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對 台灣總統2候選人:蔡,賴的諫言& 鼓勵 糸列-來稿照登
對 台灣總統2候選人:蔡,賴的諫言& 鼓勵 糸列-來稿照登

[原著]

[taiwanus.net]於2019-04-10 20:04:04上傳[]

 

對 台灣總統2候選人: 蔡,賴的諫言& 鼓勵 糸列-來稿照登 : 來稿:  taiwanus@hotmail.com

=====================================

我同意由加拿大賴清德後援會 即刻發聲明給DPP䌼部。 會員 :高寬弘 陳淑敏

===================================

小英總統:  翁達瑞/北美商學院教授 4/10/2019

我是一位關心故鄉的旅美學者。三年多前,我和一群理念相近的台僑,從洛杉磯,芝加哥,一路到紐約,輪番參加妳的競選造勢大會。

接著的那場大選,民進黨贏得立法院的多數席位,妳也以三百萬票的差距,擊敗對手當選總統。

本土政黨首次在中央全面執政,加上地方首長的席次優勢,讓我們對妳的領導充滿期待!

短短兩年多,相同的台灣選民,卻給妳一個最嚴厲的教訓。這次的九合一大選,民進黨掉了八席縣市長,包括傳統票倉的高雄。即使民進黨勝選的一些縣市,得票數也大幅縮水(如台南)。

這次的敗選應是妳人生最大的挫敗之一。面對這麼大的挫敗,妳誠懇告訴國人,最需要改變的人就是妳自己。我由衷感謝妳為台灣人民的承擔。妳其實不用這麼辛苦!身為富家千金,再加上耀眼的學歷,妳大可悠閒過日子,養寵物、啖美食、品名酒、開跑車、住豪宅……。

既然妳選擇承擔,責任就無從逃避。妳也自認要改變,所以必須集思廣益;這是我寫這封信的理由。信中有些話,在妳上任之初我就想說,但我選擇隱忍,因為我相信妳有大謀略,不必特別在意小戰役的勝負。可是這次大選的潰敗,讓我警覺到也許我太樂觀了。

事實上,國民黨不算贏得這次大選,因為他們的人選並不出色。這次國民黨的當選人,有三位的家人或前任因貪腐入獄,兩位卸任回鍋,一位家族財產可議,一位政見荒誕離奇,一位連話都不會說,一位父親曾赴中聽習近平訓話……。

國民黨這樣的陣容可以大勝,應該是民進黨爛爆了!可是實情並非如此。

除了少數縣市,民進黨的候選人相對優質。過去兩年多的中央執政成績也不差,各項經濟指標都優於馬政府八年的平均值。總統妳也信守競選承諾,不接受九二共識,推動年金改革,改善勞動條件,清查不當黨產,促進轉型正義,倡導同婚平權……等。

民進黨沒變壞,國民黨也沒變好,可是兩年前支持民進黨全面執政的選民,如今卻反過來狠狠教訓民進黨。到底是台灣的選民翻臉無情,是非不分,賞罰不明,還是另有其他原因?

選前妳曾說過,這次的選情詭譎,有一股外來力量在打壓台灣民主。環境確實對民進黨不利,但選戰結果也足堪玩味。號稱民主聖地的宜蘭和高雄輸了,原來藍大於綠的基隆、桃園、與新竹市反而連任成功。

顯然民進黨的慘敗,不全是外在環境所造成,而是另有內在的因素,包括最需要改變的妳,以及民進黨內部的人才篩選機制。

讓我先從民進黨的內部談起。黨內初選期間,姚文智在台北市擺出一副捨我其誰的姿態,結果他的得票數不到二十五萬,遠低於綠營市議員的總票數。在蘇貞昌強力拉抬下,新北市的吳秉叡仍舊聲勢低迷,最後師父親征飲恨。宜蘭國民黨的林姿妙,連完整的句子都講不出來,可是卻輕鬆擊退民進黨的陳歐珀。

在山頭林立的民進黨,為何戰力如此薄弱的候選人會出線?民進黨是否有人才反淘汰的現象?

在縣市議員的部分,小黨候選人頗有斬獲。包括時代力量、綠黨,勞動黨,社民黨等,都有新秀當選。更可貴的是,在一片反同聲浪中,社民黨的苗博雅和時代力量的林瑩孟雙雙當選。這群代表進步力量的新秀選擇自立門戶,而非加入理念相近的民進黨。

反觀民進黨的中生代與新生代,不少是屬於政二代與子弟兵。最大咖的政二代,就是曾插隊參選的陳致中。另一個政二代的不良示範,就是余天為女兒余筱萍的初選砲打黨中央。此外,年過五十的吳秉叡,初選時還讓師父帶著拜票。派駐日本的謝長廷,選前也回台陪子弟兵姚文智掃街。

在這次大選,我看到的是一個老將凋零,中生代怯戰,新秀缺席的民進黨!

接著我要談的是妳的領導風格。首先我要特別聲明,這只是我個人遠距離的觀察,妳可以不用同意。另外,領導風格無所謂好壞,只要適合職務特性即可。領導風格也受家庭背景與個人性格的影響,而這兩者都不是妳的選擇。

妳的個性不喜歡正面衝突,因此施政力求面面俱到,結果反而兩面不是人。這種施政風格和家庭背景與出生排序有關。妳出身富裕的大家庭;這樣的家庭難免錢多人多是非多。為了維持家族的和諧,每個人傾向選擇沉默,因為衝突的感情成本太高。在這種環境長大的么女,更沒有選邊站的本錢,所以很容易養成要面面俱到的性格。

妳還有物以類聚的的用人風格。妳上任之初的權力核心,包括妳,副總統,總統府秘書長,和行政院長,全都是大學教授出身。攤開妳內閣成員的學歷,看起來更像大學的師資介紹。在從政之前,妳是個躲在象牙塔裡追求真理的學者,不需與三教九流之徒互動。這樣的專業特質,讓妳有在鏡子裡找人的傾向。

無論民進黨敗選的理由何在,妳的處境艱難是個殘酷的事實。距離下次大選不到十四個月,在中央仍然全面執政的民進黨又該何去何從?

選前妳曾提到,民進黨的選情艱困,是因為改革得罪了部分選民。如果這個說法成立,要勝選只好停止改革。我不能同意這個說法;相反的,我認為妳要加速改革。在未來十三個月,妳要放棄連任的懸念,找出台灣社會的體制問題,強力推動結構式的改革。

所謂結構式的體制改革,就是翻修遊戲規則,達到實現社會公義目的,而非直接介入政經資源的分配。妳要慎選改革議題,指標包括最多人的公義,最大的改革效益,最低的改革阻力,現有體制有破口,改革成果不可逆,和改革力道會自我強化。我逐一說明如下:

最多數人的公義。改革會消耗政治資本,而政治資本是有限資源,因此改革要有輕重緩急,先後次序。例如在司法改革與同婚修法之間,前者應比後者優先。不是同婚修法不重要,而是司法改革可以體現更多人的公義。

最大的改革效益。當妳在就職演說提到司法改革時,群眾給妳最熱烈的掌聲,原因就是司法改革的效益最大,包括司法不公所造成的資源分配扭曲,不當判決對個人與社會的傷害,以及善惡顛倒對人性的折磨。從效益的角度看,司法改革才是妳首選的戰場。

最小的改革阻力。政治改革就是向既得利益者宣戰,一定會遭遇頑抗。改革阻力的強弱,取決於既得利益者的人數,反改革的意志,與反撲力量集結的難度。如果只考慮改革阻力的強弱,年金改革應置於司法改革之後。

現有體制有破口。我所謂的體制破口,就是既得利益者沒想到,或不認為該防堵的漏洞。改革的力量可從破口進入體制,由內而外達到改革的目標。例如司法改革在教育部有個破口,那就是把法學院的招生對象,從高中生改為大學生,同時廢除司法官訓練所。這個改革可讓不同學科背景的人進入司法系統,不必經過司法官訓練所的馴化,也沒有結業期別先後的倫理。如此一來,黑手不易伸進司法,獨立審判的空間也就增大。

改革成果不可逆。在這次大選,民進黨因年改而鼻青臉腫。問題是,只要再一次政黨輪替,十八趴可能復活,改革成果會瞬間化為烏有。年金改革的秘訣在世代矛盾。真正不可逆的年改,就是允許年輕世代用提撥到團體基金的錢,開立個人的退休金帳戶。如果年長世代還是堅持年金不能砍,他們就得承擔基金破產的惡果。不管政黨如何輪替,新政府不敢廢除個人帳戶來挹注團體基金,因為取悅了年長世代,就會得罪年輕世代。

改革力道自我強化。要改變歷史,就要推出「自駕式」的制度,讓改革的力道自我強化。個人退休金帳戶就是這種改革。在現有的制度下,退休基金的破產是必然。為了自保,年輕人會選擇脫離團體基金,開立個人退休金帳戶,從而加速基金的破產,促使更多人脫離基金,開立退休金帳戶。這種滾雪球的改革力道,最後會迫使退休人員覺醒,不再堅持年金一毛不能砍。

因此,問題的關鍵不是該不該改,而是應該怎麼改。改革要成功,主政者不能只有善意,沒有謀略。過去兩年多來,如果民進黨把政治資本用在法學院的招生改革,或可攜式個人退休金帳戶的建立,眼前的政局會迥然不同。

所幸民進黨在中央仍然全面執政,局面還沒到不可收拾的田地。如果總統妳希望有不同的改革結果,妳就不能繼續做相同的事情。以下是我建議妳調整的方向:

就施政風格而言,不管妳有多少霸氣,請全部拿出來。改革不是請客吃飯,大家一團和氣。既得利益者一定會反撲,而且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的阻擋。妳要做的就是慎選戰場,精準評估勝負概率。一旦決定出手,該衝就衝,該撞就撞,該多數暴力就多數暴力。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至少支持者的士氣會因此大振。

  接下來的人事改組,就不要在同溫層找人。妳的權力核心不需要第二個學者,因為跟妳沒有互補性。此外,既然陳菊已經請辭,就讓她回高雄休息。如果妳的膽識夠,就找一個類似蘇貞昌這樣的角色,出任總統府秘書長。

基本上,賴清德內閣還是林全內閣,而林全內閣就是學者內閣。這個敗選內閣應該全面改組,新面孔越多越好。改組的同時,放生那些學者,讓他們回到校園。除了少數例外,台灣的學者既沒有政務官的開創性,也沒有事務官的協調性。

雖然妳已辭去黨主席一職,妳仍然可以運用影響力,確保民進黨不會人才斷層,也沒有人才反淘汰。妳要說服黨內大咖,不要刻意培養子弟兵或政二代,放手讓新秀公平競爭。自由競爭就是優勝劣敗,確保人才沒有反淘汰。一旦有了公平的競爭規則,民進黨就可吸引各路好漢,讓新血的補充源源不絕。

最後,我要再談一下大環境。基本上,環境對政黨興衰的影響是中性的。回應正確,黨就興;回應錯誤,黨就衰。就以假新聞肆虐這個環境因素為例,過去兩年來,有關一例一休或年金改革的謠言不斷,可是妳領導的政府連基本的澄清都沒做好,更不要說對政策的辯護。 身為總統,妳手上拿著最大支的麥克風,可惜兩年多來妳一直棄之不用。不管妳個人或妳領導的政府,都要強化與外界的溝通。如果改革對人民有利,那就用淺顯的語言說服他們。如果妳要人民共體時艱,那就告訴他們願景在那裡。

在結束這封公開信前,我要再次感謝妳為台灣人民的付出!

兩年多前,六百多萬的台灣人民,把國家治理的重擔,放在一個單身女子的肩上,期待她立刻清除累積數十年的沈痾。當這個不合理的期待落空後,人民就用選票狠狠教訓她。這對她當然極度不公平。在未來的十三個月,我只期待她把危機當轉機,做個不一樣的總統。無論她是否連任,歷史終會還給她一個該有的公道。

天佑台灣!

翁達瑞/北美商學院教授

======================================


凝聚台灣共識 為什麼波多黎各能, 而台灣不能? by David Chen

1950年7月3日美國國會制定通過波多黎各聯邦關係法,由美國總統杜魯門簽署生效,波多黎各人民依此法而可以組織自己的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憲法,該法制定通過至今,一直是波多黎各的基本法,也是藉此與美國維持關係的依據,該法是美國國會制定通過之國內法,用以將波多黎各納入美國國協治理之下的法律。1898年美國與西班牙戰爭,西班牙戰敗,簽訂巴黎和約,西班牙將波多黎各割讓給美國,依據巴黎和 約,美國有完全管轄波多黎各之治理權。

波多黎各至今為美國海外未合併,但是有組織,從屬的(不能獨立的)領土。PuertoRico is dependent to the U.S.從屬於 美國的. 根據同樣的原則,台灣關係法也是美國國會制定通過的國內法。為何美國國會可以單方面制定台灣關係法呢?理由很簡單,在美日太平洋戰爭,美國是日本帝國的征服者(戰勝者),征服者的意志,就是被征服者的法律。舊金山和約於1952年4月28日生效,在條約第23條(a) 指定美國為主要佔領國,台灣是美國的佔領地,保護地,美國作為聯合國會員國之一員,美國承擔管理日本在舊金山和約第二條所放棄的海外領土的責任(包括南中國海域)。

台灣關係法第15條,它直接提到為了本法的目的,有兩個名詞必須定義清楚,其一是美國法律,其二是台灣。為何如此?它簡單地告訴我們,台灣關係法是美國法律,還有其他更多的法律,例如美國的司法判決決定,或其他任何美國 政治分支機構的決定,都被適用為美國的法律,包括任何法規, 規則,章程,法令,命令等. 關於台灣名詞,包括台灣島,澎湖島上的人民,及根據適用於在這些島嶼的法律而設立或組成的公司或其他團體,以及and在1979年1月1日之前被美國承認的中華民國 在台治理當局,及 and 任何接替的治理當局(包括政治分支機構,代理和有關的權宜組織)。

自從1979年1月1日之後,美國的官方文件之中,不再有中華民國這個名詞存在(美國ㄧ中政策),從那天開始,只有ㄧ個名詞,台灣,在美國官方文書之內。而且根據台灣關係法,本土台灣 人是被賦予權利能夠自己組織台灣人自己的政府的,如同波多黎各人在1950年美國國會立法賦予權 利ㄧ般。

但是所有台灣人不知道台灣關係法的效力,沒有要求組織台灣人自己的政府。 台灣關係法第15條,從1979年1月1日開始,中華民國僅是被包括在台灣島上的一個政治組織,政治體(中華民國不包括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已被美國總統終止政府關係,美國不再承認其為政府,比如圖博流亡在印度的德蘭撒拉,圖博流亡政府不能包括印度,為何流亡中華民國可以包括台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圖博流亡政府可以是印度嗎?當然不行。

台灣關係法明確表述允許任何接替的治理當局的產生來取代目前的治理當局,中華民國這個名稱早在1979年1月1日台灣關係法生效之日即被抹掉不存在美國官方文書,因此一個全新的接替的治理當局應該產生,由本土台灣人組織,美國政府理應明白告訴台灣人,台灣人知道嗎?ㄧ件事是很確定的,金門馬祖島不被包括在台灣關係法第15條內,理由很簡單,它們是中國的領土,不包括在台灣之內,它確切的告訴我們一件事實,台灣與中國是完全分開不相干的,在台灣的定義之中,美國就像ㄧ名外科醫生進行了完美的切割,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兩者互不隸屬,即使流亡中華民國滯留台灣,但是中華民國永遠不是台灣,台灣也不是中華民國,一旦新的接替治理當局由本土台灣人組織完成,流亡中華民國就必須退場,離開台灣,回到它自己的領土金門,馬祖島。

台灣關係法早已寫下規範,為本土台灣人安排前進的路線。比較波多黎各人民,因為有波多黎各聯邦關係法,而得以組織成立自己的政府,自己的憲法,波多黎各聯邦關係法與台灣關係法同樣是美國國內法,都是美國法律,都是美國國會制定通過,來治理台灣,波多黎各的法律根據,波多黎各人能夠,本土台灣人為何不能?基於人權平等,本土台灣人應該擁有同樣的人權,組織自己的政府,自己的憲法. 美國政府,請放手吧!台灣人醒過來吧!

Taiwanese have to congregate Taiwan consensus 凝聚台灣共識 toorganize our own Taiwan government with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U.S. Because Taiwan is the protectorate保護地of the U.S. according to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Article 23., in which designated the U.S. as the principal occupying power of Taiwan.美國每一州都有自己的州政府,州憲法,州旗,波多黎各也有自己的政府,憲法,旗。佔領地, 保護地 , 不能獨立(除非美國 says YES),台灣是美國的佔領地,不能獨立, unless the U.S. government says "yes",美國一再說台灣不是主權獨立國家,原因在此。

台灣在台灣關係法之下,可以組織自己的政府,有自己的憲法,自己的代表旗,一箭三雕。We will sign an agreement with AIT and tell the U.S. what the people of Taiwan want, in accordance with Taiwan Relations Act, Section. 15, and 12 point 1, 2. and it is our 台灣共識, likethe Puerto Rico had enjoyed. Recently, the ROC pattern flag was removed from the U.S. official website by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is simply to execute its "One China Policy" and clearly to tell the world that Taiwan is Taiwan. The ROC is not Taiwan. Taiwan is not independent 獨立的, means Taiwan is dependent 從屬的 to someone else. Taiwan has been the protectorate of the U.S. and with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U.S. Once we congregate Taiwan consensus 凝聚台灣共識, we should unitetogether to appeal our request with AIT for a self-governing government, named, Taiwan government with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U.S.Upon the reach of this consensus共識, any of China 's air crafts or warships toured around Taiwan triggering the tension in Taiwan Strait, the U.S. will consider it a threat to the peace and security of the Western Pacific area and of grave concern to theUnited States. The U.S. will take any actions possible to deter and resist any resort to force or other forms of coercion that would jeopardize the security, or the social or economic system, of the people on Taiwan. Once Chinese military invaded Taiwan, it would be deemed to attack the U.S. too., because Taiwan has been the protectorate of the U.S. according to the San Francisco Peace Treaty. And this is 台灣共識, 國際法理. The 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 was signed by the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on December 31, 2018 to become law is once again to tell the world community that Taiwan has been the protectorate of the U.S. and the U.S. will defend Taiwan. The U.S. willsend its warship combat groups to Taiwan Straitto fulfill its statutory obligation to Taiwan. Not to mention that U.S. Marine Corps since 2005 had already been there to station on Taiwan. Godbless Taiwan. By David Che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