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陳破空特約評論:超規格追悼江澤民,習近平費心自證權力來源
陳破空特約評論:超規格追悼江澤民,習近平費心自證權力來源

[轉載自:陳破空]

[如雲]於2022-12-15 14:12:36上傳[]

 

习近平当局隆重追悼江泽民,规格和规模超过当年的邓小平。有人或说,当年邓小平追悼会有万人出席,江泽民追悼会五千人而已。但,考虑当下北京疫情深重的因素,习派不仅组织了五千人聚集的大型追悼会,而且纠集了五万人在通往八宝山的路上制造"追悼人潮"。后面这一出,是当年追悼邓小平所不曾有的景观。
超规格、超规模追悼江泽民的背景是,习近平的连任,遭到党内外的双重否定。党内否定,以二十大闭幕式的重大穿帮丑闻为标记:代表政治老人的前最高领导人胡锦涛要求查对各派事先达成的中央委员会名单、竟遭习近平下令特工强行架离。党外否定,以轰动世界的中国白纸革命为标记:抗议民众、尤其年轻一代,不仅要求解除极端封控、结束极端清零,而且喊出时代最强音:“中国不要皇帝”、“反对终身制”、“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
由此可见,习近平强求连任,不得人心,遭到党内和民间的普遍反对。党内反对他连任,他却霸王硬上弓,用尽各种手段 ,非要连任不可;民间反对他连任,他则暗中抓捕、报复,尤其针对白纸革命的抗争者。江泽民适时的死亡,仿佛给了习近平一个机会:借悼念江泽民,妆饰自己的权力。
这一点,从习近平所致的悼词内容及其篇幅比例分配也可以看出:表为推崇江泽民,实为宣传习近平自己。超规格、超规模追悼江泽民,习近平释放至少三重信息,或者说,流露出至少三重意图:
其一,他的权力有来源,所谓党内“合法性”。那就是,来源于前最高领导人江泽民的授予。江泽民隔代指定他接班,并对他大加栽培,才有了他今天的最高领导人地位。潜台词:尽管你们团派反对我的路线,团派之主胡锦涛反对我连任,但江泽民及江派支持我。换言之,习近平高调追悼江泽民,是要从江泽民名下寻求权力册封。从一个死人身上寻求权力册封,实在是习近平的无奈之举,甚至于,绝望之举。
其二,隆重追悼江泽民,试图遮掩或修补二十大与政治老人的冲突和裂痕,也试图掩饰或淡化习近平通过王小洪及其特勤局监控、软禁政治老人的惊悚剧(包括监视监控和变相软禁江泽民)。潜台词:谁说我不敬老?我并非不尊重老人!看看我给予江泽民的隆重追悼和隆重礼遇,政治老人在我心中是有地位的。只要你们不反对我,我就会继续保障你们的优厚待遇和礼遇,保障你们安享晚年。
其三,抬高江泽民,压低邓小平,褒江抑邓。暗示:习近平的极左路线、重新强调“社会主义方向”,沿自江泽民。习近平借此说穿:江泽民和李鹏原本有意恢复“社会主义正统”(1989至1992年),但却遭到“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治老人邓小平“横加阻止”而被迫中断,这一中断就是二十年,直到习近平上台(2012年),才重新续上。习近平毫不掩饰且毫无顾忌地走上极左路线,在一定程度上,有公开为江泽民复仇之意,报1992年邓小平南巡痛批江泽民不改革、几乎罢黜江泽民之仇。
褒江抑邓,捧江贬邓,习近平还有一层心思:江泽民走后,尚有两任总书记在世,胡锦涛和习近平,前者由邓小平隔代指定,后者由江泽民隔代指定,故而,胡锦涛继承的是邓路线,即改革开放路线;习近平继承的是江路线,即回归左倾路线。若按照习派最新定调,江泽民高于邓小平,逻辑地,习近平就高于胡锦涛。
然而,经由超规格、超规模追悼江泽民,习近平达到他的三重意图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其一,江泽民指定习近平隔代接班,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但是,江泽民未必同意习近平连任,大概率地,更不可能同意他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习近平为江泽民举办空前隆重的葬礼,想给民间或外界制造江泽民同意他连任、同意他长期执政或终身执政的印象或错觉。然而,江泽民身死,死无对证,谁信?
其二,超高规格悼念江泽民,根本无法缓解与众多政治老人的紧张关系,也无法抹去二十大留下的重大政治阴影;而人为夸大的追悼场面、极不自然的追悼气氛,足以让非江派的政治老人不满、又足以让江派政治老人哭笑不得;造成更多伤害的是:由习家军把控的党媒党报,对出席追悼会的政治老人只字不提(仅在头天的告别遗体场面提到胡锦涛),仿佛他们是可有可无的影子人,开创了习班子集体羞辱政治老人的恶劣先例。
其三,褒江抑邓,是习近平的主观愿望,却无法激起任何共鸣。无论党内还是党外,无论国内还是国外,人尽皆知,就历史地位而言,江泽民远不能比肩、更远不可能超越邓小平。习近平捧江贬邓,徒劳而已!
(2022年12月12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