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施正鋒教授:近身觀察呂秀蓮
施正鋒教授:近身觀察呂秀蓮

[轉載自:民報]

[轉載]於2019-10-03 20:41:03上傳[]

 




【專文】近身觀察呂秀蓮


文/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 

2019-10-03 10:42


前副總統呂秀蓮在登記連署參選總統的最後一天(9月18日),前往喜樂島聯盟2020年推薦正副總統及立委參選人記者會,與前南投縣長彭百顯正式表達願意披掛上場問鼎九五。很多台派的選民高興地表示,終於有去投票的動力了!在台大校友會館三樓的記者會擠滿了媒體、及各界關心的朋友,呂副開場便說「若沒有施正鋒副主席,今日不會站在這記者會」,將近兩個月來的努力終於有初步的成果,忍辱負重不是白費的。

台灣才女 從北一女、台大到哈佛

眾所周知,呂副才女出身,由北一女、台大、一路唸道哈佛,後來因為得知美國即將與中華民國斷交,斷然投筆返台參與黨外運動,擔任《美麗島》雜誌社副社長。在四十年前發生的「美麗島事件」,她被控「暴力叛亂」坐監5年多。國會在1992年全面改選,她當選第二屆立委;告別動物園般的立法院,獲得李登輝前總統敦聘為國策顧問;1996年桃園縣長劉邦友命案後,她民進黨被徵召補選成功;陳水扁8年總統任內,讚譽她是「最佳搭檔、最佳輔佐」。

我之所以認識呂秀蓮,是在1990年代初期,因為自己的學術專長為「比較外交政策」,她的助理是東海大學政治系國際關係碩士,因此結緣。當時,立委不喜歡外交委員會,因為既然沒有選民服務、就沒有選票,不力連任,除了抽不到青睞的委員會只好屈就,會選擇這裡的一定是有心人,尤其是海外歸國者。還記得有一回召開公聽會,記者拍完照就走,我問她,還有必要繼續開下去嗎?她毫不氣餒,事後果真言而有信、把發言重點全版登在《民眾日報》。

陳水扁在2000年上台後,因為就任演講「四不一沒有」惹惱台派,很多人寄望呂副中流砥柱,至少提醒他不能搖擺,因此有「台灣心會」的成立,我在兩位學界前輩邱垂亮、及許世楷的推薦下出任副秘書長。另外,呂副先前運用桃園縣長選舉補助成立「國家展望基金會」,後來也交給我幫忙整頓,出了好多本原住民族的專書。蔡明華卸任呂副辦公室主任,我婉拒入府;儘管未能擔任家臣,卻是保持一定距離的客卿,主要是提供政策上的建言。

不卑不亢 與卡斯楚相談甚歡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隨呂副出訪,在西雅圖與美國在台協會(AIT)執行理事施藍旗(Barbara Schrage)遊艇巡弋港灣,不卑不亢,不像外交官員唯唯諾諾。當時,代表團參加巴拉圭新任總統就職典禮,她在新建的國會大廈跟全體議員演說,鏗鏘有力,與有榮焉。在國宴上,呂副與古巴總統卡斯楚相談甚歡,他後來還在電視談到台灣加入聯合國;記得當時,所有各國祝賀代表的隨扈都不能帶槍進入,只有卡斯楚身旁兩位貼身護衛持槍,我有幸站在一旁看到歷史鏡頭。

在陳水扁總統任內,呂副被授權負責人權、及科技兩個諮詢小組(委員會),我曾經幫忙規劃召開「原住民族自治區公聽會」,聆聽原民菁英的心聲、探討具體的可能作法,那是國內的先驅。比較特殊的是,她對於女性學子的關懷,特別在總統府頒發原住民族女秀才獎學金,最高的是研究生二十萬;依稀記得,當時獲獎的是太魯閣族留學生鄭川如,她已經獲得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法學博士返國,目前任教於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專注原住民族權利的保障。

從仁愛官邸、新生南路、衡陽路、光復北路、青島東路,又回到目前在仁愛路的芙蓉大樓,一路相隨、若即若離、相敬如賓。呂副在馬英九政府期間辦《玉山周報》,頗有《紐約時報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的味道,我擔任主筆,時常獲邀撰稿、或是擔任座談會與談人。她由三峽搬到林口,有一回接到辦公室蘇主任的電話,表示有神秘嘉賓要來見呂副、說希望能見到我,一猜就是陳水扁;他向我澄清,總統任內不止提拔蔡英文、對呂副也很好,令人莞爾。

追求和平中立 邁向東方瑞士

這幾年,呂副推動台灣「和平、中立」,我原先有所保留,要求至少舉辦學術研討會,讓不同專業訓練的學者對話,她從善如流。綜觀各國的作法,我終究同意,中立可以說是我們想要追求的目標,尤其是「東方瑞士」的想像,同時也是台灣獲致法理獨立的途徑之一;當然,我們所要的中立是有尊嚴、有志氣的武裝中立,絕對不是求饒投降,那麼,就必須讓美國知道,這是像歐洲國家親美防蘇的不得已作法;同時也要正告中國,這是台灣法理獨立的底線、絕不退讓。

去年,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相當程度是選民不滿意蔡英文政府的表現,特別是託付「全面執政」、竟然堅持「維持現狀」。既然小英打壓「東奧正名」、實質沒收「人民公投權」、懼怕「制憲正名」、反對「獨立建國」,就沒有什麼好眷戀的了。喜樂島聯盟在7月20日創黨,揭櫫「獨立建國 制憲正名 公投入聯」、「致力司法改革、堅守公平正義、推動族群平等、建構均富經濟」,不是要反民進黨政府,而是認清這個政權背叛理想,因此要讓大家可以「歡喜快樂」來投票。

喜樂島成立後,自始宣示在民年大選推派總統候選人(捒人),黨內有郭倍宏、及彭文正的呼聲,黨外則有呂秀蓮、賴清德、黃國昌、陳永興、及陳師孟等建議,決策委員分頭遊說,我則因為與呂副認識20多年,當仁不讓。當時,她因為民進黨修訂『公投法』將公投與選舉脫鉤、此後公投的投票率很難達標,萬念俱灰、生了一場大病。我跟她勸進,表示打游擊是我這種雞鳴狗盜的人在作的,既然有張良、韓信、及蕭何,她應該扮演劉邦、出面整合台派勢力。

我是一介書生、臨危授命,既要說服同志接受「和平、中立」的理念,又要拜託呂副扮演母雞的角色,畢竟國際情勢詭譎、明年選戰瞬息萬變,小綠、小小綠幾乎全被吸納,台灣總是需要有人可以維持奄奄一息的香火。呂副珍惜羽毛,考量時間太短、倉促之間又有連署的難關,不敢輕易首肯。我們除了正式三顧茅廬,個人還擔任魯仲連,幾度幾乎放棄、失意回到家中。一直到領表登記的前一個晚上,本黨秘書長郭倍宏成功說服彭百顯搭檔,不可能的任務終於完成。

有幸認識呂副將近30年,維基百科寫著,「是呂秀蓮的政治顧問之一,與楊憲宏並列為呂秀蓮的兩大策士」,委實不敢當。我對她的認識是巾幗英雄,高瞻遠矚、勇於任事、思慮縝密。或許是因為法律人的訓練,行事小心。印象最深刻的是,國史館在2016年幫她岀版了一套《非典型副總統呂秀蓮》,受命寫推薦序〈政權轉移與民主鞏固的見證〉,因為當事人還健在、用字淺詞有所保留,她幾度拜託寫長一點,最後一次還是親自到沒有電梯的寒舍,實在受寵若驚。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期待呂副引領大家走出鬱悶的亂局,在「和平•中立•喜樂島」的巨擘下,朝台灣朝主權法理獨立大步邁進。

(本文轉載《民誌月刊》43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