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訪問想實踐做人道理的老台獨
訪問想實踐做人道理的老台獨

[轉載自:NAPA FORUM]

[molli]於2019-11-30 03:11:59上傳[]

 

訪問想實踐做人道理的老台獨

(本文刊載在民誌45期,2019年12月份) 林修正

因為親友介紹,我終於和數十年都很期盼見到的政治運動前輩,一位被國民黨關十幾年的老台獨。見面,並進行專訪。在得到他的同意後,我將這篇訪問稿刊出。

但要寫出他的姓名呢?他為人很客氣,一直謙稱不要用自己的名字出來。他說:「我現在所想、所要,僅是一般人所要的。和一般人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曾有段被迫害的政治犯歲月而已。以政治犯身份受訪,那是特殊人講特殊事,而以一般人的角度講,這符合社會大眾的利益。」我順從他的本意,也想給他最大的尊敬方式,就是用他的母語去敬稱他。因此我就寫成Lau。這是他姓氏的台語發音。

我說 :Lau先生,能夠訪問到你是非常珍貴的機會。我們要不要從你參與政治活動開始談起?

Lau桑:我想不要。我們從現在談到過去。我一生努力的價值不在戰鬥、失敗的那一段,雖然這個過程令很多人遐思神往。但最有價值的地方應該不在歷史本身,而在以那樣的奮鬥過程,所總結的心得。並能對今後的政治運動,提出有「淡薄」(台語)貢獻的建議。而在相關議題上,我會講我的過去與感想。

從現在講到過去

我說 :好。那你對明年2020年1月11日的總統與立委大選,有什麼看法?

Lau桑:在行政上,這是選總統或地方首長的問題。韓國瑜、宋楚瑜會緊縮國家的外交、國防的權力,以滿足中國的要求。這就是地方首長。區長也能做事,但他要配合上級命令。你不能否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有相當能力,他也不想讓香港這麼慘。但北京逼他必須這麼做。這就是選總統與區長的差別。

我說 :但很多人認為:1.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臺灣不是。2.我們可以和中國談判更好的一國兩制的條件。3.許多獨派甚至認為現在獨立意識低迷不振,與蔡英文執政有關。下架蔡英文、甚至民進黨再在野一次,才能重振獨派氣勢。

Lau桑:只要變成中國一部份,所有談判契約都僅是一張紙。中國對中英聯合聲明、西藏協議都這樣。其次,香港反送中事件至今,可以看出共產黨比國民黨更狠。我被國民黨刑求到牙齒全被打掉、家人來面會時,我只能用爬

的出來見人。臺灣人民能有如我,被打到這樣還能有求生意志的人,才有資格說要投給韓國瑜、宋楚瑜。統派若不能記取國民黨被騙了一千萬平方公里的血淚歷史,就支持他們。

香港目前沒有喊出香港獨立,中國就這樣殘暴對他們。臺灣人敢讓主張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執政,臺灣人就是意圖分裂祖國,現在也還在犯法中!罪責至少被抓去關、去殺、發配新疆、西藏。中國要殺臺灣幾千萬人有什麼困難?

或許有人認為不談政治就不會犯法。我從來沒有犯法,我要參與選舉、提政見,一切都照當時的憲法、法律,但我被關了十幾年。要不是我日本的老師強力救我、國際聲援,我早就死在監獄。最後讓我活著出來,可能不是刑期已滿,而是社會現況已經比我當時要追求的民主更開放。但我真的離開牢籠嗎?我隨時受到國民黨的監控,要定期向特定機關匯報。也就是說我隨時都可能再被抓進去關。你們若不想讓自己或自己的子孫,付出我這樣的人生代價,就要投票給蔡英文、本土勢力。

我說 :但蔡英文的執政成績與魄力受藍軍挑戰,也有部分綠軍詬病。激進反蔡英文的獨派,甚至認為蔡英文在掩護藍軍。

Lau桑:我認為政府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堅持守法而不妄為,不是大有為。要大有為,蔣介石、蔣經國權力最大,最能大有為,但被他們統治下的人民卻吃盡苦頭。那樣的苦你們都吃過,為何還要大有為?西方國家的經濟發展的比東方好,但他們的政府都強調守法,不是大有為。亞當斯密不是這樣主張嗎?蔡英文政府最大的能力就是守法守信。那就夠了。

政府怎麼運作我不懂,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掩護藍軍。我只看兩件事情。1.政府有沒有守法?2.就是台灣能否獨立存在。舉例來說,我也很不喜歡馬英九,也認為應該關他。但若沒有證據就關曾經那麼有權力的人,自然就有人在沒有證據下關你我他這些平凡人。你認為關馬英九洩恨比較重要?還是保護國民的權益比較重要?第二,臺灣能否獨立?只有獨立才能過你想要的生活。若不能獨立,再多的理想都是假的。香港就是最好的例子。那些因不滿蔡英文而不去投票,就是變相支持韓國瑜。再說蔡英文許多條件都比韓國瑜好,即令比缺點,韓國瑜也比蔡英文嚴重。結果他們寧可放棄條件好的,支持條件差的。寧可放棄幾十年來追求台獨的理想,去支持統一的韓國瑜。這怎麼能讓人信服呢?

我在被國民黨關押、出獄,這數十年,我也想很多。政府有義務保護每個人,過的像湖濱散記的梭羅那樣的自我選擇生活,至於要如賈伯

斯、比爾蓋茲的生活,那就讓他有權利自己去追求,如此而已。

我說 :綠軍有很多人強調蔡英文的政策與施政風格,某種程度是偏藍而非偏綠,對你這種等級的獨派前輩,會不會接受?

Lau桑:我知道的民主鬥爭有兩種。一種是韓國式的,卸任總統不斷被鬥爭,然後這個國家的政治不斷在動盪中。

但正常民主國家不會這樣玩。日本幾次政黨輪替,後繼執政的政黨也沒有全部推翻前面的政策,只是做必要的調整,以符合自己政黨的政綱與理念。如果做不到那個過程,也不會全面否定之前執政黨的作為。至於處於合法、非法的灰色地帶問題,在國家利益的前提下,都假裝沒有發聲,或者從輕處理。日本人非常守法,政治鬥爭也很激烈,但若因政治鬥爭而出賣國家利益,日本人是不會接受的。

臺灣一般人仍然沉浸在1988年以來的風暴型政治模式中。李登輝到陳水扁這首次政黨輪替,當然會有革命性的舉動。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則是另一次的「革命」。那麼從馬英九到蔡英文,要不要另一次「革命」呢?蔡英文終止這樣的革命。他這一任任內的幾個重要爭議議題,不僅脫離統獨,而且問題在財政、內政、兩性與勞工。這些議題才是國家應該重視的。有人說他不挺獨、不支持民主運動。但我借用馬克斯的論點。政治是上層問題,經濟問題是下層問題。把下層問題搞好,上層問題就跟著解開。其次,如果很難改變年長者的投票習慣,那就全力開發年輕者的選票。只要近幾年選票能勝,則隨著時間演進,支持本土的選票就會逐次增加,藍綠的選票結構就會調整。臺灣要的是正常國家。

我說 :你對蔡英文的司法改革?

Lau桑:蔡英文的司法改革若成功,就可能是悲劇。握有行政大權的總統,怎麼可以改革三權分立的司法呢?這就是簡單的答案。人民要司法改革,必須透過公民投票,不是總統。政黨是可以推動改革,但還是要經過公投機制。

不要告訴我人心望治、掌聲最多。那是東方想法,西方式照制度走。要走西方的路就要徹底的遵守。所謂有中國特色的XX,最後都把事情搞砸。

台獨的路=做人的路

我說 :從你走向台獨的路,到你現在挺蔡英文,有什麼脈絡依據?

Lau桑:我挺台獨,這種講法是錯的,也是對的。

我留學日本時,看到民主國家國民怎樣行使憲法給他們的政治權力。我也依照國民黨所稱的中華民國憲法,準備來選市議員,有錯嗎?我的政見在替我的選民發聲,有錯嗎?我的獨派不是獨派,僅是正常人的正常作為。

國民黨指控我們組連線,這是錯的。在民主國家,國民參選組連線才是對的。連線就是組黨、組派系。這在日本很正常。連國民黨自己內部不也是這樣?以往的三民主義青年團(陳誠系統)、太子派、夫人派,派,連系、馬系、地方派系等,他們可以組團組派,別人就不可以?請問現在台灣各政黨在選舉時,是不是準備替選民出聲,批判執政黨。他們若是對的,我就是對的。他們不台獨,我也不台獨。所以罵我台獨是錯的。

但另一方面,我要忠實的站在我選民那一邊,爭取他們的權益,在當時的狀況,國民黨指控我是台獨。而我也以台獨自居!

我說 :也就是說,你認為全世界多是獨派?

Lau桑:對。全世界多是獨派。Nationalism本來就是用來區分自己和別人差異的獨派工具。所有nation-state都是由獨派建立的國家。

日本是不是獨立的國家?日本首相、民意代表也不喊日本獨立,但他們只要對日本、日本國民好,讓國民支持他的政策、熱愛日本,他就是在執行日獨的目標。蔡英文的所作所為,不就是這樣?所以,攻擊蔡英文的人,硬說蔡英文不喊台獨、不執行台獨政策。。。這些都是笑話。

喜樂島聯盟以蔡英文不支持東奧正名而反蔡,這很荒謬。你通過一個決議,要日本去得罪另一個強國中國。你說日本會不會接受?東奧正名不管公投能否過關,日本都不會幫忙臺灣。

但日本政府會為關乎日本安危的臺灣海峽航道安全,說服國民出兵和中國開打。

最後,我問了他一個問題,「你怎麼去評論你的政治事件、一生?」

Lau桑靜靜的說:我遇到的不是政治事件,而是作為人的事件。

我在此一併回答你將要問我的問題。1.為何參與政治;2.為何不像其他政治受難者,出獄後又重新介入政治?3.我對現在政治發展的感想是什麼?

你們現在以怎樣的心情評論政治、參與選舉,就是我當時的心境。當時的我就是現在的你們。我沒有錯,所以我的老師會出面營救我。他營救的不僅是他的學生,更且營救學生實踐做人做事道理的行為。我實踐人的道理。我的老師實踐教育者的道理。

我是因努力要當一個人而入獄,不是政治企圖。之後,我要去照顧我的家庭、賠償我的妻子與家人,在我入監那一段時間,所付出的辛酸與痛苦。我在戒嚴後期沒有從政,因為我沒有權力叫他們繼續付出。而這也是做人的道理。

最後,若政府若要真心賠償我被關那麼多年,我的要求只有兩點。依法行政,保護國民、國家。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