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曹長青:台灣應該『去中國化』 全面日本化
曹長青:台灣應該『去中國化』 全面日本化

[轉載自:看雜誌]

[轉載]於2022-02-25 02:02:02上傳[]

 



【曹長青按:台灣正處於一個歷史轉型期,是像台灣的統派鼓吹的走向中國、與中國統一,還是像有些台灣人建州派希望的那樣變成美國的一個州,成為美國的一部分?我認為,台灣不應成為任何國家(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應保持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通過制憲正名,改國號為『台灣』,用台灣的國名加入聯合國、走向世界。目前,台灣應該『去中國化』,從各方面學習日本,全面日本化!

為什麼?因為日本的法治、安全、乾淨、敬業、準時、禮貌、誠信、為他人著想(凡事想到不煩擾別人)、恥感文化(看重恥辱、尊嚴等價值)、極為重視幼童就開始的教育、遵守規矩,嚴格執法,這些方面日本都是世界一流的,太多優點了。

尤其是保守主義價值在日本一直佔主導地位。這是上述那一切優點的根基!

有一次我問非常欣賞日本的台灣建築師杜文正先生(演員江霞的丈夫),你說日本到底有哪些好?他不加思索就回答說,“日本什麼都好!”

台灣應該先把自己變成『第二個日本』,像日本那樣幾乎全方位領先世界,再來說學其它國家也來得及。

中國更應該全面日本化。但當今中國是全面專制,太多中國人還像國民黨一樣反日,所以中國只有民主化後,才有可能。而民主的台灣可以先走一步,全面學日本。】


曹長青:全盤西化?還是日本化?

胡適當年提出中國要「全盤西化」,遭舊勢力圍攻,最後他妥協改為「充分世界化」。胡適用「全盤」這種絕對化的詞句,其實是「取法乎上得其中」;高喊要去天邊,能走到半空就超級好了。但「充分世界化」就有問題了,「西方」這個概念有清晰的界限,指西方民主國家和西方文明。而「世界」涵蓋所有國家,難道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國不是世界的一部分?充分世界化包括充分中國化,不僅等於沒說,也毫無意義:世界五花八門,文明的和野蠻的,學誰?但這是胡適當時在舊勢力圍攻下的無奈之舉,情有可原。

如果今天胡適仍在,再提「全盤西化」也有嚴重問題,因西方已變質。2006年我曾撰文「兩個西方,你選擇哪個?」西方有針鋒相對的左、右派分野,代表兩種不同的價值,你要學哪個?怎麼能全盤?
胡適對這個問題也無法回答,因他對西方左右派問題不清楚,他的全部文章都沒涉及過這個議題。一般來說,只要不清楚,就自然偏左。胡適在紐約哥大讀博士時的老師杜威就是個左派。

美國正處於空前的危機

現在西方左派勢力越來越大,從美國的情況來看,前景不樂觀:

一是左派掌控媒體,雖然過去也如此,但並沒有雄厚的經濟實力。現在不同了,新科技大老闆基本都是左派,他們掌控了推特、臉書、谷歌、YouTube等主要社交平台,不符合他們左派意識形態的,動輒就遭封號,被封嘴。連擁有八千萬粉絲的堂堂美國總統川普的推特都被他們封掉。

二是左派掌控了學校,從孩子開始就洗腦灌輸左翼毒素;三是左派掌控了好萊塢,製造大量左翼宣傳影視,潤物細無聲地毒化無數觀眾。僅這三項,就足以摧毀一個保守主義社會。美國正面臨空前的危機!

縱觀全球民主國家,大國只有日本,仍是保守主義價值主導其社會。而且在可見的將來,都沒有像美國這樣被左派全面控制的可能性。所以我在日本參加保守派「櫻電視」節目、被問道對中國前途看法時,毫不猶豫地說,胡適當年提出全盤西化,現在我提出應該「日本化」,中國要全面學習日本,再談學習美國。因為必須首先像日本這樣保守主義價值占上風,再談其它。

我之前寫了5篇專欄,都是談日本的長處,華文世界應借鑒之地。談到日本的教育(從小薰陶保守主義價值觀),日語的敬語(塑造人一生的禮貌文化),獨特的國民性等。其實日本的最大長處可用四字概括:常識常理,日本人以這四字哲學想問題、看問題、處理問題;也就是不走極端,遵循傳統以來可以行得通的常規常理。如果一個社會以常識常理為準繩,基本上會是健康、穩定、秩序、祥和的。而西方左派的最大問題,也是明顯特徵,就是不按常識常理,甚至挑戰、踐踏人類幾千年積攢的正向經驗和常規。

為什麼西方忽略日本文明?

今天的日本是一個很成功的文明社會,但為什麼不被西方重視和借鑒,甚至被有意忽略,甚至貶低?左派當然不會喜歡日本,他們嘲笑日本人是螞蟻,只知道工作,不知享受。其實是西方左派不願看到日本是保守主義社會,人們按部就班工作,像美國作者在《菊與劍》中描繪的,日本人的價值觀是「各得其所,各安其份」,即各自做好自己份內的事,敬業、忠誠,秩序、信賴等。西方左派不喜歡安分,因為他們熱衷以自由名義放縱、出格,我行我素,自我中心,我的意願可以高於傳統,高於法規。法國「紅五月」街頭暴戾,美國「黑命貴」打砸搶燒,是他們的經典。

那麼西方的右派應該欣賞日本了吧?也不盡然,因為西方保守派多是基督徒,他們認為日本沒有宗教,不信耶穌基督。日本的成功對伊斯蘭教社會、基督教社會都是一個重大挑戰:日本不是基督教社會,更不是伊斯蘭國家,但比所有伊斯蘭、基督教國家都更有秩序、法治、文明,而且其經濟實力和繁榮程度也是有目共睹!其整體文明度現在已遠超過左瘋主導的美國!

在我讀過的書中,印象最深之一是英國當代歷史學家保羅.強生(Paul Johnson)的那本《論知識份子》(Intellectuals),該書痛批左派知識份子,全書最後一句話是:「任何時候我們必須首先記住知識份子慣常忘記的東西:人比概念更重要,人必須處於第一位,一切專制主義中最壞的就是殘酷的思想專制。」日本人的最大長處是重視人本身,不熱衷虛幻、超現實的概念和極端的東西。有人說日本人比較實際。這個「實際」,不是中國人那種功利的概念,而是凡事看重「常識常理」。

日本在明治維新時就廢除了佛教的國教地位,也沒有引進基督教,更沒有伊斯蘭,實行宗教多元化,人們要信什麼,「各得其所」,各隨己便。日本也有自己傳統的宗教:神道;日本各地都有「神社」,是國家設立,費用國家支付。但跟其它宗教的重大不同是:不允許神社人員宣教,也沒有教義;於是就沒有了各種借上帝名義自我發揮、甚至斂財的神棍,也沒有了各種教派之爭,也不存在「歪嘴和尚念錯經」的問題,因為沒有「經」。那麼神道的內容是什麼呢?其實就是傳統一路下來的忠、孝、禮、義、廉、恥等人類社會賴以生存、和平共處的常識價值,不少概念還是早期從中國引進的。人們到神社,是默默地用一種無形的至高無上的精神價值審度一下自己,淨化一下靈魂。

天皇是神社的最高主導,但他不是耶穌也不是大主教。美國學者在《菊與劍》中說,人們對天皇、對神社,就像美國人對國旗,是一種敬仰和尊敬。沒有教義和宣教的一種情懷,就等於是各自按自己的道德標準和理解,做自己的努力了。於是就沒有了「你必須信仰和服從我的上帝,否則你就下地獄」這種宗教之間的深仇大恨;於是日本人就把佛教、基督教和其它宗教裡面他們自己認為好的東西都拿過來學一學,認為不好的,不理就是了。事實證明,其結果很不錯啊。

宗教和道德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為了上天堂、不下地獄,還是為了在這個地球上更文明地、與其他人和平共處,走好本次人生?

對遠藤周作從不解到理解

很多年前讀日本基督教作家遠藤周作的代表作《沉默》時,很不解他對《聖經》的理解,因為他寫一位天主教神父被強迫腳踏耶穌畫像時(不踩就殺害他旁邊倒吊著的五名基督徒),最後他選擇踩聖像。他默禱的結果是,耶穌同意他這樣做,為救那幾個基督徒。在西方作品中,即使多少人被殺、自己被害,也要堅持信仰原則,怎麼能腳踏耶穌聖像呢?後來更多瞭解日本的文化和國民性,更多理解了遠藤周作:不管信什麼教,他還是日本人,他重視的是常識常理;或者說他把基督教「日本化」了。這點遠藤周作自己也有闡述,1986年他在台北參加基督教研討會時,就提出「西方基督教」和「日本基督教」,說西方基督教所表達的是父性的宗教:審判、定人罪的嚴厲宗教;日本基督教則加入佛教大乘等,是母性的慈悲宗教:透過聖母瑪麗亞所詮釋的赦罪宗教觀。這和日本人認為人死後就不再有罪的觀點一脈相通,而不是西方基督教的下地獄等。所以日本靖國神社有包括戰犯的名冊,被中國、韓國抗議,但在日本人那裡,人死後已無罪。明顯是不同文化和理解。這是後話。

包括對「性」的態度,日本也與西方很大不同。西方左派一邊縱容性放縱、穿著裸露、宣揚同性戀、變性自由,一邊又高調咋呼「Me Too」運動,男人多看女人一眼,甚至讚美她們漂亮都可能被指「性騷擾」,如果誰敢用中文那句「秀色可餐」,小心被左瘋告上法庭。左派就是左臉打右臉、一邊鼓勵縱欲、一邊道德審判的人格分裂症。而以基督徒為代表的保守派,對「性」和「墮胎」問題又限制到幾乎沒有寬容餘地,霍桑的《紅字》時代雖然不再,但規矩依舊(這也是左派造反、全方位叛逆的原因之一)。

日本「性」其自然

而日本人又是不一樣。人所共知日本是色情大國;色情雜誌、色情場所到處都是,社會並不排斥。與此同時,日本人也從不高調宣揚「性」事。大街上女性都穿著得體,不像西方女人那麼暴露,同時很多女學生做性交易賺錢也沒人指責、過問。日本女性被認為最順從男人(似乎受壓抑),但並沒看到日本女性有叛逆性的女權運動,更沒有西方左派那種萬事都要男女平等的瘋言瘋語。

至於同性戀、變性之類,也不提,也不理;不打、不罵、也不鼓勵,自生自滅都隨自己。與此同時,同性婚姻(也就是要求他人、社會和法律認可同性行為)則沒有可能。總而言之,除了媒體渲染藝人的婚外戀、婚外性博眼球、賺錢之外,整個社會不關注別人下半身的私事兒。在一個既不渲染縱欲,又不排斥色情的日本,強暴率成為全球最低之一,而且家庭婚姻也沒有崩潰,離婚率三成左右,低於中國和美國(都是五成左右)。日本的做法是否是更符合人性的文明呢?

縱觀日本,在體制架構的硬體方面,他們學習了西方,成為穩定的民主國家。在社會軟體層面,他們保留了自己的傳統文化,而這個文化已經被事實證明,創造了一個真正文明、繁榮、祥和的社會。在擁有全方位思想和言論自由的同時,成為世界公認的,在安全、禮貌、乾淨、和諧、服務等方面都是全球第一的國家。而且日本也是經濟繁榮的民主國家中貧富差別最小、社會各階層衝突最小的國家。這樣一個國家,理應成為世界的楷模。

對同是亞洲國家的台灣和中國,學習日本不僅更順理成章,也更正確。因為,學習日本,等於在制度層面學習了西方(台灣已經做到了);在社會層面,尤其是在眾多社會議題上,學習日本就是拒絕西方左傾思潮。拒絕左派,就是拒絕走通往地獄之路。對,就這麼嚴重。

日本文化中不少內容都源自早期的中國,而中華文化中的很多正向價值和養分卻被中國歷代獨裁專制給踐踏了。所以,學習日本,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恢復自己本身文化傳統的精華。所以,學習日本,日本化,是吃一道集東西方優點為一身的榜樣套餐。日本人的一大特點是知道好賴,誰好學誰。華人小聰明一大堆,能不能再長一點誰好學誰的大智慧呢?

——原載台灣《看》雜誌2022年1月號

曹長青網站:
https://caochangqing.com/big5/index.php?dispmode=0
曹長青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E6%9B%B9%E9%95%B7%E9%9D%92-21881286151699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