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北美台灣教授協會王泰澤博士痛批蔡英文假博士騙世人
北美台灣教授協會王泰澤博士痛批蔡英文假博士騙世人

[轉載自:民報 ]

[轉載]於2020-01-15 06:01:01上傳[]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王泰澤博士 痛批蔡英文假博士騙世人 


曹長青臉書推薦評語:王泰澤博士是北美知名台派學者,也是台灣歷史和語音學的研究者,在美國辛辛那提大學 OLLI 松年學院主持「台灣歷史」課程。

王博士是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永久會員。他為人正直,不畏權貴,敢於針砭時弊、批評權力者。

他也是一個樂觀、爽朗的性情中人。1994年他患癌(大腸癌第4期,已傳到肝臟)做了手術並化療,至今已26年,他健康如初,創造了奇蹟!

台北醫學大學校長、美國國家神經創傷學會會長許重義醫師在論述精神因素在治癌中作用一文特別引述了王泰澤的例子。我也曾撰文評介(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2/201210071815221162.htm)。

王泰澤博士還善雕刻,曾給彭明敏、史明等做雕像。他這篇論述(痛批蔡英文假博士)有理有據,值得讀者參考。】


民報【專文】「論文門」敞開,透露出台灣讀書人不辨真偽、不理是非


作者:王泰澤博士 


不辨真偽、不理是非的讀書人,通常自視甚高,連普世價值都可忽視。這篇文章針對「教育倫理首重誠信正義」的普世價值,指出目前台灣學術界,思想言行「不辨真偽、不理是非」大有人在。他們的談吐重點屢屢失焦,言行往往依附權勢——從里長辦公室到總統府——官民世風日下。

「論文門」的原由

蔡英文總統自稱,她於1984年取得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博士學位,引發質疑。誰是能證明她這個學歷說詞不真實的第一人?「解鈴還是繫鈴人」,不是別人,是蔡總統自己。因為她的證詞破洞百出,容我重複說一次:「能證明她的話不真實的第一人,不是別人,是她自己。」她位居高位,3、5分鐘可以圓滿澄清的質疑,她卻花了3、5年,依靠她的權勢「打開一罐蠕蟲 open a can of worms」。「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絕對腐敗」。

她說謊的證據何在?在她一直拿不出博士論文口試委員通過的合格論文原件,也拿不出學校藉此頒發給她的博士學位證書原件;然而,她卻硬要國人相信她的博士論文和學位證書都是真的。她為要圓謊,閃閃躲躲所說的話、所做的事,全都是她說謊、造假的證據。有良知的國民因而質問、譴責她的誠信可疑,確實有理。

「論文門」的窘相

蔡總統的博士論文和博士畢業證書,是地球上找不到原型的海市蜃樓。若不是,就是諂媚大臣看得見,純真孩童看不見的「國王的新衣」。

「論文門」的所有證據都在蔡總統自己的手中,她本可妥善處理,贏得全民尊崇愛戴。可惜,她卻倒行逆施,反以一國「總統」之尊,靠「威權造假」的手段瞞騙國人。有極多不辨真偽、不理是非的台灣讀書人茫然不解,自願信服。結果,台灣學界本來對教育倫理的認知,區别善惡,愛憎分明,竟然反而落入政治圈套,被「分而治之」,令人失望痛心。

「論文門」的謊話內容,雖然已被曹長青先生、賀德芬(一)、(二)、林環牆、徐永泰,以及彭文正《政經關不了》、 童文薰《童溫層》和歐崇敬《歐崇敬多種電視台》等人詳細引證。彭文正教授甚且在他的自媒體《政經關不了》上,多次宣布「論文門」事件已「一槍斃命」、「二槍斃命」、「多槍斃命」,然而此「門」斷壁残垣,其「貴庚」不知還會「虛度」多少時日。

比較楊偉中碩士學位遭人質疑案

三年多前,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楊偉中委員,生前遭人質疑政大碩士學歷是偽造文書。他隨即登報出示學位的中、英文原件證書照,並且打趣說「一定要向這兩張證書道歉,4年多沒去領它們,讓它們躺在註冊組,和其它夥伴相處了這麼久。」言為心聲,不說謊的人才能如此幽默。楊委員畢業時,或許是漫不經心,未辦理離校手續,以致學歷證書一直留在政大註冊組。可是他需要時馬上找得到。蔡總統「翻箱倒櫃」,找得到30多年前留藏至今的泛黃草稿散張,而正式論文、畢業證書和所應該有的影印本,連她自己都無收藏,也無法找到,真是匪夷所思。

蔡總統不僅把散張草稿結冊存檔於國家圖書館,誤導國民那是她通過的博士論文,還把她30多年前教職時代的升等資料,從去年開始,充當國家機密文件存封30年,還以公訴控告質疑者賀德芬、林環牆、彭文正3位教授毀壞她的名譽。台灣威權時代,蔣總統這樣藏證誣告,是無可奈他何;台灣民主時代,蔡總統這樣藏證誣告,是她膽大包天。

英國大學的師徒傳道授業

因為「論文門」發生地是英國的大學,我選一本 1940 年代的書《談休養》,約略提一提英國大學學校教育,師徒關係有其良好傳統。書作者美學家朱光潛說他初到英國讀書時,他的教師寫給他一封長信,信中說明「大學教育在使人有正確的價值意識,知道權衡輕重。」他當時看了這句話,心裡懷疑:「大學教育的功用,就只不過如此嗎?」可是20多年之後,他記起「正確的價值意識,知道權衡輕重」的要義。於是寫了一篇文章〈談價值意義——「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負起了承先啓後的教育責任。「論文門」中的蔡總統在英國留學時,未曾經驗過這樣優質的師徒授業、聞道解惑。

她在英國留學的短短時間,連一本論文不可授予2個或1個半博士學位都不知道。她反而吹噓她的學術成就之一,就是得了1個半博士學位。更扯的是,她說她的2個口試委員,一個經濟學博士,說她論文中的法律部份寫得不錯,另外一位口試委員學法律的律師說,她論文的經濟部分寫得不錯。若真有此事可幽人一默,分明論文中經濟、政治兩部分的主要考官都不讚賞她的論文,她卻不理解,還自我解嘲成考官讚美她的論文的幽默話。可見,她不是一個自願深思熟慮「價值意識、權衡輕重」的用功學生。

台灣人的先天悲哀和後天悲哀

「論文門」也透露了台灣讀書人不知「權衡輕重」,而且沒有「正確的價值意識」。這是讀書人後天的悲哀。這也使我想起李登輝前總統1994年對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陳述的「生為台灣人的悲哀」。後天悲哀加上先天悲哀,台灣人似乎總是逃不過天譴!

李前總統20年後繼而擔心「新時代台灣人」會由「外來民族奴隸」變成「自己民族奴隸」。而今 2020 總統競選期間,意識形態被操作得沸沸揚揚:「不選蔡英文」就是「紅色集團」,就是要選「草包韓國瑜」,就是「黑英」……社會瀰漫「芒果乾」「亡國感」。用意無他,是在造就蔡英文等同昔日國家興亡必靠和蔣介石等級的「救星」——2020總統非她連任不可。

弔詭的是,蔡英文在去年12月27日政見發表會上說「每次國民黨說,選蔡英文當總統,中華民國就會滅亡,都沒發生」。這種自相矛盾、自我打臉的選舉語言,沒人聽得懂,無非是李前總統說的「自己民族奴隸」的前兆。

蔣介石昔日在台灣之所以被擁戴成救星,是國共內戰敗戰時,他從中國帶領近百萬「難民同胞」脫離紅色「共匪魔掌」,讓他們能在台灣寶島安居樂業。蔡英文只是近20年民主台灣4位民選總統之一。她何德何能,只是因為她想連任(人之常情),就要把她和台灣的命運畫上等號,非她連任總統,台灣便會亡國。甚至有海外學人聖誕夜在論壇上駁斥2020不選蔡英文連任的PO文,勸告壇友說「我們在美國,不要害死在台灣的台灣人。」想想,連蔡總統自己都不會說「你們不選我,就是你們在美國要害死在台灣的台灣人。」這位海外學人勸告在美國的台灣人,不要害死在台灣的台灣人,其好意當可領受,只是他講了蔡總統不會講的話,實在不合身分。

蔡總統全面執政4載,何致今日民心惶惶,深怕亡台?

——原載《民報》2020-01-0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