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何清漣:中國人口問題被忽視的幾大要害
何清漣:中國人口問題被忽視的幾大要害

[epochtimes.com 大紀元]

[2021-05-26 03:20:09]

 

中國人口老齡化加劇,出生人口銳減。中共央行近日罕見發表論文,呼籲全面放開和鼓勵生育。圖為中國北京一母嬰護理中心。

中國公布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之後,引發的批評甚多,最受詬病的是數據嚴重失真。中國統計數據造假是種體制病,從政權誕生之日開始就存在。在計劃生育被世界痛詬之前,人口數據是瞞報、漏報,如今變成虛增人口,也算是中國人口數據統計的新問題。但中國人口問題的真正要害卻被一些討論者帶偏了 。

人口從經濟欠發達地區流往城市並非中國獨有,嚴重的是經濟結構病態

我仔細看了一下被集中痛詬的一個問題:從各省人口來看,明顯呈現南多北少,東多西少的情況,一些北方和西部省份已經出現人口負增長。區域間人口結構較為不均衡。北方和西部省份已經出現人口負增長。

中國經濟南部比北部發達,東部比西部繁榮,人口從經濟欠發達地區流往相對發達地區,是市場經濟下的人口流動規律,全世界都如此。東北衰落、西部本就欠發達,尤其是西北部沙漠多的缺水地區,不利於人類生存,這些地區的青壯年能夠遷往南部與東部並生存下來,既說明中國社會的流動性增強,也證明當代青年的生存適應能力較前輩要強。

美國也是如此,近幾年出現逃離紐約、舊金山、芝加哥等情況,是這些民主黨州堅持政治正確,比如大量引進非移、BLM活動頻繁、稅收太重,導致不少公司離開,本地經濟衰落,自然帶走了一批人口而且是優質人口。

真正嚴重的問題是中國經濟欠發達地區的經濟結構極不正常,不少地區連財政都不能自給。比如最近被中國媒體熱炒的中國陝西佛坪縣,整個縣城的常住人口只有八千多人,但在政府、事業單位上班的,僅公開的數據就有2194名,全縣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人數2991人。2018年該縣地方財政收入為3943萬元,2019年3660萬元,這兩年的財政支出分別為8億元、7.97億元,是個不能自給依靠中央財政餵奶的寄生型地區。佛坪的情況比較極端,但在中國偏遠地區的縣,當地青年缺乏就業機會卻是共同的現象。

基於上述理由,討論中國人口分布不均衡是個看起來嚴肅的假問題,由於經濟地理的差別、經濟發展程度的差異,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的人口均衡分布在不同的地區。只有極權國家喜歡控制人口流動並認為人口均衡分布在各地區是正常的。

中國特色的「老齡化」憂慮

按照聯合國標準,一個國家或地區的老年人口比重超過7%即可認定進入老齡化社會,14%即表示「中度老齡化」,中國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已達13.5%,輿論一直稱老齡化問題迫在眉睫,彷彿中國老無所養僅僅是老年人口過多的問題。

聯合國曾頒布過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2 Revision,該項目分別預測了世界各國在2014年、2030年、2050年老齡化人口,人類現正處在2014-2030的中間階段。

2014年,中國以老齡化人口占14.4%排在第52位。同年錄得96個國家的人口數據,世界上老齡化人口超過20%的共有33個國家。

2030年,在同樣的96個國家當中,中國以老齡化人口占總人口比23.8排在第43位。這一年,世界上有14個國家的老齡人口超過30%,發展中國家只有馬爾他、斯洛文尼亞列入其中。

老齡化程度比中國高的多是西方國家,但也有阿爾巴尼亞、阿根廷、黑山共和國等國,但排在中國之後的基本都是發展中國家。

老齡化問題最嚴重的是日本,2014年為32.8%,2030年為37.5%。日本與歐盟等國的老有所養都解決得比較好,但這些國家的老齡人口占比都遠高於中國。由此可見,中國的養老問題不是老齡化人口增多的問題,而是養老體制問題,這是一個政治兼經濟政策問題。尤其是考慮到農村老年人口約有7700萬,這個群體幾乎完全沒有任何社會保險(醫保、養老),老無所養問題非常嚴重。

少子化≠人口紅利消失

將少子化與人口紅利劃等號,很容易被證偽。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2 Revision列舉的96國人口年齡結構數據表明,年輕人口比例高的國家,都是出生率失控的非洲國家與中東國家,以及亞洲國家,比如巴西、土耳其、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秘魯、南非、印度、印尼、洪都拉斯、伊拉克、巴基斯坦、約旦、孟加拉國等等,但這些國家恰好是青年失業率最高的國家與地區。

少子化對於家庭來說是個大問題,據說中國失獨老人至少已超過200萬,這是一個需要政府與社會共同關懷的問題,但它與人口紅利消失之間不能劃等號。在少子化與人口紅利消失之間劃等號的人忽視了一個問題:人口紅利的實現需要年輕人充分就業。

中國自從改革開放以來、1990年代由於港台日韓資本湧入,2001年加入WTO後成為世界工廠,正是就業率高速成長階段,自然能夠實現人口紅利。但從2010年代以來,因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漸轉出中國,世界工廠地位式微,青年就業問題日益艱困,城鄉都有大量啃老族出現,人口紅利自然無法實現。

說明這個問題,只要對比一下全球青年失業率,就知道中國在胡溫時期的黃金十年的人口紅利是個多麼特殊的現象。

全球青年失業是個積累了二十餘年的問題。國際勞工組織於2000年10月發布的《全球青年就業趨勢》指出,1999—2019年20年間,青年的勞動力市場參與率總體呈現全球下降趨勢,從53.1%下降了約12個百分點,而這期間青年人口總數卻增長了3億。從地區差異看,2019年青年的勞動力市場參與率北美最高,為52.6%;最低的是北非和阿拉伯地區,為27%;東亞地區為45.2%,高於全球41.2%的平均水平——請注意,如前所述,這幾個地區是老齡化人口比例最低的地區,但這些國家的青年並沒有什麼就業機會,也成為2015年以來歐洲難民潮的主要來源之地。由此可見,人口年齡結構年輕化只是實現人口紅利的一個條件,但不是前提條件。

隨著中國世界工廠地位不再,產業鏈在全球範圍內重組,加之現代產業體系更依賴自動化設備和人力資本的素質,青年人口出生率下降引起的勞動力數量下降不是真正值得擔憂的問題,而是人口質量。

截至現在,中國仍然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也是對外輸出移民第三大國,石油等主要資源對外依賴程度逾60%,30%的糧食依賴進口。這種物質支撐系統極為脆弱且國際信任度極低的國度,如何避開人口的「馬爾薩斯陷阱」,理性對待本國的人口問題是為至要。

大紀元首發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