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0130 正名制憲線上研討會-黃育旗-台灣需要-脫胎換骨
0130 正名制憲線上研討會-黃育旗-台灣需要-脫胎換骨

[原著]

[DOUGLAS CHIANG]於2023-01-28 16:01:01上傳[]

 


2023年1月30日台灣建國正名制憲國際線上研討會

邀請:
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黃育旗先生專題演講台灣需要的是儘速「脫胎換骨」,歡迎鄉親們參加!

1. 預備會議 : 2023年1月28日上午 10:00 開始 (台灣時間) Zoom 連結
會議ID:85808622396 密碼:750856

2. 正式會議 : 2023年1月30日上午 8:30 準備 上午 9:00 開始 (台灣時間) Zoom 連結
會議ID:82289046234 密碼:215258

3. 台灣建國正名制憲研討會第72期,在2023年1月23日線上舉行。由前世台會會長、世界科學園區協會董事李界木博士專題演講:「2022年選後,台灣行動大聯盟的活動方向」。李界木博士是本線上研討會的重要成員之一,他對未來幾個月l如何一邊幫助賴清德,一邊讓台灣走向獨立建國,有深入的探討,歡迎大家觀看。YouTube 連結:

4. 台灣正名制憲專欄 台灣海外網
——————————————-


大家早安!敬㊗️大家闔府新年快樂!平安圓🈵️!

急救章延長役期值得深思!黃育旗

美國軍人對國家的忠誠,以及公私分明,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大多數的美國退伍軍人,尤其是單身的退伍軍人,大都會在他生命某一段歲月,開了張空白支票寄給國家,上面金額是“最高包括我的生命”全部都奉獻給我熱愛的美利堅共和國,這就是榮譽!

有和美國人,或是和西方文明國家的人一起工作過的人,都一定有一個經驗,就是上班一定要準時,不能帶早餐到辦公室吃,沒有人上班時間看報紙,雜誌,不准做公事以外的事,上班時間都必須完成上級交辦的事,這叫做責任制,責任制指的是在上班時間內的責任,非台灣現狀歪曲扭八,被嚴重扭曲的所謂長工時責任制。

美國人的想法很簡單,凡是受薪階級的都是勞工Labor,勞工就是以時間換取報酬,每天八個小時的工作,只能從事和公務有關的工作,哪有像「中華民國」台灣,大部份的上班族,一大早擰著早餐到辦公室後,一邊工作一邊吃早餐,中午還可以睡個午覺,上班時間還可以看報紙,看雜誌,甚至上班後,還可以偷偷溜班買菜,燙頭髮,接送小孩上下課,這已構成被開除的要件。

美國人的教育都強調凡事都必需自己動手,亦即Do it your self(DIY),包括美軍軍隊裡,也都是公私分明,絕對看不到低階士兵,可以被指派服務高階軍、士官,美國的軍人的天職就是為國家服務與奉獻,非服務軍士官。

所以、在美軍的軍隊,包括新兵訓練中心,也看不到會有低階士兵,被指派為班長、排長、副連長、連長、或營長的勤務兵,包括打掃寢室,洗、燙衣服,擦鞋,泡茶,或駕駛兵,如果有?那都會被以「公器私用」罪名懲處,因為、每一位軍人的職責,都是保家衛國,並非服伺同樣是服役的軍人,這樣的國家不強也難!

而中國人都是用嘴巴強調軍紀,亦即軍中的紀律,在一切靠關係的社會,自然會流行「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人人都能朗朗上口的口頭禪,這個行之有年,既腐敗、又違反文明軍紀的陋習,若不改革,面對台海日益緊張的情勢,急救章的延長役期,也是緩不濟急的!

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會(秘書長)黃育旗Johnny Y.C Huang 敬啟
———————————————-


黃育旗 Johnny Y.C. Huang,
生於1950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
已婚,育有三個女兒。
士林溪山國小
士林初中一年肄業
雅禮補校夜間初中部
雅禮補校夜間高中部
淡江文理學院肄業

曾經做過正經的工作:

1963年美國空軍第13航空隊理髮廳擦鞋童 A shoe shine boy, Barber Shop, U.S.A.F. 13th Air Station.
1964年美國空軍第6213團航空隊士官兵俱樂部總機 An operator, U.S.A.F. 621 3 Air Squadron.
1966年美國空軍第6213團航空隊補給組倉庫搬運工 Warehouse Supply Clerk, Supply Section, U.S.A.F. 6213th Squadron.
1967年美國空軍第6213團航空隊補給組主管 Local Supervisor, Supply Section,
U.S.A.F 6213th Squadron.
1970年入伍服三年(海軍)
1973年服役期滿
1974 Supervisor, Local purchase store, Taipei Air Station, U.S.A.F. 327 Air division.
1979年台美斷交後被轉任到 U.S.A.F. West Virginia的美國空軍單位
1980年辭卸工作返台
1981年任職荷蘭外交部亞洲科事務員 Asia Divisio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he Netherlands.
1986年荷蘭外交部簽證官Visa Officer 

做過不正經的工作:

1988年參與520農民運動
1989年辭卸荷蘭職務
1989年財團法人勞動倫理基金會外商勞資爭議委員會召集人
1989年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會秘書長
1989年參與推動兩性平等工作權,堅決反對女性銀行懷孕就被解僱
1990年參廢反軍人干政
1990年成立台灣外商受雇者勞資糾紛調解委員會並擔任召集人
1990推動替代役最終募兵取代徵兵制
1991年參廢刑法100條
1991年參與蘇建和、莊林勳、劉秉郎三位死囚平反大隊盟員
1992年參與連署婦女受雇工作權利宣言(參照1992年5月9日自立早報)
1993年成立關懷在台外國勞工中心,正視在台外國勞工人權、工作權平等
1994年參與總統推動直選
1994年參與四一0教育改革聯盟,第二屆理事
1994年參與非核家園反核四運動
1997年參與完成校園禁止體罰立法
1998年完成放寬役男自由出入境修法,讓全台灣屆滿19歲以後的男生隨時都可以出國,每次四個月。
2003年參與511台灣正名運動聯盟推手
社團法人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理事 2012-2013
社團法人台韓文化協會理事 2012~迄今
推動台灣河洛歌仔戲文化藝術 2013~迄今

還在做的工作:
社團法人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社團法人公民監督國會聯盟第二屆理事
社團法人台韓文化協會理事 2012~迄今
推動台灣河洛歌仔戲文化藝術

—————————————————
就拿我個人的例子,在我的年代,還是有初中聯考,要想讀初中,是必需參加初中聯考,考上了,才有機會繼續升學,而我是國小畢業,因成績優異,被保送初中。

可是,原本就計劃國小畢業後,就去當學徒,所以、國小畢業前半年,我父親就委託一位從未見過面的遠房親戚,請他幫忙介紹我去當學徒,沒有多久,有一天,我父親就帶著我,去位於台北市赤峰街(打鐵街)一家生產黑松汽水瓶蓋(名稱叫做「碰噗列斯」)當學徒,我父親跟老板講好,半年後,國小畢業,就帶我來當學徒,並講好吃、住都由老板提供,每一個月的薪水是新台幣250元。

當時我的家是位於陽明山管理局的士林區溪山里5鄰28號。在當時的交通是非常不便,每天從家裡就必需走半個小時彎曲,舖設有石頭上下階梯的,稱得上羊腸小道的石頭路,下山總是比較輕鬆,大約20分鐘,回家時因為都是爬坡,則需要半個小時。

所以、我的童年,説家裡有多窮,就有多窮,若是用一句老一輩台灣人才聽得懂的台灣話:散甲鬼就強要掠去!形容家徒四壁,一無所有,身無分文,大人小孩從小白天都是打赤腳,從國小一年級到六年級畢業,都是打赤腳,晚上洗澡後才穿木屐,大人則遇有村裡有人辦喪事時,幫忙抬棺柴時,才穿草鞋,主要是擔心抬棺木到達墓地時,都是泥土,難免遇有少許的泥水會滑倒。

從出生就是一貧如洗的農村鄉下孩子,家父有四個兄弟、四個妯娌、加上父親三個弟兄共有12個小孩,四個妯娌,加上祖父共19人,同住在一個小小三合院的茅草屋,當然也只有能共用唯一的一個茅坑,(台灣話講:屎學啊),水肥是四個家庭唯一共有的資源,因為種田、種菜都需要施肥。

在農業社會,普遍的農舍都是人住的房子和豬舍連在一起,包括人和豬的排瀉物,全都流到人與豬共用的同一個茅坑,因為、人和豬的排瀉物就是肥料,有益於農民種菜、和種植稻米取代肥料的目的,這實在是沒有辦法,沒錢買肥料,沒錢就是沒錢。

在那個農業社會的時代,一般人是很難有賺錢的機會,普遍的農民大多數都是以務農為生,茅坑裡的水肥,自然成了農民迫切須要的肥料,導致家母有三個妯娌,幾乎每天都為了爭挑水肥澆菜園和稻田而怒目相視,從我開始懂事就不曾看過母親和他的兩個妯娌有來往,更甭談有談過話,完全像仇人。

讀小學三年級時,班上來了兩個警察兒子的同學,那兩個警察兒子的同學,每天都由他們的父親,用手牽的腳踏車載他們上下學,因為沒有柏油路,都是泥濘和泥巴,他們的爸爸只能用手牽著腳踏車,讓他們的兒子坐在腳踏車上,他們的父親只能用手牽著腳踏車,腳踩著泥巴,根本無法用騎的,可是看在我們的眼裡,就讓我們充滿羨慕,那時候的想法是,長大後如果有能力買一部腳踏車,我就心滿意足,不知會有多麼高興!

雖然那兩個警察兒子在當時看起來是很好命,可是他們的功課和成績都不好,他們的便當都是每天中午由他們的爸爸親自送到學校,而且菜色都非常豐盛,像什麼雪裡紅炒牛肉絲,紅燒獅子頭,魯豬腳,荷包蛋等,令人垂涎,可是上帝對我一直都很眷顧,因為那兩個警察兒子的成績都不好,每到考試時,他們就都會要我偷偷的把考卷給他們看,他們回報的是可口的佳餚,想一想還真滑得來。

想不到國小畢業時,我被宣佈保送初中,當校長在朝會時,念到我的名字時,我絲毫都沒有高興的感覺,朝會後,我跟我的老師說:我不會念初中,因為、我家裡沒錢,我希望把這個機會讓給別人。

老師說:你別開玩笑,誰有權利改?接著老師跟我說:你一定要讀書,我說:不是我不想讀書,而是我們家裡沒錢可以供我讀書,老師跟著說:不管,放學後,我跟你回家,意思是要說服我爸爸。

但是、沒錢就是沒錢,講再多也是沒錢。老師也是無法說服我爸爸,後來老師跟我爸爸說:這樣好了,第一年學費我幫忙出。這下子我爸爸更是頭大,因為不只是學費的問題,還得到處去張羅借錢買初中卡其上衣、褲子、白球鞋(中國強),這些錢其實比學費還要多,我父親説:媒人禮比聘金錢還要多。我父親實在拗不過我的老師,就答應老師,讓我升學。

接著我父親就開始到處借錢,購買校服、球鞋、繡學號,就這樣念完初中一年後,沒錢註冊的問題還是存在,想當然也不敢再去跟老師講,所以、念完初一後我就輟學。

就在那個時候,我的阿嬤年輕時領養了一位從未見過面,嫁給一位上海人的姑媽,說要找一位幫美國人擦皮鞋的擦鞋童。就是我那個從未見過面的上海人姑丈(叫做曹暉)在美軍顧問團包下了美軍理髮廳,需要一位幫美軍擦皮鞋的擦鞋童(A shoe shine boy),並且跟我父母講好一個月有新台幣400元薪資,吃、住都在上海姑丈家。

到了姑丈家後,才知道姑丈和姑媽生了兩個分別二歲和一歲的女兒,住進姑丈和姑媽家後,才發現原來讓我住他們家的目的,是每天下午四點半擦完鞋,下班後,還得趕回姑丈家幫忙煮晚飯,幾乎每天晚上七點準時吃晚飯,然後平均八點就會有姑丈的一票上海朋友,到姑丈家打麻將,我則負責燒開水泡茶、倒茶,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兩桌,姑丈、姑媽各一桌。

我則一邊哄騙兩個小孩,一邊幫小孩換尿布,一邊泡茶、一邊倒茶,完全被當成家庭幫傭看待,唯一的收獲就是從聽不懂一句上海話,到聽得懂,也學會講上海話。

在幫美軍擦皮鞋前,因為、上海姑丈上海腔調很重,我父親根本有聽沒有懂,所以、都是那位生平只見過一次面的姑媽和父親談,包括一個月的薪水是400元,姑媽負責供吃供住,做滿一個月後,光美軍賞給我擦皮鞋的小費,就超過新台幣400元,我當然沒有讓我姑丈和姑媽講,我同時也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困境!

那就是要不要誠實的告訴我父母?我心想,如果誠實的告訴我父母親,勢必將全部的小費交給我父母,因為、父母可能會覺我有得吃、有得住,不需要用到錢,那我一直念念不忘繼續讀夜校的希望,就不可能會有機會實現。

幾經反覆思考之後,還是不讓我父母親知道,於是、我就偷偷去萬華的贼啊市,買了人生第一部腳踏車,後面有一個很寬大可以載運貨物的。另外、我也同時去報名位於台北市汀州路的夜間部雅禮補校,按當時的補校,就叫做補習學校,初中夜間部要多唸一年,沒有畢業證書,只能以初中同等學歷升到高中夜間部的補校,高中夜間部補校畢業時,也是沒有畢業證書,但可以同等學歷,報考大學夜間部,所以、我初中夜間部,高中夜間部都在雅禮補校完成。

從原來被告知是在美軍理髮廳幫美軍擦鞋,到近乎包辦兼燒飯、洗衣、拖地板、帶小孩、泡茶,簡直就是被當成長工看待,除了任勞任怨,有苦難言,縱使充滿一肚子苦水,也無處講,經常自己躲在棉被裡暗自哭泣,可是、想到需要賺錢貼補家用,又只能忍氣吞聲,真的是有話無虞講。

我這個擦鞋童卻必需在早上6點提前提早到理髮廳,因為、我必需提前一個半小時到理髮廳,把前一天理髮師用完的毛巾一條一條的清洗乾淨後,再一條一條的疊起來,然後放進插電的蒸籠進行蒸氣的消毒,以方便7點30分,理髮師父幫美軍理髮後,用於擦拭客人臉頰的用途。

就這樣開始了我人生第一個頭路(工作),表面上、在美軍第13航空隊(U.S. Air Force, 13th Air Base, Taipei Air Station)的理髮廳,工作時間是每天上午7點30分開始上班,下午4點30分下班。

在幫美軍擦皮鞋一個星期後,就有一位美國空軍中士(Staff sergeant)在我4點半下班前就來理髮廳跟我的姑丈説:下班後,他要帶我到他的宿舍教我英文,事後得知,那位美國空軍中士,正好也是負責全美軍基地內每一個單位(包括美軍理髮廳)的衛生檢查員(health inspector),他的職責就是負責全美軍基地的衛生安全。

以中國人的思維,尤其是我那位上海姑丈,充滿大中國思想的思維,任何關係著美軍理髮廳的權責,他哪敢得罪?尤其是他的英文程度,是非常的有限,他之所以可以標到美軍的理髮廳,據說:是靠著他們上海同鄉會的會長幫忙的。

就這樣的幫美軍擦皮鞋,擦了大約一年,每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下午4點半,到6點教我英文的那位美軍,竟然暗中幫我報名美軍第13航空隊基地俱樂部總機(An operator, NCO Club, 13th US Air Fore, Taipei Air Station),報名後他才告訴我,當時我有一點緊張,他説:他對我有信心,一定考得上。結果是真的考上了。想當然,我就這樣辭掉擦鞋童的工作。

因為、美軍理髮廳是外包的,不屬於美國政府預算單位,而美軍俱樂部屬於美國軍方預算,算是美國政府體制內預算單位,而幫我補習英文、又幫我報名美軍俱樂部總機的那位美軍(已升級)上士,也被調往夏威夷美國空軍總部(USAF Head quarter in Hawaii),臨別的那一天,雖然是百般的不捨,但是、他説:會以書信和我保持聯繫,1996年在他退休前,我們一直有書信往來,他是我這一生中的貴人,沒有他,我人生的後半段就不一樣了!
=================================

在我擦鞋的大約一年的期間,一開始的一個星期後,就有一位美軍少校(Major Alfred Hardy)每天下午4點半下班前,就到理髮廳等我下班,帶著我到他的美軍宿舍,一對一教我英文,後來英文慢慢進步後,那個美國少校跟我説:他小時侯家裡也是很窮,所以、他才會想到要教好我的英文。

他前後教了我兩年半英文,在教我滿一年後,他偷偷的幫我報考美軍顧問團當總機(An operator接線生),在面試前,我有點擔心考不上,他告訴我,他對我有信心,感覺美國人真的是非常有愛心,不斷鼓勵你要有信心,果然很順利的考上美軍顧問團總機一職,正式成為美軍體制內的國家公僕(Public servant),月薪隨即調升到折合新台幣3,600元,感覺人生真的須要有貴人!

擔任總機快一年,那位少校又幫我報考美軍顧問團補給組(Base Supply Section),幸福之神真的也很眷顧我,非常順利的又考上美軍顧問團補給組,薪水也調升到折合新台幣8,300元。

就在考上補給組後的一個多月,那位少校也因在台灣的任期屆滿,升任中校調任駐夏威夷太平洋空軍總部,當時雖百般的依依不捨,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直至2008年他去世前,我前後去過三次他在西維琴尼亞州的家,他後是美國空軍准將退休,一直是單身。

回顧今生有幸結識這個貴人,內心充滿無限的感激,直至去世前一年,我們都還有一妹兒相互聯繫。

————————————————————
60年前,美國人教我如何接電話 2006-5-1勞動節

早在1963年,我才13歲,免參加聯考,被保送念初中一年級,要升初二時,因家裡沒錢註冊,被迫輟學,於是找到人生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美軍顧問團外包的理髮廳當擦鞋童(A shoe shine boy),工作時間,每星期工作五天,上午08:30到下午04:30,月薪新台幣400元。

可是、除了月薪400元每月全數拿回家交給父母外,我幾乎每一個月的小費都超過新台幣400元,當時每擦一雙一般皮鞋是美金一毛(Ten cents),若是長統鞋(Long Boots),則每雙是一毛五美金(Fifteen cents),這些每一個月的小費,我都暗槓起來,沒讓我的父母親知道,如果我誠實讓我父母親知道,肯定要交給父母親貼補家用,因為、在那個年代,沒有比賺錢更重要,我時刻提醒自己一定要讀書,所以、我必須暗中保留小費作為繳學費的用途。

民以食為天,在擦皮鞋的大約一年期間,在美軍的餐廳,第一句學會點的餐就是漢堡(Hamburger),全都是美國軍機空運來台的牛肉,由於家裡從小都是務農,依傳統習俗,吃牛肉是禁忌,可是、每聞到漢堡香味,只好背著祖父母、及父母親偷偷的吃,所以、打從13歲幫美軍擦皮鞋時就迷上美國牛。

事後回想起來,感覺是那些讓我幫她(們)擦皮鞋的美軍們,可能是同情我這麼小年紀就得出來工作,所以、很多的美軍就多給我一倍擦鞋小費(Tips),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感覺。

在我擦鞋的大約一年的期間,一開始的一個星期後,就有一位美國空軍上尉每天下午4點半下班前,就到理髮廳來等我下班,帶著我到他的美軍宿舍(Barracks),一對一教我英文,就連英文教材也是那位美軍準備的,後來英文慢慢進步後,那個美國少校跟我説:他小時侯家裡也是很窮,所以、他才會想到要教好我的英文,有了額外的小費,於是我就去報名夜間補校,一邊工作,一邊讀夜間補校。

那位美空軍上尉前後教了我兩年半英文,在教我滿一年後,他偷偷的幫我報考美軍顧問團總機(An operator接線生)的工作,在面試前,我有點擔心考不上,他告訴我,他對我有信心,感覺美國人真的是非常有愛心,不斷鼓勵你要有信心,感謝上帝的保祐,果然很順利的考上美軍顧問團總機一職,正式成為美軍體制內的國家公僕(Public servant),月薪隨即調升到折合新台幣3,600元,感覺人生真的須要有貴人!

當我在1965年考上美軍總機(Operator)接線生後,正式上班後第一個星期的前三天,我被告知必須先接受一星期的接線生訓練課程(An Operator Training Program),課程內容是有關接電話的基本禮節。

第一天上班正式報到後,我的美國空軍上士主管(Master Sergeant Alfred Hardy)就帶我到一個小房間,給了我一支沒電話線,不是現今的無線電話,是一支完全沒功能的電話機,同時給了我一張寫著:Good morning sir, this is NCO Club, Johnny Huang speaking, can I help you sir ?亦即接電話後的第一句話必須說:早安!這裡是美軍NCO俱樂部,我是Johnny Huang,請問我能你什麼忙嗎?中午12時以後,就必須改說:Good afternoon sir,後面則是一樣的內容,這一張接電話的課程內容並畫好500個格子,這三天,我必須每天重覆的講500次,每講一次,就在500個格子上打一個勾(V),每講100次,我就可以休息20分鐘,叫做Coffee break,我每天都很輕鬆講完500次就下班。

過了第三天後,我的主管(Supervisor)又帶我到另一個有電話線,也可以講電話的小房間,同時也給了我另一張接到電話後,如何用五種不同的方式回答來電者的請求,開始有人輪流打電話進來,我照樣說出了 Good morning sir, this is NCO Club, Johnny Huang speaking, can I help sir ? 當來電者說:請幫我轉分機123(Extension 123 please)時,我就必須依照下列五種方式輪流回答來電者,如:

1. One moment please.
2. One second please.
3. Just a second please.
4. Just a minute please.
5. Can you please hold on a minute. 或者:對不起,你要的分機忙線,請你嚐試晚一點再來電(I am sorry, Line is busy. would you please try again later). 抑或是Can you please call back later.....等。

總之、就是不能讓人感覺像機器人似的回答方式,每一次都講同樣的內容,必須讓對方感受到您的禮貌和熱誠,不能有絲毫的怠慢,或是讓人感覺態度不佳;回顧1966年那一幕接電話的訓練過程,實在很難以想像,美國人連如何接電話?如何講電話?都是那麼的嚴謹,那麼的專業訓練,再看看50年後今天的台灣,普遍一般家庭講電話的禮節,恐怕還有非常多的進步空間。

經常有人問我到底美國有多進步,我說:光是回想50年前美國人教我如何接電話?接電話後如何講電話的專業的訓練課程,我敢說起碼落差60年,包括美國人的法治精神和思維,以及邏輯思考模式,嚴謹做事一絲不茍的精神,重視廉恥,和自我約束的品德操守,台灣恐怕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回想逾半世紀以前,第一天被安排在一個小房間,只給你一支電話機,沒有電話線,卻要你對著沒人和你講電話的電話機,照著他給你的那幾句簡單的英文接電話基本動作,每一天必須講500次,感覺就像瘋子般,拿著空電話機自言自語,我當時的感覺是,為什麼美國人連講電話都這麼的囉唆,如今回想起來,真是受用無窮,所以、我非常感謝上帝賜予我一本一般台灣人少有的極特殊人生劇本。

後來慢慢長大,並逐漸參與更多的社會公共事務以後,才更加體會到,理解講電話真的是一門很大,也很重要的學問,因此、婚後孩子一個一個相繼出生,成長過程開始好奇想搶接電話時,內人和我就非常注意教育孩子如何接電話,就是拿起電話筒後的第一句講電話的禮節,您好!我叫黃XX,請問您找誰?請您稍微等一下,許多親友都對我們家孩子接電話的禮節,印象深刻,也印證了每一個孩子出生後的第一個老師,就是他(她)們的父母親,可見家庭教育有多麼重要,這就是身教重於言教。

而事實上、70多年後的今天,普遍的一般人,或是一般的家庭,接聽電話的禮節好像也還沒有這麼的細緻,所以、光從接聽電話的基本禮節,我們就落後美國起碼逾半世紀!

—————————————————————-
這只有真正窮苦農家小孩,才可能獲得上帝恩賜的人生際遇吧!

岀生於一貧如洗的農家,小時候家裡唯一的資源就是茅坑裡的水肥,因為種菜、種田都要靠水肥,在那個年代,特別是在窮鄉僻壤,都是上下崎嶇不平的羊腸小道,當然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通工具,翻山越嶺,跋山涉水,都只能靠雙腳步行,隨便一走,至少是數公里路,由於貧窮,直到國小畢業,得免參加聯考,被保送初中以前,都一直是打赤腳,沒錢買鞋子。

苦過才知道感恩!有被刺激痛哭過的人才知道什麼叫做痛!有遇過貴人才懂得受人點滴,湧泉以報!醉過才知道酒濃,愛過才知道情重,痛過才懂得堅強,傻過才能看到成長,做人要嘗過苦,才能體會什麼叫做甜蜜,有被歧視過,才會有同情弱勢者的同理心!

以下這一篇是黃育旗談美軍顧問團駐台60周年尋訪山姆大叔足跡,當中國時報採訪記者蘇瑋璇小姐用電話聯絡我時,我好奇的問蘇小姐,為什麼會找我?

蘇小姐説:我們報社花了很多時間和精神,才好不容易經由美國在台協會的協助找到你,因為、都已經過60年了,那個年代的人,如果還有人在世,最起碼也都已80到100歲了吧?也或許已作古了吧!而且那個年代能夠在台灣的美軍單位工作的人,大都在1979台美斷交,移民去美國,很少人會留在台灣吧!

蘇小姐又説:加上你又很特殊,聽說你在17歲就當上美軍在台補給組的主管,想想50年前,你昔日的同事,在那個年代能當上美軍顧問團補給組主管的人,現在恐怕都已超過百歲了吧?大部份的人恐怕都已不在世了吧!我回想了一下也對啊!我接受中國時報訪問時,也都已經60歲了。

我記得我被升為補給組主管時,依規定,必需向所屬的美軍第13航空隊人事室(Personnel Department)更新我個人最新的職務,印象中,當時負責接待我的人事部主管叫做Norman Chang,都大約已60歲左右,Norman Chang告訴我説:你是我擔任人事部主管以來,美軍最年輕的主管,那年我17歲!據聞我是當時美軍在台起用的台籍的第一人,所以、我拿到美軍在台頒發的第一張工作獎狀,可惜多次搬家遺失!

2011-5-2黃育旗與愛琳達談美軍顧問團駐台60周年尋訪山姆大叔足跡(上)中國時報 蘇瑋璇/台北報導
https://tw.news.yahoo.com/%E7%BE%8E%E8%BB%8D%E9%A1%A7%E5%95%8F%E5%9C%98%E9%A7%90%E5%8F%B060%E5%91%A8%E5%B9%B4-%E5%B0%8B%E8%A8%AA%E5%B1%B1%E5%A7%86%E5%A4%A7%E5%8F%94%E8%B6%B3%E8%B7%A1-184451395.html  

2019-8-30 黃育旗受訪談美國軍事顧問團撤離台灣(下)https://kknews.cc/zh-tw/military/nllz9y2.html 

2019-8-30 黃育旗受訪談美國軍事顧問團撤離台灣(下)https://kknews.cc/zh-tw/military/nllz9y2.html 
=———————————————————
 
演講議題內容,約略如下:

未來的台灣,必需要去除「中華民國」,台灣才能脫胎換骨!

誠實和廉恥心是我的堅持的信仰,這是做人的基本價值,這是非常重要的,無、咱要如何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有認真讀冊也是無認真讀冊,看以下幾個現象就知道。
吶無讀冊的郎,就會講「中華民國萬歲。中華民國國慶快樂」!這是非常清楚的。
一個郎尚蓋可憐就是不知自己的身世!
讀冊親像吃物件,有人有吃無消化,有人吃了攏完全消化,有消化就會身體健康,無消化的郎就會歸身軀全病,道理是同款!

吶有認真讀冊的郎,就知影臭頭蔣介石來台灣時,只是一個平民,「中華民國」根本就無來過台灣。

蔣介石是1949年12月10日下午二時,無聲無息的由中國成都鳳凰山機場飛來台灣,從此就再也沒有踏上故鄉的寸土。https://kknews.cc/zh-tw/history/g8ygr9y.html 

蔣介石來台灣時已是一介平民,當時的「中華民國」還在中國,當時代理「中華民國」總統的是李宗仁,而李宗仁自始至終,也都沒有來過台灣,李宗仁當時還對蔣介石發佈通緝令,所以、當時的蔣介石以一介平民宣佈戒嚴既違憲又違法。

彼當時的「中華民國」總統李宗仁是治中國,嘛無來過台灣啊!

如果「中華民國」是一個有主權獨立的國家?

為什麼台灣的法院都不敢冠上「中華民國」地方法院?「中華民國」高等法院,「中華民國」最高法院,為何攏是叫台灣地方法院,台灣高等法院,台灣最高法院,為什咪?

為什麼叫做新台幣(New Taiwan dollar)?

為什麼咱用的錢不是叫「中華民國」幣?而是新台幣?美國叫美金,加拿大叫加票,日本叫日票,中國叫人民票,嘛有郎叫草紙,新加坡叫坡幣,獨獨咱叫新台幣(New Taiwan dollars),為什麼?

全世界國家製造的產品,美國叫Made in USA,日本叫Made in Japan,中國製造叫做Made in China。

我曾陪同包括謝聰敏、李敖等具有指標性的政治受害者等人,到司法院向賴英照陳情,蔣介石違法宣佈戒嚴令,曾引發法界關注,有多位知名律師都到場聲援,有案可稽。謝聰敏事前就告訴我,以謝聰敏的背景,可望在台灣司法院的檔案室留下記錄,若是一般人士,幾乎是不可能,這是謝聰敏事前就知情。當天到場聲援的人,超過200人,司法院長賴英照親自出來迎接謝聰敏進入司法院,這也是事前謝、賴曾有的默契,所以、不管多久,未來「中華民國」司法院的院史史,就會有這麼一段記錄。

「中華民國」成立時,台灣還是在日本治理中,當時孫逸仙和毛澤東都主張台灣獨立。美、日太平洋戰爭結束,「中華民國」只是接受盟軍託管台灣,台灣並未納入中華民國的領土,尤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更是從來沒有踏上台灣的土地。所以、台灣、中國是一郎一家代,公嬤隨郎踩。

我從事國際教育長達34年,經常碰到會講一點中文的各國外國人問我:你說你的國家叫台灣?那為什麼你們說孫逸仙是你們的國父?

我碰過很多的外國人都很好奇的問我一個相同的問題:Why is Taiwan not a country ? 意思是為什麼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還有你說你們的國家叫做台灣,為什麼你們說你們的國家還叫做事實早已經不存在的「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

你說你們的國家叫做台灣?但是在包括奧林匹克、國際比賽場合都說是Chinese Taipei?按Chinese的意思指是中國啊!你們一輩子都那麼辛苦工作,繳稅給政府,你們為什麼能夠容忍講白賊的政府?我實在搞不懂?

你說你們的國家叫做台灣?為什麼你們的國父是中國人的孫逸仙?

如果你們的國家叫做台灣?為什麼每年10月10日都在慶祝中國的武昌革命?

為什麼你們台灣的道路都用中國各省名稱的路名?

為什麼你們把台灣和中國稱作兩岸?

最近有一句還蠻熱門的話題就是反共不反中,就是反共產黨,無反對中國郎,個人覺得真好笑,共產黨吶無中國郎命令,有誰郎會凍命令共產黨呢?實在是有夠好笑!

這是一位原本是要來台灣學台灣話的外國人,來到台灣後,才發現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會講台灣話,這是非常奇怪的代誌?她還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人不會講自己媽媽的母語,台灣是全世界唯一的一個自稱國家,卻不會講自己母語的所在,實在是有夠見羞的。

更奇怪的是,我時常聽到台灣人說:大陸地區,這句話代表中國不是一個國家,反而比較像是台灣的一部份?這些各種不同的國際級的笑話,攏總是乎郎欲哭無目屎!

「中華民國ROC」有四個不同階段性的笑話!
在中國有一句人人耳熟能詳,且都可以朗朗上口的流行語:那就是「10億人口9億騙,還有一億在訓練」,也就是中國人大部份攏是騙子,包括美國前總統羅斯福都曾公開罵過蔣介石一家人都是騙子Liar,名符其實的(ROC,Republic Of Cheating)。欺騙共和國

Republic Of Casino (ROC賭博共和國),這就是叫ROC的笑話之一。

1990年開始,當黑金政治正在盛行的時候,「中華民國ROC」國民好賭成性,賭性堅強,舉世皆知,
Republic Of Corruption (ROC貪污共和國),ROC的壞處之二。

到了2000年政黨第一次輪替後,陳水扁總統一心一意想改變台灣(Taiwan)在國際間的印象,不惜揹負麻煩製造者(Trouble maker)的罵名,卻大大提升了台灣意識,陳水扁把原來的「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護照下方加註Taiwan英文國名,從護照加印了Taiwan(台灣)後,讓人有上半身看似女生,下半身看像是男生的感覺,以筆者有一次在入境德國時的親身體驗,德國移民官在看了一陣子後,詢問我是從哪裡來?我回答説台灣,那位德國的移民官有點不解的跟我説:I know Taiwan, why there is Republic Of China on top?意思是説:我知道台灣啊!為什麼上面還有Republic Of China?我只好約略的作説明,只見那位德國移民官有點無奈的搖搖頭笑説:That sounds crazy!這是第三階段ROC(Republic Of Crazy)瘋子共和國的笑話!

第四階段的笑話是2008年又再度政黨輪替後,馬英九當選「中華民國ROC」總統,不僅競選時所開的政策支票一一跳票,說謊成性更是變本加厲,將政治淪為司法打手工具,民調跌到9.2,不及一成,同樣一件事情,只要政治立場不一樣,就會有不同的下場,這個時候,全世界的國家又叫我們 Republic Of Cheating (ROC詐騙共和國),總之、ROC壞處多多,所以、台灣絕對不能繼續使用ROC。

「台獨黨綱」是「中華民國」民主進步黨於1991年10月13日第五屆第一次全國黨代表大會通過的修訂黨綱中的一個條文。

「臺灣前途決議文」是「中華民國」的民主進步黨,於1999年5月8日召開的第8屆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全代會)第2次全體會議中通過的。

從1991年10月13日通過「台獨黨綱」到2023年,已長達32年了,「中華民國」民主進步黨不但從未向全台灣人交待何時會落實具體的行動,竟然曾是獨派大老級的邱義仁公開說:瘋子才搞台獨 https://www.storm.mg/article/3128975 的謬論,這不用進一步,或者是適擇機公開向台灣人說清楚、講明白嗎?

包括1999年5月8日通過的「臺灣前途決議文」,迄今也已25寒暑了,不需要跟台灣人說明嗎?難道民主進步黨要真正落實「政治真是最高明的騙術」嗎?

難怪有人形容民進黨是靠著兩塊狗肉,欺騙台灣人是羊肉,達到掛羊頭賣狗肉的目的,盼望民進黨公開向全台灣人講清楚,說明白,否則、我們就以連署號召全台灣人2024年拒投民進黨。以選票教訓說謊的政黨!

事實上、「中華民國」從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接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聯合國唯一”中國”合法代表,把「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驅逐(Expel)出聯合國,從此「中華民國」就失去代表權。可是、自1971年10月25日以後,「中華民國」就事實上已經從地球消失。

但是、從1971年10月25日以後,包括「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民進黨都持續不斷的告訴台灣人,說「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可是、「中華民國」在國際奧運委員會的正式名稱叫做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就連青天白日滿地紅「中華民國」的國旗,都不准在奧林匹克運動場使用,稍微有一點國際常識的人都知道「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其實就是「中國台北」,這是稍微懂一點英文的人都知道Chinese就是中國啊!連這麼簡單的英文名稱,藍、綠兩黨也都要騙,真是可惡至極!

更好笑的是,包括「中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民進黨執政時的教科書,都教我們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藍、都教我們做人要誠實,要有廉恥心,自己卻做不到,叫我們不知如何教育我們的下一代?誠實有那麼困難嗎?

賴清德宣誓就職民進黨主席,被問及兩岸論述從「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轉變為「和平保台」時,賴明確表示,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未來仍會延續蔡英文總統的兩岸路線。

如果連賴清德又再說:台灣已是獨立的國家?那就公開宣佈和包括中國,以及全世界各國建立外交關係啊!說謊不但不必打草稿,擺明的就是要繼續騙啊!這和蔡英文又有什麼兩樣呢?這和政客有什麼兩樣?

所以、證明藍、綠兩黨都是一樣,使用同一個劇本臉不紅,氣不喘,!台灣人,你能不生氣嗎?因此、咱甘也有浪費時間的本錢?我個人認為咱愛學習日本的明治維新的運動,割肉一擺痛,用盡全力要求佔多數執政黨必需要正面回應,否則、就呼籲全民拒絕投票,我想這是一個選項之一,如果其它人還有更好的策略,我也會全力支持。

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會(秘書長)
黃育旗Johnny Y.C Huang 敬啟
================================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