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自由共和國-蕭新煌/拆解九二、共識、一國、兩制
自由共和國-蕭新煌/拆解九二、共識、一國、兩制

[轉載自:自由共和國]

[Tuber]於2019-02-18 12:36:55上傳[]

 

自由共和國》蕭新煌/拆解九二、共識、一國、兩制

前總統馬英九出席「辜汪會談」二十週年紀念茶會的資料畫面。(資料照)前總統馬英九出席「辜汪會談」二十週年紀念茶會的資料畫面。(資料照)蕭新煌/總統府資政從二○一九年元旦開始,「九二共識」又再度在台、中兩岸之間掀起陣陣風波,甚至連早就被香港唾棄的「一國兩制」,又在台灣引起斷然拒絕的集體回應。這一切都是北京中共的習近平在一月二日惹起的禍端。他不知是被蔡英文總統兩岸和平交流「四必須」惹急了,還是來不及改講詞,他不但重提「九二共識」,更加碼試探將「一國兩制」推銷到台灣的方案。蔡總統的回應既快又準,明白而斷然向席說「不」。此舉獲得多數台灣人民的支持,國際的反應也幾乎一面倒;認為這又是一樁中國霸凌台灣的動作,紛紛聲援台灣。中國恐沒有料到有這種來自台灣政府和國際輿論的強烈反對,因此暫時只有沉默以對。倒是台灣內部一些在野黨派政客如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韓國瑜、王金平、柯文哲、高育仁以及國民黨立院黨團的曖昧反應,讓人不解他們的國家認同是什麼,為什麼不敢表達鮮明的台灣立場?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矛盾說辭,即反對「一國兩制」,但仍支持「九二共識」。換成白話,就是支持終極統一,但反對一國兩制的結果。他們忘了習近平現在已明明就是將「統一」和「一國兩制」掛鉤在一起了。到了這個節骨眼了,他們竟然還天真地以為一方面想跟中國玩統一遊戲,另一方面又避談一國兩制。這種想混過去的投機態度,表現在高育仁對建立兩岸共同史觀與和平協議的幻想。至於馬英九還念念有詞說「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恐更是引喻失義。國民黨和白色力量諸人,不應該再閃躲這一嚴肅挑戰。台灣人民和知識份子都相當清楚,一九九二年曾發生過的兩岸企圖建立求同存異但卻失敗的會談,這是「九二事實」。二○○○年後被蘇起捏造出來的「九二共識」卻扭曲成自詡為有創造性模糊的「一中各表」,這被中國先是排斥為不存在的「國民黨版本」,後又被竄改成為「只有一中,沒有各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版本,這也是當下中共強迫台灣接受的唯一版本。面對這種「國民黨版」和「共產黨版」的差異,國民黨之流在過去近二十年來始終不敢面對面向中國說清楚、講明白,任由北京把它當作「金箍棒」來耍弄,玩弄國民黨於股掌之中,更視國民黨為台灣統一的同路人。國民黨似乎也甘心屈辱扮演這種角色,內心就是要聯「中」(共)反「民」(進黨)。但是國民黨萬萬沒想到,習近平竟然趁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勝選之後,加壓提出「一國兩制」。這讓國民黨上下很難堪,根本無法有力應對,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只能重提早被中國推翻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對習的新議「一國兩制」,卻只能避而不談。但台灣國民當然不會買國民黨這種玩障眼的手法。台灣人民對香港「一國兩制」的失敗,早已看在眼裡,實在搞不懂習竟然還敢對台灣大言不慚再提此議。我想這真是北京政權對台灣民主體制的失算,對台灣民意的誤解。所以,「一國兩制」在台灣根本沒有市場,也沒有賣點,今天沒有,以後也不會有。國民黨也不是不清楚,「一國兩制」是死棋,只是不敢公開批評和反對。國民黨檯面上人物嘴巴說「要勇於面對兩岸關係」(朱立倫),卻要等「台灣社會有了共識再對外說」(王金平),甚至漏了風聲說「統的時機未成熟,兩岸主權無法分割」(吳敦義)。說來說去,國民黨腦子裡還是存有「內戰」心結,還幻想未來有「一國」,所以不敢「反中國政權的統」,只會「反台灣人民的獨」。如果中國政權的「統」最後安排是中國是宗主國,台灣是藩屬;中國是中央,台灣是地方;中國是主子,台灣是家臣的兩制;國民黨還不說「NO」,還待何時?在我看來,不敢勇敢面對或自以為聰明懂得搞兩岸關係問題的,正是國民黨和所謂的「白色力量」,民進黨政府只不過是很務實和老實地拆穿中國的謊言而已。最後,讓我引述一項恐怕會讓人大笑和納悶的「九二共識」民調。根據天下雜誌二○一九國情調查發現(二○一九年一月出版),近一半(49.2%)的台灣人民認為九二共識就是「中國、台灣分屬不同國家,並繼續維持現狀」(這不就是蔡英文政府的立場嗎?),只有23.4%主張「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台灣是中華民國,大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接近國民黨的一中各表);更只有16.8%說「台灣和中國同屬一個國家,目前分屬兩個政府,未來不排斥統一」(這像是吳敦義的說法)。真正贊成習近平所說「一國兩制」的台灣民意只不過是區區的4.3%(台灣為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台灣為地方政府)。我認為天下雜誌應善盡媒體責任大膽宣傳此一民意趨向,蔡政府也該善用此一民意向背做為兩岸政策的後盾。至於國民黨和柯等白色力量,那就請細讀此一台灣民意,好好反省。如果認真拆解「九二共識」和「一國兩制」,成為「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就很清楚得到以下四個結論:一、曾有「九二」二、毫無「共識」三、既非「一國」四、何必「兩制」。

=====================================

社論》對中國是解藥 對中共是毒藥

當美中貿易談判如火如荼上演之際,日本「日經新聞」報導,在美國要求中國展開「結構性改革」壓力下,中國領導階層開始害怕爆發「顏色革命」危及共產黨統治基礎;中國公安部長趙克志日前罕見地公開提及防範群眾運動必要性,並把「防範政治風險」、抵禦「顏色革命」列為首要之務,凸顯美中貿易戰延燒對中國的衝擊,已從經濟面延伸至政治面。日經新聞更指出,就算美中貿易戰有降溫跡象,但中國不可能改變基本經濟體系,因為此舉關係政權穩定;若對美國要求退讓,習近平的權威恐被削弱。美中貿易談判進入關鍵時刻,雙方皆宣稱順利、有進展,但最終的解決方案卻一直未能談妥出爐,其中癥結顯然在於美方在意的並不是單純的貿易失衡,而是智財權保障、強迫技轉換取市場、高市場准入門檻、國家補貼企業等結構性議題,有意一舉解決中國國家資本主義體制所造成的不公平貿易;然而,掛著自由市場羊頭、販賣國家資本主義狗肉,關涉中共統治的正當性基礎,更是其建構數位獨裁體制的有力支撐,一旦進行結構性改革,引進市場機制,勢必嚴重衝擊中共政權,使之面臨崩解的危機。日經新聞報導中國領導階層對中國爆發顏色革命危及政權存亡的憂心,可謂切中美中貿易談判的癥結。吾人一再指出,美中經貿矛盾的本質,乃是自由市場與國家資本主義的扞格,基本格局是貿易戰,卻涵蓋地緣政治,甚至體制與價值之爭;而美中貿易戰的發展,在在印證此種觀察的正確性。其實,這場美中貿易爭端彷彿將國際政治拉回到二次大戰之後,美俄兩強所領導的民主與共產陣營二元對抗的冷戰場景。現今的中國已經取代崩解的蘇聯,成為國際關係理論「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中,向現存大國挑戰的新崛起強權,造成衝突顯然無法避免。舊冷戰時代的美俄對抗,關乎生活方式、價值觀與體制之爭;當前新冷戰時代的美中對抗則形勢更加險峻,因為崛起的中國,並未如助其開放改革的西方國家所願,經濟愈發達,就會觸動改革力量與機制,走上市場機制與民主自由之路。經濟成長累積的豐厚資源,反而強化了中共的獨裁統治,加上在監控、人臉辨識、人工智慧、大數據等高科技的精進發展,在技術上幫助統治者的羅網得以全面滲入社會各個角落與人民各個生活領域,建構出一個銅牆鐵壁式的數位獨裁統治模式。由是,中國民眾從改革開放初期,只要不涉及政治、意識形態,不挑戰中共的統治權威,則在娛樂、從商與個人享受上,猶能享有些許小確幸的空間;乃至今日,中國經濟更為茁壯,但民眾卻連觀看宮鬥劇、在網路上抒發不滿情緒的空間都被壓縮,整個中國無異於一座大監獄、作家喬治歐威爾筆下的《一九八四》。此外,近年來中國對新疆、西藏等傳統上非漢人統治區域的鎮壓管制,愈加暴虐,宛如現代的殖民帝國,復以中國不斷妄言台灣為其所有,因此,就對內的專制獨裁、抑或對外的霸權作風,學者比擬中共政權乃是傳統中華帝國的繼承者,中華人民共和國係秦漢帝國的復辟,確是一針見血的見地,絕非對中國人的偏見。中國經濟成長,確實有助於讓多數中國人脫貧,提升生活水準,卻未在精神與文明層面帶來任何積極的進步,成為文明的民主國家;反而在專制獨裁與中華帝國夢的歷史詛咒下,走向惡霸的強權之路。中國常自我美化為愛好和平的民族,但史書上卻沾滿了對周邊民族征服與殺伐的斑斑血跡。諷刺的是,由鴉片戰爭的一個半世紀以來,中國蒙受列強的欺凌,但在洗刷歷史恥辱之後,卻由被壓迫者搖身一變為壓迫者,彷彿在中國歷史出現的都是這種惡性循環。民主與市場機制可以改造國家資本主義與專制獨裁體制,徹底根治中華帝國夢之惡疾。可惜,此種結構改革於中國這個國家是良方,於中共這個集團則是毒藥,因此對於美國提供的結構性改革藥方,中共領導人為求保住權位,大概只會如習近平所言「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