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中資入侵系列報導】紅色資本入侵1》獨家揭祕!誰掐住台灣半導體物流命脈?科學城物流從國營變中資 高科技業機密資料全都露
【中資入侵系列報導】紅色資本入侵1》獨家揭祕!誰掐住台灣半導體物流命脈?科學城物流從國營變中資 高科技業機密資料全都露

[財訊]

[2021-11-15 23:29:11]

 




CH 1




▲科學城物流,一家偏居台南、資本額僅 7 億元台幣的物流公司,連股東都不覺得它重要, 直到香港嘉里集團迅速以溢價買入、今年與中國順豐相互參股、深度合作, 才驚覺紅色資本已長驅直入園區核心。(圖/資料室)
▲中國順豐與香港嘉里深度合作,台灣嘉里大榮真的不受影響?(由左至右:嘉里物流總裁馬榮楷、順豐董事長王衛、嘉里物流主席郭孔華、順豐首席戰略官陳飛)。(圖/取自官網臉書)
▲南科園區內的半導體業者,幾乎都會和科學城物流配合物流倉儲。(圖/陳俊松攝)
▲為就近供應,台積電供應鏈廠商將大部分的設備零組件、原料備品儲放在科學城倉儲中。(圖/陳俊松攝)
▲科學城物流是南科和竹科園區內唯一倉儲業者,地位特殊。(圖/彭世杰攝)

2021/07/21 00:00   文|洪綾襄
誰能掌握科學城物流公司,誰就能掌握台灣半導體和光電產業命脈!現在卻淪入中國資本的手中,讓所有高科技機密資料全都露。」日前業內人士向本刊爆料,憂心科學城物流的股權變化已成為台灣的國安疑慮。

科學城物流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為何上層股東的異動,竟成了台灣的國安問題?原來,這家資本額僅7億元的公司,竟掌握著台灣高科技業資訊的命脈!

1997年國科會複製竹科模式成立南科,隔年基於物流運輸需要,成立科學城物流公司。由於公司業務性質特殊,規畫由泛公股持股過半,幾經協商之後,由台糖出資45%、華航14%,新竹貨運35%,再邀集新瑞昌報關、聯發通運、大榮貨運與新系統物流等民股加入。

危機 科學城物流4年身分變3次 台灣科技業營業機密外流
科學城先是取得南科園區內唯一一塊倉儲用地,後又標下竹科的倉儲業務,等於是南科與竹科園區內唯一的倉儲業者,可連線園區事業到關貿、海關,園區公司只要有保稅品倉儲物流的需求,就一定都得找科學城。

「台積電本身雖不仰賴科學城的倉儲,但台積電要求其供應商和設備商,必須將足夠的維修零組件、化學危險品、備品,存放在園區內最近的合法保稅倉儲,指的就是科學城;所以,我們護國神山需要的備品有多少?用了多少?何時會訂新貨?基本上都一清二楚。」業內人士透露,南科和竹科兩大產業—半導體與光電業,為考量運送成本與安全,都把絕大部分的料件存在科學城倉儲中。

令人訝異的是,這家與台灣高科技產業營業機密關係密切的公司,股權結構竟在短短兩年內,幾經流變而成為中資色彩濃厚的企業。

今年2月10日,順豐控股董事長王衛在香港宣布,順豐物流將以175億港元,收購嘉里物流聯網51.8%股權,「順豐和嘉里將展開深度的合作、資本的合作,共同發展物流事業」。而嘉里物流聯網正是台灣上市公司—嘉里大榮的母公司,持股約53.4 %,而嘉里大榮又持有科學城60.07%股權。順豐控股收購嘉里物流聯網,即意味著科學城已納入中資色彩濃厚的順豐控股旗下。

雖然在記者會當天,嘉里物流聯網總裁兼台灣嘉里大榮董事的馬榮楷特別強調,考量到台灣對外資管制較嚴格,會把台灣業務賣給香港嘉里物流聯網的上層公司嘉里控股公司,因此台灣的嘉里大榮不會因為順豐入資而有所改變。但是,真的有這麼單純嗎?

本刊調查發現,順豐控股與嘉里物流聯網雙方簽有《框架服務協議》,協議特別載明嘉里控股集團同意向順豐集團提供多項台灣物流貨運服務內容;也就是說,順豐控股若有心,隨時可以取得科學城物流的任何營業資料。

正因如此,科學城掌握了台灣半導體和光電產業供應鏈的物料品名、規格、數量、價格、進出口地等重要數據,都可能被順豐物流取得;而順豐控股背後的股東之一深圳招廣投資,則是中國的國有企業。

本刊抽絲剝繭,赫然發現,科學城原本是背負國家科技發展使命的泛公股企業,竟在短短4年內,一路變成私人民營,現在甚至因為母集團被中資入主,讓台灣高科技產業面臨機密外流的威脅,過程中至少出現了5個重大爭議,值得政府相關單位關注:

離奇 民營化過程一路開綠燈 華航、台糖為何不作為?
爭議1:科學城當初背負政策使命,由兩大公股股東支持,獨占園區倉儲事業,年年穩定獲利,股東權益報酬率都超過10%,是華航和台糖少數成功的轉投資事業。但過程中科學城進行多次增資,台糖卻未足額認購。

2017年時,台糖的持股比率從原本的45%掉到26%,而華航則增持到26%,泛公股雖仍持有52%過半股權;但持股35%的新竹物流,則取代台糖成為科學城的單一最大股東。

2017年8月10日,華航發布重訊,以每股20.5元將科學城26%股權賣給新竹物流,交易金額雖達3.82億元,但在重訊公告上卻載明「不適用」董事會、審計委員會審查,由時任董事長何煖軒以報告案形式,通過定案;此舉也讓新竹物流增持科學城股權至五五%,負有政策使命的科學城就這樣賣掉了。

理論上,華航要賣,台糖本有優先承購權。但台灣公益揭弊暨吹哨者保護協會發起人黃國昌指出,華航2017年6月23日曾行文給台糖,詢問是否要行使優先承購權,但直到優先承購有效期間過了,時任台糖董事長黃育徵都沒有表示意見。最後華航把科學城股份全部賣給新竹物流。

一位公股高層曾向時任交通部長賀陳旦檢舉此案。賀陳旦向何煖軒查問,得到的答案是「新竹物流要自己經營」,賀陳旦向來支持國營事業民營化,便未再過問。豈知,新竹物流不到一年就把科學城轉賣給嘉里大榮。本刊詢問時任科學城董事長陳榮泉,他也僅表示,「我只是法人代表,只能尊重法人最終決定。」

巧合 新竹物流轉賣給嘉里大榮 何煖煊也進入仰德集團
爭議2:原以為新竹物流買下科學城是要自己經營,卻在2018年4月以每股22元,先將9%股權賣給嘉里大榮,規避了取得公開發行公司股份逾10%的申報義務。同年11月,新竹物流的關係企業新瑞貨櫃,再將剩下46%的科學城持股,以同價賣給嘉里大榮。

整個交易過程中,嘉里大榮都沒有發布重大訊息,直到2018年的11月大事底定,嘉里大榮才公告拿下科學城60.07%股份;對此嘉里大榮說明,因科學城屬未上市公開發行公司,因此得不採用公開收購。至此,科學城的母公司又從台灣公司變成港資外商。

不過,新竹物流2017年用每股20.5元向華航買進科學城股權,隔年又轉賣給嘉里大榮。嘉里大榮為何不直接跟華航買,卻要透過新竹物流「過一手」?

一位內部人士向本刊吹哨坦言,早在2017年初,就已知道新竹物流最後會將科學城賣給嘉里大榮了,只是嘉里直接買太敏感,才需要轉手。巧合的是,2019年何煖軒從華航董事長下台後,隨即進入仰德集團擔任首席總顧問,而新竹物流正是仰德集團旗下重要子公司。

爭議3:若以新竹物流拿下逾半股權起算,到嘉里大榮拿下6成股權,科學城轉手已超過3年,但科學城到現在還是繼續享有當時背負政策使命時的特權與優惠,其他物流業者看來也不合理。

首先,科學城原為泛公股事業,因此可依據實際使用坪數繳納租金,視需求再彈性增加。相較之下,負責營運中科的中科國際物流是民營企業,一標到就要一次繳足1萬5千坪的租金。

偏袒 民營公司經營園區獨門生意 科學城為何仍能享特權優惠?

其次,由於科學城被視為園區事業,不須上繳權利金,因此相較於竹科中科物流業者,吹哨者指出科學城一年至少可省下3千萬元。

這些當年基於政策扶植的優惠,至今對科學城仍然保留是否合理?對此南科管理局坦言,南科園區是依據《科學園區設置管理條例》招商,與中、竹科的時空背景不同,因此物流倉儲在南科只收租金和營收千分之一點九的管理費,中竹科則還需加收權利金。

爭議4:順豐入主嘉里物流聯網後,表面上切割台灣業務。5月26、27日嘉里物流聯網和嘉里建設股東特別大會分別通過,將手中嘉里大榮的持股,轉賣給嘉里物流母公司──嘉里控股新成立的Treasure Seeker Group;接著6月15日順豐股東會便通過入資嘉里物流聯網,看似已與台灣嘉里大榮毫無關係。連台灣投審會執秘張銘斌也說,嘉里大榮曾數次來會說明,該併購案與台灣業務完全無關,不需要重審。

但事實上,早在3月25日時,順豐便與嘉里控股簽訂了《框架服務協議》,直接載明:「相關嘉里控股集團同意……向本(順豐)集團提供多項位於台灣境內及/或從台灣出發的服務,包括陸路運輸及其他物流服務;貨運服務、貨運代理服務及其他物流服務;及集倉服務。」換言之,未來雙方將密切合作,當然也包括訊息交流。

雖然嘉里大榮強調,嘉里大榮及科學城物流服務範疇為台灣本地貨主、客戶,即使有機會與嘉里物流聯網交流,僅限於生意上往來。但黃國昌質疑:「嘉里控股設立的Treasure Seeker Group是新公司,為什麼不需要重新審查最終受益人和資金來源?」他直言,如果投審會先前以香港商人于品海與中國淵源及關聯極深,易受中國政策影響,有國安疑慮,而駁回其以南海控股投資雙子星開發案,為什麼會覺得順豐與嘉里拿下科學城就沒問題?

迴避 股權結構出現重大改變 嘉里大榮為何延遲公告?
爭議5:嘉里大榮身為台灣上市公司,上層結構出現重大改變,竟未發重大訊息對投資人說明。直到黃國昌向證交所與投審會發函,嘉里大榮7月9日才發重訊公告「母公司將由嘉里物流聯網有限公司變更為嘉里控股有限公司」。7月13日,證交所以延遲公告為由,罰款嘉里大榮3萬元。

在今年2月的合併記者會上,順豐控股董事長王衛表示「這次交易洽談了3至4年」,顯然順豐對台灣業務,乃至科學城物流早有盤算。如今回頭再看這4年來科學城股權的離奇變化,不免令人質疑:這一切是否早有布局?

雖然嘉里大榮強調,科學城不涉貨件內品,且與客戶簽有保密協定,皆有責任保護客戶及股東的權益,沒有洩漏機密的疑慮。但順豐絕非一般中國民企,科學城更不是一般物流業者,嘉里大榮僅用約10億元台幣就拿下科學城,順豐再用175億港元參股嘉里,等於間接掌握產值逾5兆元台幣的台灣科技業的進出口物流數據,算算真是再划算不過的交易。

業內人士直言,嘉里若別有用心,也不須用心經營科學城,只要在關鍵位置上扶植自己人脈與關係,掌握所有數據與資源後,隨時都可撤出台灣,屆時就算政府再來徹查追究營業機密外洩,早已無濟於事。

荒謬 投審會無法可管 政府單位為何也消極以對?
尤其,科學城背負政策使命成立,但本刊求證事件的重要關係人,兩大股東華航和台糖竟都異口同聲說,「這家公司是非核心事業」;當數據資料已成為重要機密,港資與過去也恐已大不相同的非常時刻,投審會面對上層股東結構改變,卻認為不需要重審。

政府口口聲聲要在半導體產業競賽上「聯美抗中」,但實際情況卻是將有特殊政策使命的企業,拱手賤賣給中國。台灣自詡為民主法治國家,但不管是相關部會的監管、公股法人的立場、上市櫃公司資訊揭露等,在該案上都消極以對,令人不解。

反觀中國近期積極因應美國的《境外公司問責法》,對國內重要數據嚴加監理。中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率隊進駐叫車平台滴滴出行總部,就是最好的例子:「任何單位與個人不得擅自向境外提供相關的資料與數據」。彼進我退,值得台灣政府深思。

Link: 
https://www.wealth.com.tw/articles/245a542e-776b-47b5-8c0d-82953351682c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