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長榮的空姐 & 雞皮疙瘩的幽靈 - 王健椎
長榮的空姐 & 雞皮疙瘩的幽靈 - 王健椎

[轉載自:王健椎]

[taiwanus]於2019-08-12 03:08:04上傳[]

 

長榮的空姐 - 王健椎

自從搬到南加州後,往返台北洛杉磯,都搭長榮航空,因為近二十年前,第一次褡長榮的經驗很美妙,所以往後一年接一年,都買長榮的票,不知不覺中,成為它的忠實顧客。近年來,它的票價高了一些,但是實在很滿意,我們也一本初衷,沒有“轉航”。

印象中,第一次搭長榮回台灣,坐在舒適的座位上,飛機準備起飛前,機長用英語和台灣國語,和親切的台灣話,歡迎所有的乘客,預告行程和氣象,在飛機上聽到台灣話的廣播,那是第一次,感觸良多。

雖然台灣話的歷史,已有上千年,但自我懂事以來,它一直被認為是方言,是下港人講的話,上不了大場面,所以,聽到機長廣播的那瞬間,心底暗爽,台灣話已成正統?或是國際語言?十多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台灣,在跑道上滑行時,機艙的廣播系統,就放送著熟悉的雨夜花,未踏上台灣土,就耳聞台灣歌,也很特別。

“機長使用台灣話,廣播放送雨夜花,國際航班非雜耍,本土風味真心抓”。兒子不到一歲時,就跟我們回台灣渡假,現在他已長大成人,和我們回台灣,仍是他的最愛之一,由於太太的長期努力,他台灣國語台語都通,也常自稱是本土的。但是每次在台北時,我們都團體活動,不放心讓他出去單飛,直到去年(2017)底,他才第一次獨自行動,和朋友去吃飯看電影,那天晚上回來晚了些,在等他的時候,有點擔心,後來發現操心是多餘的。

兒子在父母的心中,不論年紀再大,都是小孩子,而父母會竭盡所能去關心,擔心有差錯,天下父母心不是嗎?多年來,長榮的濃厚台灣味,讓人念念不忘外,機上的長榮空姐,也令人印象深刻!記得兒子是嬰兒時,在往返台灣的機上,長榮空姐一走過,都會特別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忙;他唸小學期間,空姐會給他玩具,或畫圖筆紙,讓他打發時間;現在他已成人,在空姐眼中,已是普通客人,沒有特別的關照。長榮空姐的大特色,就是年輕貌美,態度親切,但是,有點奇怪的,兒子已從嬰兒轉成人,而長榮的空姐,卻好像都永遠那麼年輕,滯留在二十歲左右。“長榮機上本土味,鄉情溫馨又親切,眾生青春不久留,空姐永遠二十歲”。

多年來,長榮空姐青春不變,但是,如果仔細一看,長榮空姐的臉,似乎也多元化了,除了印象中的台灣女孩外,也增添了東南亞的女孩,大概是近年來,從加州到台灣的班機上,有許多東南亞旅的旅客,為了和旅客溝通時,能用旅客的母語,而錄用東南亞來的空姐。人和人的交往,一個拉近距離,建立關係的要點,就是用流利的語言交談,母語最直接有效,不但溝通沒有隔閡,培養感情也較容易,商場也是一樣。長榮為了提昇競爭力,增添外來生力軍,以便服務國際旅客,低成本高回收,成為真正的國際航空,也是高招。

根據一些多元的研究,一個公司,如能僱用來自各方的人才,放棄膚色國籍等考量,讓員工外表內在同時多元,那麼公司解決問題的能力,將大大提高,對公司的未來發展,有廣輻的助益。

長榮的空姐多元,沒有影響它的服務品質,而且,機艙內的廣播,還保有熟悉的台灣話,真好!“長榮空姐雖多元,仍是美麗迷人臉,只要品質不改變,服務精神讚聲連”。公司開拓國際市場,努力推廣多元,從公司的角度來看,競爭力提昇,不愧是公司的上上策。同樣的,如果國家人才多元,放寬人才移民,競爭力也會提昇。美國這六十年來,大學設立獎學金,吸引世界菁英,畢業後,研究機構學術界工業界,提供優良的工作環境,國家給予移民許可,讓他們留下來貢獻所學,為科學國防效勞,共同建立首屈一指的國家,可以說是個成功的移民政策。

但是,因為慷慨的移民政策,社會逐漸多元,所謂的族群問題,也無法避免,尤其所謂的美國人,找不到好工作時,移民成為一些人談論的焦點。這次回台灣,到小學母校走走,遇到一位現任老師,聊天中知道全校只有73個學生,大約五十年前,全校有500個學生,可見台灣少子化問題的嚴重,尤其大學研究所,學生人數遽減,出國留學的不多,學成回台就業的,聽說也逐年在減,沒有足夠的人才,對國家社會經濟,將有更巨大的影響,是否放寬外籍學生,來改善當前的困境?見仁見智,值得認真思考。

只要開放移民,對所謂台灣人的影響,將無法避免,但是,如何定義台灣人呢?七十年前從大陸來台,當時所謂的外省人,他們的下一代,只要定居台灣,現在不都是台灣人嗎?兩百多年來,世界各地移民到美國的人,不也都稱為美國人了?“台灣普遍少子化,影響國家社會大,放寬外籍學生來,前途變寬或變窄”。長榮機頂台灣話聽到親切甲意濟空姐微笑眾人迷永遠青春面肉白


==================================

雞皮疙瘩的幽靈 - 王健椎

三十多年前,剛到猶他鹽湖城時,在美國超市內,偶爾會看到賣雞爪,價錢相當便宜,數年後,來自東南亞新移民漸多,對亞洲食材的需求,尤其是雞爪內臟,也相對增加,依照經濟供需理論,它們的價格,自然就日漸上漲。

因為不常吃雞爪,不知如何使用香料,滷工也不甚好,對雞爪的興趣,愈來愈薄弱。搬到加州後,亞洲人多,亞洲超市也多,不論是以台灣,日本,或韓國食物為主,每家超市都賣雞爪,看多了,也習慣了,見怪不怪,買不買,都沒有特別反應。

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買雞爪來滷,偶爾飲茶聚餐時,還會回味一下雞爪,味道依然溫馨,感情也是不減。“亞洲移民人口增,雞爪內臟價格升,我的口味雖變更,雞爪感情依然深”。

 除非熱衷亞洲文化,否則一般美國人,不清楚我們的文化,沒有嚐過亞洲美食,看到那些雞爪,都敬而遠之,有時候還說三道四,讓人聽了心不爽。住在猶他州時,美國超市內,有這樣的美國人,但是,在加州比較少見,而會到亞洲超市逛,或光顧亞洲餐廳的美國人,大概都是飲食高手,不但筷子運用自如,雞爪內臟大口下肚也沒問題,一點都不輸亞洲人。

我,雖然半輩子住美國,對雞爪內臟不陌生,但是,對“雞皮”則沒有任何經驗。有一次在日本超市內,看到賣雞皮,只剩一包,片片雞皮湊在一起,油膩又皺皺的,還有雞毛留下的瘡孔,看了有點嚇人,強要起雞母皮,心底暗想,怎麼連雞皮都在賣!我當時的反應,可能和那些美國白人,看到雞爪內臟一樣,不可思議。印象中,這是第一次看到賣雞皮,還特別指給太太看,“甘有人會買?”。

“平凡美國人,看到超市賣雞爪,心底不解腦袋抓,正港台灣人,看到超市賣雞皮,雞皮疙瘩也浮起”。 走出雞皮的影響範圍,正在看令人歡欣的鮭魚時,聽到背後一位年輕太太,用台灣腔調的國語,興奮的向她的朋友說,“你看,我買到了雞皮,最後一包!”,回頭一看,她手上拿著那一包雞皮,在教她的朋友如何處理,“這種雞皮,炸一炸,很香很脆,很好吃!”,聽她這樣的描述,我愣了一下,腦筋頓時混沌,覺得很訝異,她的口音是鄉音,她的外表,一副淑女相,是個普通台灣人,但是她的腦袋,和我的腦袋,對雞皮的看法,竟然差那多,很想知道,在她的腦袋內,她還有那些奇妙的看法。

如果不是聽到她的高論,還以為她和我思想同一國,她對雞皮的喜愛,怎麼培養出來的呢?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一個多元文化的好議題。“來自台灣俏淑女,歡喜超市買雞皮,奇妙口味無人比,多元文化好議題”。 說到雞皮,想起古早台灣的鄰居,碧雲仔,我剛念小學時,她嫁到我們村庄,個性開朗,常聽到她的笑聲,一個典型的村婦。小時候在鄉下,我常端著碗,盛著肉和菜,坐在厝外大樹下,邊吃邊聽大人開講。有一次,我碗內有塊肥豬肉,應該是比較像三盞肉,滷得很香很軟,也是我的最愛,一直到現在,還令人懷念,尤其是那入口即化的爽快,實在難以形容,當她看到那塊肉時,竟然告訴我,她最怕吃軟軟的豬肉,滷的豬肉,必須有點彈性的,她才敢吃。對我而言,完全相反,不喜歡有點彈性的豬肉,因為怕它還未熟。

聽了碧雲仔的話之後,我小小的心靈,有了簡單的體會,不是每個人,對吃的選擇都一樣,但是,萬萬沒想到,數十年後,在數千里外的美國,我對雞皮的反應,還那麼過度,警惕不夠,犯下了欠缺多元思考的錯誤。“入口即化肥豬肉,我盼餐餐吃個夠,美是環肥或燕瘦?就看腦袋如何說”。

 不只是對吃的選擇,有萬百種差別,在多元的現代社會中,因為成長的環境,接觸的媒體,周遭的朋友,被長期潛移默化,對事務的看法,甚至做事的方法,每個人都有獨特偏好,而且經常和我們不同。

這樣的情形,在民主社會中,更是普遍,也是可貴,但是,如果人民水平不齊,缺乏容忍的修養,也將是衝突的源頭,譬如美國正在進行的總統大選,台灣去年底的總統大選,許多的意外和言語衝突,都是因此產生。

從我們的“正常”觀點來看,某些族群的言行,不但極端,而且無法理解,但是如果靜下心來,從他們的觀點來看,我們可能也是不可理喻的一群。

看到中時電子報,有個“入聯幽靈又來了”的標題,看完直搖頭,因為對我們來說,台灣加入聯合國,是個崇高的目標,竟然被用“幽靈”來形容,真的是頭殼歹去。這樣的社會,有這樣的媒體,如何能有共識呢?為了國家,為了社會,應該互相容忍,體量對方,萬事和諧為上,不是嗎?但是,說來簡單,做起來可是難上加難!期待我去超市買雞皮嗎?慢慢等吧。

“台灣入聯是幽靈,媒體何時才清醒,體諒冷靜再容忍,雞皮還是剎風景”。 若講入聯是幽靈 目怪混蛋孵無形 心平容忍腦冷靜 雞皮也是欠真情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