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巫本添-謝前副總統東閔仙對台灣的貢獻不亞於李總統登輝先生
巫本添-謝前副總統東閔仙對台灣的貢獻不亞於李總統登輝先生

John Wu巫本添

[taiwanus]於2022-01-16 20:01:01上傳[]

 

【16釐米膠卷】1970年代副總統謝東閔新聞彙集

謝前副總統東閔仙對台灣的貢獻不亞於李前總統登輝先生—-中華民國第6 屆副總統謝東閔謝伯父與我


1960年我10歲在員林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下課後是由班上導師李清江直接帶著我到他家去作功課,他家那時開了三葉旅社( 旅舘),是我父親(巫坪)的交待,因為我非常好玩,從小學一年級起不寫作業已經整整三年,四年級起我父親展開古希臘斯巴達(Sparta)式的教育訓練,一天24 小時緊迫釘人。有一天傍晚我父親親自到李清江的三葉Hotel 來接我,他說要帶我去見一個他的好友,叫我要很乖很有禮貌尊稱阿伯,地點就在中山路父親的一位結拜兄弟家中,這個父親好友就是謝東閔伯父,後來的中華民國第六任副總統(1978-1984), 1960 那年謝伯父時任台灣省議會第一任副議長。


那天父親的結拜兄弟全部到齊,包括父親在內共有10人,父親排行第五,謝伯父只尊稱家父一人,以「五兄」相稱。事實上家父比謝伯父大兩歲,那為什麼要我尊稱「阿伯」? 而不叫「阿叔」? 這是一種特殊的尊崇,因為家父和謝伯父的交情是從小的朋友,家父出生在員林埔心,謝伯父出生在員林附近的二水。家父出身務農,沒有正式進過任何學校,漢文和日文全部自學,謝伯父背景比家父好太多了。但是謝伯父非常欣賞家父白手起家的創業精神,我在念輔大英文系時,和他見面的次數較多,不管家父在不在場,他每次都會提起家父的為人及熱心助人,這些記憶太深刻了。


據文獻記載,1925 年謝伯父中學尚未畢業就獨自從台灣到日本,然後在長崎搭船前往上海,而從1927年至1928年在上海東吳大學法律系就讀。家父1927 年人也在上海,是否和謝伯父一樣採取同樣的路線到上海?家父對我從來沒有透露,事實上謝伯父是在上海加入國民黨的,他們兩人對這段在上海的往事,從來不説。我母親從來不提,這是我家的禁忌,可能我三個哥哥和姊姊也無從知曉。後來我才知道是為了恐怖的228事件而禁聲,在那個時代,台灣人到過上海,那還得了。我在念輔大英文系時,曾向謝伯父問起家父和他一起在上海的這段往事,謝伯父只是說,過去了不説了,但是卻加了一句話:我和你老爸在上海成了生死之交。


我能知道家父這段和謝伯父的往事,是非常偶然的,我員林國民小學畢業時,畢業考是全校第二名得了鎭長獎,1962 年員林鎮鎮長是林朝業先生,也是家父的好友,我領獎時鎮長還摸摸我的頭,説我老爸一定會很歡喜,(當時第一名是縣長奬的邱瑞昌,他後來在念清大核工系時和同學去爬奇萊山因颱風山難,不幸身亡,是我非常非常close 的buddy buddy !)。我得鎮長獎我老爸真的好高興,所以我才有機會問他:對面大倉庫裏面放在麻布袋的電影膠卷是誰拍的電影? 我老爸注視著我說,是他在上海寄回來的,是阮玲玉當女主角的影片,還說她1927 年16 歲就當主角拍電影,拍了大約30部片,24 歲就自殺離世,接著我老爸説他在上海沒有加入國民黨等等··他這段在上海的歷史,交待我對任何人都不能說,我真的一直遵守對他的承諾至今日,而1927 年是老蔣在上海和宋美齡再婚的那一年。那時謝伯父在上海念東吳法律系,我老爸在上海經商。而1962 年我小學畢業,馬上要考初中。


我初中二年級到大學畢業,這9 年謝伯父一直擔任台灣省議會第2任議長,和我老爸交往非常密切,基本上彰化縣是謝伯父最大的靠山,我老爸的結拜10 兄弟,是謝伯父的地方上最忠誠的支柱,大半都是企業的創始者: 汽車輪胎製造廠,飼料製造廠,機車製造廠,腳踏車製造廠,鞋廠,合作金庫主管,食品廠,日本鋼鐵進口總代理等等。謝伯父是台灣那時本省籍檯面上最高職位的政治人物,老蔣和小蔣最信賴的本省人。有些政治評論認為謝伯父是半山仔,我認為如此戴帽子相當不妥和不公平,前總統李登輝留日又留美,那又該如何稱呼? 謝伯父對台灣的貢獻不會因為他加入國民黨而被抹黑,那麼李前總統當上國民黨主席,又該如何去批評? 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民主化,最大功臣應該是小蔣,蔣經國總統。其次是謝伯父的承先啓後和前總統李登輝兩人,平分秋色。他們兩人都是小蔣(前總統蔣經國先生) 所提拔當副總統的台籍精英,都是憲法上總統在位不幸去世,合法的繼任人。


謝伯父從1972 年6 月6日到1978 年5 月20日,任職台灣省政府第9 任主席,而老蔣總統在1975 年4 月5 日離世,謝伯父帶領全台20個縣市首長跪拜泣悼老蔣總統中正先生(蔣介石)。 關於這件事我在紐約市輔大同學會的聚會,曾經和一位第一屈的外省學長,有所爭辯,這位學長的父親是國民黨高層人士,他認為謝伯父後來在1978年5月20日能被小蔣(蔣總統經國先生)任命為副總統6 年,完全靠這一跪。這位學長又説李登輝能當上副總統是因為1984年2月24日,時任行政院院長的孫運璿因罹患腦溢血中風而一度病危,而小蔣本來是要任命孫行政院長為副總統?1984 年5月20日李登輝才能繼謝東閔之後,成為第7 任副總統。真的嗎? 內幕消息?我認為是馬後炮。

關於對去世的前輩跪拜,1975 年9 月謝伯父在家父的喪禮上也是如此跪拜。並且説出五兄,一路好走。這是台灣老一輩的人在喪禮很常見的以跪拜來表達敬意及感恩,更何況是一路提拔謝伯父的老蔣總統,我在1989 年問謝晉1949 年前的上海喪禮是否有這種跪拜,謝晉説當然有。所以説用如此侮辱的話來批評謝伯父的跪拜,豈只是有失厚道!根本是無知小人。


1975 年我9 月到NYU 就讀研究所,12 月聖誕節開始的年假winter recess, 我就飛回台灣,當然也去見謝伯父,他周末在台北中山南路2 號,約在一大早和他吃早點,謝伯父他親自來開院前的大門,我不但感到不好意思,在吃早餐時,我非常慎重的提醒他,不是很安全妥當,謝伯父説我住在華盛頓廣場旁的學生宿舍,華盛頓廣場是出名的治安不太好的地方,台灣不同。免驚啦。我又說出我在紐約市聽過海外台獨異議份子,對他極度不滿,因為他是本省人的國民黨員且受到蔣家的重用。就此事我有更詳細的告訴他內情。


1976 年8月底我在Summer School 一過,又飛回台灣,又去見了謝伯父,我再度提醒他,要非常小心,在紐約台灣人圈子內,很多風聲,他説他會小心預防,告訴情治單位。我一聽到情治單位,馬上神經一緊,因為我1975 年能出國是謝伯父擔保的,調查局在彰化的調查站派了一個幹員來找我填表,其中一項就是要有省級以上主管來擔保我,在海外不做任何對中華民國不利的言行,要堅持維護國家利益,我老爸親自帶我去見謝伯父請他擔保,謝伯父二話不說,簽了名,並且當我和老爸面前,直接打電話到調查局總局。我因此才能出國。(現在回想起來,這是調查局的計中計,為什麼指定省級?根本就是以謝伯父為目標,雙綁,我在紐約曼哈頓能做什麼?根本是目的也綁住謝伯父,非常惡劣的做法,將謝伯父一軍。)


1976 年9月我老爸已經去世一年,當天見面謝伯父仍然念念難忘他和家父的友誼及交情,他更鼓勵我學成要歸國,能到他身邊工作。我回紐約不到一個月,1976年10月10日的雙十節,謝伯父於台灣省政府主席任內,收到由台灣獨立運動參與者王幸男寄的炸彈郵包,在拆封時炸彈爆炸,左手重傷,醫院因擔心引發敗血症,動手術切除左手,裝上義肢。但是省主席仍然在位至1978年5月20日,謝伯父並沒有因此失去小蔣的信任,1978 年5月20日仍然成為中華民國第6任副總統。


現在回想起來,謝伯父被郵包炸傷,我有合理的懷疑:第一,美國郵局如此鬆懈?第二,中華民國的調查局如此鬆懈?更何況謝伯父已經告知調查局海外有對他不利的傳聞。第三: 中華民國的郵局是吃素的?在那年代,是戒嚴時期,戒嚴從1950 年到1987年才結束。謝伯父貴為省主席,又是蔣家最信任的台灣本省人,這樣簡單被炸?


我認為有可能是情治單位,包括調查局在內,國民黨某派系,故意放水,將計就計,想要去除謝伯父,如果不死,也將會失去小蔣的信任。另外王幸男在1977年回台被捕,被判無期徒刑,關到綠島,1990得到假釋,立即成為民進黨紅人,從1999 到2012 年當了4 到7 屆的立法委員,2006 年發起民進黨解散派系的提案,紅極一時,現在回想起來,為什麼他如此熱衷解散派系?更增加我的合理懷疑,1976 年雙十節,謝伯父被炸,可能是國民黨情治單位派系之爭,放水造成,王幸男可能也認為如此,才會如此熱衷於「解散派系」吧?


1976 年,精明能幹獻身台灣,死後一無分文,沒有遺產,(李前總統登輝先生透露的),自稱自己為台灣人的小蔣總統經國先生,仍然重用本土愛將謝主席,使謝伯父當上中華民國第6任副總統。

( 2022 年1 月11 日凌晨巫本添寫於紐約市)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