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民視董事長郭倍宏談「喜樂島聯盟」系列專訪 1-5集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談「喜樂島聯盟」系列專訪 1-5集

民報

[taiwanus.net]於2018-04-07 18:04:04上傳[]

 

【專訪】郭倍宏:我們是台灣不是中國,不能老盜用別人名字在國際社會詐欺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談「喜樂島聯盟」系列專訪之一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圖/張家銘

編按:在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博士奔走之下,今年2月28日,二二八事件71週年當天,他在台大醫學院召開記者會,宣佈包括李登輝、陳水扁二位前總統,前副總統呂秀蓮、前行政院長張俊雄、游錫堃,以及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丶高俊明牧師等150位連署人共同發起「喜樂島聯盟」;記者會中發表《喜樂島聯盟籌組宣言》,聯盟預計在今年4月7日在高雄召開成立大會。

「喜樂島聯盟」在成立宣言中提到,聯盟主要是促使目前的《公投法》做修正,來推動2019年4月6日舉行獨立公投,這一天是鄭南榕自焚30週年紀念日的前一日,讓2,357萬台灣人民自己決定國家的定位與前途。郭倍宏日前應邀接受本報專訪,暢談成立「喜樂島聯盟」的理念、推動方向與心路歷程。本報也將自今日起至4月4日,連續刊出專訪內容。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積極催生的「喜樂島聯盟」,4月7日將舉辦成立大會。他如何看待台灣目前的國家定位?「維持現狀」對台灣會造成哪些損害?對此,郭倍宏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斬釘截鐵表示,「台灣目前談不上什麼國家定位」!「中國人的台北國」或「中國的台北國」都不太像是一個國家的名字,要談國家定位,第一要給自己國家一個適當的名稱。

台灣的現狀從來就維持不了

「我們是台灣不是中國,不能老是盜用別人的名字在國際社會詐欺」!他說。

至於「維持現狀」,郭倍宏認為,並不是有什麼損害的問題,「而是台灣的現狀從來就維持不了」。他說,蔡英文選總統時提出「維持現狀」,那時的現狀和現在一樣嗎?她選總統那時,中國的軍機及航空母艦有在台灣四周繞行嗎?M503航路啟用了嗎?一個普通的台灣人如李明哲入境中國,有這樣無端地被逮捕及判刑嗎?

郭倍宏在專訪中談到為何選擇在此一時機推動「喜樂島聯盟」的成立。他表示,「對台灣而言,此刻正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好時機」!「於外,國際民主陣營友邦顯然視台灣為可信賴的夥伴,在關鍵時刻我深信他們一定會給予台灣最堅定的支持;對內,本土政權完全執政,所以有機會透過和平方式,凝聚大多數人意願去進行重大改革」。

「就像選總統一樣,以一人一票的方式直接選舉,大家就不必動刀動槍去爭得你死我活」,郭倍宏形容。

他說,台灣目前處在一種極端險惡的環境,近鄰有非常鴨霸又蠻橫的歹厝邊,「中國隨時準備以武力入侵台灣,而如何因應又必須兼顧國際強權的壓力;這種複雜狀況單靠總統個人意志及113位立委背書無法妥當處理,而其影響層面不僅是我們這一代,還有世世代代子孫的幸福」。

敵人分化、國力虛耗,再不行動最終只能投降被統一

郭倍宏強調,像這樣困難的抉擇,就是要透過全民公投方式來尋求多數人的共識,然後依「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原則,就多數人的決定一起努力找出解決方案;台灣如果不趕快如此行動,國家內部在敵人分化之下繼續嚴重對立,國力一再虛耗,最終只能投降,被中國統一。

他也表示,新聞報導蔡總統二月底出席外交部新春聯歡晚會時向其他國家駐台代表抱怨說,「維繫兩岸現狀不是台灣單獨的責任」;「我不知她要找哪些國家替我們負責任,但對岸的中國準備採取武力併吞台灣的企圖已經日益明顯,怎麼會聽台灣總統蔡英文的命令呢」?「所以維持現狀是個神話,只是讓台灣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投降罷了」!。

記者詢問,如何看待中國近來對台推動的31項措施? 對此郭倍宏認為,不管中國提出什麼口號或政策,表面上也許長期、中期或短期有不同説法,「其唯一目標都是併吞台灣」!習近平十九大開幕時三個多小時的致詞,談「台灣問題」沒幾個字,清清楚楚的訊息就是要台灣投降,不然就是準備接受中國武力侵略。

「我們一定要了解,中國人今天如果有能力犯台,他們絕對不會等到明天才動手,這是台灣人必須認知的一項殘酷現實」!郭倍宏強調,「另外,在中國囿於自身條件限制還無法開打的時候,他們會持續用各種不同方式的騷擾來為未來的武力戰暖身或舖路,使台灣疏於防備或迷惑國際社會」。

郭倍宏也舉例,二月底,客委會派一個「海外客家行動灶下」廚師團到非洲模里西斯一家旅館舉辦客家美食文化交流;「在那麼偏遠的地區辦這麼迷你、只有兩位客菜主廚的活動,居然引來中國抗議而被迫中止,為什麼?!其實,中國就是藉著這樣一次又一次、大小不斷的衝突,讓國際社會逐漸麻痺,以為中國與台灣兩國之間的糾紛,只是「中國」與「中國人的台北國 (簡稱中國?)」之間的國內問題,再也懶得理會」。

他也反問,若是中國對其他國家採取同樣粗魯方式胡鬧,其他國家會和台灣政府一樣軟弱嗎?自己國家對這樣的壓迫習慣長期忍氣吞聲,其他國家當然也習慣不必為我們挺身而出,最後當中國武力入侵時,國際社會恐怕也誤以為那是中國「內部」的事一樣置之不理,這樣好嗎?!

郭倍宏:喜樂島聯盟「非政黨」、現階段不會派員參選

郭倍宏也再度說明「喜樂島聯盟」成立的目標與訴求,以及「為何是成立聯盟而非政黨或政團?修公投法、推動獨立公投對台灣的重要性等問題。

郭倍宏說,「喜樂島聯盟」的目標是促使台灣成為國際社會一個正常的成員,讓我們國家能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政團或聯盟的名稱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就是非政黨」。

「政黨運作的模式很清楚,要派成員參選,透過取得政治席次來發揮影響力;『喜樂島聯盟』現在沒有這樣的想法,只是單純地希望能在台灣舉行獨立公投,讓國際上其他國家可以了解並尊重台灣人民的意願,由此取得以國家地位加入國際社會的資格」,郭倍宏進一步說明。

他表示,第一階段修改公投法相對簡單,以現在民進黨的能耐,要是真心想修改法律,一天三讀通過也非天方夜譚;但說困難也真的不容昜,因為執政者考慮的角度和我們老百姓確實不一樣,「國際強權的壓力是他們慣用的藉口,個人選舉的考量及總統連任的選戰策略才是主要理由」。

他指出,目前的公投法如果不改,則只有這113位立委有權決定台灣國家定位,這樣剝奪人民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其實等同於對2,357萬台灣人民獨裁;中國此刻真的出了個「習皇帝」,全世界有識之士都覺得荒誕可笑,但大部分台灣人卻沒察覺在台灣也出了113位「次皇帝」,可能影響這一代及子子孫孫未來的幸福!

正常國家最後一哩路,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郭倍宏表示,此次發起籌組聯盟的150位連署人,10天之內就完成連署,包括李前總統及陳前總統這些重量級人士,可見聯盟推動獨立公投的想法相當有共識,代表的是台灣人運動的主流聲音。民進黨從1986年成立到現在完全執政,超過 30年的歲月,非常不簡單!我真心希望民進黨能夠繼續帶領我們走完台灣人出頭天的最後一哩路!

「蔡總統先前的最後一哩路是她自己進入總統府當總統,已經如願以償;但對大多數台灣人而言,最後一哩路應該是讓台灣成為國際社會的正常國家,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受到國際社會的保護,這樣即使歹厝邊意圖作亂,相信台灣也能安然屹立」,他說。

郭倍宏也強調,獨立公投對台灣未來非常重要,現在全世界近200個國家中,台灣是最可憐的;別人不到5萬人也是聯合國一個會員國,我們400倍的人口連一個像樣的名字都沒有,國際上被稱做「中國人的台北國」或「中國的台北國」,全然不是一個有獨立地位的國家!難怪經常遭到中國蠻橫地對待,實在好慘!

==================================================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談「喜樂島聯盟」系列專訪 1-5集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談「喜樂島聯盟」系列專訪之二

==============================================

【專訪】郭倍宏:民進黨若擋獨立公投,別無選擇只好上街頭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積極催生的「喜樂島聯盟」4月7日將在高雄舉辦成立大會。談到「喜樂島聯盟」接下來的行動,郭倍宏表示,號召10萬名志工站出來是第一階段的預備工作,若民進黨執意不肯修改公投法,使台灣2,357萬人民無法進行獨立公投,「則我們別無選擇只好號召民眾走上街頭,甚至前進總統府,站在總統辦公室的前面,排隊給總統看」。

不過他也表示,「如果公投法修改有了突破,政府允許我們用一人一票平和的方式來決定台灣未來,則我們當然就不必為公投法修改而走上街頭」。至於民間推動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郭倍宏則感嘆政府反應消極,民間要正名為「台灣」,不僅不主動幫忙,甚至推三阻四不願配合,實在令人搖頭。

記者詢問,「喜樂島聯盟」記者會時曾預告,將用一年的時間來推動主張,但一年時間很短,可能會遇到哪些挑戰?你們的策略為何?

對此郭倍宏表示,從今年四月七日到明年四月六日,剛好一年,所以時間確實非常緊迫,因此我們每個月都必須管制進度、要有進展;不過,「如果沒有決心,即使有40、50年的時間也沒辦法完成目標吧!而若是要做,有時一夜之間,一個獨裁的政權就垮台了」。所以一年的時間雖短,應該不會是問題。

獨立公投有兩階段 先要修法可以公投台灣前途

郭倍宏也舉例說,民進黨修正「鳥籠公投」並沒有花很長的時間,這個法案大部分時間都只是躺在立法院等待總統的指示而已;第一階段修公投法使人民可以舉辦獨立公投,如果蔡英文總統願意自己領導,可能連一個星期也不需要。但如果蔡總統真的無法承擔國際社會壓力,那麼是否可以請她以黨主席身分允許民進黨多數立委自行表達他們的心意,而不必煩惱蔡主席未來不會提名他們參選公職,這樣我們的困難也會減少很多。

「總之,我認為第一階段(修法)時間是綽綽有餘,關鍵只在於民進黨主席及台灣總統的主觀意願,反而第二階段可能要花比較多時間,至少六個月以上」,郭倍宏補充。

他指出,這次公投是一個非常重要且嚴肅的抉擇,住在台灣的2,357萬台灣人,每個人都有2,357萬分之一的權利,為國家前途的重大轉折作出決定;「所以我們一定要讓2,357萬台灣人民了解,為什麼此刻要做決定以及究竟我們應該要做什麼決定!當然我們希望每個人能夠明白,若無獨立公投協助台灣走入國際社會作一個正常的國家,則台灣遲早要面對中國的武力侵略」。

修改公投法 關鍵只在蔡英文的意願

郭倍宏也再次呼籲,在2019年4月6日,那天每個人把審慎考量後所下的決定,勇敢地投下一票,然後看看最後的結果怎樣!我們將遵守「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原則,一起來走台灣未來的國家路。

至於聯盟第二階段行動將號召10萬人站出來,是否規劃走上街頭來表達公投的訴求?對此,郭倍宏回應,號召10萬名志工站出來是第一階段的預備工作,若民進黨執意不肯修改公投法,使台灣2,357萬人民無法進行獨立公投,「則我們別無選擇只好號召民眾走上街頭,甚至前進總統府,站在總統辦公室的前面,排隊給總統看,告訴總統我們這邊有10萬名各地來的志工,專程來拜託總統傾聽我們關心台灣的心聲」。

不過他也表示,「如果公投法修改有了突破,政府允許我們用一人一票平和的方式來決定台灣未來,則我們當然就不必為公投法修改而走上街頭」。

民進黨若不修公投法 將號召民眾前進總統府

郭倍宏強調,修改《公投法》讓2,357萬台灣人可以通過公投決定台灣前途,這是基本人權,而且對台灣重返國際社會、爭取其他國家認同有很大幫助。聯盟的連署發起人裡面,包括李登輝、陳水扁二位前總統,呂秀蓮前副總統,現任及前任的總統府資政也有好多位,李、扁二位前總統加起來的總統經驗長達二十年,而張俊雄及游錫堃兩位前行政院長都曾擔任蔡總統的長官;大家都站出來呼籲修正《公投法》,進行獨立公投,好讓我們凝聚全台灣人的意志,表達想成為獨立國家、加入聯合國、重返國際社會的心願,這樣民意基礎所提的訴求應該值得執政黨慎重考慮。

記者也詢問,「喜樂島聯盟」228記者會當天似乎沒有民進黨的黨、公職人員出席,是否有主動邀請?對此郭倍宏則澄清,228當天確實沒有邀請民進黨公職人員,「我們是希望留下可以和執政黨協商的空間」,他個人相信至少五成以上執政黨公職人員都支持「喜樂島聯盟」的理念。

「但因小英是總統也是民進黨主席,我們特別注意對國家元首及執政黨領導人保持基本的禮貌,所以未曾要求這些公職人員在黨主席作決策之前就站出來表達看法;我們目前計劃今年8月31日之前的重點工作也只是組織和宣傳,目的還是希望本土力量能夠大團結」,他說。

至於籌設過程中是否受到包括執政黨在內的壓力?郭倍宏則提到,在喜樂島籌組過程中,「並沒有受到執政黨任何壓力」,但若想藉獨立公投取得國際社會認同,則目前民進黨的公投法就成了最大阻礙,甚至比國民黨時代的鳥籠公投法更糟糕;所以推動獨立公投必須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就是修公投法,把民進黨替公投法所戴的、不准公投國家前途的帽子摘掉,第二階段才是正式的獨立公投。這二個階段都很重要,也都面臨很大挑戰,必須很多人一起參與;一旦成功,則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的國家指日可期。

感嘆政府對「正名」、「公投」態度消極

對於228當天黃華也成立建國組織,推動制憲公投,是否擔心獨派的力量會分散?郭倍宏則認為,「借句李登輝總統今年生日的願望來講,『我們要召喚台灣所有可團結的力量,捐棄成見,⋯⋯使台灣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不同獨派各自主張雖略有差異,但不管獨立公投、自決公投、制憲公投或正名公投,不同派別、不同主張皆無所謂,先通過第一關考驗,就是台灣人民要有公投國家前途的權利。」

他呼籲,大家先一起努力爭取公投權利,然後再透過公投凝聚建國共識,追求台灣人四百年來出頭天的共同願望。

此外,對於如何看待台灣正名入聯與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是否會覺得政府不願帶頭」? 對此郭倍宏則感嘆,台灣政府對這些其實影響台灣未來十分深遠的事,反應都非常消極;我相信他們也不喜歡「中國人的台北國」或「中國的台北國」這些名稱,但民間自己要向前走,要正名為「台灣」,政府不僅不主動幫忙,甚至推三阻四不願配合,實在令人搖頭。

郭倍宏說,台灣明明早就是完整的國家,名稱卻要配合敵國用了一個被他們吃盡豆腐的名字,以致在國際社會處處遭到質疑,「因為入聯合國先決的條件就是 - 你必須是一個國家,而不是別國的一部分」!

他表示,要讓190多國家了解台灣是一個國家,首先當然要看台灣是否實際上符合一個國家的條件:台灣有自己的領土、政府及主權,人口至少比世界三分之二以上國家更多,台灣護照去119個國家免簽證⋯⋯等等,這些做為一個實質國家的條件,我們毫無疑問地全部具備。

「第二是正名,國家名稱不要和別人混淆,台灣就是台灣,叫自己CHINA真的會讓其他國家如墜五里迷霧中。第三,在國際上要別人認同你是國家,有一定的準則,就像結婚公開儀式一樣」,他說,「喜樂島聯盟」推動獨立公投,就是形式上讓台灣多數人一起來表達我們的建國意願,「這樣國際上承認我們是一個國家的手續就完備了」。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積極催生的「喜樂島聯盟」,4月7日將舉辦成立大會。談到「喜樂島聯盟」推動獨立公投,是否擔心台灣年輕人面臨低薪等實際生活困境而參與度低或態度冷漠?「喜樂島聯盟」要如何爭取台灣年輕人的認同與支持?對此郭倍宏強調,他們會願意出來,就是受到這一代年輕人的感召,「這件事就是衝著年輕人而來」。

郭倍宏也提到,318學運發生,他被年輕人深深感動,所以才決定再出來做點事情。當年他在海外參加台灣人運動大概24、5歲,和林飛帆參加318學運時差不多,他就是因為被這些年輕人的熱情感動,追隨他們的呼召而來,所以請千萬不要倒過來挑戰說「年輕人會不會參與?!」

至於今年228時發生蔣棺潑漆事件,之後又發生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遭突襲潑生髮水事件,對此郭倍宏認為,站在言論自由的範疇,抗議行動只要不對別人身體造成傷害,都還可理解及包容,但台灣是國際社會的孤兒,整體力量必須集中去爭取在國際上應得的平等待遇,所以大家要團結起來。

「然而團結的不二法門,就是內部爭議有合理解決的方式」,他主張以「獨立公投」凝聚眾人力量,使不同意見者於公投過程中找到共識,「則社會衝突的可能性自然就降低許多」。

談到年輕人對「喜樂島聯盟」推動台獨公投主張的參與,郭倍宏語氣激昂地表示,我們所以願意出來推動獨立公投,就是因為受到這一代年輕人的感召!「大部份年輕人對這件事的參與一定會比我更深,因為這關係到他們的將來」!

郭倍宏認為,台灣經濟會變成目前的狀況,「中國須負很大的責任,因為淹腳目的台灣錢都拿去救中國了!我認為年輕人會為他們的前途,選擇和我們一起打拼,因為這件事就是衝著年輕人而來」。

「坦白講,我曾經認為台灣的年輕人是草莓族,覺得既然他們不為自己的未來去爭取,我們老人家幹嘛這麼辛苦來替他們爭戰?!前幾年太陽花學運發生,看到那麼多年輕人如此勇敢地站在第一線,我真的被他們深深感動,所以才決定出來再做點事情!」。

人生最有衝勁的時刻!郭倍宏:24歲參加海外台灣人運動 今日被林飛帆等優秀青年感動

郭倍宏說,他在海外參加台灣人運動的時候大約二十四、五歲,一晃過了40年;而林飛帆們這些優秀的年輕人參加318學運的時候也大概二十四、五歲上下,「都是在人生最有衝勁的時刻!我就是被這些年輕人的熱情感動,追隨他們的呼召而來」,所以請千萬不要倒過來挑戰說「年輕人會不會參與?!」

郭倍宏強調,國家未來是年輕人的,他們得努力,而他們也顯示願意努力,所以老人家才站出來加入他們的行列。現在有些國家四十幾歲的人就能當總統,領導者有日益年輕的趨勢,我們的年輕人當然也能領導國家;長輩經歷雖多,但我們樂意被他們使用,年輕人在前面衝,我們就在後面全力支援! 

記者進一步詢問,日前曾發生蔣棺潑漆事件引發藍軍不滿,事後台灣自由黨主席蔡丁貴遭到噴生髮水的報復,將來推動獨立公投時,如何因應深藍或中國統派人士的激烈行動?

對此郭倍宏表示,台灣是個寶島,過去超過半個世紀的爭戰已建立起碼的民主體制,大家應該可以用平和方式表達自己的主張,來使台灣社會更進步;「只是政府如果不把轉型正義徹底落實,類此潛在的民眾衝突就會一直持續、偶爾爆發」。

「基本上我認為,站在言論自由的範疇,抗議行動只要不對別人身體造成傷害,都還可理解及包容;台灣是國際社會的孤兒,整體力量必須集中去爭取在國際上應得的平等待遇,所以大家要團結起來。然而團結的不二法門,就是內部爭議有合理解決的方式;立法院不要不准人民就某些議題表達意見,尤其不能禁止人民公投國家的前途,反而要以「獨立公投」凝聚眾人力量,使不同意見者於公投過程中找到共識,則社會衝突的可能性自然就降低許多。

曾列「黑名單」的郭倍宏25歲投入海外台獨運動,30多歲時返台,現身造勢晚會,萬人轟動。圖/邱萬興提供

記者也詢問,從近年國際間的例子看,加泰隆尼亞與蘇格蘭公投走得很辛苦,過程也受到相當多阻礙,「喜樂島聯盟」要如何爭取獨立公投過半?

對此郭倍宏表示,「少數服從多數」是公民社會運作的基本法則,如果「台灣獨立、台灣加入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一個正常的國家」證明只是台灣少數人自以為是的想法,則我們贊成執政黨就依多數意見來管理這個國家;「但沒經過獨立公投,人民各說各話,大家都自稱代表主流民意,結果使真正多數主流意見反倒屈服於極少數包藏禍心、為共產中國作馬前卒的作法,當然會造成台灣社會很大的禍害」。

他也感嘆,「為何台灣社會如此的分裂?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合理程序,讓不同的意願都得到尊重;其實正如總統選舉,大家支持對象不同,過程中也許有一些激情對立的場面出現,一旦選舉結束大家都遵守投票結果,讓選出的總統去領導,這樣就能解決爭議」。

郭倍宏再三強調,由於國家定位問題超過總統層次,即使是扁時代公投,參加公投及贊成人數都遠超過當選總統的票數,「所以一定得舉辦獨立公投來決定台灣前途」。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積極催生的「喜樂島聯盟」推動獨立公投,4月7日將舉辦成立大會。郭倍宏接受本報專訪時,針對總統蔡英文似有意冷處理「喜樂島聯盟」的傳聞表示,他只是一介平民,總統很有權力可做很多事,但老百姓的好處是比較不必理會各方、尤其國外的壓力;而他身兼電視台老闆,可以協助眾多人民之間建立相互溝通的管道。

記者詢問,外傳蔡總統身邊的幕僚對「喜樂島聯盟」「很頭痛」,所以總統有意冷處理?對此郭倍宏「呵呵」一笑回答說,「這些幕僚都是年輕的朋友,他們完全不知道我是一個多麼無足輕重的小咖!我和小英或阿扁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們是台灣擁有最高權力的總統,而我只是一介平民;總統很有權也可做很多事,卻也受到很多不同的制約,而老百姓力量小得多,但好處是比較不必理會各方、尤其國外的壓力」。

郭倍宏說,現在老天賞賜台灣非常難得的機會是:原本沒什麼發言權的小人物,由於身兼電視台老闆,可以協助眾多人民之間建立相互溝通的管道。

此外也有人認為「喜樂島聯盟」的訴求,早在阿扁執政時期就試過了,當時被批評是TROUBLE MAKER?如何看待、因應這些說法?對此郭倍宏表示,「這絕不是刻意分扮白臉、黑臉的問題,因為『喜樂島聯盟』現階段想做的事確實和總統目前施政重點不會有衝突,我們不是在向總統或執政黨挑戰;如果大家可以共同合作來完成獨立公投,影響的是台灣世世代代、子子孫孫的幸福,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會是TROUBLE MAKER呢」?

郭倍宏反問,我們不曉得未來一、兩年,執政黨對台灣和中國的關係,除了「保持現狀」外有何具體作為?如果沒有諸如「反攻大陸」的特別計劃,為什麼一定要讓公投法成為台灣人民自決的障礙呢?為甚麼不讓2,357萬台灣人嘗試創造歷史,看看能否眾志成城,改變亞細亞孤兒的命運呢?!

他也再度強調,「喜樂島聯盟」倡議獨立公投的領導者,包括二位總共當了二十年總統的前總統;這次發起連署的時間雖然很短,但由所邀這150位連署發起人代表的份量,應可把我們的建議視為台灣人運動的主流意見。如果蔡總統及其幕僚進一步瞭解,就會知道我們不是敵人,也不是競爭者,我們的用心只是希望台灣更好而已!所以有很大的機會,大家可以成為促進台灣國家正常化的一群同工。

記者詢問,蔡總統是否曾關心「喜樂島聯盟」成立及推動公投等主張?蔡是否曾找過資政、國策顧問或幕僚們討論此事?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態度又是如何?

郭倍宏對此表示,蔡總統找顧問或幕僚開會討論重要時事應是天經地義,「我相信她必然也會關注我們這件事 (指「喜樂島聯盟」推動公投法修法及獨立公投)!以她擔任總統的高度可能會有一些特殊考量,譬如國際強權的壓力,做為小國總統有時難以抗拒大國要求,也是可以充分理解;只是我們想說,何不藉由開放獨立公投的基本人權,把這個壓力丟給台灣的平民百姓呢?!」

郭倍宏說,不管總統或賴院長持何種態度,「我都無法替他們表達觀點,因為他們現在是掌權的執政者!他們是透過正常民主程序選出或任命的國家領導人,有替國家作決策的正當性」,所以對大部分國事,他其實很樂意像蔡總統所指示的「謙卑」,接受他們領導。

但他也強調,台灣國家前途不只涉及我們這一代,也影響下一代子孫幸福,尤其此時不趕快回到國際社會,未來的困難度更高、甚至機會可能稍縱即逝。「賴院長當年曾為公投而和民視創辦人蔡同榮博士以及現任王明玉總經理一起絕食過,我相信他冒著生命危險想爭取的公投,應該和目前民進黨版本的公投法天差地遠吧」!

==================================================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談「喜樂島聯盟」系列專訪之五

郭倍宏(中)籌組喜樂島聯盟,強調一定會盡全力去完成這項任務。圖/張家銘 (5)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積極催生的「喜樂島聯盟」推動獨立公投,4月7日將舉辦成立大會。他表示,如果蔡總統能為「喜樂島聯盟」背書,請立法院修法,讓我們推動獨立公投來跟中國的習皇帝對抗,「我相信她一定是2020年連任總統的不二人選」。

至於他個人是否有參選規劃?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階段和角色?對此郭倍宏則說,他目前沒有回到政治領域的規劃,「非常感恩上帝讓我在人生中經歷不同的挑戰,尤其在已屆退休年齡的這個時候,還有機會來民視服務,讓我瞭解更多國家的問題,並擔起這一次推動獨立公投的使命」,他一定會盡全力去完成這項任務。

郭倍宏強調,他很珍惜目前在民視的工作,上個禮拜看到一篇報導談及民視漸漸令人感覺是「台灣人電視台」,這是最窩心的稱讚

記者也詢問郭倍宏,如何看待蔡英文總統提到的「台灣價值」?「喜樂島聯盟」推動獨立公投,與其關聯性如何? 對此他表示,「台灣價值」最重要的就是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人民做主,我們推動的獨立公投正是倡議每一個台灣人民都是台灣的主人,對台灣前途都有2,357萬分之一的決定權利。

他說,其實目前台灣公投最重要的議題,甚至可能是唯一真正需要公投的題目就是「獨立公投」。其他很多建議依政府現行體制都已有可以做決策的機制,不一定須公投;只有獨立公投這件事太複雜且影響深遠,讓台灣人民透過一人一票的方式表達看法及形成共識,並藉此完成台灣踏入國際社會、追求正常化國家一道必經程序。

記者進一步詢問,「如果民進黨這次能夠執政8年,有沒有辦法達成獨立公投的目標」?對此郭倍宏認為,我們當然希望作為台灣當前的執政黨,民進黨能夠加入甚至領導這場由獨立公投開始、進而正名入聯的獨立建國運動,「但無論如何,明年(2019年)4月6日我們一定要完成獨立公投;可以預期必有一些阻礙試圖影響我們的時程,但我相信歷經數百年外族統治的台灣人民有智慧也有勇氣克服一切困難、創造新的歷史」。

郭倍宏也再度強調,台灣生死存亡的危機已經迫在眉睫,「許多媒體長期不講真話的後果,連最大敵國的飛機、軍艦在國家邊界繞來繞去,政府與人民似乎都視若無睹、不以為意,這是很可悲的一個事實」!

他說,上個月10日在台灣聯合國協進會活動中,陳建仁副總統提到許多台灣對國際社會的貢獻,卻不僅無法使大家引以為傲,反令人深感遺憾;台灣人口比一些聯合國會員國足足大了至少四百倍,且優秀的台灣人對國際社會辛苦立下這麼多功勞,為什麼我們不能加入聯合國?「這都是以前及當今的主政者造成的嘛!自己不肯承認是一個國家,並給予一個正確的國名,其他國家要怎麼承認? 」

他表示,當天呂秀蓮副總統特別提到南北韓於1991年同時加入聯合國,因為那個時候正值蘇聯解體、眾小國紛紛舉行獨立公投、一起申請加入聯合國的特別時機,否則南北韓要加入聯合國談何容易。目前世界公投潮流盛行,各國內外大大小小爭議都透過公投來尋求解決對策,「我們一定要善用這種國際情勢」。

他說;中國當然很想併吞台灣,如果有足夠實力,他們一定馬上武力入侵、絕對不會有任何遲疑。但他們還沒強大到可以不顧國際情勢、隨意呼風喚雨的程度;台灣如果還不把握這個時機,趕快進入國際社會,「一旦情勢改變可能就像今天的香港,後悔也來不及了」。

郭倍宏:珍惜民視工作 為了台灣「講話大聲」

專訪最後,記者也詢問郭倍宏,如何看待自己的人生階段和角色?對此他說,他很珍惜目前在民視的工作,上個禮拜看到一篇報導談及民視漸漸令人感覺是「台灣人電視台」,這是最窩心的稱讚;20多年來,民視培養出一群非常優秀專業的同仁,未來必能扮演促使台灣民主政治深化亟須的第四權角色。

郭倍宏也解釋,這次發起「喜樂島聯盟」,他雖刻意不用「民視董事長」的職稱,但也慎重地在內部主管會議報告這件事,請同仁瞭解這場仗對台灣前途的重要性。「許多媒體因為各自立場,故意忽略「喜樂島聯盟」的新聞,幸好民視、南部《台灣時報》以及《民報》特別採訪,所以我們的意見至少可讓同陣營一些朋友聽到,大家相互鼓舞」。

「雖然一些朋友也向我建議,話留三分以免不小心得罪人,但我如果不把話儘量說清楚,引來無謂揣測也是沒有必要。我對總統或各院院長都沒有成見,我甚至很喜歡台灣有個女總統,因為對台灣男士而言,這是一項進步的表徵;可是國家定位問題若總統及少數幕僚或113位立委無法承擔,就應該邀請全民一同來參與決策」,郭倍宏不忘再度提醒執政者:由總統直接指揮立法院多數民進黨委員修正「公投法」來剝奪2,357萬台灣人的自決權利,豈不就等於變相的獨裁嗎?

他說,很多民進黨立委怕影響未來提名,「不得不介意蔡主席的意向,如果總統放手、不再強力介入,那麼我們就可逐一説服113位立委的多數,把決定台灣前途的重大權利交還給人民」!「喜樂島聯盟」的觀點其實就是這麼簡單!「我講得很大聲,只是希望大家能在民主正常的體制下,平和地解決此項關係全體台灣人未來幸福的重大爭議,而不要淪落到彼此在街頭嚴重對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