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陳文茜病疾纏身嘆「活得太累」曹長青說她病根在大腦
陳文茜病疾纏身嘆「活得太累」曹長青說她病根在大腦

[轉載自:聯合新聞網]

[轉載]於2022-05-30 14:05:05上傳[]

 




CH 1






陳文茜病疾纏身嘆「活得太累」 她曝病情仍有轉機

自由時報 2022/05/26 09:20


〔記者吳志偉/台北報導〕資深媒體人陳文茜2019年因罹患肺腺癌,進行腫瘤切除手術,後來因免疫系統攻擊神經系統,導致左臉、右手如癱瘓中風,沒想到近來健康又亮紅燈,日前淚訴血壓飆到180,外加血尿,目前找不到治療的根本方法,稱自己「活得太累了」想一走了之。對此,「通靈大師」江嘉葉以觀音菩薩所教導的通靈法術深度觀之,驚吐:「糟糕,她目前是與魔共存!」

江嘉葉表示,陳文茜身上背著一隻大魔,正在侵蝕她的精髓,此魔面露凶相,一付厭惡的表情直瞪著她。江嘉葉為此請三太子前去溝通,了解有何事情惹得大魔如此不悅,三太子請示觀音菩薩得到允准後,前去探問大魔為何如此凌虐陳文茜?大魔大眼一蹬,稱陳文茜是衪前世仇人,曾遭凌虐至死,所以現在領得閻王黑令牌,前來報仇,原來祂是陳文茜的冤親債主。

陳文茜的病情曾求助於美國的權威醫學機構,建議她換掉全身白血球,但風險可能是死亡,江嘉葉說,尤其是冤親債主的迫害和侵蝕,若不處理是無法治癒的,因此建議她應該尋求三條路:

一、 繼續接受正統醫療。

二、 尋求神佛救助,要很誠心懇請自己所信仰的正統神佛,不論何種宗教皆可,請祂們為陳文茜和大魔溝通,請求解冤釋結,若能得到大魔同意和解,就會離去,不再繼續侵蝕破壞她的身體,如此再經正統醫術治療,應該就會慢慢健康起來。

三、 在未和大魔和解前,應行大善,大額捐款,行善發大願,和不斷祈求神佛大發慈悲,助她一臂之力。
——————————————————————————————————————


台灣海外網編者按

早在2004年,作家曹長青就寫過一篇文章,痛斥陳文茜。18年過去了,陳文茜頭腦沒變,還是大中國,敵視台灣人;只是身體變了,一身病。身體疾病往往來自精神狀態。一個亂來的人,不可能身心健康。

不管政治立場如何,我們還是希望陳文茜女士恢復健康,不要想不開。身體健康之後,多學習一些有關民族自決權、人民有選擇權利的民主理論,

下面是曹長青先生當年寫的文章——】


曹長青 :文化流氓陳文茜和國民黨


有一些朋友對我作為中國人而不支持傾向中國的國親兩黨表示極大的不解。對熟人,我沒功夫跟他們講「人民有自決權」的大道理,就跟他們說,即使不談蔣介石軍隊當年屠殺台灣本地人的二二八,即使不談蔣家王朝專制台灣近半個世紀,即使不談國民黨的黑金政治和黑幫政治(指使竹聯幫槍殺作家江南,林義雄全家被滅門,在美任教的陳文成教授因贊成台獨而被從陽台扔下殺害┅┅),即使我對台灣政治一竅不通,就憑國民黨得到文化界的打手、流氓、惡棍們的擁戴,我就不會支持它。

這些文化打手中,最齷齪的是李敖和陳文茜。上帝造出一對男女,因偷吃禁果,而有了原罪。但人家知恥的後人,會認罪、祈禱,救贖。而李敖和陳文茜這對「什麽男女」,卻是什麽教也不信,什麽禁果都吃,而吃了之後,卻什麽羞恥感都沒有,光著「靈魂」在台灣的媒體上亂跑、亂「秀」,還大喊大叫,做道德文章,擺出聖男聖女狀。

●自由就是「隨便交媾」的「北港香爐」

中國文化是很強調臉面的。但我最早知道陳文茜的「不要臉」,是在柏林牆倒塌後某一年。當時在香港《開放》月刊上看到署名「陳文茜」的小小說。那情節的確很陳文茜,說在東西德人民刨掉柏林牆時,台灣的幾對男女則在家中交媾。電視畫面上人家刨掉一塊磚,這些男女就做一次。美其名曰,他們在追求通往自由之路。最後柏林牆倒了,這些男女也累得倒癱在地上,像一堆爛肉。開始以為可能重名,後來一打聽,才知道作者真的就是台灣的「什麽小妹大」。

後來從報上看到李昂寫出《北港香爐人人插》,還頗為陳文茜抱不平,覺得作者如果有膽量,應該真名實姓地公開批評,而不應該影射。但畢竟那是「小說」,書中那個有點小聰明,靠出賣色相而在政治之床向上爬的女人,是虛構的。倒是陳文茜自己「對號入座」,自愧得又哭又嚎,還說要「自殺」。當時還真令人同情,畢竟人家有「要臉兒」的時候。

但「自殺」只是說說而已,到「三溫暖」泡一泡就回來了,別人白「浪費」了同情。後來從報上讀到,人家「小妹大」自己公開宣稱,「乳房是社交工具」,這下誰都明白了,李昂的「北港香爐人人插」大概也不太過份,既然那個對號入座的人自己都這麽坦然。

●白天是警察,晚上當妓女

以在紐約居住多年的眼光來看,這種事在美國也不稀奇,名歌星麥當娜還為拍「寫真集」而脫得精光,一絲不掛地在大街上忸怩作態。但台灣和美國不同的是,麥當娜,還是賣襠下,都不會再去主持什麽電視政治評論節目,發佈道德訓詞。人家是專業意識明確,絕不會再「立什麽牌坊」。

但一個歌頌爛交,公開宣稱乳房是交際工具的人,卻還有臉在台灣的電視、報紙上教導大眾怎麽建立政治道德規範。更令人驚訝的是,還擔任台灣的立法委員,參與制訂包括怎樣教育青少年的法律和國家政策。義大利有過妓女議員「小白菜」,但她當時就是一個供晚上失眠老男人解悶的「笑料」,很快就被國會淘汰出局,成為「老白菜梆子」而被人忘記。但人家「小白菜」也沒敢主持電視政治評論節目,分析政治白菜的乏味。

不僅是義大利,在美國更是這樣;即使沒有宣揚過濫交、乳房是工具等等,僅僅因為是國會議員,就絕沒有可能再主持電視節目,因為這兩個角色是衝突的。媒體之所以被稱「第四權」,功能就是要監督權力者和政府。而陳文茜白天進入立法院,是權力者和決策者;晚上則進入電視台,主持政治評論節目,是立法院的監督者;回到家裏,又為報紙寫文章,都不用搖身,就又是「專欄作家」了,簡直是黑、白、紅,道道通吃。

這種事所以在美國完全沒有可能,是因為,這就像一個人白天頂上大蓋帽,做警察,而絕不可以晚上穿上性感服裝,去紅燈區當妓女。因為這兩個角色是衝突的,不可同時兼任的。

但陳文茜就有這樣的「膽量」和「魄力」,敢同時遊走於「警察局」和「紅燈區」之間。而且不管面對多少批評,多少指責,都是,臉不紅,心不悸,「勝似閒庭信步」,這真是台灣一絕。

●中國鄉下的「雞婆」

在台灣期間,在電視上看到陳文茜和蔡英文就大選公投辯論。陳文茜的那身打扮、腔調,完全無法讓人接受,整個一個「不節制」。那種好像中國鄉下公路邊開低檔妓院的「雞婆」(女老闆娘)打扮,和蔡英文的專業女士的裝束氣質,形成鮮明對比。而且這位「小妹大」胡攪蠻纏的態度更是令人倒胃口。她用玩世不恭的口氣,根本不跟對手嚴肅地對談,而是清清楚楚地蠻不講理;而且還一副居高臨下、連上帝也毫不在乎的樣子。當時看到這些畫面,感到真是難為了蔡英文。實際上,陳文茜應該去和李昂談,到底北港香爐插了多少香,乳房交際到多少好處。由這樣的女人來談台灣的大選,台灣的前途,真是對台灣的諷刺。

但這樣一個沒有廉恥感的「交際工具」擁有者,卻擔任國親兩黨的顧問高參。在三一九槍擊案發生當晚,陳文茜在連宋競選總部講話,更是完全「不節制」,信口胡說。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就指控奇美醫院作假,最後連馬英九都感到不妙,逼迫陳文茜表態這是她「個人看法」。國民黨用這種等級的「文人」做打手,不敗北才是咄咄怪事。

記者會結束時,宋楚瑜、王金平等國親要角,爭相對陳文茜表達「謝意」的諂媚之狀,已經預示了國親的失敗,因為當國民黨把這種既無道德、更無羞恥感的文化打手寵為「女皇」,言聽計從,那麽只能使越來越多的人,僅憑有這些「文化流氓們」為國親吹號呐喊,就不能支持他們。

實際上,李敖、陳文茜們,正在親手埋葬國民黨,因為歷史已證明,只要和流氓、惡棍同流合污,最後總是同歸於盡。

台灣有人說,陳文茜曾搞掉了施明德、許信良兩個民進黨主席,現在又一次性搞垮了連戰、宋楚瑜兩個黨主席。所以現在很多中國人希望,台灣人民能熱烈歡送「小妹大」去北京,用她的「社交工具」解決共產黨的主席們,那中國就有救了!

——原載台灣《壹號人物》月刊2004年5月號
———————————————————————————————————————————


邱志偉轟高嘉瑜:為了聲量出賣靈魂跟政治道德

李承穎/ 報導  2022/ 05/ 23

民進黨立委高嘉瑜今天指控同黨立委邱志偉害他染疫,雖然高嘉瑜已道歉並說是開玩笑的,但在居家隔離的邱志偉仍發影片怒斥高,「為了個人聲量,不惜出賣自己靈魂跟政治道德」、「應該要跟全國民眾公開澄清,否則是無良政治工作者,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邱志偉說,當前疫情嚴峻,全民都要嚴肅面對,特別是立法委員,對於高嘉瑜委員今天指控被他傳染,他本人嚴厲譴責高嘉瑜,為了個人聲量,不惜出賣自己靈魂跟政治道德,指控是因他服務處助理染疫才傳染給她,但他服務處助理是5月3日確診,5月13日就解隔到工作崗位,「何來我助理傳染給我,我再傳染給她?胡說八道」。

邱志偉說,高指控他在議場脫口罩、喝咖啡才傳染給她,「請問高嘉瑜,您喝咖啡戴口罩喝嗎?」議場所有委員在喝咖啡,他也是靜靜的喝 ,也沒跟高有聊天,旁邊的委員都可以證明,高嘉瑜應該要對外界、全國民眾公開澄清,「否則就是無良政治工作者,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高嘉瑜今天發聲明指出,不是真的要譴責邱志偉,鄭重向邱志偉道歉,「疫情下不需要找凶手,也不要開他人玩笑!」

高嘉瑜說,今天下午有記者說邱志偉服務處助理確診,當天在場的蔡易餘PCR結果又是陰性,因此可能是邱委員傳染給她,請她回應,「我的回應比較輕鬆,但不是真的要譴責邱志偉,疫情下大家都要做好自我防護,也不要互相指責。」

高嘉瑜說,剛剛得知邱志偉助理早在兩周前就確診康復了,所以應該不是邱志偉傳染給她,對於誤會邱志偉深感抱歉,「也可能是我傳染給他的,我是開玩笑的,希望邱志偉委員早日康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