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網路流通的消息及調查不可信! (李弘祺教授)
網路流通的消息及調查不可信! (李弘祺教授)

[轉載自:李弘祺]

[taiwanus]於2019-05-14 06:05:05上傳[]

 

網路流通的消息及調查不可信! (李弘祺)

 我一向是美國民主黨的忠誠支持者,雖然正式登記為黨員是很最近的事。登記為黨員祇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在初選時去參加該黨的投票。但是事實上這也沒有什麽意義。因爲你可以當場登記(如果有可靠的身份證據)。其他就是他們老發信、打電話來要你捐錢。我偶爾捐錢,但是寧可捐給Wikipedia或母校的研究院。其他我從來不用去參加黨的小組會議,不必去跟人家談國家大事,或參與設計如何捉人家的小辮子。我一輩子最討厭的事就是聼人家的指揮,所以合當在美國這樣的國家過活。

 我在1970年代初,經歷了水門案件的刑事、司法的政治攻防,以及尼克森的辭職。當時幾乎天天看電視直播,學得了很多美國政治的程序及憲法的運作。這樣的經驗畢生難忘。這是我的政治教育。

 我雖然一直沒有登記為任何黨員,中間還去香港教書長達十七年,直到1991年才回紐約市立大學教書。在美國,大學教授差不多全部是民主黨員,不然也多數同情民主黨的意識形態,我自然也不例外。對民主黨從來沒有懷疑過。雖然有時候民主黨政策的基礎思想比較極端,我也覺得這是所謂自由、進步的代價,所以我也會告訴自己,應該作爲一個不斷反省自己,努力跟從開放立場的人,即使覺得這樣會對自己會造成精神上或甚至於金錢上的損失,也認爲是應該的。 例如,學校有同仁提議必須收非法移民的學生,而且應該讓他們享受本地生的待遇。

我雖然覺得有點不合理,但還是投贊成票。因爲“國家”這個東西是為了要保護公民,但不是設計來處罰住在這個國家的地理範圍裏面不是公民的人。這些所謂的“非法移民”整體來説,也一樣工作,一樣交稅,那麽當然應該享受一樣受教育的機會。何況教育他們畢竟比不教育他們更好。將來他們會變成素質更爲良好的公民。

 所以當川普提倡分別裏外,蓋高牆來阻擋“非法”移民時,或者當支持他的人說:“因爲這是我們的國家,不是他們的“時,我是跟那許多善良,能將心比心的人一樣,對他們的説辭感到厭惡和吃驚。在理想上,我們難道不應該希望並支持所有的人都生而平等的嗎?美國的憲法難道不是為全世界上的人而寫的嗎?美國人幸運,國家富強,但是不應該至少在思想和理想上面標示應該全世界的人都能像美國人這麽幸福嗎?

 川普上任以來,受到非常多的美國媒體無情的攻擊,那種幾近譭謗的批判日夜上演,我非常多的美國朋友也在臉書上面聲嘶力竭地呼應唱和。這樣的發展卻使我躊躇了起來。不是我反對這種自由進步的理念,而是覺得這種烏雲蔽日,鋪天蓋地的攻擊等於是對美國憲法和民主制度投不信任票,做出無端的譏諷。支持川普的人士常常被包圍,被恐嚇,要打他們。他們想在大學發表他們的保守觀念,那幾乎是不可能。有時自然也有保守分子(令人極端厭惡的白人至上主義者,納粹同情者,三K黨人等等)做恐嚇性的遊行,威脅要以牙還牙,甚至於出手打人的。所幸他們的人數少得很多,不成氣候。

 民主黨的開放態度和進步思想以及同情窮人或少數族裔的立場自然吸引了黑人,西班牙語族裔的少數民族(還有所謂的”性別傾向的少數/怪人” LGBQT)。這些人極大多數都傾向投票支持民主黨。我甚至敢說,現在投票支持民主黨的人,非白人應該已經比白人為多。去年國會議員的選舉,遂造成很多少數族裔被選入國會的情形。現在衆議院的女性兼少數族裔的議員佔了幾近一般,他們的聲音已經勢壓傳統的男性白人。他們提出的社會政策,其極端的程度相信是許多白人想都沒有想到過的。他們再能容忍,再努力認同新的、而由民主程序提出的意見,也會覺得難以接受吧。至少以我而言,這樣的發展的確是非常意外。 大部分善良的老百姓,他們尊敬傳統、以寬容為美德、視守法是當然。他們對這种彎過來,對自己的祖先過去所犯下的罪(例如使用黑奴或過分支持以色列的擴張領土政策)公開承認羞愧、道歉,還要答應補償過去的虧欠的種種説法,自然感到非常難解。但是這種説法卻在大學裏到處流行。影響所及,幾乎變成如果不承認LBGQT才是正常(而自己不正常;Biden就公開說自己是白人是慚愧的事),只說很願意同情他們都可能被攻擊。連說黑人是奴隸的後代這樣的話都會被認爲是在歧視黑人。

很多民主黨人活在“同溫層”裏面,不知道在大學或民主黨同仁之外的社會,很多人看法是跟他們不同的。許多人不是不願看到社會進步,但是要他們公開道歉,要接受補償歷史錯誤的政策,矯正上蒼所造成的個人缺陷,塑造他們看起來是“齊頭式”的平等,這些實在強人之所難。這些人多是軍人(美國行的是志願役,很多人前途似錦,卻仍以能為國上戰場為榮),警察,或救火隊員,以及一般勤苦工作,老實賺錢,忠厚持家,而且不吝捐錢救助窮人的中等階級,他們當然無法瞭解像John Rawls 這樣的人所提倡的什麽“reflective equilibrium”(彎過來塑造的平等/平衡!),什麽justice as fairness這些大道理。對他們來説,十九世紀的彌爾(J S Mill)所說的的平等是對少數人的意見也尊重,對受到不平等待遇的人同情的説法才是王道。

 說真的,那就是說:民主黨朝向犧牲自己,以創造絕對的平等,反對消費性的經濟以及過度的生產(因爲所需的代價太大)為中心思想;他們積極關心分配的問題,提倡保護自然環境、維持青山綠水的大地,認爲這樣才好。

民主黨的人無論如何無法瞭解這樣的理想竟然得不到那個提倡“美國第一”,主張創造充分就業,鼓舞投資,人人發大財,只接受能替美國帶來繁榮的移民的人的認同。 他們對川普鋪天蓋地的攻擊和謾駡反而養出了一群極端反感的選民。這個真是始料未及。 前天參議院的民主黨議員做了一個網路民調。他們把最高法院兩位意見南轅北轍的法官拿來做比較。他們舉一個是代表極端自由派,而為民主黨人所喜歡的老法官(Ginsburg)和一個被普遍認為是極爲保守,還被指控曾經在高中時強姦女同學的年輕法官(Kavanaugh)出來請鄉民們投票,看看誰比較受歡迎。當然這只是一種意見調查,既不科學,也沒有正式的效用。調查時間定為三天。

 當然,他們大概認爲Ginsburg一定會勝選。不意調查了不到兩天,竟然有71%是支持Cavanaugh,而祇有29%是認同Ginsburg的。

活在同溫層裏面的人就是容易犯這種錯誤。做調查的人在兩天之後,不得不提早結束了這個無釐頭的調查。事實上連我也很意外,看來那些用力不用腦的人在使用電腦上網時,竟然勝過了年輕的大學生。

 (請參看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democratic-social-media-poll-finds-more-users-want-supreme-court-justices-like-kavanaugh-than-ginsburg

(原登2019/5/6 Thomas H. C. Lee Facebook)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