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游盈隆:七問卓榮泰與蔡英文 手機納民調問題太多
游盈隆:七問卓榮泰與蔡英文 手機納民調問題太多

[轉載自:民報/游盈隆臉書]

[民報讀者]於2019-05-14 04:35:40上傳[]

 


游盈隆:七問卓榮泰與蔡英文
——一個基層民進黨員的心聲 
民進黨總統初選風波不斷,最主要原因是競爭雙方民意支持度差距過大,現任總統蔡英文又有非選不可的意志和情緒,以致於雙方公開或私下交鋒、較勁,有愈演愈烈的態勢。雖然相較之下賴陣營不主動出擊,但被迫迎戰已經不可避免。
手機民調,是繼4/10中執會粗暴延後初選時程之後,蔡陣營的另一波攻勢。表面上宣稱「500萬手機族的意見不能被忽視,初選要貼近真實民意」云云,但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蔡陣營真正在意的是一種「想像的利益」,期待手機民調的納入能扭轉乾坤,改變目前民調落後的現狀。
其實「純手機族納入總統初選民調」所涉及的問題遠比表面複雜的多,我隨意就可列舉七大問題,這些問題蔡陣營恐怕想都沒想過:
第一, 手機民調如何排除非本國公民,以及如何解決一人多機問題,以維護初選公平性,符合「每人一票,每票等值」的民主原理?
第二, 手機民調技術上如何避免集中在特定地區,如中北部,造成樣本嚴重偏誤?
第三, 手機民調是否涉及違反現行「個人資料保護法」?美國聯邦法令規定,手機民調不得使用自動撥號系統,必須手撥,這是基於對個人隱私權的保護,蔡陣營知道嗎?
第四, 純手機族若擬納入總統初選,和現行家戶電話合併計算,適當比例應如何?有做過任何紮實的研究嗎?
第五, 總統初選民調若擬納入純手機族,是否也應同時考慮廢除現行根據黃頁的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母體,改成民調實務上普遍採用的「尾兩碼隨機抽樣」方法,以求更具代表性的全國家戶電話樣本,更能貼近真實民意?
第六, 手機民調費時耗日,一旦納入初選民調,是否將不合理的延長民調執行時間,影響初選民調的順利進行?
第七, 純手機族納入總統初選民調,勢必涉及總統初選民調辦法,包括問卷的翻修,改變進行中的初選遊戲規則,牽一髮而動全身,民進黨中央相關部門能在短時間內妥善規劃完成,怯除社會疑慮嗎?
坦白講,蔡陣營這種類似「彎道超車」的冒險行徑,只顧一己私利,不顧民進黨民主傳統,甚至不顧民進黨死活的行為,乃民進黨創黨以來首見。那是一種源自於權力傲慢的腐化和墮落,未來甚至將演變成難以自我克制的專斷妄為。
有誰能保證「手機民調」是蔡陣營的最後一次恣意妄為?後續還有多少花招?只有天知道。
手機民調問題多 游盈隆七問卓榮泰與蔡英文
《民報》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2019-05-14 10:46
民進黨總統初選風波不斷,對於手機是否納入民調,蔡、賴各方有不同意見,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在臉書針對手機民調議題發文「七問卓榮泰與蔡英文」,認為手機民調有許多衍伸問題,包括如何解決一人多機、若手機與現行家戶電話合併計算民調,適當比例應如何、民進黨中央相關部門能否在短時間內妥善規劃完成等,恐怕是支持手機民調的蔡陣營想都沒想過的。
游盈隆以「一個基層民進黨員的心聲」表示,「手機民調,是繼4月10日中執會粗暴延後初選時程之後,蔡陣營的另一波攻勢。」,蔡陣營是期待手機民調的納入能扭轉乾坤,改變目前民調落後的現狀,但「純手機族納入總統初選民調」所涉及的問題遠比表面複雜的多,他隨意就可列舉七大問題,這些問題蔡陣營恐怕想都沒想過:
第一、手機民調如何排除非本國公民,以及如何解決一人多機問題,以維護初選公平性,符合「每人一票,每票等值」的民主原理?
第二、手機民調技術上如何避免集中在特定地區,如中北部,造成樣本嚴重偏誤?
第三、手機民調是否涉及違反現行「個人資料保護法」?美國聯邦法令規定,手機民調不得使用自動撥號系統,必須手撥,這是基於對個人隱私權的保護,蔡陣營知道嗎?
第四、純手機族若擬納入總統初選,和現行家戶電話合併計算,適當比例應如何?有做過任何紮實的研究嗎?
第五、總統初選民調若擬納入純手機族,是否也應同時考慮廢除現行根據黃頁的住宅電話簿為抽樣母體,改成民調實務上普遍採用的「尾兩碼隨機抽樣」方法,以求更具代表性的全國家戶電話樣本,更能貼近真實民意?
第六、手機民調費時耗日,一旦納入初選民調,是否將不合理的延長民調執行時間,影響初選民調的順利進行?
第七、純手機族納入總統初選民調,勢必涉及總統初選民調辦法,包括問卷的翻修,改變進行中的初選遊戲規則,牽一髮而動全身,民進黨中央相關部門能在短時間內妥善規劃完成,怯除社會疑慮嗎?
游盈隆最後表示,蔡陣營這種類似「彎道超車」的冒險行徑,只顧一己私利,不顧民進黨民主傳統,甚至不顧民進黨死活的行為,乃民進黨創黨以來首見。那是一種源自於權力傲慢的腐化和墮落,未來甚至將演變成難以自我克制的專斷妄為。「有誰能保證『手機民調』是蔡陣營的最後一次恣意妄為?後續還有多少花招?只有天知道。」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