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黃越宏:從蔡英文論文的真假,看知識分子的迷信
黃越宏:從蔡英文論文的真假,看知識分子的迷信

[轉載自:法治時報]

[轉載]於2019-10-31 15:10:10上傳[]

 



從蔡英文論文的真假,看知識分子的迷信

文/黃越宏【作者為法治時報社長】

蔡英文的論文「真假」問題,自從成為「爭議話題」且引起社會大眾廣泛討論以來,全台以及海外人士大概可以分成「三種類型」。

第一類是「讓證據來說話」的類型:

就是每天很認真的「找資料」、「找證據」、「找破綻」以證明蔡英文的博士論文是造假、是沒有通過口試的。

這一類人士,本來只有台灣島內的幾位學者(賀德芬、彭文正)在做,現在已經蔚為成為國際新聞,海外學者也都紛紛加入,如留美國博士的林環牆、留英國博士的徐永泰,也都加入。

第二類是「天塌下來與我無關」類型:

就是這個問題,完全不干我的事,而且,我也沒唸過博士,博士論文如何口試我也不懂,既不干我事,我又不懂,所以,這個爭議的真正答案,我就乾脆跳過去,少發言少插嘴。

最有趣的是,民進黨的多數政客們,也都採取這種態度,不像其他對該黨不利的言論,他們總是一蜂窩的集體出面反擊。

第三類是「深度迷信蔡英文」類型:

這一類型的人士,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先有立場(一定要支持蔡英文),才開始討論「論文真假」的問題,所以,他們的發言就非常地「多元」,也很有看頭!

但是,因為這些人士的發言都是先有答案,才開始找理由,所以,他們的發言就會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迷信」型態。看過他們各式各樣的發言之後,一定會覺得他們很像滿清末年的義和團。

這是一種非常非常難得的機會,沒想到在廿一世紀的今天,竟然有機會可以藉著「總統博士論文」的爭議,看到「知識份子無知和迷信」之如此生動活潑的案例,並可以用來告訴國人:

「迷信」不是無知村姑村民才有的,總統身邊的「學術份子(或知識份子)」也會犯迷信的毛病,恐怖的是他們不但堅持「自己的迷信」,還會要求別人也要跟著他們迷信!

這些高級權貴知識份子的「迷信」種類,依照他們投入迷信的「行為模式」,大概有下列幾種類型:

一,「政治迷信」(論文的真假,真的不重要):

一本論文的「真假」或是有無通過口試,一點也不重要,且對台灣前途也沒有影響。

但是,台灣的安全與前途,如果沒有讓蔡英文連任,就會完蛋,所以,一定要支持蔡英文順利連任,這才是最為重要的第一要務;若是蔡英文沒有連任,那台灣的前途就完了,就會給中共統一了。這種言論,是將「台灣前途與蔡英文連任」畫上「等號」,且是完全沒有邏輯關係的「政治迷信」之荒謬論述。

這種「政治迷信」的離譜程度,簡直直追當年蔣介石的戒嚴時代,迷信的認定只有「蔣公」才能帶領大家反攻大陸,光復大好河山。

只是時代變了,到了廿一世紀了,這些迷信份子將迷信的「對象和內容」稍後改了一下,就是將「蔣公」改成「蔡婆」,將「反攻大陸」改成「保衛台灣」,至於迷信之本質,完全沒變。

二,「名牌迷信」(論文不可能是假的):

倫敦政經學院是多麼有名的大學,人家蔡英文都已經拿出她的學位證書了,為何還有人不相信?這真是太奇怪了,太荒謬了。

難道,每個大學教授都要經歷類似的「責難」與挑剔嗎?都要被質疑論文真假,或是要求出示論文的口試證明嗎?即使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大學「證書」,都還是無法取信大家嗎?何況,當年政大、東吳、教育部都有審核過,且當時是國民黨執政,難道國民黨會幫她的忙?還有,國民黨為何不出面打擊,反而都沒有聲音?可見,這是一個假的議題,不要再吵了,為了台灣的民主前途,真的不要再吵了。

這種論述是犯了「迷信名牌」以及「歷史健忘症」。認為只要是貼有「名牌」的標籤,就是值錢的正牌好貨,就是不會造假,他們忘了,「造假」當然要「造假名牌」,那才值得去造假,野雞大學根本不用造假,因為不值錢,不值得為它造假。

至於「歷史健忘症」是部份人類天生的悲哀。蔡英文是「拜」辜嚴倬雲當乾媽,乾媽要她老公帶乾女兒給李登輝「安插」官位;至於,進入政大教書,則是「性侵犯」馮滬祥幫忙安排的。

看看這些人脈和戒嚴歲月,別說沒證書,就是外星人想進政大教書,國民黨都會有辦法順利安排的。對了,這種「名牌迷信」的人士,還有一招很利害的說法:就算蔡英文真的是拿著假冒的名牌(論文),招搖撞騙35年,那也不是她的錯,是讓她可以招搖撞騙的「原廠」的錯。

所以,不能怪蔡英文,要怪,就要去怪「倫敦政經學院」才是。這種說法,不就像買到仿冒品報警,警察卻告訴你,警察不管這個,要去找廠商才對?

三,「權威迷信」(總統都一再出面澄清了,可以停止了):

用總統的地位和權威來「證明」,論文是真的,因為,總統是最有地位的權威人士,她的出面就是真實保證。這種說法最為不堪一擊。因為歷任總統都是謊言連篇,隨便一找,都可找到一堆「總統級」的謊言,比比皆是。

這種迷信就是典型的「權威迷信」,認為已經擁有大哥地位的「老大」,只要他出面講的話,一定都是對的,一定不能去懷疑,懷疑大哥講的話,是違反當「小弟」的倫理,是不懂義氣,是來亂的。要知道,大哥願意讓小弟「跟」在身邊,是小弟的福氣;當小弟的要珍惜這份福氣,只要負責聽話就好了。這種「黑道小弟」心態,竟然也出現在政壇上,且還為數不少,實在也是某種台灣的「另類奇蹟」。

四,「權威迷信之次級貨」(找教授團體出面背書):

這種作法是屬於上述「權威迷信」的「次級貨」。

這種作法彰顯的是,用「總統級的權威迷信」已經藥效不夠,藥力不強,無法催眠百姓,無法讓國人相信論文是真的。

也就是,無法阻擋這個「真假博士」的議題繼續燃燒。無奈之餘,只有推出「次級貨」,用海外「教授團體」來簽名連署背書,以公開肯定和認同的方式來強調:蔡英文的學歷與證書是真的。我們都是教授博士,我們的學術地位具有權威性,大家應該要相信我們的話。這種作法,很像當年德國的希特勒,因為不爽猶太人的愛因斯坦,竟然比德國人優秀,能提出相對論,於是,找了一百個德國教授連署並登報強調: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錯的!是不成立的!

須知,教授「連署」是沒意義的,論文上面有口試委員「簽名」才有意義!

五,「拿香跟拜的儀式迷信」(發動網軍攻擊與圍勢):

總統掌握國家的資源和機器,想要發動網軍,易如反掌。

各式各樣的網軍,紛紛出動,不論是日本圖書館、倫敦政經學院台灣研究室,分別從不同角落竄出。
攻擊和防禦的目標,簡單明確:一,務必全力抹黑(攻擊)找到證據的人士。二,務必防禦「總統論文」的存在與真實性。

因此,網軍就找到了日本的「目錄」,強調「沒論文,怎麼可能會有目錄」;不然,就是強調「沒論文」但是有「書」(this is a book)和「草稿」等等。

總之,網軍的專業是「迷惑和混淆」網民,不是真正的專業學者,所以,只能算是一種「儀式迷信的操作者」,也就是台語說的「拿香跟著拜」之角色,意義不大。

這種迷信,是所有迷信等級裡面最低級的一種。

——原載台灣《法治時報》2019-10-18

http://www.npo-rwd.org/lawpaper/index.php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