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最愛網
會員中心 贊助提供 徵求志工 線上電台 優惠精品 合作夥伴 關於我們 連絡我們
 
         
  首頁 > 影音網>法國國際廣播電台-陳破空:談馬習會與台灣太陽花學運十週年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陳破空:談馬習會與台灣太陽花學運十週年

[轉載自:陳破空]

[如雲]於2024-04-16 15:10:08上傳[]

 

法廣: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在台灣大選後造訪中國大陸;開展和平之旅,請談談他此行的目的和意義

陳破空:馬英九把這次大陸之行定義為“和平之旅”,也就是為兩岸和平而奔走。 他本意應該說是避免戰爭、避免戰火。 他本意應該是好的。 但在雙方的需要上,我覺得可能是北京、中共方面更需要。 因為選前馬英九曾經去過大陸,這是在台灣大選後,馬英九啟程前往中國大陸。 選後的格局是:現在在國會是三黨都不過半,國民黨略佔多一點,國民黨成了(擔任)國會(立法院)的議長和副議長,但是在政府方面、總統方面是民進黨繼續 執政,賴清德當選總統。 所以中共對台灣的選舉結果是很不滿意。 這時候中共主動邀請馬英九到訪,是因為中共需要在台灣找到代理人,是為了大一統、為了統一。 因此同時也是中共統戰的另一層意義,就是要分化台灣。 馬英九代表的是在野的國民黨,賴清德代表執政的民進黨。 習近平和中共是向在野的國民黨伸出橄欖枝,但是沒有跟執政的民進黨有任何接觸的意思。 這在相當程度上有分化台灣、在台灣製造割裂,或者說是選擇性的利用,這麼一個政治企圖。

法廣:馬英九與習近平九年後再度會見,選擇在4月10日;這一天,也是台灣太陽花學生運動十週年,這是巧合還是另有意義?

陳破空:對馬英九和習近平來說,他們可能根本想不起這個日子。 習近平肯定是不知道台灣的太陽花學生運動的開始日期和結束日期;而馬英九也可能是健忘了,畢竟事情過了10年。 馬英九和習近平、或者中共的交流,並不是兩岸民間的交流。 儘管馬英九選擇性地帶了一些台灣的統派青年,但並不代表台灣的社會或主流民意。 所以他們其實是某種程度的官方交往,國民黨的官方在跟中共大陸的官方交往。 但是,為什麼是4月10號呢? 是因為本來選的是4月8號,往後推了兩天,據傳出的消息是:習近平當局要跟美國“別苗頭”,因為10月10號,美國是邀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訪問華盛頓 ,而且美日首腦高峰會是歷史性的首腦峰會,全面提升美日雙邊的合作,從安保協議、到軍事合作、到太空、探月和情報的全面合作。 而英國、美國和澳洲已經形成了奧庫斯聯盟的一個拓展,叫做第二支柱,跟日本全方位的合作,突顯日本在亞洲的角色。 而且這回拜登政府和日本政府宣布要建立的關係是“全球夥伴”,當時是“區域夥伴”。 一,是為了日本的自衛;再一個,就是為了亞太地區的和平。 現在(建立)全球夥伴關係,就要突顯日本的角色,就是美國把亞太地區防線將進一步向日本推進,隨後還會有菲律賓總統加入,成為美日菲三方、三國的高峰會。 這時候,習近平為了跟美國“別苗頭”,就把跟馬英九的會見放到4月10號。

不過,非常可悲的是:這邊美國所主持的美日峰會或美日菲峰會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美國跟中國週邊國家、鄰國的關係。 但是,中共這邊顯然是顯得很尷尬、很孤立。 因為要跟美國抗衡的話,它並沒有什麼盟國-既沒有俄羅斯、也沒有北朝鮮-這個時候來跟它結盟-或者是伊朗-,而是選擇台灣的一個在野人士來為自己背書,這個有點顯得 不倫瑞克不類,顯得很不對稱。 因為中共宣稱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像相當於在中國的一部分裡面選了一個代理人,來跟美國唱對台戲,這個對台戲就顯得是太不平衡、太不對等。 所以由於這樣,他們才選了4月10號。 不過這也是諷刺,也是巧合,剛好是台灣的太陽花學生運動10週年。 因為太陽花學生運動的主旨-當時馬英九執政,國民黨執政-是親中、兩岸的走近有一個服貿協議。 當時我說服貿協議就是要2,300萬台灣人為共產黨打工,因為已經有10億的中國人為共產黨打工,要把台灣納入這個大市場,綁定。 當時的台灣青年、台灣學生反對。 所以就以激進地、佔領國會的方式抗爭。 結果是:後來這個服貿協議相當於停擺。

太陽花學生運動對台灣社會衝擊很大,也顯示了台灣本土的青年、他們的主流民意是反對跟中國大陸、或者跟中國共產黨之間的這種勾兌,他們主張的是真正走向國際社會,而 不是把自己鎖定現在一黨專政的中國大陸。

法廣:您認為二度馬習會,有什麼看點? 雙方都談了什麼?

陳破空:二度習馬會的看點,就是兩個人的身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他們上一次見面,是2015年在新加坡。 當時馬英九是台灣總統,而習近平是剛上任不久的中共總書記。 那時會談,還有些兩岸的官方性質,中華民國總統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 這一回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馬英九已經不再是總統,成為民間人士、在野黨人士,而且也不再是國民黨的主席,只是前主席;而習近平仍然在位執政。 可以看出兩岸政治的不同:台灣有民主選舉、有定期的輪調、政黨的輪換等等;中國大陸是一潭死水,而習近平謀求長期執政和終身執政。 所以這個時候會見身份已經不一樣了。 外電的報道,把習近平稱為「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台灣前總統馬英九。 其實這兩個稱呼,中共方面都很不高興,因為中共用的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而對馬英九,只稱呼「馬英九先生」。 他們既不願意稱呼馬英九為“中華民國前總統”或“台灣前總統”,也不願意稱呼馬英九是中國“國民黨前主席”,因為中國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處心積慮要消滅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存在 有一天,就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個篡位,沒有合法性、正統性,要盡量避開。 所以他是以黨的身份、黨的總書記的身份;但是馬英九實際上是一個黨的前主席的身份。 從這一點看出來就是:中共在北京這邊有他的算計,一方面有他的權利傲慢,另外也有他的歷史的顧忌,還有他對台灣的這種目的。 回過頭來說,馬英九雖然是以「和平之旅」希望兩岸和平,但是習近平這次會見馬英九跟上次不一樣,有很大的權利炫耀的成分。 因為這次看上去規格拉得很高,除了習近平出場,還有另外兩個政治局常委作陪,一個是王滬寧,現在主管對台事務;還有一個是蔡奇,現在主管意識形態。 兩個政治局常委,加上習近平,相當於三個政治局常委,就是中共的掌實權的前三號人物都在場,跟馬英九會見,把規格拉得很高。 但藉此,習近平也在炫耀他的權利,大權在握。 這樣看來,馬英九其實是有民主憲政的理念。 但是,習近平堅持的卻是一黨專政、一人獨裁。 所以不知道馬英九心中作何感想。

另外一個最大的看點就是:習近平在強調“中華文明”,馬英九也在談論“中華兒女”。 但是馬英九在談「中華兒女」的時候,恐怕跟台灣的主流民意相去甚遠。 因為台灣、尤其是年輕人的主流民意,還是主張台灣獨立;而中共在習近平在談「中華文明」的時候,其實跟中華相距很遠,因為中華文明絕對不存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為主指導 思想-。 像文化大革命,毛澤東對中國文物古蹟、文化歷史的破壞,這一切顯得不對稱。 但是想說一個主題,就是要一個大一統、大中國,好像是什麼“復興”,馬英九在某種程度上是被中共當成了統戰的工具,或者是被利用的對象。 不過,中共雖然不報道,但是馬英九在中間提到了「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中共強調說,馬英九不贊同台獨、反台獨。 其實馬英九雖然提到他本身不贊同台獨,但也提到了兩岸很多青年應該加強交流這些話題。 馬英九的主要談話點,在中國媒體中沒有體現。

法廣:馬英九本次大陸之行,歷時十一天,從廣東,到陝西,到北京,馬英九先後至少五次流淚哭泣,哽咽,他為何如此傷感?

陳破空:我覺得馬英九哭泣、流淚、傷感,應該很多是他的一個個性(所為),或是觸景生情。 從個性來講,馬英九出生於一個比較舒適的家庭,在香港出生、台灣長大,家裡有三個姊姊、一個妹妹,他是唯一的男孩,受父母的寵愛,也受姊妹的忍讓,也就是說 在寵愛中長大。 也許他從小就養成了愛哭的習慣,馬英九在台灣動不動就會哽咽,另外一點,就是製造這種場面-不管是在深圳、在西安、在北京-又是一些音樂,又是一些肅穆的 環境,自然會使他有一些觸景生情的樣子,容易受到環境的觸動。 但是他的哭,並不是外界所理解的,是哭給中共看,哭給習近平看,掙表現;我不認為馬英九需要這樣,我也不認為習近平是一個要黨性、不要人性的人,需要這樣 做。 是馬英九自己的一種傷感。 不過,另一種看來,馬英九哭的地方,我都覺得他哭錯地點了。 例如他第一次哭,是在廣東孫中山的故居,其實談到中華民國,真正的創立者是辛亥革命,還有宋教仁他們那一批,而宋教仁是國民黨之父,取得了國會 選舉的第一大黨,但是孫中山後來是不服,要推翻這個選舉的結果,在廣州重新又引進了蘇聯模式,容納共產黨,其實給中國帶來大難。 這是孫中山晚年的一個重大的敗筆和污點。 所以他在那裡哭孫中山的時候,其實中華民國並不是產生於孫中山;第二個他哭黃花崗72烈士,在廣州。 但哭這個林覺民的家書,但是林覺民和72烈士主張的是一個民主憲政的中國,當時辛亥革命之後的確誕生過,就是北洋政府時期,但到後來共產黨復闢,全面復闢,把中國拉回到封建王朝 時代,一個紅潮。 馬英九應該想的是這些烈士的血是不是白流了? 今天應該怎樣建設一個憲政的中國? 然後他到了陝西哭皇帝陵,但是馬英九可能不了解:黃帝陵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毛澤東的紅衛兵夷為平地,就像孔廟一樣,祖先之廟被砸毀,夷為平地,千百年戰火都 沒有摧毀過,卻被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摧毀。 他哭的皇帝陵是個假陵-就跟這個齊白石、畢卡索,他們的畫,真跡被撕毀了、弄了一個贗品(一樣)-所以他對著那個贗品在那裡哭泣,可以說哭錯了祖宗。 他應該譴責的是皇帝陵遭到的浩劫。 還有他後來到了北京,在盧溝橋或是長城都去哭。 但盧溝橋事變,中日戰爭,是共產黨的別動隊挑起的、劉少奇策動的,為了讓國軍跟日軍全面開戰,共軍才能求得生存以奪取江山,不知他懂不懂這個歷史? 還有長城,他講長城內外抗戰烽火都是一家人,但是當時真正抗戰、抗日的是國民政府、是國軍、是國民黨,中流砥柱犧牲重大;而當時的共產黨不僅不抗日,還跟日軍相 勾結、互通款曲、互通情報,夾擊國軍。 後來在美國擊敗日本,國軍蒙受重大傷亡之後,共軍是下山摘桃子,推翻了國民政府,奪取了江山,而且後來跟殘餘的日軍合作。 所以馬英九看起來似乎是不懂得這些歷史。 我覺得他哭歸哭、傷感歸傷感,但似乎都哭錯了對象、傷感錯了地方。 在錯誤的地方、錯誤的時間傷感,恐怕會留下一些現實和歷史的遺憾。

法廣:針對馬英九的大陸之行,台灣民眾怎麼看,大陸民眾又怎麼看,此行對兩岸和平和世界和平有何助益?

陳破空:馬英九到中國的“和平之旅”,對他本人來說,當然有一些善意,他恐怕真的希望能夠取得兩岸和平,通過他的努力。 但是他也應該知道,恐怕他的力量也很微薄,因為馬英九在台灣代表的並不是主流民意,就像他祭黃帝陵,叫台灣的年輕人不要忘本,但台灣的年輕人認為:他們的“ 本」就在台灣,「根」就在台灣。 所以馬英九是一廂情願,如果在統一的調子上,他是一廂情願。 至於和平的話,恐怕也是一廂情願:他不注意改變兩岸的態勢,而台灣的主流民意、或者執政的民進黨,似乎對馬英九的中國之行都有很多的批評,認為是一種投降之旅, 示弱之旅,覺得馬英九應該向中共繼續表明:民主自由的立場,比如說:馬英九以前說過一句話:六四不平凡,兩岸不能說。 馬英九是否還記得這句話? 是否會跟習近平提出來呢? 這是一個問號。

至於在中國大陸,因為中國大陸資訊封鎖,加上黨媒、黨報的單一宣傳,任何台灣的政治人物到中國大陸去,中國人一般都是持歡迎態度,如果在一般的場合見到馬英九,他們 都很友善、很友善、鼓掌。 當然陪同馬英九、或在他身邊的都是中共的陪同人員安排的,包括馬英九所帶領的青年學生,座談的中國青年全都是中共這邊的什麼黨員、團員,甚至就是學生特工,這也不代表 中國真正的民間的民意,也就是說馬英九帶的學生跟中國這邊的學生交流,並不代表兩岸的學界交流、或者是民間交流。 所以在中國大陸來說,其實很多人也不了解馬英九究竟是怎麼回事? 現在到中國大陸來走走代表了什麼? 總的來說恐怕影響非常有限,也就是人們覺得:看一個稀奇、看一個熱鬧,就是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 對中國大陸人來說,大多數還是外行人。

作者:流芳
Advertisements