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外省人如何建構?何以今日疏離如此?
外省人如何建構?何以今日疏離如此?

[yahoo news/TW]

[2021-09-12 22:26:59]

 

外省人如何建構?何以今日疏離如此?

⊙林艾德

時下年輕人對省籍問題幾乎沒什麼感觸,在網紅「娘娘」針對這個議題訪問王偉忠─那個把汪笨湖跟納粹連結,把陳幸妤模仿成瘋婆娘,極盡污衊本省人之能事的製作人─的影片留言中,也已經看不到過去那種針鋒相對。特別是近幾年本土文化抬頭,相關的影劇跟音樂作品走入年輕人的生活中後,外省的第三、第四代都已用更客觀的角度,反思上一代人對「台文化」那種幽微的鄙視,自身也更加親近、甚至早已與「台文化」融為一體。

年輕世代已無省籍之分

這對台灣民族的建構及凝聚當然是好事,表示年輕人不再受到大中國思想的侷限,台灣對他們而言更趨近於一個國家而非中國的一省,省籍不再成為文化隔閡的理由,而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云云也不再是驕傲的來源。相反的,諸如《斯卡羅》這樣的戲劇都讓我們學著用更開放、多元、包容的民族觀點來面對歷史,重新定義「什麼是台灣人」。即使在原生家庭中,還有著上一代本省、外省或各個族群不同的傳承,但在新的世代中,這些文化都不互相排斥,而是在不斷的交流中重新再造,成為有別於中國的台灣文化中的一部分。

但有些人並不樂見這樣新的民族建構過程,因為這與他們原本堅定的中華民族認同是互斥的,就像是趙少康,或是目前網路呼聲最高的國民黨主席候選人張亞中。

很多人可能認為本省、外省的族群分類是1949年後自然生成的,但實際上對外省族群來說,最初更有凝聚力的單位應該是各省籍的同鄉會,而不是「外省人」作為一個整體的概念。畢竟,「外省人」都來自不同地區,甚至使用不同的語言,在1950年代,不同省籍間移民唯一共享的記憶可能只有遷台的兵荒馬亂。

到了1970年代,由於退出聯合國、反攻大陸無望,國民黨政府開始被迫啟用台籍青年,逐步改變了原本以「省籍」分配的參與政治權利。從台籍青年的角度來說,當時的權力分配依然是由少數的外省人在統治多數的台灣人民,但對外省第二代而言,他們感受到的卻是走下權力巔峰的相對剝奪感,也因此產生了「外省人弱勢說」,試圖藉此把「所有外省人」凝聚成一體,守護他們認為應得的政治權利。

從趙少康到張亞中

1987年2月的《遠見雜誌》刊登了國民黨新科立委趙少康的訪談,可能是第一次有政治人物公開闡述「外省人弱勢說」。當時趙少康認為,外省人在經濟上是弱勢,因為他們沒有土地跟祖產;而在政治上外省人也是弱勢,因為從中央到地方,外省籍的政治人物都越來越少。

「今天固然在台灣一千九百萬人中,外省人只有兩三百萬,是少數,但是與大陸十億人口相比,台灣人還是絕對少數。假如有一天,外省第二代、第三代覺得活不下去,覺得受到壓迫、排斥,他們有沒有可能和中共裡應外合?中共一直找不到理由來打台灣,但假如有一天外省人說歡迎中共來,那中共會不會來?」他在訪談中這麼說。

一個月後,時任民進黨立委吳淑珍在質詢時拿出數據,指出在中央民意代表機構1300名代表中,台籍僅佔17%,與台灣人85%的人口比例相差懸殊;而台人在國民黨中央委員會、中央政府各機關首長以及軍中將官,所佔比例也僅有13.6%、14%及4.3%。她不但反駁了外省人弱勢的說法,更表明台灣人才是國民黨政府治下受到差別待遇的族群。一方認為本省人是參政比例超越中國任一省的優秀籍貫,另一方認為外省人在政治上的權力遠超過其人口比例,有關省籍的論戰就此展開。

透過「外省人弱勢說」,來自中國不同省籍的移民後代從分享共同的剝奪體驗開始,進而發覺彼此身為外省第二代的相同回憶,例如父母的戰爭及逃亡經驗、軍公教的身分、眷村環境及中國、國民黨認同等等,使外省人得以逐漸凝聚出具有政治動員實力的群體。尤其是在雙北地區,外省籍的身分常成為選舉動員的重要因素,除了趙少康之外,包含洪秀柱、丁守中、郁慕明、秦慧珠等人都在這一波運動中躍上政壇。

但這樣的族群建構方式,也使得外省人這個族群最初的使命,變成了與本省人在政治上抗衡,形成一條人造的族群鴻溝。再加上有別於新世代台灣人習慣的文化融合的過程是熔爐式(A+B+C=D)或多元式( A+B+C=A++B++C+),過去外省第一代或第二代在黨國體制下習慣的民族融合是教化式的(A+B+C=A),缺乏了必要的包容性,也使他們無法如同自己的兒孫輩般產生對台灣土地的認同感。

雙重因素之下,當初這一批透過外省人身分登上政治舞台的國民黨員,可以說是自己選擇放棄了與其他族群平等共生的機會,逐漸脫離了主流民意,也隨著時間更深刻地感受到擁有一樣歷史記憶及認同的人正在逐漸凋零,甚至開始如當年趙少康說的,覺得自己「受到壓迫、排斥」,而他們的奮力一搏的回應方式,也正如身在其中、最了解他們的趙少康當年那句反詰:「有沒有可能和中共裡應外合?」

在多項國民黨主席民調中領先的張亞中,對中國提出的《和平備忘錄》第一條就是「兩岸人民同為中華民族一份子」,第二條就是「兩岸同屬整個中國」。但這樣的意識形態還不足以動員國民黨支持者,張亞中精準地抓住了中華民族主義在台灣由盛轉衰的關鍵,就是李登輝時代開始的《認識台灣》教科書改革,於是他慷慨激昂地表示若當上黨主席會掃除李登輝的政治餘韻,在歷史文化上捍衛中華史觀,重新檢討教改政策。

包含此前的洪秀柱在內,這樣極端的聲音已經不只一次在國民黨內激起波瀾,即使最終張亞中沒有當選,也值得國民黨內其他人警惕。中國國民黨內部很明顯有一股力量正快速地把整個黨朝中國拉去,黨內的主流民意派即便這次選舉能夠獲勝,未來若掌權後又能否對抗這股親中潮流?亦或是與中國統一才是國民黨真正的核心價值?張亞中很清楚的告訴選民他要把國民黨、乃至於整個台灣帶到哪裡去,朱立倫跟江啟臣在強調親美政策的同時,也必然要回過頭檢視黨內的路線,不該繼續在統獨議題上遮遮掩掩地打迷糊仗,因為這也許才是選民最關心的問題。

作者為皮格子樂團主唱及文字工作者,長期從事社運倡議、時事評論、哲學及母語推廣等工作。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