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星期專論》外島與台灣的未來
星期專論》外島與台灣的未來

[轉載自:自由時報]

[moli]於2021-06-13 03:06:59上傳[]

 

星期專論》外島與台灣的未來
   
二○二○年一整年,有將近四千艘中國盜砂船出現在馬祖海域,但只有幾百艘遭到驅離。

2021/06/13 05:30
◎譚慎格(John J. Tkacik)

過去一年來,數量龐大的中國大型抽砂船,在台灣管轄的馬祖列島(Matsu Islands)附近領海集結,它們的盜採活動嚴重侵蝕海灘、破壞漁場。這些中國盜砂船是唯利是圖的傭兵;一艘五千噸的小型貨船,只要將一船海砂賣給福建省的建築公司,即可獲得相當於五萬五千美元的暴利,或者賣給中國人民解放軍,供其在南海建造人工島礁。這些越界的盜砂船也讓台灣不堪其擾,台灣政府試圖與北京當局就雙方毗連水域的環境管理進行合作,對方卻態度消極。每一天,台灣海巡署的巡防艦艇,或許可以將兩艘中國盜砂船驅離馬祖水域。去年的某一天,一名馬祖海巡署隊員向路透(Reuters)和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表示,數以百計的大型抽砂船侵犯馬祖海域,但台灣海巡署只能扣押其中兩艘。二○二○年一整年,有將近四千艘中國盜砂船出現在馬祖海域,但只有幾百艘遭到驅離。


中國抽砂船侵擾外島 像是蝗災
宣稱珍惜海洋環境的北京政府,在保護本國海岸線的同時,卻鼓勵中國船隻侵擾馬祖和中國沿海由台灣管轄的其他島嶼。儘管台灣海巡署編制現代化、訓練專業,而且裝備精良,但如果沒有北京當局在中國海岸線加強執法的配合,還是無法應付這類中國船隻大量集結的蝗災。

我確信華盛頓對北京優先著重騷擾台灣,而非致力於全球合作保育環境的態度感到困惑。而且,拜登政府也擔心,北京這種惡行是為了激怒台灣,進而將可能的報復行動合理化。

我想就台灣管轄的離岸島嶼提出一些看法,向我在華盛頓的朋友和同事表明,事情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樣。

在一九五○年代和一九六○年代,當時翻閱報紙的美國人都知道,「金門及馬祖」這兩個地方,一直象徵著紛至沓來的危機和噩運。一九五五年一月到二月,美國海軍協助中華民國政府從大陳群島撤離近四萬名中國國民黨軍隊和平民,引發美國軍人可能捲入中國內戰的疑慮。

幾個星期後,一名新聞記者問美國總統艾森豪:「美國會在一場亞洲的全面戰爭中使用戰術核武器嗎?」艾森豪回答說:「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不使用它們,就像你會使用槍彈或其他武器一樣。」在他後來出版的回憶錄中,艾森豪說,他希望他的堅定立場可以向中國共產黨展現「我們果決的力量」。至於金門和馬祖,艾森豪總統私下坦承:「那些該死的離岸小島,我有時候還真希望它們沉下去。」

蔣介石對美表示 絕不放棄金馬
一九五五年,艾森豪說服中國國民黨總統蔣介石撤守大陳群島,條件是美國私下秘密承諾,支持蔣介石繼續佔領金門和馬祖。然而,在國民黨人撤退、共產中國進佔大陳之後,艾森豪的特使、當時的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雷德福(Arthur Radford)上將,前來台北與蔣總統進行磋商,並說明艾森豪總統無法再保證協防這些中國沿海的小島。美國公眾輿論不支持美國軍事介入顯然是中國領土的金門和馬祖。一位美國外交官後來形容,蔣總統向雷德福堅稱:「金門和馬祖是他的政府在始終屬於中國的土地上最後的立足點,他不能主動放棄這些島嶼,否則他將失去自己人民的支持。」

經歷一九五八年福爾摩沙海峽危機驚濤駭浪之後,美國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當面請求蔣總統放棄金門和馬祖,將它們送給共產黨。杜勒斯曾親手確保一九五一年的多邊日本和平條約(即舊金山和約),不讓「中國」接收日本放棄的台灣主權,而是讓台灣的國際法律地位成為「有待未來國際協商解決的未定狀態」。杜勒斯和蔣介石爭辯說,他不必擔心台灣的法律地位。杜勒斯回溯往事,「當委員長保衛自由中國抵抗日本入侵的時候,他並沒有將自己的目標侷限於守住北京、南京、漢口,甚至重慶。成就豐功偉業不能等同於掌握特定的領土地位。」

「放棄外島 等於接受一中一台」
但是,蔣總統非常堅決。他「回答說,在他看來,一旦金門淪陷,台灣也撐不了多久。」毫無疑問,蔣總統想必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想起杜勒斯國務卿曾經向美國國會表示,「福爾摩沙和澎湖群島的『國際』司法地位,與一直都是中國領土的沿海島嶼的司法地位是不同的。」

在艾森豪總統一九六○年六月對台北進行國是訪問(state visit)後的一份備忘錄中,助理國務卿柏森斯(Graham Parsons)向國務卿(赫脫)簡報,「蔣介石認為保有這些外島是他宣稱代表全中國,希望有朝一日反攻大陸的唯一具體象徵,」他的結論是,「我覺得蔣介石認為,一旦他主動放棄這些外島,將會帶動不可逆轉的『兩個中國』趨勢。」

的確,在福爾摩沙海峽危機的烏雲退散後,中華民國副總統陳誠在一九五八年秋天表示,中華民國寧可放棄在聯合國的席位,也不願意放棄外島。美國外交官認為,在蔣介石眼中,他若主動放棄這些外島,就等於他接受「兩個中國」政策,或者更精確地說,接受「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政策」。

如果蔣介石認為金門和馬祖對他在中華民國統治下的未來「一個中國」願景不可或缺,毛澤東也是如此。一份據稱來自前蘇聯機密檔案的文件,記錄了毛澤東和蘇聯共產黨第一書記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一九五九年十月二日在北京的談話。毛澤東向赫魯雪夫坦承,「我想立刻澄清,我們『在一九五八年』並不打算在台灣地區採取任何大規模軍事行動,而是認為美國剛好在黎巴嫩陷入困境,想要給美國人製造一點麻煩。而且,我們相信我們的行動是成功的。」毛澤東還進一步指出,「雖然我們向這些外島開火,但我們無意解放它們。我們也認為,美國不會為了這些外島和台灣向我們開戰。」

赫魯雪夫 不協助毛入侵台灣
赫魯雪夫回答說:「說到對這些外島開火,一旦你們開火,就應該奪取這些島嶼,如果你們認為沒有必要攻佔這些島嶼,開火就毫無意義。我不明白你們的這項政策。」一臉茫然的毛澤東解釋說:「在我們開始砲擊那些外島的一個月前,我們就已經告訴你們我們對台灣的意圖…我們透過你們的總參謀部告知我們的意圖。」赫魯雪夫提醒毛澤東,「你知我知,我們說我們不會為了台灣開戰,不過我們對外可以講反話,我們可以說,一旦情勢因為台灣而惡化,蘇聯將會保衛中華人民共和國。」

赫魯雪夫顯然明白,「台灣」不是國際上公認的中國領土。他不會協助毛澤東入侵台灣,但他承諾會「保衛中華人民共和國」。

經過一番你來我往,毛澤東終於承認他對付台灣的真正用意,是要向蔣介石唯一的超級強權盟友喊話:「如果美國不離開台灣,我們將與他們談判,直到他們離開台灣為止。」毛澤東鎖定蔣介石與美國的同盟關係,就是孫子兵法說的:「上兵伐謀,其次伐交。」

外島撤離備案 現今台灣有嗎
一九五○年代以來,這些外島的面貌已經大為不同。沒有新建的軍事要塞。中國也沒有再發動砲擊。取而代之的是,中國的抽砂船無日無夜地集結侵擾,破壞了這些外島脆弱的水域生態,侵蝕了原本絢麗的海岸線,這是北京動搖台灣人對自己民主體制信心的最新伎倆。我不知道台灣是否有從這些外島撤離的備案。但台灣對這些外島的管理已經不再以「一個中國」原則為依歸。而且我懷疑,與一九五八年的陳誠副總統不同,二○二一年的台灣政府應該寧可在聯合國擁有一席之地,也不願保衛這些島嶼免受中國的侵略,因為人民解放軍肯定隨時都可能佔領這些島嶼。


(作者譚慎格為美國國際評估暨戰略中心「未來亞洲計畫」主任。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