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評論專欄>【台灣要聞】竊占國土5 》我們不是黑道!非法砂石業者喊冤 盼能合法
【台灣要聞】竊占國土5 》我們不是黑道!非法砂石業者喊冤 盼能合法

[NOWnews今日新聞]

[2022-02-26 03:54:32]

 




CH 1




何哲欣/專題報導
2022-02-10 12:17:00|2022-02-10 12:27:43
砂石車肇事頻傳,又常有黑道惹事,外界對砂石業、砂石車司機總抱著異樣眼光。《NOWnews今日新聞》透過關係,找到願意受訪的砂石業者,他們在北部某流域上游,協助政府疏濬。現在台灣的河砂幾乎都已禁止開採,河川疏運是砂石原料的主要貨源。他們自知身分敏感,但難得有機會暢所欲言,也是滿肚子苦水。

年約40歲的阿彬(化名)說,長久以來,外界對砂石業的印象都很差,但其實現在砂石場正常很多,以前可能可以偷挖、超挖,但現在政府嚴格管制,是哪有可能偷挖什麼?「以前是黑金,現在不是啊!我們頂多是占用,會占用也是因為廠區都在溪邊就近處理,但我們不是盜採。」

看著我們手上拿著一疊資料,阿彬也很清楚知道問題所在,外界質疑他們佔用國有地,盜採砂石做無本生意,他否認偷挖,至於占用,也不能都怪到砂石業者頭上。

「開挖河砂後,會產出大量廢土,需要曬乾才能再利用,以前的人不懂法規,覺得放在農地就好,後來政府說不行,但也不告訴我們怎麼處理後續,照理說,政府要來協助我們合法化,但長久以來,政府只會叫我們自己解決。」

阿彬解釋,為了加速廢土乾燥後再利用,他們會添加天然藥劑,藥劑無色無毒,但就是因為加了藥劑,廢土也被環保單位視為有毒廢棄物,無法任意擺放,要載走處理也要再花上大量成本,有的不良業者就鋌而走險,趁月黑風高請人載到中南部濱海地區丟棄。

去年十月,桃園龜山區東萬壽路的承恩砂石場,在大雨過後因砂石大量吸水重量暴增,衝破鐵皮工廠,壓死一名計程車司機。「那就是土運不出去,又不知道放去哪,才會出事!」阿彬說。

「我們以前跟政府申請,就只有給我這麼大土地,現在我要有地方堆置,我地不夠用了,反而說我佔用國有地,那你要輔導我,告訴我怎麼解決啊,我也想合法承租啊。」

「我們照政府施作產生出來的土,但沒地方去,不然就是要高價處理,我上次去開會,他們請環保局的技師來了解,我們問他,怎麼回收利用?可以拿去鋪路面嗎?他們說不行,那怎麼回收利用?你來教我們啊!」

繼續堆放就可能會被檢調查辦,但阿彬仍雙手一攤,「檢察官來了,要求我們一定要送去哪,我就是說這是很普通的土,不是重金屬的土,我是因為無法曝曬 ,加了藥劑,但藥劑沒有毒!」都被查辦了都不擔心嗎?「能怎麼辦?就給他罰啊,檢察官來了就讓他挖(檢查),我們也沒什麼在怕。」

阿彬多次強調,政府沒有地方讓他們堆放廢土,也沒有告訴他們怎麼處理。那為什麼不去據理力爭?或是試著申請?「砂石場太敏感了啦,大家都覺得我們是黑道,都覺得我們很黑,政府也懶得跟我們協調,我們去申請,如果被核准了一定被影射背後有官商勾結,承辦人員一個月只領四萬塊,幹嘛承受外界這種壓力,他們乾脆也懶得理我們了。」

阿彬說,他曾建議,台灣地狹人稠,這些土可以拿來填海造陸,但台灣的環保意識太強,環保人士一定抗議,但這些土又不是電鍍廠的重金屬污泥,一直被當有毒廢棄物,「我們真的很無奈,你覺得這樣合理嗎?」

但如果不是盜挖,為什麼還是有些河川上游,常見挖土機整地?阿彬說,那就是曝曬場,即使是這樣曝曬,也要曬上半年,把水都排乾後,才有辦法再利用,「現在沒有在挖了啦,只有公共工程(疏濬)在挖,新竹以北就我所知,幾乎都是合法的(砂石場),非法就是只有那幾家,但他們是沒有場地堆放。」

至於外界認為黑影幢幢,阿彬說,他確實聽過,因為砂石利益,有人到砂石場內開槍,但開槍完就被警察帶走了,他標到政府疏濬工程後,也有其他業者調派砂石車包圍他的廠區包了兩天,後來他只好報警處理。

「大家看到砂石場,就不會想到什麼好事情,都以為是黑道,但我們真的很簡單的公司,現在誰敢拿著槍在砂石場開槍、拿著槍到處走啦,一開完槍,警察馬上就來,馬上上報紙,誰會這樣啦!你們說要來採訪,我們也很怕你們記者耶,以為又發生什麼事了。」

再聊到砂石業的未來,阿彬也是一臉無助,砂石業難獲外界認同,彼此之間的競爭激烈,明明現在萬物齊漲,但砂石原料卻在削價競爭,政府也放任,避免帶動房價上漲,加上對業者輔導合法化又態度消極,「砂石業者自己不團結,大家都只想到有各自的利益,法律又不會讓我們那麼好過,這樣下去,法律也會讓砂石場慢慢淘汰。」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