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新聞網> 台灣新聞>還給毛孩完整用藥權
還給毛孩完整用藥權

[立法委員 邱顯智]

[2022-06-21 05:37:38]

 




CH 1




一個國家要進步,最怕三件事,一是官僚不尊重專業,二是官僚無知封閉,三是政治利益凌駕社會利益。
很遺憾的是,在影響台灣無數動物生命健康的獸醫用藥制度上,我們的政府官僚犯了所有這些錯誤。
從前我在德國讀書的時候,我看到獸醫師在德國社會是備受尊敬的,德國總理都會親自去拜會獸醫界代表,謙虛求教。
想不到在台灣,我看見和聽到的是,獸醫的專業被官僚踩在腳下,帶著滿腔熱誠為動物服務的獸醫師們,經過專業訓練出社會後,才發現許多能夠救治動物、國際上廣泛使用的藥物,在台灣卻是用了就違法。
荒謬的制度下,獸醫師就連點滴輸液和食鹽水都不能自由購買,從長頸鹿到天竺鼠,都要買同樣包裝容量的產品,這真的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最可悲的是,這個問題,解決辦法就明擺在眼前,我們的政府花了這麼多年,還在原地踏步。
#被消失的管理辦法
2015年,主管機關農委會防檢局依據《動物保護法》提出人用藥品用於犬貓及非經濟動物的管理辦法草案,這個草案授權獸醫師在沒有動物專用的藥品時,可以出示獸醫執業執照和診療機構登記證明後,直接跟藥商買人用藥來為動物診治。
7年前的這個草案,基本上就是國際的作法,不管在美國、歐洲還是日本,這樣的制度都行之有年,原因很簡單,生產人用藥品的市場遠大於動物專用藥,產品的種類、包裝、新成分都比動物專用藥來的多元,很多動物疾病甚至根本沒有動物用藥可以使用,各國的作法就是回歸專業,讓獸醫師依照專業自行裁量。
人用藥品的主管單位衛福部食藥署的副署長親口告訴我,《動物保護法》的特別規定沒有違反《藥事法》相關規定的問題,但面對藥師團體的質疑,食藥署卻不敢公開對社會說清楚講明白,能夠解決問題的法案就這樣被消失。
#原地踏步的荒唐政策
藥師團體質疑台灣的人用藥和動物用藥分屬食藥署和防檢局兩個機關管轄,擔心如果讓獸醫師可以自由使用人用藥,會產生無法管理的問題。
這個憂慮固然不是空穴來風,但世界上並不是只有台灣的人用藥和動物用藥屬於不同機關主管,日本就跟台灣一樣,厚生省(等於台衛福部)管人藥,農水省(等於台農委會)管動物藥,但日本的獸醫師仍然能夠自由使用人用藥品和醫材,也能有效管理。
但花了七年的時間,政府完全沒有從別的國家制度去學習,反而一反國際趨勢,覺得可以透過「鼓勵人藥廠商生產動物用藥」的方式解決問題。
花了這麼長時間,得到的結果是,3家人藥廠商提出16件申請,核准2件。
明知不可行的政策,卻還浪費了大把時間去得到失敗的結果,這是何等荒唐的事情。
#一起為毛孩發聲
在上個月立法院社福衛環委員會的質詢中,我完整整理了日本的獸醫用藥法規,一條一條的報告給衛福部石崇良次長和食藥署吳秀梅署長聽,從用藥管理、藥品市場到獸醫的法律責任,全都清清楚楚。
結果,食藥署這個月來跟我說明目前管理辦法訂定的辦理情形時,還是荒腔走板,對國外制度完全一無所知。
上週我主持開放42項人用抗生素藥品供獸醫診治動物使用的各機關協調會,主管抗生素用於人體的疾管署代表跟我說,抗生素用於動物不是疾管署的專業,就像抗生素用於小兒也不是成人醫生的專業,疾管署尊重專業主管機關的決定。
請問食藥署署長吳秀梅,食藥署有尊重專業嗎?
一個政策的制定最重要的是能不能解決問題,各國的經驗都明擺在眼前,功課很多人都幫政府做好了,農委會更早就提出更符合國際作法、能夠解決問題的草案。
食藥署提不出任何能夠說服人的理由,說明為什麼不能實施,卻讓整件事一直卡住。
這麼多年過去,我發現,只有在社會高度關注這個議題,讓政府感到壓力的時候,才會往前進一點點。
拜託大家,不能讓這件事情冷掉,不能再浪費時間、犧牲毛孩的福祉,請大家一起站出來為毛孩發聲,做獸醫師的後盾。
台灣新聞
社區新聞
美國新聞
國際新聞
中國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新聞
科技新聞
評論專欄
健康新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