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讀報》專欄:曹長青:法輪功學員被摘器官是真的嗎?
《讀報》專欄:曹長青:法輪功學員被摘器官是真的嗎?

[轉載自:台灣《讀報》]

[taiwanus.net]於2018-09-04 07:09:59上傳[]

 


曹長青:法輪功學員被摘器官是真的嗎?

 

美國人權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調查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摘器官的《屠殺》一書最近在台灣出了中文版,再次引起人們對中國器官移植黑幕的關注。

 

對於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的問題,西方一直有專家學者進行調查,那麼從常識和事實這兩個角度來看,這種事情是否有可能?

 

首先,從常識角度來看。中國自願捐獻器官的人很少,因中國文化有保留全屍、不願身體被破壞的傳統,所以很多人不願捐器官。中國曾有統計,願意捐獻器官者只有一千萬分之六,等於14億人中只有一千多器官捐獻者。而美國,每年有一萬多人捐獻器官,30%以上的美國人簽了死後捐贈器官的同意書,等於美國三億人,有一億人簽署了。中國那麼少人捐獻,哪來那麼多可移植的器官呢?中國器官移植學會主任陳實2005年底說,中國無償捐出的器官總共63個,可那一年中國器官移植有四千多例。中共當局自己的解釋主要是來自死刑犯。

 

中國政府1984年通過法律,可以摘取死刑犯器官,由此把醫院的器官移植,變成醫院和司法部門聯合進行的事情。雖說要經過死刑犯同意,可在中國那種沒有法治的情形下,死刑犯的真實意願如何,沒人知道。而且有把犯人直接拉到醫院,甚至活摘器官的做法。對這一點,今年7月15日中國官方電視台《央視》播出的《面對面》節目對中國前衛生部副部長、器官移植專家黃潔夫的採訪也可證實。黃潔夫說,當年醫院和監獄有個協定,我要器官移植,你那邊就準備。他說,器官移植,要求很嚴格,槍斃犯人的法場環境不行;意思是,要把犯人拉到醫院,和器官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這個衛生部高官清清楚楚知道,中共當局政策,等於默許這種殘忍摘取器官;而且他本人就有這種經驗:2005年,黃潔夫副部長陪同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到烏魯木齊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50周年活動時,他想炫耀一下本事,因他是中國第一個做肝臟器官移植成功的專家,就在新疆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做了一個肝癌病人的手術,打開一看,是個理想的可以進行肝臟移植的器官,所以他把肝臟摘出來,體外把癌細胞全部切除,再把那個肝臟放回去。但為了保險,不在羅幹這種高官面前丟面子,他要求廣州和重慶的兩所大型醫院送來兩個肝臟作為備用。他的手術(從《烏魯木齊在線》和《新浪網》都可查到報導)進行了15個小時,術後觀察24個小時,總共39小時後宣布手術成功。那兩個送來的肝臟就不需要了。由於肝臟在缺血15小時後就壞掉了,那就浪費了兩個肝臟,太可惜了。可是,送來的不是肝臟,是兩個大活人!在黃潔夫要求重慶和廣州送來兩個肝臟後,那兩個城市就各自宣布一個犯人執行死刑,到新疆執行。如果黃潔夫的手術失敗,那就得把犯人當場摘器官了。

 

這位中共衛生部高官黃潔夫之前說過,他去過一次那種摘取器官的場所,用他的話說,是「供體」方面,去了一次,就再也不去了。也許是那種現場的殘忍,讓他看不下去、不能忍受了。

 

這位黃潔夫副部長,2014年到了台灣,想建立所謂兩岸器官移植合作中心,由中國方面提供器官。但遭到台灣醫界的反對,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有問題,國際有廣泛報導和批評,最後這個合作沒有進行。

 

另外,從事實角度來看。那麼中國那些器官移植中,有多少是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多年前,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前加拿大聯邦部長大衛•喬高,這次在台灣出版中文版的揭露中國器官黑幕的人權記者葛特曼,他們三人曾合寫300頁的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提出很多證據和質疑:

 

第一,時間點。中國大量器官移植,發生在中共領導人江澤民1999年下令鎮壓法輪功之後。在2000年之前的九年期間,中國肝臟移植手術全國不到200例。但在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就一路飆升,2005年一年超過四千例,後來移植手術衝到每年6萬到10萬例。他們認為,這些器官來源很多是法輪功學員。

 

第二,做出這種判斷的一個根據是,據美國人權機構數字,中國強制關押了200萬人,其中一半是法輪功學員。無論是前面講的死刑犯,還有所謂無人認領屍體就可摘取器官等,都給中共當局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提供了便利,因為這個行業利潤巨大,所以中共軍方醫院,武警醫院,甚至監獄醫院等,都紛紛做器官移植,他們「近水樓台」,摧殘法輪功學員,然後用什麼意外並病死等說法,進行器官移植。像山西一家醫院,光是腎移植,年度獲利就是二億六千萬元!

 

第三,上述幾位西方律師記者等,以尋求器官的名義給中國57家醫院等打電話,其中提到法輪功的人的器官是不是健康,醫院回答說,他們練功,非常健康,質量好。這些錄音記錄證實,中國醫院的器官來源有法輪功學員。

 

第四,據逃出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說,他(她)們被酷刑,但獄方卻定期為他們檢查身體和驗血等。後來明白,這可能是為了活摘器官時保證指標正常。

 

第五,被強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寧死不屈,不提供自己的名字和家人朋友等。中共當局就用無人認領方式處理,摘取器官(當時中共法律允許)。在過去這些年,在中國失蹤的法輪功人員很多,令人質疑這些人可能因器官移植需要而被害。

 

第六,不要說法輪功學員,就是一般人,也可能因醫生要發財(一個肝臟價格18萬美元)合作害人,摘取器官。近年就看到中國有兩起殺人事件,都和醫生有關。一起是殺人後,把器官賣給醫院,三名醫生參與牟利;一起是五個醫生把一個流浪漢殺害,摘取了器官。

 

2015年,在國際輿論譴責和壓力下,中國政府終於宣布,不再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是,中國沒有法治,監獄和醫院等都有黑幕,所以器官移植領域的非法活動仍然存在。

中共不僅長期縱容非法摘取器官,其更大罪惡是,統治近七十年,摘掉了太多中國人的良心,中國的道德淪喪登峰造極。只有結束專制,把中共這個毒瘤摘掉,中國才可能走向健康。

 

(據2018年9月4日《政經看民視》節目上的談話整理)

 

——原載台灣《讀報》:https://dopost.squarespace.com/opinio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