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20200113【鄭知道了完整版】喊改革反成奪權.鬥爭?
20200113【鄭知道了完整版】喊改革反成奪權.鬥爭?

[轉載自:youtube]

[mrspai]於2020-01-14 02:29:41上傳[]

 





喊改革反成奪權.鬥爭?!韓國瑜稱沒考慮選國民黨黨主席 吳斯懷喊不會辭不分區立委..范世平建議青壯派這樣做!│鄭弘儀主持│【鄭知道了完整版】20200113│三立iNEWS


Published on Jan 13, 2020
➲ iNEWS 最正新聞直播 https://ppt.cc/fjzJax
➲ 鄭知道了新頻道 快訂閱 https://reurl.cc/Mje4v
➲王志郁+國際.理財全掌握 https://reurl.cc/RdWrkz
➲ 爆賺公社新頻道 快訂閱 http://sc.piee.pw/K2D4R
➲追蹤鄭知道了粉絲團:http://bit.ly/2T9S5nB
➲ 推特 https://goo.gl/rT13Pd
➲ 即時熱點 三立新聞網 https://goo.gl/F1koSb


============




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是二次大戰前德國的宗教領袖,因反對希特勒的猶太政策和對德國教會的控制,後來被希特勒親自下令送進集中營。


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中譯: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



政經關不了 is celebrating your special day.


經歷4個多月,在剛剛,我們的YouTube頻道的訂閱數,突破10萬大關。面對來自總統府的提告威脅,我們不畏權勢、不被收買,繼續揭穿政客的謊言。

過去,在《政經看民視》時,我們就列出以下幾個原則自省,至今依然沒有改變:

1. 你當記者的動機是什麼?

2. 你的價值核心是什麼?

3. 你捍衛了什麼?

4. 你有沒有收過財團或任何採訪對象,超過台幣500塊以上的禮?

5. 你有沒有因為人情請託,去刻意報導一則不重要的新聞?

6. 你有沒有因為外界的壓力,而不去報導一則重要的新聞?

7. 你有沒有因為輿論或網軍的壓力,而不敢勇敢地發表看法?

8. 你有沒有接受過長官的指示,修改了新聞的方向?

9. 你手中的筆有沒有為特定的政黨或政治人物服務過?

10. 你有沒有挾著個人的恩怨下筆?

11. 你有沒有屈服或迎合對你有利益或影響力的價值觀?面對來自各種的壓力,政經關不了,我們只會「愈關愈大聲」📢

===============


每一筆鼓勵、每一句督促、每一份贊助。你們力挺政經的心意,儘管表達方式不同,但我們都收到了!持續努力是我們唯一的報答方式,再一次感謝!


➤抖內《政經關不了》:

1. 台灣觀眾銀行捐款 ➔ 元大銀行806台北分行 帳號:20032000051114 戶名:政經傳媒有限公司

2. 海外觀眾PayPal捐款 ➔ https://www.paypal.me/truevot



➤《政經關不了》Facebook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rueVoiceofTa...

➤《政經關不了》LINE官方帳號:http://nav.cx/gbkzkTA

➤《政經關不了》Twitter粉絲專頁:http://twitter.com/dennispamandal


============



Grimm Press


【貫穿藝壇|影史|繪本的紅氣球之旅🎈】


▍1899年,瑞士畫家瓦勒東(Félix Edouard Vallotton)繪製作品《氣球》(Le ballon)。畫面中,一名孩子自樹蔭底下邁步而出,追尋向陽飛去的紅氣球。鮮豔、向陽、輕盈的氣球,讓他拋置樹蔭下黯淡、土色、落地的皮球。孩子的影子未與腳底相連,顯示他正騰空躍起,邁向象徵熱烈希望與絕對自由的「紅氣球」。瓦勒東以冷靜沉著的筆觸調度光影,也以內斂雅緻的平塗法,客觀傳達赤子之心的純淨追尋。


▍1956年,法國導演拉莫里斯(Albert Lamorisse)執導作品《紅氣球》(Le Ballon rouge)。《紅氣球》視角童貞,敘事流暢,成為奧斯卡罕有的無對白最佳原創劇本。拉莫里斯以童稚觀點,講述男孩與一顆紅氣球朝夕相處的奇幻故事。紅氣球色澤活潑,對比戰後巴黎的灰藍基調;紅氣球也以氮氣的輕盈,檢視城市生活的孤寂、頹喪與壓迫。奇幻的紅氣球,是隻無法豢養的飄浮寵物,以希望與幽默、自由與溫柔,與男孩的日常相伴。稚態又醇美的視角,替成人世界脫下困心磨氣的外衣,讓久經世故覆蓋的毛孔,得以歇止喘息,進行一場深情、純真的呼吸。


▍2008年,台灣導演侯孝賢改編拉莫里斯作品,與奧賽美術館合作,執導作品《紅氣球之旅》(Le Voyage du Ballon Rouge)。侯孝賢的紅氣球,同樣緊貼一名男孩,在巴黎的天空、街道、地鐵相隨徘徊。承襲前輩賦予紅氣球守護天使的意象,侯孝賢也以堅實的詩情,接棒關照五十年後依然單純的赤子之心,與仍舊複雜且讓人不知所措的成長失落。《紅氣球之旅》的鏡頭,最終落定奧賽美術館,男孩與同學一同坐在一幅畫前,試圖理解畫作訊息。這幅畫就是瓦勒東的《氣球》(Le ballon)。畫中孩童身穿白衣,金髮在光中飄逸,向陽追逐那顆紅色氣球。侯孝賢一脈相承人們對「紅氣球」的渴望與嚮往,也正視人對純真與希望的需要與鄉愁。


▍2011年,美國插畫家弘穆司(Jon J. Muth)依據巴布狄倫(Bob Dylan)名曲《風中飄盪》(Blowin’ in the Wind)繪製同名繪本。民謠《風中飄盪》兼具社會意識與哲學深度,以劃過天空的砲彈隱喻戰爭;以簡單的"men"代指致力推翻不公的人們。詞曲未提任何具體事件或個人,僅清晰傳遞關於愛、正義與平等的純粹訊息。針對《風中飄盪》,巴布狄倫有不同唱法,有時滿懷希望與光亮,像看見紅氣球升空;有時則充滿懷疑與失落;像看見紅氣球被刺破。


▍2019年,弘穆司繪本《風中飄盪》(Blowin’ in the Wind)在台問世。弘穆司以孩童、紅氣球、紙飛機和民謠吉他貫穿全書,分別代指純真、希望、白鴿與反戰。弘穆司的《風中飄盪》觀點可說與《蒼蠅王》壁壘分明。繪本《風中飄盪》同樣將幾名兒童設定於田園山水,全書也無成人身影(除了監獄牆後向紅氣球招手的黑人囚奴們),然而一改《蒼蠅王》逼視人性劣根的路線,弘穆司將孩童群聚山丘或一同划舟,帶著自省眼光行經監獄、高牆、砲口與冰山,將紅氣球抱於懷中或飄立空中。在歌詞「要犧牲多少人,才明白太多生命消失在人間?」(Yes, 'n'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這頁,孩子們更將紅氣球繫於象徵列強的加農砲口。細線如絲在風中飄盪,繫起一場善惡之間懸而未決的永恆角力。


▍最後,時間來到今天。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為你點播一首Bob Dylan的(Blowin’ in the Wind),也邀請你閱讀弘穆司繪本《風中飄盪》,看看孩子們如何飄揚、高掛、分享、珍視他們的紅氣球🎈


繪本《風中飄盪》傳送門:https://reurl.cc/L1L8zK

民謠(Blowin’ in the Wind):https://reurl.cc/A1LQDZ


===========



誤入「侏儸紀公園」的豬玀
作者: 陳師孟

尖尾本來想用「誤入叢林的小白兔」來形容這一陣子的心情,但是怕大家會覺得噁心,而且先前連「死豬」的頭銜都認了,所以就用這個更符合現實的標題吧。
根據發動連署譴責尖尾的法官團體所稱,到昨天全國已有八成的法官簽名,認為尖尾要約詢「馬英九洩密案」的法官是「濫權、違憲、毀政」,只差沒有「叛國」。害得尖尾感動不已,殘殘決定購買500份雞排(也可選擇珍奶),邀請那倖存的二成法官共享。(預算有限,知道這個消息才撤簽的人,恕不受理。)

日前國際人權團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提到中共政權近來對宗教迫害已經到了肆無忌憚的程度,不論是教堂或佛寺都遭到文革時期「紅衛兵式」的摧殘,所以中國「自由度」評比只剩下100分中的13分。結果中共官方冷冷一句:「中國內政不容外力干預」,真的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其實這是中國政府從來面對國際譴責時的標準回應,早在中共建政之初,總理周恩來就曾提出「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包括平等協商、求同存異、溝通思想、消除誤會、互不干涉內政等。中國從此就躲在這個看似名正言順的鐵布衫底下,遂行其極權血腥統治數十年。從早期的人民公社、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鎮壓藏族,再到天安門屠殺,虐殺法輪功學員並活摘其器官,直到近年的維族教改集中營,中共的暴政壞事做盡,確實已達罄竹難書的地步,也遭到國際人權團體的無數次惡評與譴責,但哪一次不是祭出一句「不得干預內政」?以最近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時,不少民主國家的議會表達關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強硬表示:「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沒有干涉的空間。」說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或許難以反駁,但最離譜的是,幾年前美國國會通過授權總統對台軍售,中國外交部照樣說:「上述法案…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喂,變成口頭禪了嗎?

雖然「不得干預他國內政」也是聯合國會員大會第2625號決議文 (Resolution 2625) 所肯認,但真的就毫無例外嗎?真的是確保各國和平相處所定的唯一國際準則嗎?當然並非如此。由於國際關係越來越緊密、世界越來越小,個別國家的自主管轄權也越來越限縮,譬如應付氣候變遷、生態保育、疫病擴散、或跨國犯罪等,這些全球性公共事務的成效有賴各國對內政管轄權與領土使用權的自我節制,就不能濫用「內政」為藉口,把自己的快樂建在別人的痛苦上。

干預他國內政有另一類更重要的合法例外,就是所謂執行「強行法」:一國政府如果犯下種族滅絕(genocide)或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嚴重違反「聯合國憲章」及其他人權公約,則其他國家都可採取適當的阻卻行動,干涉內政有理。

真是該打,由中共霸權尖尾竟然聯想到台灣的司法霸權,前者是「中國內政外國不得干涉」,後者是「司法核心外力不得干預」。幾十年來中國從來不會反省,別的國家為什麽會想干涉你的內政呢?是吃飽太閒嗎?還是對你的領土懷有侵略野心?顯然都不是,因為每次都是你的國民千方百計突破官方有形無形的封鎖,對外發出求救的哀嚎,才引發別國政府或民間對你「找麻煩」。可見外國干涉並非不請自來,而是出自中國內部的治理無方與人權違失,基於人道考量、不忍對中國人民的苦難視而不見,中國卻「見笑轉生氣」,居然還有臉嫌人家多管閒事,完全証明中國法西斯政權不知反省、不容批評的心態。

同樣的,台灣司法界也從來不會想想,監察權為什麽要「干預審判」呢?是見不得法官待遇好?還是想做司法的「太上皇」?顯然都不是;如果不是人民成千上百封陳情信,滿紙辛酸訴說司法不公,把監察權視為平冤的最後一線希望,尖尾何必吃力不討好,絞盡腦汁、內外樹敵,和一些無良司法官與荒謬判決書「鬥法」?司法官在指控尖尾踩到紅線、侵入地盤、製造寒蟬、霸凌專業之先,是否應該自問:台灣人民信任你們嗎?你們「判生判死」問心無愧嗎?司法自律與評鑑機制讓人民有感嗎?司法院大家長不時掛在嘴邊的「審級制」與「再審及非常上訴」等,歷來救濟了幾件重大冤曲呢?針對司法官而設的「枉法裁判罪」與「濫權訴追罪」,迄今有任何「業績」嗎?幾十年來從來沒用過,要等什麽呢?過去對綠營政治人物的裁判過得了「無私」這一關嗎?你們配談審判獨立嗎?依據國際法,連對他國內政進行干涉都有合法例外,尖尾不能基於人權正義調查法官的審判品質嗎?

面對千餘法官連署,尖尾提出了「公開辯論」的建議,好讓爭論聚焦、甚至取得共識,大家都可遵循。不料「中華民國法官協會」回應:「不想做口水之爭。」蛤?一方發聲明、搞連署,無關口水;雙方公開辯論、據理力爭,反而叫口水戰?那如果辯論時規定要戴口罩、想吐口水要到洗手間,這樣可以同意舉辦嗎?尖尾也太過天真了,以為在「侏儸紀公園」裡,恐龍和豬玀也可以像三黨總統候選人一樣,各自發表對司法權與監察權的見解,不管用不用讀稿機,讓真理越辯越明。但恐龍畢竟不是吃素的,看來口水不是用來講道理,而是用來吞食豬玀的。

豬年已經進入最後階段,誤入「侏儸紀公園」的豬玀也面臨了生涯最後的戰役,未來從台灣司法界絕跡的,是恐龍?還是豬玀?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