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星期專論》台灣的意義
星期專論》台灣的意義

[轉載自:自由時報]

[moli]於2022-01-15 16:01:37上傳[]

 


CH 1




星期專論》台灣的意義
2022/01/09 05:30

蔡英文總統體認到台灣的內在力量,在第二次就職演說中雄辯地強調:「當一個台灣人可以很光榮,可以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只要中國人民可以無所畏懼地表達意見,他們無疑都會認同這種說法。(取自總統府官網)
◎余茂春

這個世界在過去年五年裡經歷一場劇變。陳腐的共識被質疑摒棄。國際安全議題的全球對話更加迫切。民主國家已經意識到挑戰迫在眉睫。而最深刻的變革,則是與自由社會如何看待中國共產黨構成的威脅有關。

美國對中共看法的轉變始於川普政府。時任國務卿龐皮歐形容,中共的威脅不再侷限於地區,而是全球性的,其對人類自由的迫害更甚於前蘇聯。這股威脅的根源,是受意識形態驅使、以建立全球霸業為目標的共產主義暴政。在夸言「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願景的同時,中共也利用種族滅絕、歐威爾式(Orwellian)監控、鎮壓、審查、秘密警察和意識形態洗腦等手段,殘害本國人民。儘管令人難以接受,這些卻是不爭的事實。

如今,美國不同政治光譜的領袖對這些事實看法一致,拜登政府也是如此。美國與志同道合的夥伴開始團結建立抗中聯盟,而台灣人民最能體會此舉的重要性。

這對台灣來說,意味著在自由世界享有應得的地位。做為一個事實上自治的島國,台灣展現了享有自由和民主、使用華語的人民所能開創的國家面貌。台灣七十年來一直是美中關係的衝突點,如今在自由和獨裁的全球競賽中更是舉足輕重。

防衛台灣是世界的責任
台灣並不孤單。台灣的和平與穩定不僅對區域和美國十分重要,更攸關整個自由世界。愈來愈多國家意識到,台灣只是中共侵略全球的開端。正如納粹德國並未止步於併吞奧地利,日本帝國並未在進佔滿洲後罷手,中共也不會只滿足於征服台灣。

北京的野心受到修正主義歷史觀,以及對於美國主導國際秩序的敵意所驅動。這使得中共在二十多起領土和海洋紛爭中成為侵略者,還不包括南海等全球性公共資源。中國的陸地和海洋鄰國之多,為世界之最,儘管台灣是中共的主要目標,實際上沒有任何國家能倖免。

印度─太平洋地區以外的國家受益於該地區的和平與繁榮,其中也包括台灣。歐洲國家對廿世紀綏靖侵略者所造成的切膚之痛,迄今仍記憶猶新。中共的侵略使歐洲國家警醒,進而展現力挺台灣的明確立場。

二○一九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秘書長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發表歷史性聲明,點名中共對歐洲構成安全威脅,北約關切台海情勢,並相繼獲得眾多北約官員背書。法國和英國已派遣軍艦和代表團訪問印太,連人口僅約台灣十分之一的小國立陶宛,也與台灣並肩對抗北京,包括退出簡稱「十七加一」的「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機制,並同意台灣開設代表處。

非北約國家也不落人後,尤其是日本和澳洲皆已表明,一旦中共侵犯台灣,他們將在美國領導下與台灣並肩作戰。中國確實兵強馬壯,但在團結的自由世界面前實則微不足道。這一切都表明台灣不再孤單,已成為全球抗中聯盟的隱性成員,因為在全球民主共同體中,對某一國家的威脅就是對全體的威脅。

歷史、國際法與台灣主權
除了共同價值觀和利益,催生以台灣為中心的抗中聯盟的推力,還包括一樣東西:真實。而不爭的事實是,台灣不隸屬於北京。從歷史、國際法和既定事實來看,這一點都無可爭議。

中共曲解歷史,對其他國家提出過份的領土和海洋要求,但多半與事實相悖。

二○二○年十一月,時任國務卿龐皮歐公開闡明「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重申美國從一九八二年雷根政府確立對台「六項保證」後,美國長久以來對台灣主權的立場。曲解歷史不能當成錯誤主權聲索的依據。

更重要的是,只要與現行國際法的表述不符,單憑歷史存在並無法構成主權聲索的憑據。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PCA)二○一六年針對南海主權爭議做出指標性判決,駁回北京對南海大部分水域的主權聲索,即是例證。二○二○年七月,時任國務卿龐皮歐也就南海問題發表歷史性聲明,首度正式宣告:中國對南海資源的主張,「如同其霸凌鄰國以控制南海資源的行徑,實為完全非法。」

北京的主張不僅違背法律和歷史,也與事實背道而馳,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未對台灣行使任何主權管轄。台灣是否應該或將要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端視台灣人民是否同意。

這是台灣的共識,國民黨和民進黨政府均明確或間接地維護這項原則。二○○九年五月,時任國民黨籍台灣總統馬英九表明,「台灣的未來應由台灣人民決定。」繼任的民進黨籍現任總統蔡英文及副總統賴清德也不斷重申,台灣沒必要宣布獨立,因為台灣已經是獨立國家,名叫「中華民國(台灣)」。民調更顯示,台灣人民堅決反對北京侵略和所謂的「統一」企圖。

萬眾矚目台灣
現代社會中,主權來自於人民的認可。台灣的主權不僅奠基於歷史、法律、現實和台灣人民的意願,也奠基於將台灣的志業與其他自由國家聯繫在一起的共同原則。

正如美國的《獨立宣言》所闡明的,各州和聯邦政府「的正當權力來自被治者的同意」。開國元勛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精闢地指出:「在自由政府中,統治者是僕人,人民是他們的上級和主權授予者。」正是因為這些普世的理想,全世界的目光才聚焦於自由民主的台灣。

兩岸關係的重要性不只是中共爭奪「中國」的合法性,強迫台灣成為北京管轄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這是一場自由和暴政的史詩級鬥爭。

北京誇誇其談與台灣「統一」,但這個問題沒有折衷之道,而是兩種極端對立治理模式的衝突。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中共卻是信奉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獨裁政權。

在冷戰時期,自由國家聚焦於西柏林,現在則是台灣。這是一場超越時空的競賽。

台灣很強大 並將扮演決定性角色
台灣雖是小國,卻擁有堅強實力,可以發揮決定性作用。唯有台灣人做出選擇,才能決定台灣的方向。

台灣人可以從歷史殷鑑中得到慰藉。民主小國希臘成功擊敗兵多將廣的波斯帝國。十九世紀的小王國薩丁尼亞(Piedmont-Sardinia),在列強環伺下最終統一義大利。在二十世紀,國土面積僅約台灣三分之二的以色列,在四十年內三度戰勝規模遠大於己的對手。以色列和台灣一樣,有強大的美國為後盾,中國卻沒有能與之並肩作戰的盟友。

質疑台灣自衛能力的人,經常引用舊約聖經故事「大衛與歌利亞」來暗指某種宿命論。然而,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大衛打敗了歌利亞。如今唱反調的人就像當時的失敗主義者,都以為歌利亞龐大到不可能倒下,事實上正是因為歌利亞太龐大,無法逃脫敗亡的命運。

台灣擁有北京無法企及的優勢。台灣人可以出於自由意志捍衛自己,而非為了迎合獨裁者的願景。中共欠缺任何政治合法性,所以深深忌憚人民。中共愈發孤立,旋踵成為國際社會的過街老鼠。如同龐皮歐二○二○年在加州尼克森總統紀念圖書館暨博物館發表的演說,「共產黨人幾乎總是在撒謊。他們最大的謊言就是以為自己可以代表被監視、壓迫、懼於表達意見的十四億人民發言。」

蔡英文總統體認到台灣的內在力量,在第二次就職演說中雄辯地強調:「當一個台灣人可以很光榮,可以抬頭挺胸、昂首闊步。」只要中國人民可以無所畏懼地表達意見,他們無疑都會認同這種說法。

台灣人可以自豪的地方不光是自由民主。台灣崇尚自由市場及私營企業,放眼全球的經濟和貿易產出,更超越許多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台灣也是美國第九大貿易夥伴。

正如我們在這場始於武漢的瘟疫中所看到的,台灣的公共衛生和醫療服務傲視全球。台灣更是全世界最長壽、教育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在電影、音樂和中華傳統藝術方面也風靡全球,媒體自由更是亞洲第一。

台灣是全球經濟和科技供應鏈的關鍵領導者,是半導體設計和製造業的重鎮。如果沒有台積電,這個世界就會停擺。

最重要的是,台灣擁有全世界最成熟、最高水準的選民,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台灣人民一貫透過往往爭執不休、但也活力十足的民主程序選出領導者,不論其社會經濟地位或性別,所有族群均可發聲並發揮自己的潛能。

蔡英文總統正是典範之一。除了以色列前總理梅爾夫人(Golda Meir),蔡總統是亞洲唯一憑藉自身能力和傑出表現成為國家元首的女性,她和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其他國家的女性元首不同,沒有訴諸男性強人光環的家族背景庇蔭。

世界談論台灣時,通常僅提及軟、硬體設施,但人民才是台灣真正力量的根源。

誠如蔡總統所言,「台灣,已經被國際定位為民主成功故事、可信賴夥伴、世界良善力量,這是台灣人民共同的驕傲。」

世界需要台灣 正如台灣需要世界
台灣需要世界各國力挺,世界也需要台灣。這點在未來數年內尤其顯著,因為有志一同的國家將持續合作反制中共威脅。

台灣掌握與中共交手數十年的寶貴經驗,過去兩年的情況更為此增添重要性。在致命冠狀病毒從武漢擴散初期,若世界衛生組織(WHO)等全球領袖儘快注意到台灣方面的示警,無數人命和財富就可倖免於難。台灣早知須對中共保持高度懷疑。龐皮歐也直言,對於北京,「不信任,且要查證」(distrust and verify)。

當這場疫情爆發後,「#TaiwanCanHelp」(#台灣能幫忙)的主題標籤迅速爆紅。無論是保護人民健康、守住國家防線、確保經濟和供應鏈運作或維護人民基本自由,台灣確實幫得上忙,也正在幫忙。這個事實將為自由國家帶來希望,並向北京表明,國家大小並非誰能贏得未來的決定因素。

(余茂春為美國海軍官校東亞和軍事史教授,曾在川普政府擔任美國國務卿龐皮歐政策規劃辦公室中國政策首席顧問,現為哈德遜研究所及2049計畫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以及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國際新聞中心孫宇青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