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新憲法 新國家(上&下)】台灣防衛 需要新憲法
新憲法 新國家(上&下)】台灣防衛 需要新憲法

[TCNN

[Jennifer]於2022-01-19 23:01:01上傳[]

 




CH 1




新憲法 新國家(上)】台灣防衛 需要新憲法

【林婉婷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教社委員會、台灣制憲基金會與台灣公民憲政學校合辦「新憲法、新國家座談會」,於1月8日上午在台中中會向上教會舉行,邀請遠景基金會執行長賴怡忠、台灣國際法學會理事姚孟昌及台灣制憲基金會執行長林宜正主講,從台灣國際局勢切入,探討「新憲法」對台灣安全與前途的重要性,及如何將制憲共識進一步轉化為行動。
此座談會有台灣聯合國協進會理事長蔡明憲全程參與講座,台中市市議員江肇國也邀請青年們與會、共思台灣安全與前途議題;林宜正更在會中宣布將在今年3月到8月會舉辦系列新憲國是會議,探討新憲內容與價值,提出草案後付諸連署,這是基金會今年度重要活動。長老叫要會總會教社幹事林偉聯牧師在開場致詞中指出,原先計劃在去年於台灣各地舉辦五場講座,可惜因為疫情而無法實現,而這場講座是首場,盼望邀請各界關心台灣前途,讓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也有新憲法讓國家制度更完全;協辦單位、時代力量台中黨部主委洪錦鈺致詞強調,目前台灣使用的憲法是在中國南京產生,但中國是大陸國家,台灣是海洋國家,若要讓台灣能在國際社會立足、要讓世界各國認同台灣,台灣需要有一部海洋國家的憲法。
賴怡忠|美中競爭格局下的台灣因應策略
(攝影/林婉婷)
【林婉婷專題報導】賴怡忠開宗明義點出,以目前局勢來看,5年內台灣與中國發生戰爭機率極大。而戰爭爆發時間點可能落在2024年年末至2025年年初,也就是台灣和美國選舉之際;另一個時間點是2027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交棒之際,但從其汲汲營營要續任成為「中國皇帝」的意圖看來,台灣可能就是他給共產黨的「獻禮」。賴怡忠強調,這不是要台灣人選擇立場傾向中國共產黨的候選人做總統,因為選擇一時屈辱、就會一直屈辱下去;只是台灣人必需要留意、暸解這樣的國際局勢。
賴怡忠又說明,2021年中國對台灣軍事騷擾次數是960次,與2020年的380次相比提高將近3倍;且約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範圍大多鎖定在台灣西南方海域,從軍機型號和操作可以看出這是演練作戰,不只是威嚇作用。然而他也強調,中國選用武力不代表國家強盛,反而是意味其國家實力下降,故無法透過經濟等其他方式來處理台灣問題。
賴怡忠分析,當今世界格局有很大的轉變,如大國競爭下分化出明顯勢力,集團化對壘逐漸成形,而「解全球化」也強化集團對抗現象;國際經濟的重心偏移到印太區域,太平洋重要性超過大西洋;又而隨著科技發展,半導體的重要性在未來20年內將如同石油。台灣是半導體重要生產基地,也使得未來5年的台海衝突機率增加。
他進一步說明:過去美國的主要敵人是恐怖主義,但2017年美國推出新《國家安全戰略》,重新著重在與大國地緣戰爭對抗,並在拜登上任後延續;2021年又從阿富汗撤軍,將軍隊移至印太地區。不只是美國做出行動,歐盟在2019年發表《對中國戰略文件》、2021年發表《印太戰略通訊》等,顯示對大國地緣戰略將是主要安全趨勢;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也將在2022年6月通過未來10年的戰略方向,從目前釋出的消息來看,針對中國、俄羅斯的對抗都被視為重點。
座談與會者們領取證書。(攝影/林婉婷)
拜登政府強調與中國關係本質是戰爭,雖不排除合作、但也不迴避對抗。歐盟則提出中國是國際議題的合作者,例如氣候變遷等;但經濟方面則是競爭者,且是政治體制的系統性對手,指價值觀無法相融。除了美國、歐洲國家等結盟,歐盟制裁俄羅斯在2014年侵略克里米亞和烏克蘭,促使俄羅斯開始向中國靠攏,而俄羅斯的加入也影響歐美國家對抗中國的力量。這種集團對抗現象使台海議題不在只是台灣、美國和中國議題,而是晉升國際議題,包含日本、澳洲都參與其中。
在經濟影響方面,2008年金融海嘯後,隨著新科技發展,貨物供應鏈出現短鏈趨勢,並隨著美中貿易戰和武漢肺炎疫情而加劇。因著中國製造的不安全性、又考量供應鏈安全與韌性等問題,美中貿易雖然未必能完全脫鉤,但明顯「降鉤」,而中國也在2020年提出「內需」為主的新經濟戰略。伴隨21世紀對電動車、物聯網、5G(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等需求提升,而台灣因半導體實力佔據重要地位,足以成為印太競爭中心、台海衝突機會增加。此外,台灣是第一島鏈中心,且民主政治成果更是直接否認中國「華人不適合民主」和「民主無法面對大規模災害」的主張,如今的台海問題已經不只是「統獨」,而是台灣的存在就是對中國的威脅。
賴怡忠直言,強化台灣防衛是美國關注重點,但也導致雙方意見被放大,所以台美合作密切同時也會有紛爭。「積極備戰」是台灣近幾年的主要目標,為「有制度」地面對國家危機,就需要制憲;例如總統是否有權宣戰、防衛性公投怎麼執行,及促使國際社會認知到中國對台灣戰爭不是「內戰」,而是「侵略」;另外要注意的是中國在聯合國具有重要影響力,是否屆時以此阻止聯合國成員幫助台灣,也值得眾人省思與關注。

======================================
姚孟昌|為何必須制定一部新憲法

【林婉婷專題報導】姚孟昌延續賴怡忠最後所談到的制度層面,進一步分享及討論。「這個要侵略台灣的國家,到底是中華民國大陸地區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他舉例,台灣過去有《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當時立法目的不是為了防衛台灣、而是為了平定當時「國家」內亂,當時國家定義是指「中國」。姚孟昌強調,如果對國家定位、疆界不清楚,連如何防衛都做不到。

「新憲法」對台灣安全是否有幫助?姚孟昌坦言兩者其實沒有關係,因為就像賴怡忠所言,台灣存在就是中共威脅,只要中國野心不減,不論台灣定位如何,哪怕台灣成為中國的「省」,也會淪至當今香港的命運。

「台灣人已經沒有選擇。」姚孟昌講述美國獨立的歷史:1775年,英國以麻薩諸塞州發生叛亂事件為由出兵鎮壓,忍無可忍的麻州向其他州代表喊話,強調這樣的壓迫將陸續臨到其他城市,又基於人權是上帝給予,因此面對當時英國不尊重當地住民自決權這樣違反普世價值的行為,當美國人民有這樣的共識並決定脫離英國統治,此時英國鎮壓就是侵略,而美國人民也能以武力應對,不是殖民地的「叛變」,而是護衛主權的「革命」。包含脫離俄羅斯統治的立陶宛、愛沙尼亞,其憲法條文都強調國家主權獨立、領土完整,憲政體制由國家全體守護,當國家獨立受到威脅,每位人民都有義務起來捍衛。

姚孟昌小結:「現代憲法不需要宣戰,因為宣戰要很多理由,現在只有一個理由:捍衛台灣民主、捍衛台灣憲政體制、捍衛台灣人尊嚴、捍衛台灣人生存權益。我們拚鬥到底,我們絕不放棄。」而這樣的認知必需成為台灣全體人民的共識,也就是憲法。「憲法的根本在人民,人民必須有權力,國家才會有權力。」姚孟昌說明,人民要以誠信、正義與榮譽為基礎同心合意、彼此立約,而為何需要「新憲法」?因為憲法必需是台灣人親自寫成、同意,台灣人才有遵守義務。


座談與會者們領取證書。(攝影/林婉婷)
台灣憲政制度的訴求很早就被提出,例如日治時期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姚孟昌又透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曾發表之相關聲明及神學精神,來談台灣獨立和制定新憲的意涵。

黃彰輝牧師的「毋甘願神學」,所談是上帝創造台灣人民,其自我認同與尊嚴都應被尊重,台灣人要「出頭天」、歷劫歸來,才能真正除去「毋甘願」。另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1991年發表〈台灣主權獨立宣言〉、1995年發表〈新而獨立的台灣聲明〉;前者明確點出要制定台灣新憲、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確定台灣與中國的新關係等呼籲;後者則更詳細解說「新」和「獨立」的意涵,首點就是「新國家建立」,提到「台灣國應根據台灣國民共同立約的台灣憲法而建立」,另外包含領域、主權、理念、國民、文化和語言,值得留意的是這裡也呈現出台灣是多元族群社會及海洋國家之特色。

對於1月13日立法院修憲委員會召開首次公聽會,姚孟昌再次提醒修憲仍要是新的、人民參與且能夠釐清台灣與中國關係,若不是如此,就應要繼續鞭策立法委員們。他又列出這些年不同單位、場合所推出的憲法版本,然而為何這麼多版本、卻沒有一版能付諸實現?姚孟昌強調行動的重要。過去呼籲制憲,都是向國內政黨或國際社會訴求,卻鮮少向人民呼籲,因此人民對於自己是「憲法主人」的身份沒有體會和覺醒;他另指出,追求「國家正常化」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承認台灣的「不正常」;台灣政府對臨時、過度的憲政體制習以為常,也不敢正視憲政裡的「中國問題」,因此面對憲法問題,不是透過大法官釋憲等方式回應,就是僅針對已經具有共識的議題,例如18歲公民權等。

接下來,姚孟昌提出幾項常見的憲法迷思並解惑。有些人認為憲法是國家基礎、不能改變?他強調,人民是憲法的主人而不是奴僕;而憲法目標為何?憲法應呈現台灣主權獨立,及台灣人民如何建立政府、法治與經營國際關係等,然而目前憲法增修條文卻仍存在「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是否多數人民真的想要維持舊憲法?姚孟昌引用台灣制憲基金會的民調資料,可以看有71%人民也意識到現行憲法已不符合台灣現況。要有「憲政時刻」才能變動憲政秩序?姚孟昌反問:何時是憲政時刻、又由誰來定義?並以比較世界各國憲法的經驗點出,正常國家大約20年就會修改憲法,以因應時代變遷,也尊重世代正義,讓年輕人能夠參與、表意。修憲只能由代議機關發動、人民無權?姚孟昌解說,不論走立法機關或人民創制,都要有公民複決。

對於本次修憲,姚孟昌坦言自己不是很樂觀,也提醒眾人不要被動、消極;他分享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進行的「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佈」,顯示1990年代台灣人多數的國家認同是「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邁入2000年開始有變化,2008年「僅是台灣人」的認同大幅提升,甚至在2020年達到高峰的64.3%;姚孟昌藉此呼籲不應再用1990年的思想看待現代的社會。最後以前美國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所言「憲法是為一群有道德與信念的人民所制定」與眾人共勉。



=====================================
【新憲法 新國家(下)】深化民主 行動推新憲

【林婉婷專題報導】姚孟昌延續賴怡忠最後所談到的制度層面,進一步分享及討論。「這個要侵略台灣的國家,到底是中華民國大陸地區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他舉例,台灣過去有《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當時立法目的不是為了防衛台灣、而是為了平定當時「國家」內亂,當時國家定義是指「中國」。姚孟昌強調,如果對國家定位、疆界不清楚,連如何防衛都做不到。
「新憲法」對台灣安全是否有幫助?姚孟昌坦言兩者其實沒有關係,因為就像賴怡忠所言,台灣存在就是中共威脅,只要中國野心不減,不論台灣定位如何,哪怕台灣成為中國的「省」,也會淪至當今香港的命運。
「台灣人已經沒有選擇。」姚孟昌講述美國獨立的歷史:1775年,英國以麻薩諸塞州發生叛亂事件為由出兵鎮壓,忍無可忍的麻州向其他州代表喊話,強調這樣的壓迫將陸續臨到其他城市,又基於人權是上帝給予,因此面對當時英國不尊重當地住民自決權這樣違反普世價值的行為,當美國人民有這樣的共識並決定脫離英國統治,此時英國鎮壓就是侵略,而美國人民也能以武力應對,不是殖民地的「叛變」,而是護衛主權的「革命」。包含脫離俄羅斯統治的立陶宛、愛沙尼亞,其憲法條文都強調國家主權獨立、領土完整,憲政體制由國家全體守護,當國家獨立受到威脅,每位人民都有義務起來捍衛。
姚孟昌小結:「現代憲法不需要宣戰,因為宣戰要很多理由,現在只有一個理由:捍衛台灣民主、捍衛台灣憲政體制、捍衛台灣人尊嚴、捍衛台灣人生存權益。我們拚鬥到底,我們絕不放棄。」而這樣的認知必需成為台灣全體人民的共識,也就是憲法。「憲法的根本在人民,人民必須有權力,國家才會有權力。」姚孟昌說明,人民要以誠信、正義與榮譽為基礎同心合意、彼此立約,而為何需要「新憲法」?因為憲法必需是台灣人親自寫成、同意,台灣人才有遵守義務。
座談與會者們領取證書。(攝影/林婉婷)
台灣憲政制度的訴求很早就被提出,例如日治時期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姚孟昌又透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曾發表之相關聲明及神學精神,來談台灣獨立和制定新憲的意涵。
黃彰輝牧師的「毋甘願神學」,所談是上帝創造台灣人民,其自我認同與尊嚴都應被尊重,台灣人要「出頭天」、歷劫歸來,才能真正除去「毋甘願」。另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1991年發表〈台灣主權獨立宣言〉、1995年發表〈新而獨立的台灣聲明〉;前者明確點出要制定台灣新憲、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確定台灣與中國的新關係等呼籲;後者則更詳細解說「新」和「獨立」的意涵,首點就是「新國家建立」,提到「台灣國應根據台灣國民共同立約的台灣憲法而建立」,另外包含領域、主權、理念、國民、文化和語言,值得留意的是這裡也呈現出台灣是多元族群社會及海洋國家之特色。
對於1月13日立法院修憲委員會召開首次公聽會,姚孟昌再次提醒修憲仍要是新的、人民參與且能夠釐清台灣與中國關係,若不是如此,就應要繼續鞭策立法委員們。他又列出這些年不同單位、場合所推出的憲法版本,然而為何這麼多版本、卻沒有一版能付諸實現?姚孟昌強調行動的重要。過去呼籲制憲,都是向國內政黨或國際社會訴求,卻鮮少向人民呼籲,因此人民對於自己是「憲法主人」的身份沒有體會和覺醒;他另指出,追求「國家正常化」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承認台灣的「不正常」;台灣政府對臨時、過度的憲政體制習以為常,也不敢正視憲政裡的「中國問題」,因此面對憲法問題,不是透過大法官釋憲等方式回應,就是僅針對已經具有共識的議題,例如18歲公民權等。
接下來,姚孟昌提出幾項常見的憲法迷思並解惑。有些人認為憲法是國家基礎、不能改變?他強調,人民是憲法的主人而不是奴僕;而憲法目標為何?憲法應呈現台灣主權獨立,及台灣人民如何建立政府、法治與經營國際關係等,然而目前憲法增修條文卻仍存在「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是否多數人民真的想要維持舊憲法?姚孟昌引用台灣制憲基金會的民調資料,可以看有71%人民也意識到現行憲法已不符合台灣現況。要有「憲政時刻」才能變動憲政秩序?姚孟昌反問:何時是憲政時刻、又由誰來定義?並以比較世界各國憲法的經驗點出,正常國家大約20年就會修改憲法,以因應時代變遷,也尊重世代正義,讓年輕人能夠參與、表意。修憲只能由代議機關發動、人民無權?姚孟昌解說,不論走立法機關或人民創制,都要有公民複決。
對於本次修憲,姚孟昌坦言自己不是很樂觀,也提醒眾人不要被動、消極;他分享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進行的「台灣民眾台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佈」,顯示1990年代台灣人多數的國家認同是「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邁入2000年開始有變化,2008年「僅是台灣人」的認同大幅提升,甚至在2020年達到高峰的64.3%;姚孟昌藉此呼籲不應再用1990年的思想看待現代的社會。最後以前美國總統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所言「憲法是為一群有道德與信念的人民所制定」與眾人共勉。

======================================

林宜正|如何推進制憲新國家運動

【林婉婷專題報導】林宜正延續姚孟昌最後談到的時代變遷和台灣人身份認同議題,指出民進黨成立於1986年,而總統蔡英文首次當選是2016年,這過程歷經30年,又根據台灣民意基金會的「台灣人民族認同的長期趨勢」,1991年顯示每100人只有13人會認同自己「僅是台灣人」,但到2020年已上升至每100人有83人。然而,至今仍會在媒體上聽到政治人物使用「全省」這個詞稱呼台灣。林宜正邀請眾人共思:民主化的台灣還面臨哪些問題、該怎麼改變?
制憲基金會成立在2019年,面對2020年總統大選,率先舉辦三場造勢晚會並喊出「抗中保台」主張,強調台灣主權不能落在親中的政黨和候選人手中;也陸續舉辦26場公民培力,談美中關係、資訊戰、國家正常化等議題,並加強與年輕世代的對話;2020年4月30日,基金會達成史上首次制憲公投送件,後也有首次制憲公投訴訟。
「台灣要好要壞,要看人民是不是有覺悟、是不是有採取行動。」林宜正強調,台灣人要建立國家意識,不是從中國搬移,而是在台灣形成。他也感慨,台灣社會對國家意識、認同混亂,使得國民整體意志和力量無法展現,而民進黨完全執政,相對也要負完全責任,雖然歷經30年已達成初步民主化,但民主要永續、需要進一步工作,就是建立正常國家,透過「新憲法」讓台灣國家意識完整,使台灣更勇健。
而面對中國不斷透過各種形式擾台,如今不只是抗中保台,更要「抗中強台」。現階段許多國家都感受到中國的企圖,而台灣人是否有意識到自己將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林宜正指出,新台幣已連續五年升值,然而經濟發展的紅利由誰享有、如何分配?是否造成貧富差距擴大?台灣民主會被內部不同理念者破壞,因此要將打拚來的民主深化,讓台灣永續發展、成為正常國家,讓台灣青年也有更多機會創造屬於自己的天地。
「訴求不斷走,不要停下等待。」林宜正也認同新的年度要有新的行動,尤其在國際對台灣支持更勝以往的時刻,台灣人的決心也要提出來。所以今年3月到8月,台灣制憲基金會將舉辦系列新憲國是會議,探討新憲內容與價值,最後提出草案、付諸連署,將新憲法呈現給國家。這是今年基金會最重要的工作,盼望使台灣走成為正常化國家有更大可能性。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