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林環牆博士:蔡英文論文門大突破—兩份電郵說明一切
林環牆博士:蔡英文論文門大突破—兩份電郵說明一切

[轉載自:林環牆臉書]

[轉載]於2020-01-21 06:01:01上傳[]

 




CH 1






論文門世紀大醜聞的超級大破口——兩份一直未公開的電郵說明一切 

作者:林環牆

2011年神秘5人小組

大家應還記得:2011年6月,蔡英文在張小月,陳其邁,蕭美琴,以及謝志偉陪同下,飛往英國倫敦政經學院(LSE)。這個2011神秘5人小組所為何來?他們見了什麽人,做了什麽安排?我們調查得證據顯示,這神秘5人小組在英倫的所做所為,已形成論文門世紀大醜聞的超級大破口。

當時,這一神秘5人小組會見了三個重要人物,包括:LSE代理院長瑞斯(Judith Rees,2011.5 ~ 2012.9),英國上議院議員暨前LSE院長紀登斯(1997 ~2003),以及格達費兒子賽伊(Saif Gaddafi)的論文指導教授海爾德(David Held)。

2011引爆格達費醜聞:LSE收賄,教授受後謝金,學生雇槍手寫論文

2011年,是神秘又陰暗的一年。當時所謂的「格達費-LSE醜聞」整個爆開,時任LSE院長也是經濟學博士戴維斯(Sir Howard Davies)因而於2011年3月宣佈引疚辭職。這一個醜聞牽涉龐雜,容我一一簡述如下:

1. 根據英國前首席大法官沃爾夫(Lord Woolf)透露,那一筆來自利比亞150萬英鎊(240萬美元)的鉅額捐款,並不是自發性地捐贈給LSE,而是LSE主動向格達費基金會索取。但這個基金會卻是2002-2008在LSE就讀博士班的格達費兒子賽伊所經管。

2. 大法官沃爾夫指出,那一筆來自利比亞捐給LSE的150萬英鎊,實際到位30萬英鎊,而且都是不乾淨的企業賄款。在此提醒大家:這30萬英鎊捐款比施芳瓏收到的那一筆48萬英鎊的匿名捐款還要來得少。

3. 大法官沃爾夫也指出,格達費兒子賽伊的論文指導教授海爾德,竟然在賽伊被授與博士學位6個禮拜後,向賽伊索取金錢。

4. 另根據美國位於麻州劍橋顧問公司Monitor Group的文件,前LSE院長紀登斯則分別於2006 與2007兩年兩次經由這家公司安排飛去利比亞。當被質問是否收受利比亞賄款,紀登斯只是抱持緘默而不回答。

5. Monitor Group這家美國公司聲名狼籍,2011年3月3日發表聲明承認,他們收受金錢報酬,以充當賽伊博士論文的槍手。格達費醜聞引爆後,這家公司於2011年宣告破產。詳見:
http://archive.boston.com/news/local/massachusetts/articles/2011/03/04/local_consultants_aided_khadafy/?fbclid=IwAR0CvqUshkXZYFZ8v_wiiWkI8UXUOTof7go4c2JIDzR-3n47aWvv2NM0_fA

上面的故事說明LSE是英國一所不能堅守學術倫理的大學,它沒什麽公信力可言!

2011英倫行的目的何在?

讓我們驚訝的是,在格達費醜聞陰影籠罩下的2011年,以蔡英文為首的神秘5人小組,為什麽6月9日還去會見紀登斯與海爾德兩位涉及收賄的問題人物? 

據台灣中文媒體報導,陳其邁在英倫行之前曾提說會安排蔡英文在LSE的演講活動,一如陳水扁與馬英九兩位前任總統過去的英倫行。但是為什麽沒有安排成功呢?

本人認為這當中透露出一個讓蔡英文非常尷尬的訊息:因爲在公開演講的場合,LSE若要介紹蔡英文時,一定不會稱呼她為蔡博士。大家不要忘了,2016年1月,蔡英文當選總統時,當時的LSE院長祝賀詞是直呼其名,而且僅提蔡英文是LSE的畢業生而已。

既然公開演講無法讓蔡英文稱心如意地安排好,那麽來LSE又有何目的呢?

2011年6月,雖有陳其邁伴隨同行在倫敦政經學院的校園街上,但蔡英文仍親自手提沉甸甸的黑色公事包,神色也略顯沈重(見上面的照片)。

為了察閱論文,我去年暑假曾在那兒,所以對LSE校園街景有點熟悉。根據照片顯示,蔡英文和陳其邁正好走在LSE的Portugal Street的街道上,路過一家叫Waterstone's的校園書店。那個地點離LSE圖書館走路約兩分鍾,而離倫敦大學的Senate House圖書館則約15分鐘。 大家如有興趣,可利用Google Map加以證實。

按我們蒐集到的訊息研判,蔡英文和陳其邁相當可能是要走去距離較遠的Senate House圖書館,企圖把她從未曾入館的所謂「博士論文」偷渡進去,以創造關鍵性的入館紀錄。這應該是2011神秘5人小組英倫行的主要目的!

在我8月發表的「獨立調查報告」裡,就已特別強調,早期LSE所有法學博士生都必須按規定繳交最後定稿論文至倫敦大學的兩個重要圖書館:一為Senate House圖書館,另一為IALS圖書館。但是,這兩個圖書館,從1983-84到今天,從未有蔡英文的論文入館紀錄:所以,不僅紙本不存在,論文書目亦然 --- 這也是蔡英文假冒法學博士最為關鍵的證據!

2011夏 蔡英文首度企圖偷渡論文:兩份一直未公開的電郵說明一切

我們研判,在蔡英文沉甸甸的黑色公事包裡,是一件沉重的硬裝本論文,而這一硬裝本就是要偷渡到Senate House圖書館,再經Senate House轉傳到IALS圖書館,以創造兩個圖書館都有入館紀錄。

這項研判是有具體根據的,因爲我握有兩份來自英國校方但一直未完全公開的電郵。這兩份都是在10月9日同一天收到的,而且都在回答我們在下面提出的關鍵的問題(詳參附件電郵):

「LSE官網上10月8日有一新聲明說:“Senate House圖書館的紀錄證實,這個圖書館曾收到一份蔡英文的博士論文,並將之轉交給IALS圖書館。” 請你們在你們的圖書館找找看有沒有那份論文?」

*** 來自Senate House圖書館的電郵 ***

結果Senate House 圖書館在同一天(10月9日)提出三個震撼性的答覆:

1)從Senate House圖書館的卡片書目(Card Catalogue)紀錄來看,這個圖書館應從未收到校外口試委員們(External Examiners)繳回的原始論文副本。

2)另從後來的書目紀錄來看,Senate House圖書館在2011年收到一本論文,並送交給IALS圖書館。

3)但是IALS圖書館已證實他們的圖書館已不再持有那一本2011版的論文。

上面三點的每一點答都非常震撼。綜合這些答覆,我們可以歸納出三點觀察:

---- 第一點答覆可能暗示,蔡英文根本不曾有過博士口試,所以沒有口試委員繳回原始論文副本的任何紀錄。

---- 第二點答覆更是石破天驚,為什麽在經過27年(自1984算起)後,會有人突然在2011年繳送一本所謂的論文進入Senate House Library,而這一年恰巧是蔡英文等5人小組來到LSE,並會見涉及格達費醜聞的紀登斯與海默德兩人。因此,我們有足夠理由斷定,企圖偷渡論文以創造入館紀錄者,正是提著沉甸甸公事包的蔡英文本人!試問:如果不是這樣,那又會是誰沒事選擇2011年送論文入館呢? 

---- 第三點答覆暗示那本偷渡的論文根本就不是正規的博士論文,所以Senate House圖書館與IALS圖書館沒有因突然收到,而於2011年開始各自建立蔡的論文書目。當時那本2011版論文可能已被IALS圖書館立即退回給蔡英文,因爲2011年才剛遭收醜聞引爆衝擊,英國校方圖書館員應該不會有膽,去違法違規接收一本遲到27年的非正規論文。

*** 來自IALS圖書館的電郵 ***

接著,我們再來看看,IALS也在同一天(10月9日)對同一問題所做的答覆(詳參附件電郵)。他們的答覆更是直接了當:「我們的收藏沒有蔡英文的論文,而且我們的紀錄顯示,我們不曾收過蔡英文繳交的論文。」

大家要特別留意,上面Senate House與IALS的電郵回覆,都是立即發生在10月8日LSE官網貼出那一份疑似出自施芳瓏的挺英聲明之後,而且圖書館員都知道有那一份新聲明。

結論

2011年是論文門世紀大醜聞的超級大破口,Senate House圖書館一定還保有內部資料記載當年是誰,以及在什麽時間點企圖偷渡論文,創造入館紀錄,以營造蔡英文的所謂博士論文失而復得的假象。當這些資料攤開時,2011神秘5人小組禁得起查嗎? 

所幸,在格達費醜聞才剛引爆不久的陰影下,英國校方圖書館不敢違法亂紀,以配合蔡英文們偷渡論文的企圖。

2019年,蔡英文的非正規的黑皮論文是偷渡進了LSE婦女圖書館,並建立起圖書目錄。但是Senate House 與 IALS迄今並沒有配合演出,來為錯誤百出、規格不對、以及編輯技術穿越時空的那一本令人不齒的論文背書。

無論如何,2011年企圖偷渡論文的事實,已清楚證明蔡英文沒有在1983-84完成博士論文。她是假博士,鐵證如山。

2020年1月8日

——原載《林環牆臉書》

原文附錄的兩份英文電郵,本網因技術原因無法刊載,請見林環牆教授的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107103880663427/posts/172471700793311/?d=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