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陳破空特約評論:普丁對談卡爾森,道出中俄關係的實質
陳破空特約評論:普丁對談卡爾森,道出中俄關係的實質

[轉載自:陳破空]

[如雲]於2024-02-20 16:16:36上傳[]

 

今年2月6日,美國知名保守派媒體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對俄羅斯總統普丁進行了面對面採訪,這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兩週年之際西方媒體人首次對普丁的採訪。 採訪在莫斯科秘密進行。 訪談刊出後,在世界各國、尤其西方國家引發爭議。 卡爾森本人承受了巨大爭議。

在兩個小時的訪談中,普丁花了很長時間大談歷史,試圖繼續狡辯烏克蘭自古以來就是俄羅斯的一部分。 這種自以為是、以俄羅斯為中心的歷史觀不值一駁。 在俄羅斯鄰國,蒙古前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輕鬆的一句話,就足以讓普丁難堪。 他說: 「在普丁的談話之後,我找到了蒙古歷史地圖。別擔心。我們是一個和平自由的國家」。 他展示了13和14世紀蒙古帝國的四幅地圖。 當時的蒙古帝國併購了44個國家,包括俄羅斯、中國、哈薩克和眾多的亞洲、歐洲和中東國家都是蒙古帝國的一部分。

訪談中,普丁談到中國話題部分,倒是令人玩味。 卡爾森問:「金磚國家是否面臨完全由中國經濟主導的危險?」「你擔心嗎?」普丁回答,「我們和中國是鄰居。你無法選擇鄰居。我們與他們有1000公里的邊界。我們 有著數百年的共存歷史,我們已經習慣了。中國的外交政策理念不是侵略性的,它的理念是始終尋求妥協,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

最後一句話是說給習近平和北京聽的,假意表示並不擔心中國威脅。 但前面的話卻暗示了敵意和不安。 “你無法選擇鄰居”,這句話絕非指好鄰居,而是暗指壞鄰居。 就像日本政界流行的一句話:「與(共產)中國為鄰,是日本的不幸。」因為無法選擇,因為有1000公里的共同邊界,故而,如同日本一樣,俄羅斯也無可奈何、只能忍受。

在訪談中,普丁雖然提到習近平跟他是“同道和朋友”,但他說:“西方害怕一個強大的中國超過害怕一個強大的俄羅斯,因為俄羅斯只有1.5億人口,而中國有15億人口。 中國經濟正在突飛猛進,或每年增長超過5%,以前增長得更多。但這對中國已經足夠了。就購買力和經濟規模而言,中國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它在很長時間之前 就已經超過美國了。”

普丁在稱讚中國嗎? 不! 他在警告西方。 把他的話做再次“翻譯”,意思如下:西方何必害怕俄羅斯,你們應該害怕中國;俄羅斯不是西方的最大威脅,中國才是你們的最大威脅。 中國10倍於俄羅斯的人口和超過美國的中國經濟規模,足以成為西方的最大威脅。

普丁說這段話的時候,故意誇大中國實力、藉以渲染中國威脅。 以他的克格勃出身和俄羅斯的情報,他不可能不知道,習當局所宣稱的去年經濟增長5.2%純屬造假,不是增長而是負增長;人口也不是什麼15億,而已經下降到10億, 第一人口大國已經讓位給印度;所謂「全面小康、全面脫貧」乃是紙糊的燈籠、一戳就破的神話。 普丁也不可能不知道,中國經濟正在加速下墜,呈現歷史性的倒退。 企業紛紛倒閉,政府債台高築,人民收入縮水,到處失業待業,產業鍊和供應鏈大量轉出…

其實,這一番對答,普丁道出了中俄關係、習普關係的實質:互相利用,互相拿對方做棋子、做籌碼、做擋箭牌;中俄雖本性都反美反西方,但出於生存 策略,又爭相對美國和西方示好。 在中俄結盟的表面下,習近平思謀與美國緩和關係,普丁何嘗又不是如此? 面和心不和。 以利相交,利盡則散。
兩天后,2月8日,中國農曆新年前夕,普丁與習近平通了一番電話。 表面上是普丁祝賀中國農曆新年,實際上,各自說了一番套話,而且還要說給第三方聽。 令人意外但卻不驚訝的是,在這次電話會談中,「百年未有之變局」的提法,絲毫沒有提到,無論從普丁口中或從習近平口中。

須知,這是習近平最近幾年念茲在茲的提法,大概在王滬寧等人為他獻計之後,習近平對這個話術就不絕於口,對外國政要提,尤其對普京提,每次習普 見面,習都會提到。 二十大之後,習近平出訪俄羅斯,與普丁會談中,習近平多次重複這個提法,臨別時,又鄭重其事地對普丁說:「這是百年未有之變局,親愛的朋友,讓我們一 起來推動這個變局。」普丁簡短地回答:“我同意。”

現在看來,所謂“百年未有之變局”,就是習近平說說而已。 當他重複嘮叨這個句子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沒有把握。 這個論調的背後,是「東升西降」的邏輯誤判。 短短幾年時間,就很快證明,不僅沒有“東升西降”,反而再次呈現“西升東降”(連中共御用學者都紛紛坦承)。

「東升西降」也好,「百年未有之變局」也好,在好大喜功的習當局那裡,一旦出籠這些「聽起來不錯」的提法,很快就變成必不可少的政治口號、尤其 對國內的政治宣傳。 為此,機械的習近平等人,就必須機械地重複,直到完全變味、徹底穿幫、毫無意義為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