,共同浸融在那歡樂熱情的音樂舞蹈中數個小時之後,我深深體會到,那當地原住民祖先,千百年前留傳下來,原始韻味的音樂與舞蹈,竟然如此地感動人心憾動靈魂。巴西的嘉年華如果比喻是紐約哈德森區或杜拜城目不暇給華麗的高樓大廈,則這種傳統節慶原始風貌的音樂與舞蹈, 則有如秘魯馬丘比丘的古蹟一般,綜合了農業技術、建築科學、天文常識、宗教信仰等等高度古代文明的呈現,有如謎一般的美麗歷史詩篇,有更豐盛的內涵,譲人感動與暇思。我首次體會出,玻國原住民所保留千百年老祖宗的音樂舞蹈衣飾樂器,呈現的嘉年華活動的特殊意義。這種動態古文化的傳承,其珍貴性更不亞於古蹟的保存。其可看性不遜於巴西的嘉年華。
      在拉巴斯兩整天的時間,更深深的體會到當地居民誠懇樸實的民風。一年多前認識了一個在很多拉丁美洲國家住過的美國人,他認為玻利維亞人,是拉美國家中最溫和善良最好相處的。因為整個都城佈滿了一個碗狀的大山谷中,甚至外溢到谷𨒂的高山上,因此每一條街道都有坡度,又在四千公尺高的山區,走路特別容易喘。我們除了坐了四趟纜車,一趟小公車外,短程的移動都是計程車代步。至少坐了十次計程車。
      一個國家的計程車會不會對觀光客亂抬價,是這個國家人民誠實度甚至是道德水平的指標,兩天下來,我們習慣地安心坐上任何一輛計程車,在市中心一定範圍內,所有計程車都收二至三美元,距離長一點,也不會漫天要價,機場到市中心約三十五分鐘車程,一千多公尺洛差,我因為早到,去接凱兄的機,三趟都是收十元美金,付了那麼少的代價,譲那破舊的小車子,爬那麼陡的坡,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忍。便宜是一回事,當地人誠實無欺,在我旅遊的經驗中,除了布丹外,這是另一個可愛的國家。
      印象中沒有看見過一輛全新或歐洲製造的轎車,滿街都是日本品牌的舊車,二十幾人座的小巴士是最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市區道路又狹又擠,大巴士無法進入。一位計程車司機抱怨説,玻國的汽油品質很差,車子引擎消耗很快,但是路上沒有遇到任何拋錨的車輛。這個存在於天空中的大城市,住着百分之七十五的原住民,他們人如其車,住在這高山上,不但要適應稀薄的空氣,也在物質經濟上相對缺泛的環境中,平和諧調地過日子。感覺上,這是一個遠離塵囂,與世無爭的世界。被冠上「天空之城」,恰如其分。
      在出發之前,網路上的傳聞,認為治安不好,觀光客坐計程車很危險,搞得心慌慌的,或許是發生過極少數的個案所致。前年台灣也有兩個韓國女遊客被計程車司機見姦殺的命案,台灣還是被認為治安很好的國家。出門旅遊,太謹慎的話,就像出門怕發生車禍一樣,無法玩得自在的。
      我們在拉巴斯的時間,正好是玻國每年一度為期八天,慶祝大地之母「巴切嫲嫲」大祭典的最後兩天,真是巧妙的安排,除了嘉年華活動之外,在這兩整天中,對於玻國古老傳統的宗教信仰,有了概括的認識。尢其是最後一天,人們做完拜祭儀式鞭炮聲此起彼落,有點像台灣初九送天公。在往後的第二個行程,參觀銀鑛山的時候,在鑛坑深處,鑛工們祭拜一尊鬼神,經過導遊的一翻解説,原來這個慶典,不但祈求地母神的賜福,也祭拜衆生(鬼魂),祝福衪們早日解脫。鑛工不但奉煙奉酒,也獻上他們每天必嚼的可可葉(因為在高山上,可可葉可以防高山病,也可以提神,成為到處買得到的商品,礦工長時間工作,可可葉是必須的消耗品),那尊鬼像並且被裝上一根超大的陽具,彰顯其性需求的解放。
      這種將人類亡生後的世界擬人化的宗教信仰,非常類似台灣傳統宗教信仰,農曆七月的普渡祭典,也是對於陰間孤魂野鬼的敬拜與安慰。有趣的是不同的社會文化,想像出不同的鬼神世界,台灣人用大量的食物和金錢(燒金紙銀紙)祭拜好兄弟,玻國人則直接用自己的啫好,去安撫好兄弟,他們口中唸唸有詞,但是不燒香。
      對於地母主神的祭拜儀式是最大的特色,我們住的旅館是在一條比較平坦的街道上,這些日子路旁搭建了一排簡單的臨時小攤販,賣的都是節慶用的祭品,人們祈福的是財產事業的平安與興旺,儀式中沒有食物,五顏六色的紙帶和各類鮮花花辮,吊掛揙灑在房子或車子四週,有一種特別製造約七毛美元一小瓶的酒。灑在地上以表敬意。到處可以感受到這種節慶的景象的歡樂,是這一趟旅行的額外收穫。說到灑酒敬神,印象深刻的是,五年前一次祕魯旅遊,住在Titicaca湖上一個浮島(草編的)上的民宿,我們開了一瓶昂貴的十八年陳年威士忌,倒了一杯給民宿主人,沒想到他一接手,馬上往地上灑了大半杯,我們心痛地問他原因,他說是敬拜「巴切嫲嫲」的。Titicaca湖有一部份是屬於玻利維亞的,那裡住的是同種同文化的原住民。難怪有相同的宗教信仰。台灣人和玻國人這種連陰間的孤魂野鬼都會一併關心照顧的民間信仰,造就了一個關心普羅大眾的民族,因此有任何災難及公益機構的捐款,都會高於其他國家。玻國人經濟水平不高,但是他們和睦不貪誠心待人的本美德,值得讃賞。
      然而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阿山做工課時,讀過玻國的簡史,從它䢖國至今,國土被四方隣國爭相侵吞,目前只剩下一半的面積,海灘海港被智利侵吞,成為南美唯一內陸大國。帶我們穿過南部好多美麗的高山沙漠湖泊,進入智利北部邊境的司機兼導遊,一路述說著當初兩國邊境戰爭的戚美故事。人善被人欺,台灣人被外來統治者壓榨,不得翻身,是這種民族性使然吧?
      「天空之城」最近五年多來,更因為現任總統為了解決交通問題,又高山斜坡太陡,無法建設捷運系統,於是至力建設覧車係統,目前已經完成五條線,不但便利了市民,更成為觀光的一大特色。我們前一天坐紅缐到達最高點,那高原上有一百萬市民居住,汽車繞道必須花很多時間才能到達,覧車十幾分鐘就到山上了。第二天我們塔藍線轉綠線,到最低處的月世界風景區去參觀,再搭小巴士公車回市區,乘坐覧車暢遊了空中之城的天空。感覺很特別。
      在四千公尺高山上,空氣稀薄,紫外線特別強,縱使沒有高山病的症狀,總是覺得不很舒適,稍微走動就會比平常喘。更不能適應的是找不到好吃的東西,第一個中餐是路邊流動攤販的豬肉三明治,很擔心衞生問題,勉強下嚥,隔天中午找了好幾條街,終於有一家中國人開的餐廳,結果只賣烤雞,超難吃,有兩天晚上乾脆在旅館房間內泡生力緬及帶來的點心配酒吃,反而最舒服。最後一個晚餐終於找到市中心廣場角落的一家最體面的餐廳,叫了玻國出名的駱馬肉,煎得又黑又硬,毫無胃口。
      這種旅遊環境,一定有很多人會望之卻步,對我而言卻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景點,我最熱衷於體驗各種不同人文地理環境奇聞異俗的旅程,「空中之城」初體驗,真是收穫滿滿。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